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75章 番外(四)

第75章 番外(四)

oh蔺娴如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车角,嘴里叼着面包片,手里拿着一盒被她用力捏得变形的牛奶盒就这样出现在了都司院面前。甄盈已经穿着白大褂抱着双肩站着都司院门口,频繁的看着手机。

胡乱将面包塞进嘴里,然后一口气吸干剩下的牛奶,看着如此模样的蔺娴如,甄盈觉得糟心。

“蔺娴如,你就不能稍微注意点形象”

蔺娴如瞪了她几眼,擦干净了嘴,然后扔进了垃圾桶里。双手插兜里,面无表情来到她面前。

“如果不是你,我会这样”

甄盈耸了耸肩,好吧,她自认理亏。

这次案子,她作为胁从人员帮助办案,可是问题是,虽然席羽沐表面上没反对,实际上,心里非常的介意。偏偏她又在接受这个提议的时候稍微迟疑了,于是咯,就这几秒钟的迟疑,她家那位威风凛凛的女王大人就开启了惩罚模式,告诫自己,没把案子破了,就别碰她

别碰她别碰她

她简直要疯了,都怪这个甄盈,没事把自己牵扯进来作甚

两人到了法医办公室,甄盈拉开白布,让蔺娴如看了看那有些惨不忍睹的尸体。蔺娴如仔细看了看那些伤痕的切口,手法果然很粗糙。当她注意到第二具尸体的时候,注意到了那具尸体的上半身纹了身。用英文写着iloveyou。第三具人的面相似乎比前面两具都要好看得多。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蔺娴如陷入一种沉思之中。

“怎么,看出什么没有”

她睁开眼,瞅着她,

“你们之前为什么会认为是仇杀”

“这个啊,因为都被分尸了,如果不是怀着相当愤怒的心情,又怎么能杀人后残忍的分尸呢不过后来另外两具尸体出现以后,我们就改变这种看法了,或许凶手分尸,不过是为了好让尸体装进口袋吧。再加上三个死者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点,所以”

蔺娴如摇了摇头,她仔细看着第一具尸体,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第一具尸体的发饰很特别,有查过这发饰在哪个发廊吗”

“还没,那我让他们查查。不过你到底看出什么了”

蔺娴如再次摇了摇头,

“沐沐时常对我说,办案要讲究证据,所以,在没证据之前,我不会轻易下结论。”

切~甄盈白了她一眼,你个妻奴,没救了。

过了几天,蔺娴如接到了甄盈的电话,说那个发廊被查出来了。而刚好的是,理发师很深刻的记住了死者的样子,并且还登记了名字。然后正顺着这条线查下去。目前,知道了第一个死者原来是的事实。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蔺娴如笑了笑,挂了电话。如果她告诉甄盈是因为自己的第六感,那么,甄盈一定会调侃她,可怕的第六感。

席羽沐刚好从浴室里面出来,披着浴巾,一手擦着水滴,一手撩了撩头发,性感极了。

蔺娴如撅着嘴,满是怨念的瞅着她。

席羽沐看了她一眼,真是个孩子~从她身边过去,蔺娴如然后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就是不让她从自己怀抱里出来。席羽沐也不挣扎,任由她抱够了。

蔺娴如抱够了,这才松手,然后讨好的帮她擦干净头发。

“那个沐沐啊”

“嗯”

“呃没事。”

席羽沐也没有在问下去,她知道她想说,自然会说。不过接下来,蔺娴如的行为,却让她疑惑了。最近她老是早出晚归,她以为是因为要破案子的缘故,所以她忍了。可是两个星期以后,她遇见了甄盈,却从甄盈口中得知了让她震惊的消息。

“没啊,案子早在一个星期前就破了,凶手是个招妓的四十多岁的单身男人,因为女人骂他不行,所以恼羞成怒,一气之下,杀了三个。剩下的三具半个身体就埋在他的院子里。”

席羽沐可不管什么真相,她只想知道剩下的一个星期,蔺娴如都在忙什么。想起蔺娴如之前欲言又止的话,她忽然开始变得有些不确定了。于是她这天晚上就等着蔺娴如回家,想问清楚,可是等了一晚上,却等到蔺娴如说有事脱不了身,今晚就不回来的消息。

她关掉手机,咬紧了唇,脸上是可怕的冷静。

第二天蔺娴如回来了,但是面对席羽沐,却只字不提她前一天的事,席羽沐再一次咬紧了唇。后面一段时间,蔺娴如依旧早出晚归,直到有一天,席羽沐收到她拜托调查的人的信件。

照片上,蔺娴如对着另一个女人,在咖啡馆里笑得很开心。每一张,都是两个人在一起,笑得很亲密。她将照片全都扔进了垃圾桶里,蹲在了墙壁边上,将头埋进自己的膝盖里,无声的抽泣。

