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我是不是错了

我是不是错了

但实际的运作中,面对的困难也是非常大的。?具体数据是不是跟我们看到的数据一致,我确实不能断言,我想问问周省长,这个项目推进已经有三年多,总计投入了多少资金,建设的进展如何,后期的建设至少还要多少资金谢谢。”

周玉波一直在说项目的乐观性,一直在强调投资后五年或十年的效益会在那个范围内。从不涉及具体的问题,就像他自己所说的,完全停留在“势”上,让人神魂受到他的左右影响。此时,顾雪琪却直接用数据来提问,而问题中的数据则能够充分说明问题。

三年投入的资金是多少,建设的进度到什么程度,今后还要多少资金投进去等等。足够让人清醒起来。一个项目的前景再好,总要建成才会有效益。建设期也要在可承受的范围内,才能让观望的资本进入项目。

顾雪琪这些问题让杨冲锋听了,当即叫好,就像肥皂泡在阳光下色彩艳丽,但一戳破就看到了本真。这样的问题抛出来同样引起很多人都关注,那些记者们也感觉到高chao来临,有人对周玉波做好特写的准备。

周玉波面色倒是不变,看着顾雪琪,随后又看了坐着的与会来宾,笑了笑,说,“顾小姐是海外学子,思路模式师从国外,非常理性。这一点上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与参考的,我会将顾小姐对我们项目的关心带回项目组,与大家一起共勉,做出更好的绩效来回报社会、回报投资者。但今天,顾小姐的问题却让我有些为难,为什么呢不是我对目前项目进展的数据没记住,都在脑子里呢。记得清清楚楚,每一阶段的都有。这不,进来开会之前,项目组那边有谈妥了两家公司进驻,投资量都在八位数以上啊。”

周玉波说着,手在自己的头上点了点,又一笑,下面的人也有人跟着笑,表示理解和认可,“为什么为难呢,今天终于的讨论会对国内的经济建设有很大参考价值,按说我该如实地回答这些问题。可要请顾小姐和大家原谅的是,这些数据却是商业机密,我在这里说出来,说不定明天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了呢。大家总不希望今后到那个地方跟我见面吧。”

杨冲锋听周玉波在狡辩,这种推脱之技术确实很不错,他看了看钱教授,见钱教授没有表情上的一丝变化。顾雪琪的表情却看不到,只听她说了句,“谢谢。”

“是不是我错了”周玉波说着,环看一圈。顾雪琪没再说话。

“不存在是非错误,这里主要是讨论经济上的理论和经济行为。”钱教授说。周玉波即使没有回答,而他似乎也不为顾雪琪的问题所困扰,还爆出一点消息,昨天又有至少两个亿投进那个大项目里。但顾雪琪的问题也会让更多人对千亿项目进行思考,投资之前也会慎重一些。

稍等一会,见没有人再提问了,钱教授示意周玉波可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这时,主办方表示上午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先中餐,之后休息,下午继续。

真正的座谈讨论,还要到第二天。座谈、论文评奖、发奖证书等也都会在第三天来做。

中午吃饭,因为之前是周玉波谈千亿项目的论文,这时,还有人在那个气氛中没有转弯出来。边吃饭还在议论,同样,不少的声音都是在说千亿项目的大魄力。

主办方将评委嘉宾安排在包间里用餐,杨冲锋不想让周玉波看到自己,没有站起来到评委组的包厢去联络。有的人端着饮料或啤酒,到评委组那边露面,或许想在评奖时多得一点分数票。

中餐过后,杨冲锋和周善琨虽不在这边酒店睡,但主办方在交大报名费里已经将餐饮住宿的钱都收了,也不会因为他们不住就省了房钱,安排有房间的。能够到房间去躺一阵。

还没进房间,柳河酒业集团的那人过来,候着杨冲锋。见他过来,忙迎着来见礼招呼。杨冲锋不想给人多注意,说,“老段,走到房间去说话。”

“杨董好。”老段名叫段儒生,是柳河酒业集团的工程师。这些人参与当年创业,对杨冲锋有着更深的情感。

进到房间,段儒生说,“杨董,没想到会遇上您。要知道您也参加这会,只怕论不到我来见您呢。”柳河酒业集团那边跟杨冲锋关系铁的人太多,确实轮不到段儒生。

“你很不错啊,回去跟他们说,要他们给你奖励。”杨冲锋笑着说。

“好,杨董发话要奖励,谁不给我到他家赖一个月饭吃。”

