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周三麻子的安排

周三麻子的安排

救护车也快,不到半小时过来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对于脱臼,有医生能够施术接上,在会所里。先将受伤的人接上了关节,减除痛苦,再弄到救护车到医院去。

脱臼时间不算短,而在医生到来之前,对这些人的护理也没有做到位,虽说关节复位,伤痛还是存在的。

田志豪不像其他人那样忍不住痛,练武受伤也多,这点痛真不算什么。关节复位后,他不肯跟着到医院去,咬牙切齿地在周三麻子身边,帮他处理这事。

医院的人和车到后,还是有不小动静,让一些人出来观望看热闹。没有人敢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但这帮为祸京城圈子的人遭难,谁会不开心田志豪看得出这些人的意思,恶狠狠地盯着周围的人,像要找一两个出来出气才舒服。

周三麻子不会在会所里多呆,吉庆会所不是他常来的,会所这边也会将今晚发生的事让胡东轩得知。他要过来,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好脸色。虽不怕,但要跟黄家这边斗一斗,总不能多面树敌。

今晚逞凶的人肯定是黄家那个草莽女婿,却想不到他有这样好的身手。不过,想来是自己这些人都轻敌了,才会给人有机可乘地突袭得手。

小六田志豪对自己瞬间给人莫名其妙地放倒,也很不甘心,平时与人对敌也会遇上辣手人物,即使有所不敌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田志豪不ju大自己受挫,而上受到羞辱,自己再不济也不会差成这样。以前所有的自信、狂傲和依仗,难道一直都是虚假的

确实无法接受,也不可能是事实。

那么,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情况田志豪觉得有三种情况,一是对方对他一见有较长时间研究,找出他的破绽,从而进行针对训练所致;二是自己太大意,虽说那人个子不小、手脚也快,当时只是让自己兴奋,还没有进ru真正的状态,即使先出脚踢他给闪避过了,自己还是抱着逗着玩的心态,给人趁机而入;三是对方可能在瞬间用来什么药之类,让自己神智受到影响,然后一击得手。要不是这样,谁会信谁会在瞬间将那么多人都卸了关节,当这些人都站着不动

从会所出来,田志豪跟在周三麻子身边,坐进车里,说,“三哥,我、我今天太大意了。”

“不要紧,不管对方是谁我们都要讨回来,敢不敢”周三麻子两眼红着,脸上激愤难当,对今天黄家那个草莽女婿给他这一打击,真有些措手不及,给人有心算无心了。

赵家和左家的生意,是不是他们共同设立这样一个局,来针对自己的要不,怎么会让那个人恰好出现不过,那人跟二哥照过面,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了。还说什么自己不配跟他说话,“呸”什么东西呢。就他那样子也配跟二哥说话,提鞋都不配,什么东西

不管怎么设局,总之,翻遍京城也要将他找出来。

既然,他说要问问二哥,自己就先问问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周三麻子给周玉波打电话去,知道二哥很忙,身边走有客人的。直接说,“二哥,黄家那个女婿叫什么来做他怎么会到京城来”

“你和他冲突了”周玉波说,“没吃亏吧。你要当心,当年他对付南宫家兄弟,手段干脆利索。你怎么闹我不管,但要小心自己,千万千万。他这次回京城来说参加一个会,明天还不会走,有什么事一点要安排万无一失,知道吗你不亲自出卖你,就不要去跟他碰面。”

对南宫家的事情,周玉波知道得多一些,虽说他也跟周三麻子一样,对这个来自偏远的草莽女婿不放在眼里,但这人身手不错,做事也周密、狠辣,却是有较深的认识。而面对面见过,言语上也交锋过,能够体会到这个人真不能小看。

他担心周三轻敌出事,再三叮嘱要弟弟小心。

周三在京城圈子里的事情他也知道,同样,有他在京城圈子里,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对对手进行打击,不需要自己出面。这一次,周三跟杨冲锋有冲突,说来那是好事。有这样的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杨冲锋,闹出点动静来,看他怎么对外交待。即使上面不追究,也会有较差的印象,对今后他的发展肯定不利。

如果给周三揍得进了医院,那才叫好。

但这一切,都要在周家的人安全的前提下。

不管怎么样,这事能够将杨冲锋拖进这样的漩涡里,都是好事。对杨冲锋今后的发展肯定有影响,京城大佬对圈子里怎么闹或许不会多说,可杨冲锋已经是江北省的副省长,还卷进公子哥们之间的争斗,那就出格了。