那天晚上,席羽沐待到了很晚,蔺娴如回来,她走过去从背后抱紧了她。

“最近很忙么”

蔺娴如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呃有些事要忙,所以”

席羽沐将头埋进她的脖子间,她闻到了,属于第三个人的香气。

“好,明天早点回来,我有事要和你说。”

那一晚,无眠。

第二天,蔺娴如很听话的早早就回了家,她等了很久才等到席羽沐回来。席羽沐倚在门口,以一种陌生的眼光,看着她,看得她心里发凉。蔺娴如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她站起身,迎了过去。

“怎么了,沐沐”

席羽沐绕过她,坐在了沙发上,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我们分手吧。”

蔺娴如望向她的眼睛,低着头,她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的肩膀微微的颤动,却出卖了她。于是她晃神了,为什么说分手

“为什么”

席羽沐抬头,冷冷的看着她,像从未认识过一样。

“蔺娴如,我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很久,一直到我们都老了,我们还会在一起。可是你呢你为什么要让我失望,为什么要背叛我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背叛”

蔺娴如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

“这话从何说起”

狡辩蔺娴如,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你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你没背叛那照片上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那这一个月,你又是怎么一回事你身上其他女人的香味,又是怎么一回事”

蔺娴如沉默了,她没有说话,而这个态度,恰好刺痛了席羽沐的眼里。她心很痛,很痛,憋了很久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心爱的人,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对她

你好可恶,你好可恶

蔺娴如叹了口气,转身去了阳台,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打完电话,这才又重新回到客厅。看着哭得很惨的席羽沐,心瞬间就揪成一团了。都怪那个人,害她最爱的女人伤心了。

“老婆~你误会了。”

她过去,将她拥入怀里。席羽沐挣扎着,挣脱不开便用力咬着蔺娴如的肩膀。

“老婆~你真的误会了,你说的那个女人,应该指的是璃茉吧你真的不认识璃茉吗”

我一定要认识吗

席羽沐抬头,牙齿还没有离开蔺娴如的肩膀,就那么瞪着她。

蔺娴如只好叹着气,

“沐沐,璃茉是岳父大人的助手”

所以然后席羽沐脸马上就黑了,

“蔺娴如,你个禽兽,你找女人就不能找远一点,非得找我身边的人吗”

听到席羽沐的话,蔺娴如有种吐血的感觉,扶额,哭笑不得。

“沐沐~你怎么怎么想那方面去了。事实不是这样的,璃茉她她是岳父大人派来的”

她爸

面对席羽沐的不解,蔺娴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有在她不好意思或者尴尬的时候,才会有此行为。

“事实上,你也知道,我离开道班以后,成天就只有在家等着你,什么都不做,真的有些寂寞,虽然我不介意被你养着,可是再这样下去,连我自己都要嫌弃我自己了。你也不想我将来变成一个只会怨天尤人的老太婆吧所以我才决定找份工作来打发时间。当然,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做危险的动作,所以我就到处寻找,谁知道碰见岳父大人”

席羽沐等着她的下一句,

“岳父大人和我交流了下,他也同意我的看法,然后我和他商量了好久,最后决定当老师。”

“当老师”

“嗯,去公安院校当侦查学的老师,岳父大人说,以我的经验,当老师没问题的。我仔细想了下,能接触自己喜欢的东西,又没有危险,这个工作很适合。所以我同意了,可是要当老师,我还要考证,就最近一直在学校咯。然后岳父大人就派璃茉来帮助我学习而已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你爸说,以后璃茉就不用来了,我一个人复习就好。”

当然,最重要的是,谁让自家老婆大人吃醋了,她可不能再让她吃醋了。

听完蔺娴如的话,席羽沐红着眼,嘟着嘴。

“那你考试怎么办”

蔺娴如勾着嘴角,

“自然是需要老婆大人多给点爱的鼓励啦~”

说着就将席羽沐压在了身下,吻了上去

一阵缠绵之后,两人窝在沙发上,席羽沐抱着她,将头放在她的胸口处。

“老婆,你说我站在讲台上,会不会很怪异啊”

席羽沐摇了摇头,手卷着蔺娴如的发丝,

“真的不怪异”蔺娴如有些诧异,同样也有些高兴。

瞅见蔺娴如的样子,席羽沐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

“当然不怪异,老师绝对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你一定是灭绝师太最好的继承者。”

蔺娴如瞬间脸黑

接下来,儿童不宜,此处省略n字

“沐沐,我爱你~”

“嗯,我也是。”

“可是你的语气好冷淡啊。”

“哦,我爱你爱你爱你爱死你了,这样说,够热情吗”

“”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因为臣妾做不到啊~”

“”

席羽沐,你个腹黑的女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