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68章 上天要我们在一起(一)

第68章 上天要我们在一起(一)

水蒸气将整个浴室弄得烟雾缭绕,关掉水,苒雨晴披了一件浴巾从浴室出来。一边擦着湿哒哒的头发,一边将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开了机。手机上有几个未接来电,她查看了下,没有出现某个名字,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居然没有反应,难道被她觉察到了自己的动机?可能么?

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那家伙的音讯了,难道她就这样放弃了?对于这么一个答案,席羽沐非常的不满意,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解释为什么,于是开了瓶酒,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头一次竟然意外的迟到,一想到迟到她就头疼,加上宿醉,头更疼了。

“席使司,恭喜你啊。”来人,道了声恭喜。

“哈?”席羽沐愣了下,恭喜她干嘛?

“席使司,没想到啊,你瞒得我们也够紧的啊,记得请我们吃喜酒哦。”另一个同事用肘子撞了撞她说。

“喜酒?”席羽沐感觉头疼更严重了,一大早莫名其妙的,是干什么?

但更让席羽沐莫名其妙的是,到办公室那段距离里,已经有不下十个人向她道喜了。道喜道喜,你们好歹跟我这个当事人解释下,喜从何处来?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还特意看了下日历,没错啊,不是愚人节啊?

开办公室的门,这时候喵喵一蹦一跳的端着杯咖啡跑过来,看见席羽沐,张口。

“首先,我先说,要恭喜我,是吧,我谢过了。其次,请你好好跟我解释下,为什么要恭喜我?”拦住她,先替喵喵说说了,然后心里松了口气,总算遇见一个可以好好跟她解释的人了。

喵喵半歪着脑袋,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席使司,你没看见吗?”

“看见?看见什么?”

“你桌上的东西啊?”喵喵挠了挠脑袋说。

桌上的东西?席羽沐开门往办公桌上奔过去,只见桌上是一个礼盒,礼盒上有个卡片。她打开,上面写着:老婆,早安。

老婆?席羽沐头疼加重,这个世界上,会那么叫自己的人,又不怕死的敢送礼物过来的人,好像……只有那个几天没消息的家伙吧?她这是要闹哪样?

“那个……席使司,我……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卡片上的内容哦,但是……大家都觉得挺新鲜的,毕竟还是有人第一次这么□□裸的送你礼物,而且上面还写着……”

后面的话,喵喵捂住了自己的嘴,礼物不是她签收的,是被其他同事签的,然后看到了卡片上的内容,然后一时间整个使司院都传开了,大家都在惊讶,原来席使司已经不是单身了。不过鉴于席羽沐没有戴戒指,所以应该是还没结婚,不过既然这么高调,应该是离好事不远了。于是,才会有早上这么一出大家都来恭喜的缘由。

原来如此,难怪……席羽沐嘴边挂着一个可怕的笑,蔺娴如……

“对了,你不打开看看是什么吗?”喵喵好奇的探了一个头问。

礼物?眉头皱成一堆,不会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吧?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礼盒,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礼盒里面是个礼盒,礼盒里面又是个礼盒,礼盒里面还是个礼盒……

握紧了拳头,暴风雨前的宁静,在强忍着重复了很多个礼盒后,终于轮到最后一个礼盒了。而席羽沐的耐心,也终于是用光了。蔺娴如,你可真是好样的啊。

席羽沐气得牙痒痒,她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她可还没原谅她?

“喵喵!把这个盒子扔了。”将礼盒递给了喵喵。

“诶?为什么?”都最后一个了,扔了好浪费。

“怎么,你有意见?”席羽沐一个眼神杀过来,喵喵吞了吞口水,好可怕的席使司,只是一个眼神而已,她就打冷颤,要是真发起火来,岂不是很恐怖?

喵喵开始抹汗,搞了半天,原来她还没死见识过真正的席羽沐……

“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是是是,我马上扔了。”拿着盒子赶紧离开办公室,到了垃圾桶旁,看着礼盒有点不忍心,这扔了岂不是很可惜?不过,看一眼应该没什么吧?

对,她只是看一眼,看了再扔掉。这么想着打开了礼盒,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楼道上传出喵喵的尖叫。

“喵喵!!!”席羽沐听到声音,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她只想安静的过一个早上,就不能安静点么?还好喵喵端来的咖啡能暂时止痛,想着如果还疼,应该买点头疼药了。

“席……席……席使司……”喵喵拿着盒子跑了进来。

干什么?大惊小怪的,抬头看着喵喵。

“这……这个……是……是求……求婚戒指……”

“哦,求婚戒指?等一下,你说什么?”怔了下,直到喵喵将戒指放到她手里,席羽沐看着自己手心的大钻戒,有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真的是……戒指?带了上去,刚好合适。

“是求婚吗?席使司,你要结婚了?”可是,席使司的对象是谁啊?

