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54章 若离(五)

第(54章 若离(五)

饭桌上,气氛一直很诡异,蔺娴如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默的吃自己的饭,偶尔回应下旁边席夫人和席羽沐,回应之后不时往朝席茂林那边看过去。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蔺娴如感觉到对方眼里的阴狠,同样回敬她一个冷冷的眼神。

餐桌上的人对这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汇是毫不知情的,谈笑风声,对两人脸上古怪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察觉。蔺娴如咬着吃的,却如同嚼蜡,整个心思都往该怎么接席茂林的招上想去。

果不其然,等吃完饭,趁席家女人饭后闲于之际,席茂林将她叫去了书房。席羽沐拉着她叫她别担心,她父亲不是那种没讲理的人,如果她父亲发现了她们之间的事,她会跟她一起面对的。

蔺娴如给了席羽沐一个安抚的眼神,说没事,只是被未来岳父大人叫上去叙叙旧而已,别那么担心。推开大门,席茂林第一句话竟然是让她锁上大门。

没有问为什么,蔺娴如按照他的吩咐锁上了房间的门,这样,就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们俩的谈话了。然后席茂林给她倒了一杯茶,放到了她的面前。

蔺娴如笔挺的坐在位子上,等着席茂林丢给自己的炸弹。

席茂林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因为她这个客人的到来,勉强的穿了一身正式的西装作为待客之道。听席羽沐曾经说过,他父亲是一个很正经的人,即使在家里也是一副正经得要死的模样。但是如果他一旦变得随意起来,那只能证明一件事,就是他生气了,或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生气了么?蔺娴如冷笑了下,怎么说她也是黑道圈里长大的,会怕一个退休检察官么?

“蔺警官,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吧?”席茂林翘着二郎腿,手撑着他的下巴,带的眼镜反射出光。

蔺娴如耸了耸肩,一副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的模样。看到蔺娴如这个态度,他皱了下眉头,起身从自己书房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然后一把将信封丢到了蔺娴如的面前。信封里的东西露出一个小角,蔺娴如伸出手拿起信封,挑了挑眉。

信封里装着的,是照片,是她跟席羽沐很多亲密的照片。就是几天前她回来以后,两人手牵手在公园里,在长椅上深吻拥抱的照片。甚至家里穿着睡衣打闹的照片也有。

啧啧,看来没少调查她和席羽沐的事。看着照片,蔺娴如忽然有些庆幸起来。如果这几天她要是一不小心把持不住,把席羽沐扑到了,这老爷子看到自己和她女儿的床照,岂不是要被气得驾鹤西去?

“所以呢?”

蔺娴如摆摆手,照片她看到了,她在等着席茂林的反应。席茂林看着她,很不客气的来了一句,估计是能从他嘴里说出的最文明的词儿。

“滚!”

听到滚字,蔺娴如却只是微微一笑。二郎腿一翘着,大有一副无赖的模样,这个样子,很像黑道少主砸别人场子的风范,一点也没有警官正气凛然的模样。或许,其实蔺警官也不过只是蔺娴如小小的一面罢了。

“凭什么?”

凭什么?席茂林听到这个像受了刺激般,站了起来,附身看着蔺娴如。

“我女儿好端端,只不过是图一时的新鲜罢了。你以为她会恶心的跟你搞同性恋?等她厌倦了,你也就没利用价值了。所以,我希望你趁早离开她,别再纠缠我的女儿。她给不了你想要的!”

呵呵,蔺娴如杨了下眉,真是经典的台词。

“那就等她厌倦了,我再走也不迟。反正我也不吃亏,是吧,老爷子?别生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说她只是图一时新鲜。既然你都知道自己女儿图一时新鲜,迟早会离开我,你何必拔苗助长呢?顺其自然可好?”

摆摆手,表明她的态度,既然对方以为自己的女儿只是因为一时的新鲜才跟自己在一起,那就那样呗。只要自己知道彼此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在一起的就够了,至于外人……Whocares

“你……”席茂林气着指着蔺娴如,大有孺子不可教有的意思。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会毁了她!如果让别人知道堂堂席检察官,我席茂林的女儿是个同性恋,你觉得她还能继续当她的检察官?你觉得她不会沦为别人的笑柄?羽沐究竟有多在乎检察官这个职位,究竟为它付出了多少代价,你知道吗?你毁了她的前途你就那么愿意看到它发生?”

蔺娴如收起了自己的笑容,握紧了拳头,两眼睛直直的看着席茂林,

“那就让它永远也不会发生!”

她相信自己能保护好席羽沐,能守护好她。流言蜚语是很厉害,可是她也是个能值得席羽沐依靠的人。不仅仅只是爱人,还是能陪伴相守一生的人,能呵护疼爱席羽沐一辈子的人。

如果真的有人心怀不轨,那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毁掉对方,只要敢伤害到席羽沐,她绝对不会原谅!

“你凭什么你以为自己能保护好她?以你一个女人?一个小小的警察?你比得过男人?”席茂林不屑的对蔺娴如的承诺嗤之以鼻。蔺娴如却没什么,笑了下。

她觉得很可笑,于是回答他说,为什么要比得过男人?席羽沐又不是对男人有特殊的偏好。你觉得,如果你女儿喜欢男人,还会跟我这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在一起?

