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讨价还价

权路巅峰 讨价还价 易看

海岸省那边早在三年前就让人跟顾家沟通,宣传那个千亿大项目。 当时,顾家也顾虑到周家在京城的政治地位,顾家要是跟周家有生意往来,今后在内地发展也有更多的资源可用,发展起来会比预料的更容易,更少阻力。家里讨论时,顾雪琪的意见跟家里一些人不一样,主要是对那个虚夸的项目根本没看好。

海岸省的资源优势确实是好,周家在国内也有巨大的资源可推动与借助,但这个项目实际运作起来,会消耗多少资源顾雪琪有她自己的预测。之后,家里也有了慎重的选择,表示要观望一阵,等项目到最关键时刻,在插手利益上说或许要少一些,但风险却小太多。规避风险,是投资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如今,顾家在内地投资确实不少,但总的说来还是比较保守的,主要是内地投资环境确实让人堪忧。顾雪琪这一年来也在为这个问题苦恼。地方上的项目建设,往往会因地方领导交替而将前一任领导的决策全盘否定,推倒重来。外资投资虽说影响要小一些,但依然是不可忽略的因素,会直接影响到投资的回报。找国内的一些大家族、政治阵营结合,确实有着更好的投资回报,但目前她还没有看好哪一家。给周家在海岸省的运作项目有些吓到了,更重要是没有发现一个有真正经济头脑的人。

面前这个人自己以前是留意过,但主要注意力都放在柳河酒业集团上,而对杨冲锋关注的确实少了点,主要是他在江北省后有种销声匿迹的意思,会不会再站出来做一番事业,真不好说。柳河酒业集团目前的发展基本到达一种瓶颈,按顾雪琪的判断,只要保持这种局面就是很了不得的运作了。酒业集团的发展空间也就这么大,顾家即使有这方面的意愿,酒业集团未必接受。

进到包间,钱教授说,“要吃什么尽管点。”杨冲锋将精美的菜单递给顾雪琪,说,“顾小姐,请。”顾雪琪拿过菜单,说,“杨省长,你对这里比较熟悉,有什么特色菜给我们介绍下吧。”

“好。”杨冲锋口中说着菜名,顾雪琪对着菜单看,果真一字不差。

钱教授也想多看看杨冲锋的表现,此前,在火车上的第一印象确实好,但他也拿不准当时杨冲锋是不是认出他,或者,当时的安排就是可以做出来的。黄家在京城里的能力,杨冲锋在外面的影响力有多大,确实估测不准。他要是调集资源来促成这事,说不定能够办到。

当然,他自己一生都在跟人打交道,一生都在看人,是有些收益和自信的。但面对杨冲锋这种能量过大的人,是不是看得准,心里还在犹疑。万一看走眼了,可能会让自己一生的名声都给败坏。好在杨冲锋之前的事迹也知道不少,从这些事看来,杨冲锋至少不是贪婪无厌之辈。

见顾雪琪的话渐渐多起来,钱教授也在好奇,顾家会不会看好面前这个人?他对顾雪琪的性子很熟知,在工作上和生活交往上的分界特别清晰,绝不会将生活中的喜好,带上情绪来影响自己的工作。深受国外那种价值观影响的人,在这一点上,不能说是不好。

顾雪琪是不是也盯上了面前这个人?

钱教授别有意味地看着杨冲锋,自然不会让为他和顾雪琪之间,有什么美女跟帅哥不得不发生的事。

点了菜,上了茶,钱教授闻到是昨天中午的那种茶,说,“这家酒店都是用这种茶的?那今后倒是要多来走走。侄女,你尝尝,看这茶怎么样?”似乎要顾雪琪帮看看,二两茶换他一个中午聊天是不是值得。

顾雪琪只是在茶杯上闻闻,没有喝,说,“钱叔叔,你问我咖啡、红酒这些,我还你说几句,对于喝茶只是跟喝水有点小小不他而已。”

钱教授有些失望,却看向杨冲锋。杨冲锋说,“老先生,喝茶我更喜欢村里那种大茶壶,大海碗咕嘟咕嘟地灌下去。解渴。”杨冲锋对喝茶如今也有不少研究,毕竟到这样的位子上,平时与人往来也多少喝茶,只是,当年在柳泽县时,对喝茶就有自己的看法,也不会轻易改变,至少不会为茶而用心。

喝茶能够养神养身养性,杨冲锋在江北省三年沉寂,并没有将自己放在喝茶体会茶上花费时间。

顾雪琪听他这样说,秀美而明媚的眉头稍稍有些皱,微不可查。钱教授呵呵地笑,说,“难怪你昨天很慷慨拿出二两茶来,是认为不过是树叶吧。”

