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74章 番外(三)

第74章 番外(三)

平安夜第二天,就是圣诞节,蔺娴如早早就做好了准备,两个人在家里吃了顿晚饭,晚上打算去街上散步。晚上总是最热闹的,两人手牵手在街头,看着一堆堆人都洋溢着过节的欢喜。

蔺娴如将席羽沐的手放到自己兜里,然后十指相扣。她和席羽沐就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就连身体的体质也是。席羽沐的身体很寒,一年四季手都冷得跟什么似的,蔺娴如则属火,冬天整个移动暖宝宝,只要放兜里一会,手都会冒汗。

“来来来,发苹果咯,发苹果咯。”

街头圣诞老人提着一个大袋子见着路人就发一个包装好的苹果,蔺娴如拿着一个包装好的苹果在手里把玩着,递给席羽沐,扬眉,

要吃么?

席羽沐瞪了她一眼,因为她的牙齿对苹果过敏,一想到苹果的酸味,牙齿就发酸。这么明显的自己的习惯,蔺娴如会不知道?分明就是逗自己玩。

不吃啊~蔺娴如玩心大起,瞅了瞅周围,将席羽沐拉到一个公园里头,然后她单膝下跪,将苹果举着,

“亲爱滴席羽沐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给……苹果?

席羽沐歪着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哪有人求婚用苹果求的?

“不要!”

想都没想,她毅然拒绝,自己那么讨厌苹果,她就非得用苹果在自己面前晃吗?

“你确定不要?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哦~~~”

蔺娴如好像非要找死一样,席羽沐恨不得一巴掌拍飞她。

“我说不要就不要!”席羽沐心中郁闷,见苹果越发的碍眼,大跨步往前走着,被蔺娴如一把拉入怀里,用手捶打了她几下,这才不再怀里挣扎。

“你个坏人!”席羽沐嘟了嘟红唇,蔺娴如倒是非常厚脸皮的吻了上去,把席羽沐红唇上的唇膏吃得一干二净,自己的唇被唇膏染得惨不忍睹。

席羽沐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拿出纸替自己爱人擦干净了唇,一边擦一边瞪,结果蔺娴如眯着眼,像只晒着太阳的猫咪被人抚摸着下巴一样,很是享受。

擦完了,蔺娴如叹了口气,打开了装苹果的包装盒,很是可惜说,

“我知道你等了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可是没办法啊,你的主人不想要你,就只能再呆上一段时间,等你主人想要你的时候再出来吧。”

席羽沐转过来,盯着礼盒,瞬间黑脸了……

那礼盒里头,苹果的上面,套着个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

“是你义正言辞的说,不要她的,老婆~”蔺娴如对着她,眨巴着眼,耸了耸肩,很是无辜的说。

她又被这家伙算计了?

席羽沐黑着脸,正要发怒,却见蔺娴如很可惜要把戒指收回去。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虽然双方都没提过婚礼和戒指,但是,并不代表她不想要,好不容易这木头肯求一次婚,竟然……

席羽沐咬着唇,想要拿回戒指,又碍于面子,只能狠狠的瞪着不知趣的木头。

“拿给我?”

“什么?”

“戒指!”

“你不是不要了吗?”

“你已经送给了我,不许反悔!”

“可是你拒绝了啊?”蔺娴如摊摊手,好像看不到席羽沐脸上的不愉快。

“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就连你这个人都是我的,我想要什么,随时都可以拿回去!”

“好!”蔺娴如回答得特别爽快,将戒指迅速的戴上了席羽沐的无名指。直到看到蔺娴如得逞般的笑容,席羽沐才惊觉,自己好像又上某人的当了。

“戴上了,可不能再取下来了,因为,我是你的了……”

举起席羽沐戴戒指的手,吻了吻。

哼!席羽沐傲娇的转身!蔺娴如在后边追赶,没有见着席羽沐嘴角的笑……

两个人在街上又逛了会,忽然接到了席邢芯的电话,席邢芯哭哭啼啼的要席羽沐过去陪她,原来是和甄盈吵架了,两人现在在家里闹得非常不愉快。

得知这个消息,蔺娴如头皮发麻,恨不得把那两个打扰自己约会的家伙枪毙了。那么大的人了,三天两头闹脾气,这是谈恋爱呢,还是有仇啊?难道是因为年轻人精力好,喜欢折腾?

两个人赶到甄盈家,开门的自然是甄盈,手里拿着一个酒瓶,脸上颇为无奈。

“我妹呢?”

甄盈指了指关上的房门,坐在沙发上,疲倦极了。

“我去陪邢芯了,你跟她说说,问问看怎么回事。”

蔺娴如点头,乖乖看着席羽沐进了房门关上门,这才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翘着二郎腿瞅着苦大仇深的甄盈。

“说吧,你俩又怎么了?”

甄盈看了她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喝了口酒。

“蔺姐夫,你可还记得之前说的碎尸案?”

