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61章 魔(五)

第61章 魔(五)

当席羽沐从昏睡中醒来,她发现自己手脚绑着,被丢在破裂的墙角。在她不远处坐着的,是之前招待自己的老妇人,见自己醒了,老妇人投过抱歉的眼神。而在另一边墙头,几个都司已经昏迷,还不省人事。

于是席羽沐开口问老妇人究竟什么意思,老妇人往四周看了看,似乎在忌惮什么人。然后抱歉的跟席羽沐说她是逼不得已,谁让他们要伤害她唯一的宝贝儿子。

她不想的,可是如果不那么做,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进入监狱。然后席羽沐问她什么时候知道他们的身份,老妇人挠了挠头说,这也是巧合,因为其中一个都司她曾经见过,所以一开始,她就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妈,你跟他们废话什么?他们只会骗你,想着逃出去,绝对不能着了他们的道。”男人从屋的另一头走出来,手里拿着那把席羽沐从床角找到的凶器。

见男人出来,老妇人走过去拉住她儿子的手,

“二犊子,怎么办,你快逃了吧,逃得越远越好。”

男人甩开老妇人的手,老妇人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但是还是伸出手想拉住自己儿子的手。男人没有管他可怜的母亲,而是搬了一个板凳坐到了席羽沐的面前,刀子在她面前晃了晃。

“说吧,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记得我已经销毁了所有的证据,你们居然还能找到这里来,够厉害的,看来太小瞧你们都司了。”

席羽沐抬起头,直视着他,然后说,

“首先,我要申明一下,我不是你口中的都司,我是一名使司使吏。你知道杀人的后果有多严重吗?”

“呵呵,不就是杀人偿命,大不了枪毙咯。”

“那你知道不知道,杀了人除了判死刑还有其他的判法?你又知不知道影响你是在监狱坐一辈子牢还是立刻执行死刑的最关键地方在哪里吗?你的案子,是我在负责。如果我要以轻的刑法控告你,至少能免你死刑。”

席羽沐临危不惧的忽悠这对方,像这种法盲,最好跟他们*律,反正对方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男人迟疑了下,然后举着刀对着席羽沐大声的吼说席羽沐在骗他。

“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上网查,犯故意杀人罪,不是只有死刑这一条出路,判了一个无期徒刑,如果表现好,可以变成有期徒刑,而有期徒刑最多也就二十七年。你只要在里面再呆二十七年就可以出来的,但是如果你现在逃了,再加上伤害使司使吏都司这两项罪名的话,就不会变得那么简单了。”

所以呢?男人问她,说了那么大堆不就是想让他放了她,当他是文盲所以骗他么?

“我说了,如果你不信,可以上网查,我是使司使吏,这方面我还不知道吗?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背上连环杀人的凶手名被全国通缉,然后生不如死,要么放了我,并且承认自己所有的罪证,属于自首,可以减轻刑罚,最多坐二十七年牢。”

这话她并没有说谎,如果这人自首的话,是会考虑减轻刑罚的。而有期徒刑的最高刑,也就二十七年。虽然在修改之前,杀人犯如果判有期徒刑的话,一般十四年就出来了。

“你……你肯定在忽悠我!哪有那样的好事!你再骗我,我就……我就……”男人举着刀对着席羽沐手手抖着,一点也不像杀了两个女人的变态杀人魔。

这人……难道精神有问题?如果真是那样,那就糟糕了。精神有问题的人,如果作案时处于不清醒的状态是会判无罪的,那岂不是太便宜这个人了?

于是席羽沐问他,为什么要杀那两个人。

男人看着刀,颇为无奈。开始讲述自己的杀人过程,第一个死者,他并没有想杀人的想法,只是想抢点钱而已。谁知道那女人身上竟然一分钱都没有,他又不想空手而归,而且对方也看到他的脸了,于是他就犯下了错误,强口奸了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羽沐打断了他,然后跟他说,如果他一开始是冲着钱去而不是要杀人的目的的话,那他犯的就不是故意杀人罪了,而是抢劫的加重刑。也就是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加重刑,你觉得抢劫能判多严重?

看到男人眼里的闪光,席羽沐就知道自己有希望了。如果是一个学过法律的人,可能会觉得自己是无稽之谈,但是如果是一个法盲,你这么说,他不一定知道这是骗人的话。

然后男人又开始讲述自己的第二次杀人经历,更是个意外,他也是打算抢点钱,谁知道对方是自己的熟人,这下可好,他不得不杀掉,怕自己的罪行败露。结果杀完人以后,他不知道怎么的,鬼迷心窍的就奸口尸了……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熟人,他心里还是有些愧疚,所以为了隐瞒自己的**行为,他分尸,然后挖出了对方的眼睛,反正按照他当时的记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会做出那么变态的行为。

说完他还问席羽沐,那这样算故意杀人么?