周三麻子得到确切的信息后,心里盘算,既然明天他不走,总能够找到他的落脚点,不愁围困不住他。二哥虽没有直说,周三麻子也听出来,只要不把人搞死,多制造点麻烦,将动静闹大一点都会有周家兜着。

自己一个在京城圈子里胡混的人,他一个省的副省长,闹起来那些大人物会说谁的不是自己就算过份些,不过给骂几句,总归是还没有收心的大小子。他却不同,省里的高官,影响可完全不同了。

经二哥提醒,周三麻子觉得自己一下子找到杨冲锋最大的弱点,但杨冲锋实力确实不差。要想闹大,闹到杨冲锋受伤让双方的家里都不得不出来说话,那得找到身手高超的人来对付他才行。

小六虽说是大意、轻敌所致,更怀疑对方用药,这种可能性即使有,也不会太大。但不好戳破小六的面子,周三麻子平时还需要田志豪在身边做打手,要他冲锋陷阵。

“小六,你说到哪里找几个身手好的人来,我们要以绝对优势将他们围住,打倒。”

“三哥,明天再见到他,我会小心。计算他身手真的不差,我不信打不过”

“我们有时候没有必要亲自冲锋,有人出手制服他们,想要报仇还没有办法”周三麻子说,“你在军营里有没有朋友特种兵那种,来五六个一流水准的人来,打过后他们走人,我们来收拾残局”

“特种兵有有有。”田志豪说,平时练拳就是跟军营里的人学的,也时常到军营里去较量实战,磨练自己。这几年在军中也有朋友。“我得问问。”

“好,我们分头找人,有十几个人还围不死他堆也堆死他。”

周家在京城里势大,军、政、警等方面都有盟友,这些子弟也有往来,个人身边都有一些能人。集中起来确实足够压倒杨冲锋了,周三麻子觉得就算军营地人不肯出来参与,也足够多的力量。而杨冲锋哦想没有什么防范,一个人落单了,有多少能耐

胡东轩得知自己会所里出了事,当即赶过来。到会所后,经理立即给他说明情况,和会所处置的办法。得知是赵家核心人物莎莎跟人在一起,给周三麻子等人找上门来围堵,顿时怒火不已。周三麻子和他那几个人,在京城里乱闹,不少会所敢怒不敢言,主要是怕闹翻后周家有可能在背后施加压力。

胡东轩背后的人也有势力,要不不可能在京城做好这样一家会所。只是,跟周家确实还不能硬碰,不过,另一方是赵家,他也不想得罪。赵家在京城的实力还不足,可赵勇轩很够朋友。平时也算是朋友了,这让胡东轩没有多少可选择的余地。

更蹊跷的是,周三麻子和身边的一群人,给莎莎一起来的一个人,短时间内全部放倒,都是将手足关节弄脱臼了。这个人让胡东轩大感兴趣,看来,赵家来之前还是做了准备的。

经理不认识那人是谁,胡东轩让人将监控录像带到他办公室回放,见到那人,胡东轩一下子站起来了。当下将办公室的电话拿起来按号码,谁知手机不接。胡东轩立即改用手机拨打,通了,还是不接。

心里便急起来,杨少三年没有出现在京城圈子里,这一次却在吉庆会所跟周三麻子冲突起来。胡东轩心里急,在自己会所让杨少受到委屈,那是自己没有做好。朋友们要得知这情况,还不将自己骂死之前,跟南宫兄弟斗,杨少将自己看成是自家兄弟,如今在自己地盘出这样的事,怎么给杨少解释

周三麻子强横霸道,圈子里的人都退一步不跟他都,但从画面上看到。杨少毫不留手,虽说对周三麻子本人没有打击,那是周三麻子没有直接出手。但也看得出杨少的决心,是要给周三麻子那伙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自己给杨少打电话不接,会不会是杨少对自己有想法胡东轩浑身都是汗了。等见到赵家几个人,估计杨冲锋会跟他们在一起,心里稍安心些。忙发一个短信去解释。

将那个片段反复地看,胡东轩看得出周三麻子眼里仇恨的火焰,也看出周三麻子在问过杨少后,故意没有将杨少的身份说破的细节。

看到这样的细节,胡东轩心里在发冷。周三麻子的性子和近年来周家的强横作风,他经营会所自然知道不少实例,周三麻子肯定会报复,至于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做这件事,胡东轩简直不敢想象。

拿起电话给司徒雷打去,要他尽快赶过来。司徒雷有更多的关系和渠道,来查证周三麻子接下来有什么手段。这些事情,要让杨少现有准备,而他们作为杨少的朋友,也必须为这件事奔忙。

