如沐

第52章 若离(三三)

第52章 若离(三三)

蔺娴如在家里呆了几天,席羽沐刚开始没觉得奇怪,一直到她连休了三天都不去上班,于是她开始疑惑了。以蔺娴如以前的性格,别说是请一天假,就算是请半天假她都不舍得,可是这次回家已经过了三天了竟然还不去上班,实在有些反常。

对于席羽沐的疑惑,蔺娴如是这么回答的:

“反正请的都是年假,一年只有一次年假,既然请了,当然是要尽情享受了。自己在外面呆了两个月,很累的啊,自然是要休息够了才回去。我在家里陪着你,不好么?”

听到蔺娴如的回答,席羽沐满脸黑线,然后丢给她一个不屑的眼神。

蔺警官,你能出息点么?在外面呆了两个月,干了两个月的农活所以就累得要死不活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那个蹩脚的理由吗?谁会相信忽然消失了两个月只是去干了农活?

虽然深知对方故意隐瞒了什么,不过既然她不说,她不问就是了。

然后从衣柜里挑出一套衣服,扔到蔺娴如身上。蔺娴如看了看衣服,这么正式,给她作甚?

席羽沐挑了眉,靠在沙发边上非常淡定的说,

“今天陪我回家。”

哦,陪老婆回家啊……蔺娴如点了点头,点着点着然后终于反应过来了,张大了嘴,唔唔的指着自己。老婆,你确定要带我回去?要是露馅了,我们可就是出柜了啊?

席羽沐抱着肩,扔给她一个快点把自己打整好的眼神,就飘去衣柜给自己挑衣服了。蔺娴如看着衣服,趴在**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滚了半天,摊开身子,然后猛的从**起来,偷偷瞅了下席羽沐,然后拿着衣服跑去厕所了。

席羽沐看了下往厕所跑过去的蔺娴如,眼神有些复杂……

等蔺娴如从厕所换好衣服之后,席羽沐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就是最近好像廋了点,她回去难道被人给虐待了吗?都成骨头了,以前好歹也有点肉吧?

蔺娴如倒是没脸没皮的说,这还不是因为没吃到老婆做的饭造成的,所以啊,老婆你要努力把我养的肥肥的哦~

席羽沐再次打量了下她,然后点了点头,

“嗯,养肥了好宰杀,到时候可以卖一个好价钱。谁要一个干巴巴的瘦肉猪啊?”

说完蔺娴如就夸下了脸,好啊,居然骂她是猪。于是猛的把席羽沐扑倒在**,挠着对方的咯吱窝嬉笑起来。席羽沐被骚扰得都笑出眼泪水了,不停躲闪,眼见蔺娴如越发的占上风,她急中生智的不经意解开了自己胸前的两颗扣子,于是乎……

两人忽然陷入沉默,蔺娴如虽然很想控制自己,但是那吞口水的声音实在是有些……突兀……

顺便说一句,两人分开两个月然后到重逢的现在,都没有碰过对方。蔺娴如是因为碍于自己的伤势,毕竟医生说……不可剧烈运动……不可剧烈运动个毛线啊!!!!

虽然自己很不赞同医生的话,但是她怕要是那啥的时候,席羽沐非要自己脱衣服,那她可就惨了。脱了衣服,自己伤势不就暴露了么?所以……她做了柳下惠……

一说起这个,蔺娴如觉得自己满满都是泪啊,为什么她的命那么悲惨?

“你还不从我身上挪开?”席羽沐发话了,盯着人家的胸部发呆都发呆了好一阵了,难道想要跟她的胸部长长久久至死方休下去吗?什么时候起,蔺警官变成了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了?

哦哦,蔺娴如赶紧起身,乖乖的站在一边,戳着手指,心里很是与怨念。要不是自己的伤,怎么可能会放过那么好的机会?等她伤好了,哼哼……

两人收拾好以后,看了下时间,都十点多了。于是席羽沐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载着蔺娴如回她小时候的家了。在车上,蔺娴如有些紧张的东看西看,问席羽沐真的不买什么东西吗?毕竟第一次正视见家里所有人诶,出于礼貌都要带点东西吧?

席羽沐摇了摇头,再三说她家人不喜欢麻烦别人,你就这么去好了,作为他们女儿的救命恩人。

好吧,蔺娴如长长呼出一口气,听她老婆的,希望自己能给个好印象。

“对了,你怎么换手机了?”席羽沐一边开车一边问她,这次蔺娴如回来,她发现好像她好多地方都变了。比如说,不再抱着她成天黏在一起,肢体接触少了,比如说平时大大咧咧当着她面换衣服什么的从来都没在意过的,忽然就变得拘谨起来,每次都跑去厕所换。

还有她的头发,以前有一次,她说她头发长点会好看点,于是她就一直留那个长度,打死她她都不留太短,可是这次忽然剪短了发。更奇怪的是手机,换了新的一个不说,前几天又说自己换号码了。当时她没怎么在意,现在越想越觉得奇怪了。