说起席使司的对象,喵喵脑中第一个闪现出的,竟然是蔺娴如。她还以为她们会是一对很好的CP呢,没想到席使司竟然都要结婚了,可惜,可惜她还觉得那两人配呢。

“喵喵,你能再给我买杯咖啡过来吗?”

她望着戒指,说。

“哦~好啊。”喵喵疑惑的关上门,为什么席使司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一点也不高兴呢?

等喵喵一走,席羽沐开了手机马上给蔺娴如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出已关机的声音,着实让席羽沐来气。蔺娴如,你是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好,很好!然后马上给甄盈打了个电话,打完,坐在椅子上,等着回信。过了会,喵喵也买咖啡回来了,喝了口咖啡,咖啡的苦味刺激着味蕾,让她算是清醒了些,这时候手机的短信来了,她看了眼内容,然后起身。

“喵喵,我今天可能要请假一天,你替我给上面说一声。”

“哈?理由是什么啊?说你去结婚了,可以吗?喂,席使司?”席羽沐已经走远,喵喵叹了口气,好吧,随便编一个理由……

而在这边,蔺娴如被岚音约了出来,在咖啡厅喝咖啡。

“听说,你最近被面壁思过啊。”明显的幸灾乐祸,蔺娴如直接忽视,这个女人,作为一帮帮主,很闲吗?闲到多管别人的闲事,她都不嫌无聊么?

“岚帮主,我想我们两个的关系没好到聊这些的地步吧?岚帮主要是无聊,不妨上别处找乐子去,我这里没什么让你消遣的玩意,劝你还是转移视线比较好。”

“谁说你这里没乐子了?蔺少主现在的状况,不乐观啊,不过,我倒是挺看重你的,蔺少主,你可别让我们这些观众们失望啊。”岚音喝了口咖啡带着笑说。

蔺娴如黑着个脸,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别绷着个脸,你这样,小心嫁不出去啊。哦,我忘了,蔺少主之前就被别人甩了啊,怎么,过了这么久,想到办法追回来了吗?”

“岚帮主,你难道不觉得你管得过宽了吗?”蔺娴如冷着个脸,她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因为不喜欢她们那种高高在上看热闹的态度。

岚音耸了耸肩,一副无辜的模样。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蔺帮主,别这么不识好人心嘛。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帮你哦~”

鬼才信,蔺娴如白了她眼,喝了口。像岚音这种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人感兴趣,一定是有什么利益冲突,这家伙到底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帮主!”岚音的手下在岚音耳边说了几句,岚音眉毛翘着若有似无的看了看蔺娴如,看得蔺娴如发毛。

“蔺少主,我刚刚得到消息,你家那位在找我们的位置。当然,出于好心,我可什么都没对她做,要知道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怕早就没命了,怎样,够义气了吧?”

岚音翘着二郎腿,性感的解开了衬衣的一颗扣子,让里面的某样东西若隐若现,还嚷着,真热。

我可没欠你人情,蔺娴如瞅了她一眼,在心里说,然后从她身上移开。危险的女人,她是不会去多看两眼的。

“真冷淡,不过,不愧是我岚音看上的女人!”岚音嘴角一直挂着笑,蔺娴如搞不明白,相反,她越是笑,蔺娴如就越是眉头紧锁。

“岚帮主,有些玩笑可不是随便开的。”起身,蔺娴如理了理衣襟,大有要离去的意思。

这么快就要走了?岚音挑了挑眉,她可还没玩够啊。

“蔺少主……”岚音起身,忽然靠了过来,两个人紧紧的贴着,岚音朝着蔺娴如的耳廓边吹了口气,蔺娴如第一反应就是狠狠的捏住岚音的肩膀,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也不留情。

岚音的手下冲过来要救岚音,岚音叫住了她们。

“岚帮主,请你记得我说过的话,有些玩笑,是真的不能乱开的。”眼里闪过嗜血的光,如果她手上有一把枪,岚音怕是早就没命了,不过还好,蔺娴如知道克制自己。

“后会无期。”理好衣服,然后离开。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岚音望着蔺娴如离开,摊了摊手,肩膀的疼让她皱了下眉,可真狠啊,蔺娴如。不过……你可真是低估了女人,待会……呵呵,有的你好受的。

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岚音给某人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陪自己喝酒。

作者有话要说:这温度真的是降得太快了,站着码了一晚上字,脚都僵了,果然年纪大了,唉,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