“老人家这话让我怎么受得起?天下为敌啊。”杨冲锋也不在意,说得夸张,脸上的意思却真以为那不过是树叶而已。“顾小姐偏好咖啡,不知喜爱哪一种。”桌边有消费指南,杨冲锋拿过来递给顾雪琪,请她自己来点。

顾雪琪也不客套,点了一种。

菜还要一会才上来,喝着茶、谁、咖啡,四个人一桌,司机、秘们在另外场合去另有安排。钱教授不再天南海北地乱说,看着杨冲锋说,“你怎么会对千亿项目有这么大的兴趣?”

“难道不可以吗?周玉波在文章里有不少东西是可取的,值得借鉴。我多琢磨琢磨,不能够也做一个项目来?教授,昨天我们说到江北省目前还缺一点睛之笔,找准这些,五年之内可让江北省步入全国前五。你觉得没有诱惑力?”杨冲锋说,钱教授和顾雪琪都在看着他,周善琨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杨冲锋这句话显然是对目前江北省的发展有利完全掌控,要向更高远的目标奋进,要让江北省在经济建设中发生质的蜕变,确实要找到更强劲的经济带动点。这一核心至为关键,或许是杨冲锋三年来思索所在。

钱教授看着杨冲锋,也在判断他这话的真假。杨冲锋的情况,钱教授也是知道的。之前虽不接触,但他对国内的经济和经济行为都有研究,自然会对杨冲锋有一定的研究,才能够抓到现象背后的本质。也才能够知道杨冲锋目前的情况。如今,江北省要想有质的飞跃,确实想杨冲锋所说的那样,要有一个核心项目来领跑。平通市如今确实很有成效,但终究影响范围稍嫌窄小,不能成为全省的核心。

再一个,江北省本身还有些该整顿的都没有弄好,如果正要做什么项目,确立核心增长点,必须要先安内。江北省的优势就在于交通便利,如今穿过该省的高速路犹如蛛一般,铁道也是主干道,大江从省城边流过,船运也非常发达。但江北省也有一些地方是山区,相对而言,跟其他县市相比较差距非常大,也是省里必须要解决的大问题。

至于如何解决,钱教授确实没有细致去考察、研究。

“你怎么看?”钱教授看向顾雪琪。

“很好啊,很不错。”顾雪琪说,看着手里的咖啡,在那里缓缓地搅动,动作优雅,仿佛将所有的身外事都抛在一边。杨冲锋看着她的手,手指直接有一个个的凹旋,指节饱满匀称,白皙晶莹。食指指甲上,点缀着一只展翅欲飞的斑驳的蝴蝶,图形简洁,却生动传神,也将顾雪琪的那种精神风貌彰显出来。

“你是说咖啡不错,还是说什么?”钱教授见顾雪琪似乎有些走神,故意这样说。

“海岸省那边不错,还有什么不错?”顾雪琪看着钱教授,“叔叔,你不是要讨论海岸省吗?”

“好了好了,当我没说。现在说话真难,你们不说有代沟,我都觉得有代沟了。”

杨冲锋笑起来,说,“老先生,是你自己说话掩掩藏藏的,怪谁呢。我今天本来是想听老先生说说海岸省那个千亿项目,您有没有直接切入去说自己的想法?”

“我为什么要说?”钱教授没好气地说。

“二两茶叶。”杨冲锋说。

“不稀罕,我自己不是已经有二两茶叶了。”

“一套茶具。”杨冲锋说。钱教授便看着他,似乎要看稀奇又像要看他背后藏着什么机密似的。杨冲锋不理他,继续说,“先不说朝代……”

“成交。”钱教授说着笑起来,“只有茶叶没有茶具,实在不像话。”

顾雪琪见两人这样,也笑起来,嘴抿着眼里精光偶然扫出,却不敢让杨冲锋看到她的美眸。杨冲锋固然有老婆孩子,但男人总是在外面贪图新欢,她对杨冲锋的印象有些改变,确是在看着杨冲锋和钱教授两人这边风趣地嬉闹。

这样的人虽说粗鲁一点,也不是丝毫没有意思。相比而言,周玉波那种人确实会让很多女人都拜服在他的魅力之下,可顾雪琪一眼看穿那种虚伪,和背后种种图谋。相对而言,面前这人也是为了种种图谋才刻意跟钱教授套近乎的,但他要的东西和付出的东西,当真让人深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