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70章 上天要我们在一起(三)

第70章 上天要我们在一起(三)

“嗷!”蔺娴如疼痛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因为痛苦眉头都皱得一堆了。

席羽沐拍拍手,动了动自己手指的关节,

“你应该庆幸,你不是个男的,不然……你这辈子就甭想传宗接代了。”看了看蔺娴如的下半身,转身,不理会痛苦的蔺娴如,从容的往屋里去。

蔺娴如弯着腰捂着痛的地方,龇牙咧嘴了好一会。她怎么不知道她家这位什么时候会这么一招了?这招踢得可真狠啊……

“哦,忘了提醒你,我最近学了点防身术,有时候打击力度……可能不好把握。”席羽沐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出来,拿着杯子给自己接了一杯水。

她自然是不会告诉蔺娴如,自己为何想着学防身术的原因。

蔺娴如直起身,动了动身子,幸好她还能招架得住,不过照此情况下去,再过不久,她怕是招架不住这位强悍的女人了。咧开嘴,露出一个笑,然后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席羽沐喝着水瞅了眼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人,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伺候老佛爷用膳!”蔺娴如站得笔直,铿锵有力的回答。

席羽沐眼一瞪,她是来气她的,是吧?

这时候,蔺娴如的电话响了,她极不情愿的接起了电话。

“喂?”眼睛却看着席羽沐,席羽沐瞪了她好几眼。

“什么?!!!”蔺娴如的声音忽然变得很突兀,看了看席羽沐,意识到自己的反常,于是捂着电话赶紧跑去了阳台。席羽沐听得出,她在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

等蔺娴如回来的时候,席羽沐明显感觉她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变了,因为蔺娴如低着头,她没办法看清楚她的表情。

“给我一个拥抱吧。”

“干嘛?”排开蔺娴如的爪子,蔺娴如又跟了过来一把将她抱入怀里,说实话,动作有些粗鲁,连平时的一丝温柔都没有。

“怎么了,有发生什么事吗?”听着蔺娴如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她听出了蔺娴如的不安。可是她有什么不安的?

“那个,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记得吃饭啊,还有,记得早点睡。”

没有回答席羽沐的问题,而是放开怀抱,将围裙解开,穿上自己来时的外套,在开门离开的那一刻,蔺娴如忽然小声的说了句:

等我回来……

席羽沐立刻跑到阳台上,等着蔺娴如在楼下的身影,一直尾随着她坐上汽车消失在了视线,为什么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离开席羽沐家,蔺娴如坐上来时的车赶紧回蔺家别墅。打了蔺家别墅的电话,无人接听。皱了下眉头,叫司机赶快赶到,等赶到蔺家别墅的时候,发现一堆人都围在蔺家别墅前,不敢轻举妄动。

见蔺娴如来了,毕恭毕敬的低着头。

“什么情况?”下车询问情况。

“少主,阿龙叛变,带着人趁帮主对他们没有戒心就劫持了帮主和帮主夫人,现在在五楼的书房里,在少主来之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又是劫持?蔺娴如有些反感,上次的劫持差点没断送掉自己的这条老命。

“有几个人?”

“五个,他们身上有炸弹。”

炸弹?棘手的眯了眯自己的眼,抬头望了下五楼被窗帘遮着的地方,透过缝隙,想从黑暗里看出某些东西。

“把枪给我,我带几个兄弟进去,你们注意守在外边以防发生意外情况。”动了动手指,拿上枪。手下挡在他面前,不许她去。

“不行,少主,太危险了,你要是有事我们怎么跟帮主和帮主夫人交代?”

蔺娴如抓着对方的领子,露出狠戾的光。

“你还有更好的方法?”

“没……没有……”那人羞愧的低头,为他们的无能感到羞愧。

松开那人的领子,带上几个兄弟就进入了蔺家别墅里。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穿过四楼来到五楼,在五楼的楼梯口就能看见书房大门的门是开着的,里面传出几个人的吵闹声,看来劫持的人之间相处得也并不愉快。

留部分人留在楼梯口,以防止发生意外情况,再带几个人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劫持歹徒的面前。

“蔺家少主,你可终于来了,这下好了,你们蔺家可算是凑齐了。”带头的人一刀子放在蔺冬青的脖子上,蔺冬青被绑在椅子上,旁边被用枪抵着腰间的,是蔺老夫人。

“阿龙,蔺家带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你的恩人?”蔺娴如用枪指着他,而阿龙身边的四个人也用枪指着他们。

