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再遇省城四公子

再遇省城四公子

今天,突然接到杨冲锋的电话,开车赶过来,知道杨冲锋有事情要交待,将司机赶走亲自来开车。这种事他之前没少做,对杨冲锋的佩服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赵家的女婿。

赵跃进也不问往哪里走,直接将车开进银河天集团连锁酒店去。到房间,黑牛已经先在那里等着,赵跃进见了,跟黑牛招呼。彼此之间也有一段时间不见面。杨冲锋在江北省沉寂下来,他身边的人也都像隐身似的不露面。相互之间没有什么联系,更不会聚在一起,惹人耳目。

杨冲锋说了要去京城,让赵跃进、黑牛等在省城这边警惕着,也跟赵跃进通报了江北省对南宫家项目的态度。赵跃进心里亮堂着,在江北省,只要银河天集团发力,南宫家那点项目自然不在眼中。不过,杨冲锋不会让银河天集团出头的,赵家财力足但政治势力却正处于积攒期间,无法跟京城的大家族碰撞。

从楼顶下来,杨冲锋要去吃饭,想将周善琨叫过来一起讨论下他的论文。有这些事件,周善琨大框架该出来了,先听一听,之后不用大改动效率更高一些。

银河天集团连锁酒店是五星级的,里面有餐饮部。而且,餐饮部做得很地道,在江北省城里也是大为有名气。前来吃饭的人不少,杨冲锋跟黑牛、赵跃进下来,往餐厅包间走。正要穿过大厅,迎面有四五个人,走路有些歪斜,显然是吃过饭喝了不少。

这几个人横冲直撞地过来,黑牛见了自然而然地往杨冲锋面前站,赵跃进虽说没有什么身手,却也往前站去,要拦在杨冲锋面前免得这些人冲撞到他。有酒店的人过来,但那些人喝得不少,对酒店的人挥手便打。酒店的人不敢有任何抱怨,赵跃进虽说是银河天集团的主要老总之一,这些酒店的人也不认识他。他们拦在前面,不肯让几个人冲着杨冲锋三人。

黑牛见那几个人混闹,当下抓住一只挥打过来的手,稍用力,那人便叫苦出来。其他人便嚷起来,“找死也不看日子,你知道李少是谁吗?还不快放手,真要做死啊。”

黑牛抓住那人的手,说,“李少?没听说过。好好跟人道歉,不跟你们计较。”

黑牛的话让这些人更狂怒起来,犹如捅了马窝蜂一般,分来要来围殴救人。杨冲锋看着前面这些人,黑牛手里抓住的那个正是李雷的儿子李长善。李长善本来不善于打斗,打人耳光或许熟练些,撞在黑牛手里自然是吃苦的份。认出李长善之后,再看其他也认出梁英树、胡勇和陈琳虎等人。之前所谓省城四公子此时都聚在一处了。

三年前,李长善等人为了跟梅姐的“千色百花”争夺市场,用力卑劣的手段,引起杨冲锋的反击。之后将陈佳直接送到纪委双规,陈琳虎也给抓紧牢狱里去。陈佳后来也没有收到多大的严惩,而陈琳虎给判了多久杨冲锋也不在意。此时,见这些人在一起,可能是因为陈琳虎从牢狱里出来,在一起庆贺,喝成这样子。三年来,这些人忘记当年之痛,又神气起来了。

杨冲锋往前靠,对黑牛说,“算了,不跟他们计较吧。”黑牛放开手,李长善得脱但手腕还在痛,手快速地甩着。另外的人见李长善脱身,更加嚣张起来。驱赶酒店的服务生和进来的保安,围住三个人要打要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