“哦,那个啊,我又不是有什么号码偏执症,偶尔换换就相当于换个心情嘛。”蔺娴如装作无所谓耸了耸肩说。

对于蔺娴如的话,席羽沐也没说什么,只是皱了下眉头,然后继续开着自己的车。这人……果然在瞒着自己什么……

她的思绪忽然飘回了一个月之前,从电话里,甄盈似乎对蔺娴如出事不觉得意外,于是她追问了下,甄盈的吱吱唔唔更让她怀疑。于是她找了甄盈出来,问她情况。

最后在自己威逼利诱之下,甄盈把她前几次看见蔺娴如的事都给她讲了。席羽沐当然不会相信蔺娴如是那样的人,但是她有事瞒着自己她也是知道。一直到蔺娴如消失一个月之后回来,都过去几天了,但是对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那个干了两个月农活蹩脚的谎言以外,没有再提及。她想问,却又压抑着自己的怀疑。

瞅了眼看着外面风景的蔺娴如,她再次皱了下眉。算了,以后找个时间好好收拾下她……

到了席羽沐家,从车上下来,蔺娴如看了看席家大宅。她家沐沐也算是有钱人啊……感叹了下,乖乖的跟在席羽沐后面。席羽沐握住了她的手,点了点头。

佣人来开门,刚进大厅,席邢芯就咚咚的一下子扑倒在席羽沐怀里,蹭啊蹭。蔺娴如在旁边看着,不说话。这次是在她老婆家里,对着小妮子的不满她还是暂时隐藏起来比较好。

要是让席家人以为自己虐待未来的小姨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然后席邢芯注意到了蔺娴如,双手插腰上上下瞅了瞅蔺娴如,

“呦,这谁呢,你舍得跟我姐过来了?”

席羽沐捶了下席邢芯的脑袋,叫她说话注意点。然后席邢芯指着蔺娴如说,姐你怎么可以那么偏心?我一直以为重色轻友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你身上的,可是你这重得也太偏了吧?我可是你亲妹妹啊……

然后呢?席羽沐挑着眉看自己妹妹的无理取闹,无动于衷。席邢芯演了半天戏,见没人配合自己,也只好作罢。咳嗽了两声,然后拍了拍蔺娴如的肩膀小声的说,

“小心点,我家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哦~”

蔺娴如扬着眉怪异的看着席邢芯,这小妮子是来给她打气通风报信,还是来恐吓她给她下马威的?

“什么偏心啊?”从楼上走下来一位中年妇女,打扮很有书香气息,有种民国时书香才女的气质,整个人看上去也很温柔,面容跟席家两姐妹很相似,但是跟席羽沐更像些。

看到这里,不用猜也知道对方的身份了。面前这位,就是她未来的岳母啊,看着席夫人,蔺娴如才明白,为什么席羽沐那么优秀了,看来都是继承了这位岳母的优点呢。

“妈,还能谁偏心,就是老姐咯。”席邢芯过去拉着席夫人的手撒娇着,席夫人看了下她,宠溺的笑了笑,然后看向了蔺娴如这边。

席羽沐倒是没席邢芯那么粘,只是站在那里叫了声“妈”。席夫人点了点头,然后注意到了蔺娴如。

席羽沐拉着蔺娴如,然后介绍了蔺娴如,当然是以好朋友,救命恩人,很照顾自己上说。蔺娴如很是拘谨,紧张的掐着手指头看着席夫人,深怕对方不满意自己。

“你就蔺警官?”

“嗯,夫人你叫我娴如就好,不用警官警官的叫的。”叫得她还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摸了摸鼻子,有些害羞。她还不知道是自己那么出名,为什么她未来的岳父岳父第一句话都是:

你就是蔺警官?

她好像没那么高调吧?

席夫人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给她解释说,是因为这两姐妹提到她的次数很多,所以她就顺便记下了。她这个老人一直很想见见让自家两个宝贝女儿都赞不绝口的人是什么样。

说道赞不绝口,蔺娴如更觉得汗颜了,如果说席羽沐说她好话她还觉得可以。但是席邢芯的话……

席邢芯偷偷给蔺娴如做了个鬼脸,怎么?我义气吧?都没说你的不是!

当席羽沐被席邢芯拉着去姐妹情深徒留蔺娴如留在客厅的时候,席夫人端着水果盘放到了蔺娴如面前,笑着让她吃。蔺娴如赶紧起身,恭敬的弯着腰点了下头。

“呵呵,不要那么紧张,我不会吃了你。”

显然,席羽沐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特点是从席夫人身上继承来了。差点让蔺娴如的一生断送在被水果噎死的地步上。见自己有些狼狈,于是她赶紧说对不起。

席夫人笑着说是不是自己长得很可怕,所以让你这么拘谨。蔺娴如赶紧摇头,她只是女婿见丈母娘的心情,是紧张啊……

“你第一次见我家孩子的时候,也这么紧张吗?给我讲讲你们怎么认识的吧?”席夫人咬着水果好奇的问。

这个……蔺娴如回想了下两人那么狗血的初见,为了讨好自己未来岳母大人,她只好把自己见席羽沐的糗事开始跟席夫人娓娓道来。听完她们两个的初遇,席夫人竟然笑得直不起腰。

于是蔺娴如有些尴尬,连手不知道放哪了。

“我终于知道我家孩子为什么会喜欢你了,你很诚实,这一点很好。”席夫人很满意的递给蔺娴如水果,蔺娴如咬下了牙签上的桃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作者有话要说:清明能放三天假,作为一个连周末都忙到要上课到十点的人来说,真是极好的……小隐琢磨着去哪穷游呢,但是拖着一条残废的腿和一只受伤的手腕,好像……哪里也去不了……

顺便祝各位愚人节快乐,想表白的童鞋赶紧表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