“呵,不薄?确实是不薄,我呆在蔺家这么多年,尽心尽力,你们蔺家可重视过我?恩人?说好点是恩人,说难听的,你们不过是把我当一条使唤的狗罢了。别以为你们对我有多少恩惠,我为蔺家付出的,已经足够还你们了。”

阿龙冷笑,刀子逡巡在蔺冬青的脖子上,蔺冬青头发有些微乱,面色只是稍微有点苍白,但是没有失去镇定。而蔺老夫人虽然面露惧色,但还是能勉强保持清醒。

“我为你们蔺家付出了这么多,是时候你们该还给我了。不过你们放心,只是要你们的命而已,不过在你们死之前,多让你们感受下什么叫恐惧。”

阿龙冷笑着撩开自己上衣,里面俨然安装了一个小型的□□。

“蔺娴如,我让你回来了吗?不是说过,没带回那个女人就别回蔺家,你怎么还有脸回来!!!”蔺冬青厉声的呵斥蔺娴如,蔺娴如只是撇了撇嘴,这个男人,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吗?

“我的感情我自己知道,不需要你来关心,你好像忘了,你没有资格对我的感情评头论足?我回来的原因,你不知道吗?”

“娴娴……你应该听你爸的话,和她好好的生活,而不是陪我们送死。”蔺夫人哀伤的说。

“你觉得,我能安心和她好好生活吗?”

“你……”

“你给我滚回去,想尽一切办法滚回去!!!难道你没看见他们身上有炸弹吗?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你怎么还进来,你要命了啊你!”蔺冬青最终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这些人就是疯子,想要同归于尽的,她怎么还进来?

“所以呢?能改变什么?”蔺娴如嘴角发出一丝冷笑。

啊?蔺冬青愣了。

“不用好意思,你们不介意我打个电话吧,放心,不是打给都司的。”对阿龙说。

“随你,最好别耍花样!”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看着手机号码的第一位,深呼吸了口气,拨通了。

“喂,是我。”

“嗯?有事?”

席羽沐仍然在阳台,心里不安着。

“呐,席羽沐,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蔺娴如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些拿着枪对着他们的人,嘴角泛着一丝笑意。

“赌?你现在在哪里?”席羽沐皱着眉头,她记得蔺娴如并不好赌。

“嗯,我在哪里不重要,我们就赌我下次见你的时间,如果我明后两天来见你了,你就和我在一起,怎么样?”

“喂喂,你什么意思?别这么开玩笑,蔺娴如,我不喜欢你这种拿感情开玩笑的态度。”席羽沐咬牙切齿,搞不懂她到底想表达什么,她以前明明不是那种人。

“如果一两天之内我没有来见你,那么,恭喜你,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混蛋!”席羽沐咬着唇,手指抓着光滑的大理石,蔺娴如,我们的感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了算了?她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就原谅了她。

“是,但混蛋想要让你明白,她很爱你,很爱很爱,老婆……我们后两天再见……”

“混蛋蔺娴如,你给我听着,别一天给我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你给我说人话!!!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你倒是给我解释啊你,我不许你出事,听到没有!你要是再有下一次开这种玩笑,我这辈子都不会理你,喂!!!”

电话已经被挂断,只有嘟嘟嘟声,席羽沐手中的电话掉落在地上,失神……

而这头,蔺娴如丢掉自己的手机,对着面前的人诡异的笑,对着人说,

我们来做一场交易如何?

当席羽沐接到甄盈打来的电话是在第三天的下午,甄盈以从来没有过的颤抖的音色告诉了席羽沐一个残忍的消息,蔺家别墅,被炸了……里面人的尸体因为炸弹,已经面目全非,支离破碎,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出。

都司也是接到附近人的举报才知道这件事,因为证人全都跑光了。都司好不容易才抓到一些人来询问情况。

根据黑炎帮道班的供词,蔺娴如进去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而蔺娴如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在炸弹爆炸之前,将蔺冬青和蔺夫人被救了出来,至今蔺冬青和蔺老夫人也处于昏迷的状态。

席羽沐强忍泪,眼睛血红的难以自制的问她,那蔺娴如呢?

甄盈沉默……然后黯哑的嗓音告诉席羽沐,经过都司的勘验,在现场的一个角落里头,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蔺娴如的手机竟然完好的保留了下来……因为在手机来电显示里,第一通电话,是席羽沐……

不!她还活着!!

席羽沐这样吼着电话那头的甄盈,不知觉,泪,已纵横……

如果一两天之内我没有来见你,那么,恭喜你,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为什么要恭喜?蔺娴如,你凭什么恭喜?你凭什么资格来恭喜????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周末我有考试,希望不会重蹈覆辙,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