蔺娴如挑了挑眉,不明白她为何又说起这个。

“这案子……我之前跟你说,不过是冰山一角,它精彩的地方,还在后头。”

蔺娴如没说话,等着甄盈后面的话说完。

“过了一个星期以后,在那条河的浅滩,又发现了两个尼龙口袋,打开尼龙口袋,不出所然的,又是两具上身被截断的尸体。她们和第一具一样,都找不到下半身。而且相同的打结方法,相同的砖头和稻草甚至尸体粗糙的砍痕来看,可以确定,是同一个凶手所为,也就是说,我们调查的,不是三起凶杀案,而是一起连环杀人案。”

甄盈将酒一口何干,然后窝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第一具尸体,我们从死者的着装上推断,是个打工的年轻妹子,因为廉价的耳环,所以我们推断是情杀。可是直到后面两具尸体发现的特征来看,三个死者,从特性和体貌特征来看,都没有任何的共同点,如果是情杀,完全没有根据,所以,或许这是一起无差别的杀人案。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找不到任何的头绪,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受害者。”

蔺娴如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眼睛暗沉了下,长久的都司生活让自己兴奋了,这种案子,如果是以前的她,会觉得很有挑战□□。

“那个稻草呢,调查得怎么样了?”

甄盈睁开眼,瞅着天花板,蔺娴如还没见过这么疲惫的她,觉得诧异。虽然这起连环杀人碎尸案棘手,不过,她的样子,是不是太累了点?

“我们问过专家,他们说这是西南地区特有的,然后调查组问过了那边的农民,有个老农民一口咬定,是他们那里特有的稻草品种,只有他们那片地区才会种植。”

“这不是很好,既然能锁定区域,是个不错的调查方向。”

“可是没用,知道地方又如何,找不到其他的方向啊?现在都司院跟个无头苍蝇一样,拿着那点线索,还不知道怎么弄呢。你知道现在是圣诞节吧?没人能保证没有别的受害者出现,如果让媒体知道大肆宣扬,闹得人心惶惶的,都司院就惨了。但,如果再不破案有进展,我怕始终会被泄露。”

蔺娴如点了点头,现在正是过节的时候,如果出了纰漏,没人担当得起。

“如果你在的话,这案子,应该托不了多久吧?”

甄盈看向了蔺娴如,蔺娴如摊了摊手,

“别看我,我只不过是个想陪着我女人安安静静过个节日的凡人而已。”

“但,你能过得安稳,任由凶手逍遥法外吗?正义的蔺都司?”

蔺娴如怔了下,抿嘴……

“你别忘了,大义凛然的蔺都司只不过是个幌子,我真实身份,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道班少主?你觉得,杀过那么多人命的我,会在乎别人的死活?”

甄盈笑了笑,没回答,但她知道,这话或许连她自己,都不信……

“喂,我是问你,怎么和那是丫头吵架了,关碎尸案怎么回事?”蔺娴如提醒甄盈,不要转移话题。

甄盈好像被戳到痛处了样,很是无奈。

“自然关碎尸案,因为碎尸案,整个都司院大过节的加班找线索,我根本抽不出时间出来陪她。所以咯,你知道,因为我一次次缺席,她就发脾气了。而且她知道我这次负责的案子是这样变态的杀人案,就更不许我去深究,怕我遇到危险,我俩意见想左,就吵了。”

甄盈颇为头疼,难道真的是有代沟?那为什么不然席羽沐和蔺娴如就不怎么吵架?

“你盯着我看干嘛?”蔺娴如看着甄盈那眼睛直往自己去,纳闷着。

“蔺姐夫,你和席羽沐那女人,生活这么久了,为什么好像没看到你们两个经常吵架?”

“有啊,我们有吵啊,不过很快就和好了嘛,而且也不是什么大的吵架,你多哄哄不就是了。本来她就没什么安全感,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给她安全感,反正就算有错,也是我错了,我主动认错,死皮赖脸,脸皮厚一点,就化解了。你和她啊,学着多体谅对方就好。”

这一点,蔺娴如算是过来人了,其实她也不懂,但她知道,她很爱席羽沐,所以,无论发生什么,她都要让两个人和好,不要争吵,不要缝隙,好好在一起。

“妻奴……”

甄盈摇着头,有些嫌弃,要她那样,她才……放不下她那个面子……

“蔺姐夫~~~”

甄盈忽然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闪花了蔺娴如的眼,有种不好的预感……

“干……干嘛……”

“你能不能以特别的身份,给我解决这件案子?”她想了下,反正查案谁会注意多了一个跟班出现?以蔺娴如的办案水平,她相信,很快就能破案的,这样,她就有时间陪她家小朋友了。

“不要!”

“不要是吧?不要你信不信我天天和我家小朋友商量好吵架,让你和席羽沐没有亲热的时间,让你每天睡沙发!一直到那帮办案白痴破了案子!”

子曰:你若nozuo,我便不让你die

“你……”

蔺娴如感觉自己要吐血了,怎么可以这么卑鄙!

“好,我答应。”

“沐沐?”

门口站着的,不是席羽沐,还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