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55 若离六

第55章 若离(六)

一种恶心的东西想要往上涌,蔺娴如蹲在地上,皱紧着眉头。她觉得自己这个月一定是得罪了老天,所以一切倒霉的事都让她碰上了。先是被自己亲生父亲算计差点死在陌生人手上,好不容易拖着一身的伤回去,伤还没好,而这个她最爱的人的父亲大人却告诉她,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如果她不放弃她最爱的人,她这个黑道少主的身份就会毁掉自己最爱的人,还要毁掉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所有。

她该怎么做?有些哭笑不得,任由恶心的情绪席卷着她的全身。这种狗血的事,怎么全发生在她身上了呢?她扯了下带血的嘴角,从兜里拿出手帕抹了抹上面的血渍。

席茂林好心的问她有没有事,蔺娴如抬头,冷笑了下。既然你连我真实身份都查得那么清楚,还不知道我究竟经历了什么吗?

重新站起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了口茶,‘混’着血的味道。席茂林看着她,问她,要怎么做。蔺娴如摆摆手,苦涩的笑了个,问他,

“你想我怎么做?”

问完,蔺娴如才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话真的是够愚蠢的,谁都看得出来这位想要的,就只是从他‘女’儿的身边彻底的消失个干净,当从来没从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席茂林没有直接回答她想要怎么做,而是问她应该很了解席羽沐的为人吧?席羽沐最讨厌的是什么,她应该很清楚吧?

蔺娴如低头,扯着嘴角。席羽沐最讨厌什么……她当然知道,就是欺骗!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在乎的人对自己的欺骗,隐瞒。只要自己一有心事不告诉席羽沐,她就会跟自己冷战好几天。

如果席羽沐知道自己隐瞒了这个一个惊天秘密,她会是何反应?更不用说,自己这个身份还很不一般……所以,一直以来,这就是为什么她不敢告诉席羽沐的原因。越在乎,就越惶恐,越惶恐,就越怯懦。在对于席羽沐这个事情上,她永远都处于下风,永远也无法自信起来。

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知道蔺娴如已经开始犹豫了,于是席茂林接着说,

“你的身份是你最大的弱点,不要想着利用你黑道少主的身份隐瞒一切。蔺少主,你知道如果你跟羽沐的绯闻从警察与检察官之间的同□情变成黑到少主和检察官的对立爱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那毁掉的不仅仅是牵扯到席羽沐了,整个席家都会受影响。以后席家要想再东山再起,都不太可能了,这简直就是个丑闻。至于席羽沐,怕是会遭受更大的侮辱。她能承受得住么?

如果蔺娴如还有一点点的良心,就不该再去打扰席羽沐。安安静静的从席羽沐的世界里走出去,不是很好么?难道真要等到鱼死网破的那一天?毁掉所有?

听着席茂林嘴里自己变成一切罪恶的源头,蔺娴如只能是苦笑,讽刺的看着他。自以为能给席羽沐带来一切,却不曾想,要毁掉席羽沐,也不过一瞬间的事。自己想要保护好她,不曾想,最大的威胁,也正好是自己。

那她该怎么做?

席茂林告诉她,找个理由,离开席羽沐,辞掉自己工作,彻底的消失。安心做自己的黑道少主,不再打扰这里的一切。

呵呵,蔺娴如站起来,笑得很狂妄,

“如果我不呢?”

席茂林站起来,枪已经抵着蔺娴如的腰,

“我知道你要想杀我这个老头轻而易举,但是,你下得了手吗?动了我对羽沐来说究竟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如果你不同意,那我想方设法也会让你们感情分开。不是我,而是让席羽沐亲口对你说,离开!”

说着将枪放在了蔺娴如的手里,然后将枪口对着自己的‘腿’,扣动扳机,一枪打了过去,顿时,整个房子里都传出枪声。蔺娴如呆呆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枪,愣在一旁。

房‘门’被敲响了,‘门’因为锁着发出撞‘门’的声音,蔺娴如反应过来,看着自己手中的枪,心里一片冰凉……

最后‘门’终于被撞开了,先闯进来的是管家,然后是席家姐妹。席羽沐看了眼蔺娴如手中的枪,再看了眼躺在沙发上哀嚎的席茂林,眼神瞬间冻到了极致,闪过恨意。

蔺娴如被闯进来的人推到了一边,被席邢芯捶打着,质问她为什么要伤害她父亲。而蔺娴如,沉默着,脸上很平静,连一句辩解都没有。只是坐在地上,眼神有些空‘洞’的盯着席羽沐。

她极力想从席羽沐眼里找出丝毫的信任出来,可是席羽沐给她的结果,只有质问和不可理解。她扭过头,瞅着席茂林眼里闪过的一丝得意,忽然笑了起来。

原来……原来是用这种招数,她又再一次被别人算计了……呵呵,还是被她最爱人的父亲……呵呵呵……

后面,救护车到了将席茂林拉走,而蔺娴如被警察带走。作为一名警察而被其他警察逮捕,这何尝不是一种讽刺?做笔录的时候,蔺娴如一句话都不说,她的心已经冷了,连她最爱的人都不再理解她了,她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再到后面的后面,听别的警察说席茂林的伤势已经经过医院确认了,还好伤得不严重,但是至少要躺穿上躺好几个月。而席家要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她。

故意伤害罪啊……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或者拘役。致使他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的手段致他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默默的念出故意伤害罪的法定刑,席茂林这不仅仅是想要她跟席羽沐分开,而是想要毁了她一生啊。等她出狱,她还能做她最爱的警察吗?他知道警察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仅仅是想毁了她的爱情,还要毁了她的人生,她的前途吗?

