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周玉波的收获

98.周玉波的收获

黄沧海到来,给周三麻子等人扇过一轮耳光后还不解气,要再来踢一轮。杨冲锋说,“沧海,接下来的事情还是请宋哥来处置,我们先走吧。”黄沧海虽气,对杨冲锋的话却肯听,当下恶狠狠地看着这些人,至于今后撞见会有怎么样的恶斗,都是以后的事情。

杨冲锋甚至不跟周三麻子说什么话,只是再次感谢宋翔宇夫妇俩,带着司徒雷、胡东轩等人走开。有些事情,有黄沧海在这里也不好解释,虽说都知道杨冲锋跟赵家的事,这样的事情却不能说。

晚上在添霞欢会所聚会喝酒,宋翔宇只是过来见一面,下午将事情都往上交了。有人证物证也不怕周家耍赖,更不怕周家使蛮。黄家这边也会站出来说话的,周家动用军力来围攻一个副部级高官,确实会让京城大多数的人都忌讳。

宋翔宇过来露面,喝几杯酒就离开,他也出动军力还是全副武装的军力,同样也犯忌讳,要跟上面进行解释。不过,事出有因,宋家的职权是在维护京都安宁,出现这样的事情,即使出动军力又借口军演练,理由也只能说是强拉硬扯,上面肯定能够看到其中的猫腻,解释也很苍白,宋翔宇不能再到外面来瞎逛。

杨冲锋也有事情要处理,毕竟他是黄家第三代的核心旗手,遭遇上这样的事情,要跟黄家集团的上层做一些解释。人家欺负到头上来,自己没有反击,会让京城的人给看到可乘之机。像这一次这样,联合宋翔宇对周三麻子进行打击,进而让周家也要收敛一阵子,黄家上层也会满意的。

京城的大势不外乎就是在稳住自身的利益前提下,谋取更有利的势头,而不是要将谁踩死,也不可能踩死的。特别是几大家之间,高层也会平衡各家之间的利益,这对稳定京城是必要的手段。

杨冲锋这一次没有直接出手,初看好像是软弱,但有宋翔宇出面后,让周三麻子等人栽进这么大的陷阱里,就是绝妙的反击。当然,也是宋翔宇有足够的资源,弄清周三麻子会怎么来进行布局,才会有这样有力的反击手段。

但今晚他也要出来应酬,这一次,在京城能够这样顺利地进行完美的反击,完全是这帮兄弟们的大功劳。杨冲锋陪着宋翔宇喝酒,也不多解释什么,司徒雷、胡东轩等七八个平时在一起的人、包括黄沧海在内也都不多说。有些话只要领悟就可,不必挂在嘴上。

喝过酒,还没到夜深杨冲锋和黄沧海一起先走,各自开车到黄家。回到老院子,杨冲锋还特意去看望老爷子一眼,老爷子如今白天黑夜都昏昏沉沉的,一天没几次清醒,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像风中的蜡烛,燃尽而熄灭。黄家上下都明白这一点,所有人回家来都会去看看老爷子,算是尽心意了。

今天的事情,也没有必要让老爷子得知,他如今根本不能处理这些事,黄家这一阵营,老爷子虽不能处理事务,却还有其他老者在。岳父如今成为黄家的核心,其他人也都拥立,对今天这种事情,杨冲锋还是要回来见一见,议一议。

除了岳父、岳母,黄琼洁也在这边,患有阵营里的另两位老人,他们虽说不像老爷子这样参与国事,如今又从职位上退下来,但之前在京城里也有一些威望。如今要跟周家闹一闹,他们确实要站出来说话。相对说来,黄炜华自己反而不好说,杨冲锋是他的女婿,呵护之情可以理解,说话反而不能说透。

杨冲锋回来后,跟黄琼洁和岳母招呼一下,便上楼到书房去。黄沧海留在楼下,将那边的情况说给老妈和姐姐得知,免得她们太担心。

在楼上议一阵,主要是将发生事情的过程,和宋翔宇那边所做的事进行沟通,黄家这边才好跟周家问罪,也才能跟上面诉苦。

至于怎么样去做,杨冲锋却不理会也不参与,跟周家之间的争斗黄家人也都明白,即使不说出来,也能够体会到如今占据一次先机,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他们在京城里肯定有更好的分寸。

杨冲锋只要静心去参加他的会议,其他的事情不要理会,甚至都不要跟谁去说什么。杨冲锋对此也是理解的,知道要怎么样才让上面看到自己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

当然,对周三麻子这样做,他心里确实不以为然。周三麻子不过是京城圈子里的一恶少,这种人到处都有,对杨冲锋而言,遇上了教训一番就足够了。但周家的态度确实要小心在意的,有这样一次交锋,也是跟周玉波之间较劲的一次延伸。

明天还要见周玉波,想来他不会再将周三麻子的事情装着不知了吧。

于此同时,周家也在书房里聚集,周三麻子站在那里不动,脸上依旧有桀骜不驯的样子,显然对白天所做还不甘心。喉部的伤不重,但让他说话有些难受,辛辣、发热、吞咽而痛,说话费劲不能流利。这点伤痛对他说来不算什么,主要还是心里受到这样的打击,那口气要顺过来没有三五个月肯定办不到。