周善琨听到也笑了,杨冲锋在哪都能跟人有这样好的关系往来,难怪能够做好这些事业。

周善琨给两人递了水,坐着聊天。段儒生先说了柳河酒业集团的一些工作,这些也都不是机密,周善琨即使在旁也无关紧要。随后说到这次讨论会,段儒生说,“杨董,海岸省那个项目分明是在糊弄大家。我看那个周省长的用意就是想借这次会议的影响力,拉一些资本投进去给他们暂时撑住。”

杨冲锋笑着,没有直接说话。周善琨之前在会议室里没有讨论,心里也在琢磨着自家领导会怎么看这个项目此时听段儒生说起,也是有兴致,说,“如果项目支撑下去,运转起来,成就规模,会不会达到那种效益”周善琨带着请教的意思,看向杨冲锋。

杨冲锋不说,而是看向段儒生,说,“你怎么看”

“周厅长这种想法是目前大多数人对这个千亿项目的想法,其实,这种想法我认为是一种想侥幸的心态。实际的运作中,每一笔钱都要规划到位,按预计进行建设。这种建设也会让业内的人看得到的。如今,千亿项目在海岸省的宣传很大,建设也有,但真实的情况估计不妙。他们的炒作、宣传也很有欺骗性,让不明真相的人以为底气十足,效益超高。事实上哪会有这样高的回报回报都是可算出来的。”

段儒生说着,看向杨冲锋说,“杨董,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说得不错。我不好提出怀疑,明天讨论,你就问问这个周省长,底气在哪里”

段儒生就笑,说,“我还是请别人代问吧,我从正方回答比较好。”

“不错不错。”杨冲锋笑着说,“大家都很好,让我放心了。”

周善琨也笑起来,对此也能理解。

中午杨冲锋在想,跟周玉波之间即使自己不主动露面,他也可能察觉到自己在参会的,故意回避他,会不会也让周家对自己警觉今后说不定会有碰面的时候,自己又何须回避对上午自己没有乘机给周玉波的脸面上划几下,戳破他的阵,也没什么后悔。如今,海岸省的千亿项目还为很多人看好,自己要是多说,会以为是黄家有针对地做那些事,反而起反面作用。杨冲锋下午进会场时稍留意一下,却不见周玉波在里面,知道会议之后,也不见他进会场。是不是上午的效果没有达到,提前走了

想透这一点,杨冲锋突然想到自己这次到京城来,不就是要昭示了黄家有动作的吗三年低调习惯了,一些思维都顺着往那边走。后来一直都不见周玉波出现,看来真有什么事给缠住,或者他前来参加这个会的目标就是将它忽悠人的话说完,之后就走人不过,来日的讨论不更好宣传那个千亿项目

周玉波作为海岸省的副省长,排位在常务副省长之后,在生理要处理的工作也多。何况,千亿项目的主要决策也要经他来定夺,之前说了,有两家公司加入项目组,至少投资都在一亿以上,对周玉波说来有必要亲临处置的,也表示周家的态度。前去投资的人,有不少人都是冲着周家的前景进行雪中送炭的吧。

下午相对平静,论文的宣读很顺利地进行。与会的人虽有近两百人,但所提交的论文却只有几十份,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要交材料。

杨冲锋安心下来听每一个人的论文,但少有参与提问。周善琨也是,至少抱着安心学习的心思。

下午结束之前,评委嘉宾对一天的论文进行了简单点评,随后组织方安排晚餐。但真正去晚餐的人不多,很多人到京城来,除了参与会议之外,动人患有或许更为重要的事,那就是借这样的机会联络一些人脉,结交一些新朋友。特别是同学旧友,有些人已经进到主要部门去,有这样的机会聚一聚,今后才好找人帮忙。

段儒生早想请杨冲锋吃一个饭,中午提到了,很热心,杨冲锋却不答应。主要是他也有安排,昨天请钱教授吃饭,毕竟简单了些也显得不够郑重,多少有些失礼。对钱教授这样的人,杨冲锋是有自己想法的,既然之前有那缘份,钱教授也肯接受自己,那得抓紧多接近,也多掏出一些宝贵经验,那可是有钱绝对买不到的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