周家是强横,但也不可能惹众怒。

不敢在电话里说杨少跟周三麻子冲突的事,以司徒雷的性子,一旦得知后会暴跳起来的,说不定立即会将平时在一起的朋友都召集在一起,到周三麻子那里去,逼着他跟杨少道歉。如此,会闹成什么样子都难说。

司徒雷很快到来,见胡东轩后说,“什么事这样急我在路上听人说周三麻子在你这里给人揍了,弄到你头上来”

“先到办公室去说。”胡东轩忙带着司徒雷往办公室去,今晚的事情,在圈子里可能会一夜给传遍京城。对接下来要怎么弄确实也棘手,还得尽快商量好对策才行。

杨少这次回来,肯定有些事情要做,对这些,他们心里明白的。提拔是跟赵家之间的关系,胡东轩等人哪会看不出来只不过不能说而已。

杨冲锋和赵莹之间的关系很隐秘,只是,胡东轩等人经营会所,见人处事多了,察言观色对杨冲锋又关注,当然能够看出一些迹象的。估计这时杨冲锋跟郑莹在一起,对周三麻子防范有所虚漏。

到办公室,司徒雷也不肯坐,胡东轩说,“司徒,你先听我说,不要急。要不会坏大事的。”

“好。你说。”

“我回到会所看来视频后,才知道给周三麻子教训的人是杨少。杨少在莎莎和赵莹身边,周三麻子开始不认识他,出手后,估计”

“杨少,杨哥真是他太好了。”司徒雷说,“不对,这件事可能还没完。我打杨哥电话。”

“我打好几遍了,都没有接。估计杨少现在有事情”胡东轩解释了自己做过的事。

“啊,”司徒雷说,“周三麻子那狂妄劲儿,吃这样一个大亏,哪肯干休得跟杨哥说,我们也要准备好,周三麻子要不干休,大家揍死他丫的。周家又怎么样,我才不信。”

“你看看这段录像。”胡东轩说着将视频重播,看到杨冲锋的出手,周三麻子惊呆在旁,之后,周三麻子跟杨冲锋之间的对话,周三麻子眼神复杂的细节给定格在那里。“看到了吧,周三麻子分明是认出杨少,但他不说出来,你说,他有什么心思”

“自然是要报复的,这次周三麻子自己没吃苦头,但身边的人吃了苦头,他脸面丢大了,哪肯甘心不说出来,自然是好在背后来阴的,到时好推干净。”

“对,就是这个理。我也这样猜,不过,杨少那边没联系上,我发了短信,也不知他是不是收到。周三麻子报复人会有周全的准备,司徒,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两人往下看录像,见周三麻子和田志豪两人一起走,脸阴着,一直在琢磨什么。

“田志豪平时说是身手不差,哪知道在杨少手里一招都走不下。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他肯定不服气,以为是自己轻敌,会跟杨少再过招。”胡东轩说。

“就怕他不敢,你说他会不会到军队里去找人”

“田志豪不一定会,他丢不下那脸。周三麻子就不好说,他们要对付杨少,肯定会找足够的人手来围攻,你说,他会有哪些人”

“圈子里有谁有这样的好身手杨哥那身手简直是神话了,但各家里都有些身手好的压底箱,这些人给周三麻子找来,多了不可能,三五个还是能够找到的。到时他会不会将杨少说成是赵家的保镖,让那些人出手”司徒雷说,对于周三麻子的一些手段和心计,他们也很了解。

“我们先把消息散开,让人留意周三麻子到底请了哪些人,做到心里有数。我们也准备好人手,周三麻子喜欢闹,就陪他好好闹一场。”司徒雷怒火上来了,要玩大家都玩大点。

“不成,司徒,你想。我们在圈子里怎么闹都没什么,大不了花几个钱。不算事。杨少是官面上的人,在圈子里闹大了可不好听,上面的人会管你有理没理有理也是个输。”胡东轩理智些。

“对,这事我来出头,,周三麻子我早就想灭了他。”

“先找人吧,军队那边你来自找。”

“好,我把宋翔宇叫出来,看他田志豪有什么招”

宋家在京城手里抓着城防大权,出人出枪,宋翔宇都会站出来的。以前跟杨冲锋的交情到那种程度了,之前跟南宫家斗,曾经联手过。

胡东轩就笑,说,“你先找到人再说,我们还要让人先找到杨少的落脚地,免得周三麻子先摸过去。”

“周三麻子的人摸得到杨少的地方就算找到也不会讨好。他不会在大街上乱来,否则,京城大佬还会容下他这样胡闹”

“小心没大错。”胡东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