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65章 转机(三)

第65章 转机(三)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对男人女人都不感兴趣,你老人家就别给我介绍了,好吗?”

最近蔺娴如一回家,总是有一群陌生女人无缘无故出现在她家客厅,这不离谱,离谱的是有时候**也会突然蹦出来一个女人从背后搂着勾引自己。更别提浴室洗澡的时候,莫名其妙就光着身子进来。

想也不用想是蔺老夫人的杰作,一两次她还是可以忍受的,可是长期下去,蔺娴如觉得自己都快成精神病了。于是忍无可忍了……

“胡说八道,你对男人女人都不感兴趣,那席羽沐你是怎么感兴趣上的?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想让你有一个人陪嘛,自从你和席羽沐分手后,感情生活就没着落,我这不是怕你太孤独了!”

蔺老夫人恨铁不成钢的说,恨不得蔺娴如马上左拥右抱才好。

“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我现在不想谈感情,等我想谈了我会谈的,你呢,就别操心了,哈?”哄着老夫人,希望她能对自己消停片刻也好啊。

“别操心?蔺娴如,你喜欢女人,害得蔺家都绝后了,我和你爸也都没说什么。现在给你介绍个几个妹子认识,你就唧唧歪歪不乐意了,是吧?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席羽沐?”

她看啊,她这个女儿不止惦记着,简直就是把人家刻在心上擦不掉了。

“妈,你知道的,我和她不可能的。”无奈的说出这个让她好久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蔺老夫人对于蔺娴如的这句话,只能报以白眼回答。这话真酸,故意回避她提出的问题,傻子都看得出什么叫旧情难忘了。她承认,席羽沐确实是好女人,样样都招长辈喜欢,更重要的是,让人放心。

可谁叫她是席使司呢?

一点不行,否认全部,她家女娃跟那劳什子的席羽沐想修成正果怕是无望了。可就算再无望,她身边总得有个人照顾她吧?

“既然你知道没可能,就给我相亲去。我告诉你,蔺娴如,你要是这个星期不领一个人回来让我看看,有得你好受的。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给我安分去相明晚的亲;二,你不找媳妇一天,我就唠叨你一天,你要是受得住,我无所谓的,反正我时间多得是。”

蔺老夫人摆摆手,陪你玩了,怎么着?

蔺娴如捂着额头,头疼,实在头疼。叹口气,认输的说出两字,好吧……

“这才是好孩子嘛。”蔺老夫人这才满意的拍了拍蔺娴如的肩膀,临走时还不忘提醒她,记得,是明天晚上哦。

好,明天晚上……蔺娴如扯了扯嘴角,显然没怎么放在心上。

第二天晚上,出于基本的礼貌,蔺娴如还是去了。只是简单的小西装加上一双短军靴,为了减少自己的杀气,她还特意带了一副眼镜来掩饰自己眼神中的杀气。

坐到预定好的位置上,蔺娴如才忽然想起,等一下,她的约会对象张什么样来着?

“蔺小姐?”一位长发披肩身穿晚礼服的女子在蔺娴如的身后问。蔺娴如扭过头来,看了女人几秒钟,然后起身。

“你就是……”蔺娴如把人家的名字也瞬间忘记了,正是尴尬不知道如何说出口的时刻。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蔺娴如的尴尬,于是主动的说,蔺娴如蔺小姐,我说得没错吧?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就是你今晚上的约会对象。你不介意我坐下来说话吧?”

“哪里,哪里,是我失礼了。”赶紧绅士的让女子坐下来。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两人聊得还是不错的,点了酒,吃着烛光晚餐,但是两人聊的内容,多多少少有点重口味。因为这女人其实是个职业杀手,只是今天放假,顺便出来约会散心的。

刚好的是,两人都对杀人有着一定的了解,于是两人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就在讨论怎么做到让人不痛苦的死去,还有各种解尸剖尸的变态案例。蔺娴如作为黑炎帮的少帮主,身份始终要保持低调。所以即使是相亲,也只是以混道班的小头子为身份,对方并不知道蔺娴如的真实身份是黑炎帮的少帮主。

“没想到蔺小姐你倒是很了解啊,不过我有疑问啊,道班对各种变态死去的人很有经验吗?”

蔺娴如摇了摇头,微微一笑。

“还好,我以前做过都司。”

“噗,都司?你一混道班的跑去做了都司?那你和他们共处了那么久,都没发现你有问题吗?”

“很奇怪吗?你晕血不也去做了杀手?你做杀手这么久,有人一眼看出你是专门杀人的吗?”