手狠狠的敲在墙上,留下一个血迹,席茂林,你真够狠的,我输了!

在蔺娴如呆拘留所的时间,席羽沐从来没来过,不知道是因为不想面对她这个杀父凶手还是不想接受她伤害了她父亲的这个事实。倒是甄盈好心的来看过她几次,看来她人道主义很泛滥啊!看她的时候特别惊讶,那眼里满满的不可置信。问了她好几遍,是不是真的伤害了席茂林,而蔺娴如只是笑。

连一个外人都会止不住怀疑的问她,究竟做了没做,而那个她最在乎的人呢?于是她反问她,你觉得呢?

甄盈摇头,她说她越来越看不懂你在想什么了,自从你请假以后,没想到久别重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蔺娴如回答说,我也很意外,你的人道主义最近次数似乎比较多。两人没有聊多久,甄盈就走了,在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句:

老实说,你会伤害羽沐她爸,我真的觉得很有外。

意外是意外,可是,却也不会信任她没有做过,是吗?蔺娴如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将她的话翻译成另外的意思。她终于发现,原来到头来,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在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她在这里呆了整整十几年,到最后,一个真的毫无理由相信她条件的人都没有。蔺冬青曾经说过,她不会有朋友的,她永远也摆脱不了自己的身份。他放手让自己去闯,是为了有一天让她明白这个事实,不再抱有任何想法吗?

迟来的豁然开朗,蔺娴如忽然觉得人真的好悲哀,坐在空‘荡’‘荡’的椅子上,闭上了眼……当她被叫醒的时候,来了一个意外的探监者,这个人,就是岚音。而岚音是以她朋友的身份来看她。

朋友么?

蔺娴如好笑般看着她,用眼神问她是来看她笑话么?

岚音却皱了下眉头,对她来了句,

“你过得不好么?”

蔺娴如瞅了瞅自己身上这件定罪般的服装,说,你觉得我这样子看着像是过得很好的么?

岚音笑着说,这件服装跟你很搭。不想理会岚音的看笑话,重新闭上了眼。对于蔺娴如的不说话,岚音倒是一点意见都没有,居然就等着自己,也不吵她。

于是蔺娴如终于不耐烦了,睁开眼问她来看她,不会就是无聊的看她闭眼吧?

岚音点头,无辜的说,是啊,怎么了?有哪条法律规定,本帮主不可以无聊的看着别人闭眼了?

蔺娴如满脸黑线,这‘女’人……是专‘门’来看她笑话,气她的吧?

“想要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啊,很好,过来!”朝蔺娴如勾了勾手。蔺娴如‘抽’了下嘴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铁‘门’前,两人就隔着那钢铁条。然后岚音伸出手,狠狠的捏住蔺娴如的脸。

一边捏还不忘说,嗯,手感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不错,不错……

蔺娴如黑线的看着她,这‘女’人大老远跑过来就是来确定她脸的手感怎么样的?

“放手!”蔺娴如最后从自己嘴里蹦出两个字,下最后的通牒。

切,岚音放开手,耸了耸肩,不就是脸么,又没吃其他的豆腐,你藏着掖着干什么吗?岚音一副不屑的样子。然后两人僵持着的互相瞪着对方,足足瞪了有半个小时。

一直到……

“我来这里,不会打扰到你们两位的聊天吧?”不知何时,席羽沐已经站在旁边看着她们。发丝有点点的‘乱’,从她起伏的‘胸’口上来说,似乎是跑过来的。

然后岚音的手下气喘吁吁跑过来说,

“对不起,小姐,我们拦不住她……”

岚音朝着那人挥了挥手,那人退下。

“席羽沐?席检察官?真是久仰大名啊。果然是个美人,难怪某人会爱得死去活来。”从席羽沐身上来回的打量着,同时也讽刺了下蔺娴如,看人不准。

席羽沐以我认识你吗的眼神同样打量着岚音,这个‘女’人……她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哎呀,你看看我,一定都不识时务,不好意思啊,我给你家这位说一句话就走,席小姐你应该不介意我说这一句话的时间吧?”席羽沐冷冷的看了蔺娴如一眼,没有说话。

岚音忽然邪魅勾住蔺娴如的下巴,给了一个倾城的笑,对着蔺娴如的耳朵小声的来了句,

“蔺警官,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啊呸!谁要跟你有缘千里来相会!

蔺娴如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故意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恭喜我吧,手腕过了一个月,好像有好的迹象了……清明节过得愉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