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先等等

59.先等等

孔俊最先得到何森失踪的消息,街道这样的变化,细致地问了过程。得知何森从市委办公室出去,丝毫没有异常,一副很懊恼的样子。在市委前的大广场上走,这也是何森平时最喜爱做的一件事,大广场是他一力推动才修建而成的,在大广场里走让他享受那点小小的成就感。

市里熟悉何森的人都理解他这点心态,散布在市委外要盯住何森的人见他没有什么反常,也不多注意,谁想何森突然上了出租车,转眼钻进车流里,弄不请往哪条路走。孔俊心知不妙,何森在华英市三年,站住脚,手下说不定会有什么人帮他。要不然怎么会突然不见了人?

他自己拿不定主意,又不敢向上面直接反应,便给市长谢进璋打电话去。谢进璋正在应酬,接到这个电话,听了过程,说,“先等等看,让各街口的人都注意下。那出租车的牌号有没有记住?”

孔俊先前心慌没有问这个,估计下面的人也没有留意到,说,“当时我们的人离得远,看不到。他也是故意这样做,会不会去见什么人?”

按说,何森想要见什么人,在华英市绝对不是好的选择,完全可到省城去跟人碰面。谢进璋有些不耐,对孔俊很不满,有些大惊小怪的意思,说,“见什么人有什么关系?说不定到店子里找xiao姐了。实在不放心,让人查查他的电话吧。”

按说市委书记的电话不是那么容易监控的,然而,华英市的情况跟别的地方不同,黑恶势力已经渗透到每一个角落,他们要办什么事都不会在意法不法,侵权不侵权。谢进璋说过后不在为这事搅扰自己,何森为李昌德被杀的案子,对市局给出的侦破初步结论不满意,多次在证据上找茬子,逼迫市局要细追案情。

市里孔俊等人顶不住,跟谢进璋诉过苦,可谢进璋也不好直接在这个问题上跟何森叫板。其他的工作上,何森本来就没法跟他较劲,心想,由得他折腾一阵也就是了。今天,突然听说起何森要请省厅的人下来接手案子,谢进璋觉得确实要想办法,让孔俊找魏征远说说,市局那边只要何亮亮负责案子,即使省厅来又能够有多大作为?

孔俊在谢进璋那里多少碰了小壁,当即打电话让人监控何森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其实,这些都不过时常规做法,何森手机卡有几个,市里这些人也不可能都调查明白,何况,他换可用其他人的卡来打电话。但不做心里不踏实,在华英市里要发现那出租车的可能性太小,碰见何森的可能性更小。

何森三年来几乎没有一个让他留恋的地方,不像有些人,可能的去处就那么几个。何森平时只在办公室或住处,要不,就是去了省城。这时,他会不会坐出租车去省城?

可能性不是没有,何森到今天在华英市能够信任谁?秘书谭建成经常给他丢在市委里,而司机也时常在司机班里没事做。除非下县里或市委有正式的工作,何森才坐市委安排的车,有时他到省城去,车到省城后将司机丢在一边,自己开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