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71章 上天要我们在一起(四)

第71章上天要我们在一起四

“姐,今天出来玩一下吧,我做东,和甄盈一起,姐……你别憋坏了自己,要是难受,你就说出来,好不好?”

“席羽沐,你给我出来,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你要是不信她死了,有本事那你就把她找出来啊!躲在家里算什么屁事?你以为你躲着她就会活过来?”

“席羽沐,我求求你了,姑奶奶你就出来好不好?我和邢芯一起帮你把她找出来,你说好不好?只要你出来,我们一起帮你找!”

“羽沐啊,我是你妈,你出来,好不好?我和你爸决定了,再也不阻止你了,从今以后,你喜欢谁都行,你就出来,别窝在家里闷坏了自己,我们都很心疼你啊。”

“席羽沐,你到底是不是我女儿?至于为了一个死了的女人压死要活吗?你给我振作起来,你再离不开又能怎么样?你知道我当初一直反对你和她在一起,就是因为会有今天,她是混道班的,这种事迟早会发生,你怎么就不明白?你要是还是我女人,你就给我……嘟嘟嘟……”

电话答录机的录音停止,席羽沐散着头发,双眼有些涣散。窗帘被拉得死死的,整个房里都透露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她光着脚,在满是酒瓶的地上脚步蹒跚的拿水杯接水。

大概喝得太急了,被呛着,她用手捂着嘴,坐在地板上,靠着冰冷的墙,放下水杯,便笑边流泪。

记忆仍然停留在她亲自见到蔺娴如的手机的那一刻,当她确定那是蔺娴如的遗物的时候,她整个人开始蒙了,如果之前她还能假意欺骗自己说蔺娴如还没死,那这一刻,她心里的弦开始崩了。

她疯狂的找到了蔺冬青和蔺夫人的医院,想从两个人的口中听到关于蔺娴如的消息,而她听来的,却是蔺娴如是毫不犹豫的选择用自己的命换取两个人命的事实,于是,她彻底崩溃了。

蔺娴如,你怎么舍得丢下我?

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打开蔺娴如手机的屏幕,她在蔺娴如的相册里面,发现了一张她和蔺娴如的合照,抱着手机,手指轻轻的划过照片里,蔺娴如还笑得那么温柔的脸,你回来,好不好?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恨你一辈子,蔺娴如,别让我恨你一辈子……

忽然,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席羽沐愣住了,没接住手机,让手机着实的掉在了地上。但席羽沐却不敢伸手去接电话,她怕打来的那个人不是蔺娴如,怕会从电话的那一头,听到更让她心碎的消息。

手机屏幕持续亮着,最后结束。席羽沐这才捡起手机,看到了未接来电人的名字。

岚音?

脑中闪现过这个人名,恍惚间想起岚音是何许人也。为什么岚音要给蔺娴如打电话?她应该是早就知道蔺娴如死了才是啊?不知道是何原因,席羽沐竟然隐约的后悔起来,如果她接起电话,会怎么样?

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的,还是岚音。

“喂?”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席羽沐在这头沉默。

“喂喂,有人没?不说话我挂了啊。”

“等一下,你有什么事?”

岚音在这头,笑了。

“席羽沐……你想不想……知道蔺娴如的事情?”

“你……”席羽沐皱紧了眉头。

“想知道,就来我发的地址来找我,早点来哦,否者,你会后悔的。”岚音说完这一切就挂断了电话,席羽沐听着挂断的声音,愣了好久,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开始整理她一个星期都没有打整的落魄的自己。

很快,她收拾好,那拿好车钥匙和电话,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停车场上了车,按照地址找到了岚音所在的地方。那是一栋郊外的别墅,别墅外面守着一堆的人。

在男人们虎视眈眈的注目下,她进了岚音的别墅。

在游泳池的旁边,她看见两个穿着泳衣的女人相互纠缠着,席羽沐不吭声的冷冷的来到两个人旁边的位置上,坐下,然后直视两个纠缠在一块的女子。

那两人似乎也不介意席羽沐的观看,非常卖力的演完了最**的一幕。

“哟,挺快的嘛。”一个女人走了,剩下岚音躺在椅子上眯着眼看她。席羽沐在照片上见过岚音的样子,如今这么一看,还真是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

“电话里头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猜?”

席羽沐黑着脸,这人是在耍她吗?于是站起来,转身,

“你要是这样就走了,你绝对会后悔的,席羽沐。”

席羽沐握紧了拳头,坐了下来。

这才是乖孩子嘛,岚音满意的眯了眯眼。

“席羽沐,你是不是觉得蔺娴如还活着?因为她尸体还没找到。如果我告诉你,她真的死了呢?”岚音嘴角边上含着笑,貌似揭别人的伤疤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儿。

席羽沐只是咬了咬唇,起身,

“如果你叫我来这里,是来告诉我,她死了,那你就不必了,这个消息,我不需要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就这样吧,我告辞了。”

“你有多爱她?”岚音问,席羽沐停住了脚步,扭头。

“爱?不,我恨她!”

岚音愣了几秒,然后忽然像听到某种笑话一样,拍着手,称快。

“好好好,不错不错,果然不愧是蔺娴如看上的女人,你俩真是绝配,看上你,她很有眼光。”

然后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席羽沐,如果我告诉你,她……还活着呢?”