两人相视一笑,好吧,一比一,平了。

“咦,席使司,你也来这里吃饭啊?”喵喵本来是来这里相亲来着,没想到碰到席羽沐了。于是她不假思索的就叫了席羽沐的名字。但是席羽沐却好像没听到一样,反而是看着另一边。

她顺着眼光,看见了蔺娴如,蔺都司跟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吃着浪漫的烛光晚餐。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叫得有点大声,两人都看了过来,和席羽沐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居然是蔺都司??那个……那个……”喵喵看了看席羽沐,又瞅了瞅蔺娴如身边的美女,烛光晚餐的对象不是席都司,难道这两个人……分手了?尴尬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于是她找了个借口就开溜了。

和席羽沐的眼光碰在一起,蔺娴如皱了下眉,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咦,席羽沐,居然是她。”蔺娴如旁边的女子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

“你认识?”蔺娴如颇意外。

“怎么不认识,鼎鼎有名的席使司,哦,最近我有一起案子,她刚好在调查我。”女人说着伸出手给席羽沐打了个招呼,席羽沐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席使司,我今天到这餐厅里,可只是约会,没有犯法哦。”

“约会?”席羽沐表情有点不对劲,明明是问的女子,眼睛却盯着蔺娴如。

“是啊,今天我的约会对象,怎么,没见过女人约会女人吗?对了,席使司,我的约会对象张得好看吗?你要是不信我是不是在约会,等会我俩滚床单了,你可以来围观一下,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犯法了。”

“滚……床……单????!!!”女子不知道蔺娴如和席羽沐的过往,所以她是无心说而已,但是听着有意,席羽沐那表情分明就是要杀人。

“我随时欢迎你来围观,怎么样?”

“我,没兴趣!”席羽沐握紧了拳头,眼睛都快湿润了。明明那天蔺娴如才跟自己说过,她不会骗她,她只能允许自己爱她一个人。一转眼,就跟其他妹子约会滚床单吗?

对方是个杀手,跟她这个道班未来继承人,很相配,相配到她无以言表!!!

“蔺少主,她说的,是真的吗?”一字一句,希望蔺娴如能认真回答。

否认啊,你一定要否认,否者,我真的不知道今后该怎么面对你了……

本来马上要否认的蔺娴如,发现了席羽沐期待的眼神,却犹豫了……她是不是……不该给席羽沐无谓的期待?

蔺娴如的不回答,席羽沐却没有等下去的勇气。她认识的蔺娴如,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不会有犹豫。如果有犹豫,那只能说明了一件事,而这件事,够给她答案了。

她死死的握紧拳头,深呼吸了一口气。

“蔺少主,我想了下你说的话,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该执念自找罪受!有些事,或许放下去,会更好。不好意思,我这个外人就不打扰你们两个约会了。”席羽沐咬着唇转身,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忍耐。

蔺娴如,是你把我推开的,不是我没有来挽回你。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这种事,为什么还要让我看见?

而蔺娴如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席羽沐离开自己,一阵痛心。她是不是又无意的伤害她最爱的人?

“你俩……”女子意味深长的看着蔺娴如。

蔺娴如苦笑着摇摇头……

“她那个状态,你不担心她出事吗?”蔺娴如没有反应。

“担心就告诉她,把她追回来。你知道吗,我做杀手这么多年,唯一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珍惜当下,命很无常的,你无法预料下一秒你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趁你还活得好好的时候,去做任何你想做的吧,别留下遗憾。”

蔺娴如还是没反应。

“哎,你确定你真的不去追她?跟你说,像席羽沐那样的女人,指不定被你这么一刺激,就跑去酒吧喝个烂醉,烂醉了就轮到酒吧那群人渣捡便宜了。你想想啊,席羽沐这种极品,不知道多少人眼馋呢,她要是喝醉没了抵抗力,那还不得……”

蔺娴如已经冲了出去,座位上空了。

嘿,我还没说完话呢,这么心急?女子耸了耸肩,看来又吹了一个对象……真可惜,她倒是挺喜欢的啊。不过……一个混道班的和一个专门抓坏人的使司,这两人凑一块,一定非常有意思吧?

可惜,她没有那个闲情……

冲出餐厅,席羽沐刚好上了出租车,还没走。于是她跑到出租车面前,将出租车拦截了。

司机摇开车窗,探了个头。

“你不要命啦!”

“不好意思,我和她是一起的。”敲了敲席羽沐的车窗。

“叔叔,别管她,我不是认识她,开车吧。”席羽沐对司机说,让司机快点开。司机自然是听席羽沐的,正要开走,蔺娴如从兜里掏出几百块塞给了司机。

“叔叔,劳烦你下车一下,我跟她多说几句话就出来,可以吗?”

司机看着钱,犹豫了下。席羽沐从自己兜里掏出五百块也递给了司机。

“叔叔,劳烦你,马上开车,行吗?”

司机眼睛闪光,然后望了望蔺娴如,看她如何。

蔺娴如赶紧掏了掏自己的兜里,可是带着都是卡,根本没带现金,她着急了,左右掏了掏,最后无奈,谈开了手,扁了扁嘴。

“老婆,我没钱了……”快哭了的模样……

蔺少主,你有点出息,行不?没钱了就知道找老婆,作为一个攻,我深深地……以下省略n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