两者完全没有比较的可能性嘛!喜欢女人,所以才会跟女人在一起。如果只是因为比不过男人就不喜欢对方,那她干嘛不直接找个男人,还喜欢女人干嘛?装逼么?

席茂林大概是被气到了,捂着胸口脸上发白,蔺娴如赶紧听从他的话,从他口袋里掏出药递给了他。好不容易进药吃了进去,暂时平复了下心情。

蔺娴如坐进席茂林身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

“我对席羽沐如何,你应该看得到。你觉得她自从跟我在一起后,有哪点过得不好了?你觉得你女儿跟我在一起我没和在一起之前,哪一个更幸福些?”

凭心而论,她没有从任何一方亏待过席羽沐,一直都全心全意的对待着对方。席羽沐高兴了,她就高兴,席羽沐不开心,她拼命逗她开心,席羽沐有麻烦了,她想尽一切办法,即使使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去求那个人,她也甘愿。

有时候即使闹再大的矛盾,她最担心的,还是席羽沐。她想过争吵,想过误解,却从来没有想过和席羽沐分开,也从来没想过这辈子除了席羽沐以外还会跟第二个女人那样生活。

她努力的想像,但最后,满脑子都是席羽沐的影子,提醒着她,就是这个女人了。她的爱,不比任何爱上席羽沐的人差,她的真心,光明张大的摆在那里,让别人看,让别人鉴定。她不在乎别的,她只在乎席羽沐。

“可你是女人啊……”

蔺娴如觉察到席茂林的迟疑,看来他也都看在眼里的。

“女人又如何,只要能给她幸福,为什么还要在乎性别?教授,羽沐对我感情怎么样,你也看得出来。究竟有没有动真心,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都在这些照片上了。你看到了么,她眼里的感情?如果我们分开的话,你毁了的,是她的人啊,你愿意看到你的女儿就这样被毁掉吗?”

愿意看到席羽沐痛苦,愿意看到席羽沐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幸福破裂吗?

她不相信别的,她只相信,这辈子,能给席羽沐幸福,只能是她而已!

席茂林看着蔺娴如,复杂的拿起了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小口,稳定了下心神,双手有些发抖。抬头看了蔺娴如一眼,千言万语,欲言又止,闪过很深的犹豫。

蔺娴如不知道他究竟在犹豫什么,于是起身说,她愿意给他一点时间考虑下。希望到时候他真的能想通,而她,是绝对不会离开席羽沐的。就在蔺娴如转身打算开门的时候,席茂林却站了起来,叹息了声,然后冷冷的来了一句,

“即使……真正毁掉她的人,是你吗?”

蔺娴如开门的手就那样停顿了,她背对着席茂林,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席茂林的下一句。

席茂林起身走到蔺娴如身后,背着手,距离蔺娴如半米。

“是我太天真了,以为那样就能说动你,但是……别怪我,蔺少主……有谁想过,堂堂嫉恶如仇的蔺警官,真实身份竟然是第一黑帮的少主呢?又有谁会想到,黑炎帮最大的间谍,其实就是你,蔺警官……”

蔺娴如咬着唇,转过身看着他,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你说什么,我可听不懂!

早就猜到蔺娴如会否认,他不意外,告诉蔺娴如,他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因为蔺娴如这三个字,他曾从一个人的口中听到过,而这个人,恰好就是黑炎帮现任的老大,岩龙,蔺冬青。

当年他刚当上检察官因为一件案子,阴差阳错逮捕了蔺冬青,那个时候的蔺冬青年少轻狂,不像现在这般,跟黑帮老大身份相差甚远。蔺冬青性子恶劣,虽然他知道他没罪,还是故意多拘留了他两日,结果当蔺冬青被释放的时候,那个性子恶劣的他跑到自己跟前说,不要瞧不起他,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第一黑帮的老大,统领整个黑帮给他看。

然后给这个世界制造更多的麻烦,他不行了,就让他子女来!是女儿更好,他说他更喜欢看到他被一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他一定要让他尝尝,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而他女儿的名字,就叫蔺娴如。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什么都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是,这个叫蔺冬青的男人真的成为了第一黑帮的老大岩龙,而他真的有一个女儿。所以当席羽沐告诉他,她的朋友叫蔺娴如的时候,他恍然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

看着蔺娴如,他开始怀疑起来。开始派私家侦探查起来,用尽一切方法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调查,结果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这个叫蔺娴如的警察不仅仅是第一黑帮的少主,更是一个同性恋,一个会毁掉她女儿所有前程的同性恋人……

“那么,蔺少主,你觉得你这个身份,能毁掉她吗?”盯着蔺娴如,他在赌,如果这人真的爱他女儿的话,就不可能不会在意。

“我……”唇被咬破了,再一次尝到了血的味道。蔺娴如忽然捂住嘴,蹲了下来,有种要吐血的冲动……

今天看着别的同学做高空训练,作为一个手脚都残了的人来说,真的好羡慕,我也好想攀上去然后高空跳,但是我怕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这手怕是真的要废了~~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