席羽沐转过身来,怔怔的看着她,从岚音的眼里,却看不到任何戏谑的成分……

席羽沐开车离开岚音别墅,岚音就跑去浴室偷香,将女人狠狠的压在身下,女人咬破了她的唇,却用舌头舔着。

“你这样帮她们,真的好吗?”

岚音将女人身上的浴巾脱了个精光,看着自己爱的女人的身体,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你不觉得,这场交易,很划算吗?从今以后,我……就是道班界的老大!”

女人会心一笑,用脚勾住岚音的腰,抱着岚音,仰着头,闭眼,开始另一场盛宴……

再去找蔺娴如的路途上,席羽沐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心跳得太厉害了,感觉马上要爆了。岚音告诉她,蔺娴如在一个私人的小别墅里头养伤,但是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所以才没有通知她。

无论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失而复得,她不想再绝望。只是越到别墅,她就越胆怯,如果,又是一场玩笑呢?

从来没有如此胆怯过的席羽沐,面临着自己这辈子最胆怯的时刻。紧紧的咬着唇,手也开始不停的发抖,越想,心就越慌乱。

终于到了别墅那头,席羽沐将车停在了门外,抬着最沉重的步伐按下了门铃。

开门的,不是蔺娴如,是个女佣。

“你找谁?”

“蔺娴如的房间在哪?”

“哦,她的房间在三楼走廊的尽头……”

席羽沐没等下去,就疯狂的往楼上的房间里头找寻蔺娴如的身影,她一刻都等不下了,一刻都等不了了。直奔三楼,狼狈的开了三楼卧室的门。

雪白的床单,雪白的枕头,雪白的被子,可是……人呢?

她失魂落魄的走到床头,坐了下来,用手摸着床单,没有体温。

不是说昏迷吗?难道……

一种绝望的情绪淹没了她,她将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无声的哭泣,在彻彻底底的没了希望,感觉整个心真的死了以后,她开始歇斯底里的哭喊,每一声,都代表她绝望的情绪。

“那个……小姐,我还没有说完,她在后院。”

席羽沐抬头,脸上挂着泪痕,

“你再说一次?”

“怎……怎么了,她在后院啊?”

席羽沐抹干泪,不动声响的起身,然后……跑向了后院……

蔺娴如穿着睡衣,坐在秋千上,仰头眯着眼看着上面的太阳……脸上表情,像个孩子,那样的蔺娴如,实在是久违了。

席羽沐用手将剩下的泪抹干,谁知道泪竟然止不住的流下来。

似乎注意到有人在看着自己,蔺娴如看向了这边,和席羽沐的目光一接触。席羽沐狼狈的样子赫然展现在她面前,那双哭红的眼睛,是因为她吗?

“沐沐?”

蔺娴如拉着秋千的绳子动作有些笨拙的下了地,但她脸上的那幅表情,似乎是花了很大的力气。

席羽沐走过去,和她面对面,隔着一些距离,我已经走完这些路,剩下的路,你来!

蔺娴如慢慢的,开始迈动步子,手却没离开秋千的绳子,等她一放开,蔺娴如的整个身子,放佛要倒下。席羽沐这才注意到,秋千旁边的用来病人走路的支架。

蔺娴如苍白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窘迫,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对不起,沐沐,我走不过来……”

席羽沐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然后……

“啪!”狠狠的打了她一个耳光,然后再将蔺娴如紧紧的抱在一起,牙齿陷入蔺娴如的肩膀里头。

“你个混蛋!”

“可你还是找到我了,不是吗?”

蔺娴如温柔的看着她……

谢谢你,愿意等我回来,惟愿这一生,执你之手,与你偕老。而岁月如此静好,今生,与你常伴……无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到了今天这一步,从一月二十五号到现在,加上中间搁置的三个多月,总算是写完了。二十五万字,说起来,实在是惭愧。可能到今天这地步,我也算是尽了全力。

近三年的写文生活,我牺牲了很多很多,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来让自己不遗憾。写文曾经是我高中以来最大的梦想,所以当我买到电脑的那一刻,我毫不犹豫选择了写文。从大一到大四,我三年的青春都在这里,没日没夜,为它欢喜为它忧,而如今,我终也是满怀疲倦,甚至看见它,只想逃离,它,已成了我的负担,我告诉自己,能走到这里,你已经尽力了,所以,不要觉得遗憾。毫不犹豫的离开吧。

只是对于那些一路追随,或者偶尔停驻支持我的读者朋友,我始终觉得抱歉,最后要离开了,却没能带给大家一部能稍微看着不那么难看的作品,真的是抱歉。

文到这里结束,我可能会在偶尔的闲假之余,会来送上番外,我的离开,不代表故事就此结束,我会不时奉上番外。如沐已经写完大结局,恨你前任也差最后一章就结束,到此刻,我终于松了口气,我满怀疲倦,带着最后的坚持,写到最后,我只是想告诉那些朋友们,虽然我写不好文,但至少,我会负责到底。

真的要离开了,就此和说拜拜,和三年这样偏执的生活和自己,说再见,还有对各位们,道声再见。认识你们,我很高兴,真的真的很高兴……

用我曾经最爱的一首诗来告别吧:我在天堂向你俯身凝望

就像你凝望我一样

略带忧伤

我在九泉向你抬头仰望

就像你站在旷野之上

仰望你曾经圣洁的理想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带着满身木槿与紫荆的清香

带回我们闪闪亮亮的时光

然后告诉你

我已找到天堂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希望到时候,能再带给大家故事的精彩,就此,别过,岁月静好,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