席羽沐考虑了会,为了让对方不怀疑自己,于是她说,跟上次杀人一样,你的最初目的就是抢劫,所以不是故意杀人罪。至于和上次不同的,就是可能犯了侮辱尸体罪,但那个不严重。

“你说的……可是真的?”男人听到席羽沐说不严重,两次杀人竟然不会死刑觉得奇迹。席羽沐点了点头,然后严肃的跟他说,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是自首的话,如果他早点放了他们,她可以当做一切都没发生,会酌情考虑减刑,如果他继续错下去,那只有死刑的份了。

男人听到这里,迟疑了,沉默了会。

“说老实话,我也不想死,我还没有活够,我想成功一次。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我这样对你,你凭什么好心的对我?”

这种事,说出来谁都有戒心,想啊,普天之下谁会帮杀人凶手说话?

席羽沐将目光投向了男人身后的老妇人,

“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你母亲,我只是不忍心看你母亲失去你这个唯一的寄托。你忍心看你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吗?”虽然席羽沐很是鄙视这种游说的借口,可是这种借口在这种时候,却往往最有实用。

“那……如果我放了你们,乖乖投案,你们真的会……给我减刑吗?”

席羽沐坚定的点头,自首是会减刑,但是这种变态杀人案能不能……那就看使司院的意思了,虽然使司院作为控诉的一方……

“好,我就信你一次,那我就……”男人说着靠了过来要给席羽沐解开绳子,这时候忽然从屋外头冲了一个人出来,朝那人开了一枪,男人不防备,中了一枪,倒地不起。

席羽沐定眼一眼,居然是贺博那个家伙,他怎么跟来了?

老妇人歇斯底里的朝男人奔过去,抱着自己的儿子哭诉,但是男人已经一枪毙命了。看着自己儿子就这么活生生的从自己面前丧命,老妇人疯了。拿起自己儿子手中的刀,仇恨的朝贺博砍了过去,贺博情急之下扣动扳机,于是老妇人被打中倒地,奄奄一息。

“贺博,你到底在干什么!!!”

席羽沐朝贺博吼了过去,一下子两条人命,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杀人的概念?连无辜的老妇人都卷进来,他怎么想的?

贺博也因为自己的行为愣住了,他也没想过一下子伤害两条人命,看着自己手中的枪,然后颤抖的丢了出去。捂着自己头,面色苍白。

“对不起,我……我没想过要伤害她,我只是想救你而已。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是他们,对,是他们!”一个人蹲在地上自顾自的说,然后重新捡回了枪。

“你怎么来了?”

席羽沐的本身意思是问他不是应该跟甄盈一起的么,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但是贺博却从中听出了责备的意思,他心情极为不好的坐在了之前男人的坐的小板凳上。

“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好不好!你只要记住,是我救了你的命就得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贺博眼里竟然还有一种英雄的自豪感由生而出,竟然对自己伤害了两个人完全没有悔过。

如果说刚刚他稍微有点忏悔,此刻他已经被英雄救美的情节给膨胀了。

“那又怎么样?贺博,我得纠正你,如果不是你,这个人已经把我放了还准备自首,这个倒在地上的老妇人她也不会奄奄一息。你觉得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快点打120急救电话,说不定还有救。”

贺博无动于衷,却因为席羽沐刚才那番指责他的话而倍感生气。

“席羽沐,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了,是我没事找事杀了这两个人?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是我救了你,你却反而过来责怪我。你的心是石头吗?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席羽沐冷冷的看着贺博,他们究竟谁没有人性了。她太失望了,这个人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

“你在失望?你失望什么?席羽沐,你又在看不起我了,是不是?我为你付出那么多,都不介意你心里有个女人,可是你呢?成天对我冷冷冰冰就算了,还想跟我撇清楚关系?不过也是被女人睡过的不洁之人,你凭什么清高?我要是把你是同性恋的绯闻传出去,你以为你还能做成使司使吏吗?”

“也算那个女都司识相跟你远离的关系,对了,你还不知道吧,那个女都司为什么要射你父亲一枪的原因吧?告诉你,我可知道哦~你父亲喝醉酒亲口告诉我,那个女都司根本就没动手,全是你父亲自编自演的戏而已。她不过是被你父亲陷害了而已,你就中招了,哈哈。”

贺博说着大笑了起来,在他眼里,或许女人的爱情真的来得很奇怪。

“别胡说了,快把我放了,打急救电话,说不定还有救!!!”面对突然而来的真相,席羽沐也不知道究竟敢信谁,这个人已经疯了,他说的话还能信么?

“放了你?”男人手中拿着枪将枪口放在自己的嘴边,表情很是怪异。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啦~还是解不了锁,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