家里对周三麻子在圈子里所做的事情不太在意,但今天没少挨骂,周玉波看一眼弟弟,今天这事他是事先知道的。之前对黄家的女婿没放在心上,即使有南宫兄弟栽在杨冲锋手里的先例,他依旧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没想到宋翔宇会主动站出来帮杨冲锋坐下这样的事。

其实,按照预先所想,就算司徒雷、胡东轩、黄沧海等人都站出来帮杨冲锋应付这一次,他们都不可能化解清楚的。但宋翔宇出这样一招,逼着周三麻子将犯忌讳的事暴露出来,这种事在周玉波看来不过是一次失策,周家表面上要跟上面解释,但也完全可将这样的事情推在周三麻子身上。三弟的名声本来就不要太好,这样会让周家在上面的人心里有些失缺,对周家是有利的。

“父亲,老三这事事先未也得知,曾打电话问过我,求证过那人是不是黄家女婿。我在那边也曾跟他有过交锋,人粗鄙,但锋芒毕露。我也想借机会让他在京城里受挫,至少会有两三年继续沉寂,前后五六年没有露脸,他自然就废了。确实也是我没有想透,另外,他三年不到京城来,还有这些人肯帮他,也出乎我的意料。今后真不能再轻视这个人……”

“这个人能够走到这一步,以前有南宫家的例子,我就要你们多留意的。你之前就知道胡混,做不得半点正事。”一个头发梳得极整洁,面色红润,怒气不扬,语调也平稳,但看向周三麻子时,周三麻子脸便收一分。显然是对那人有所畏惧,那人又说,“总之,半年时间里,你回到乡间去,送你五十本书,半年内全读过做好读书笔记给我看,过关了再回来,要不,就在老家住满三年……”

“爸……”周三麻子忙着要分辨,但在老爸面前,从没第二句可说的。话说出来,从没有改过的,知道多说夜深无益。

“老三,你性子还是不稳。这些年我也赞成你在京城里胡闹一些,但这一次家里这样做既是要给外面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有些事情做出来,要分清轻重。再说,爸要你读书,那是对你好……”周玉波说。

“你走吧。”周家之主对周三麻子说。周三麻子迟疑了下转身,将腰身微微弯了,跟书房里的人告一声,退出去。

书房出了父子三人外,还有另外三人,一个是周玉波的二叔,另两人虽不是周姓人,却是周家这一阵营的核心人物。对发生在京城的事,上面很快就有了反应,周家在晚餐时到高层那去解释、认错,对平时管教孩子不到位,败坏家风的周三麻子表示要严惩。

事情虽然发生,但却没有真出了恶果,对周家而言也有更多的转圜之地。周家要应对这一变局,核心人物当然要议一议。对周三麻子的处置,其他两人也不好说什么,周玉波说过之前的一些因素,从周家长远的利益来看,这样做确实很有利的。只是,宋翔宇这个事先没有看到的变化因素,导致目前的被动。

化解黄家的反击、宋家那边的压力,对于赵家和左家,这些人只要暂时不动他们,对周家说来都不会放在心上。

“父亲、二叔、张老、于老,三弟这次确实不稳当,我也有不少责任。相信三弟半年后会体会到父亲的用心。”周玉波说,“这次我到京城来,时间虽短,但也有不少收获。明天我在加把劲,力争拉到三十亿资金到海岸省去。”

“三十亿?”于老看一眼周玉波,对周玉波很满意,也知道周玉波说话不会夸大,非常稳健。但三十亿不是小数目,对目前海岸省的千亿项目而言确实最为关键的时刻,有这三十亿,很可能会顺利地过这一道坎。这一道坎过来后,接下来就该是康庄大道,一马平川。

这不是惊疑,而是惊喜。

“于老,三十亿还不是完全到位的。”周玉波说,“目前,已经有六个亿资金的项目到位,其他的只能算是意向,这样的意向在半年之内到位。”

“这就很不错了,有这些资金加入,那边的项目总之往前跨一大步。”于老说。

“这些资金到位,对项目的进度是有很关键的进展。我准备着回到省里,要做一做一次宣传,京城这边还要一些主要媒体参与,影响力才到位。如今一来,也能引动一些观望的人,多长几个亿来就更妙了。”周玉波说。

“京城这边的媒体我来落实,”张老说,他在抓这方面的工作,自然有更好的便利,“香港顾家那边没有回应?”

有顾家参与,这样的宣传会有意料不到的效果。香港顾家在大陆的影响力之大,对一些额投资者也是有着深远的影响。如果顾家能够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会有不少资本也进入项目中来寻求商机。

“是啊。”周玉波说,感叹一声,对香港顾家的人确实没有多少招数可用,“我找到两三次机会,接触过顾雪琪,不过她一点都不肯表露出意愿。直接问她,也回避不说。明天再找机会跟她谈一次,争取有所改观。”

“顾家这个顾雪琪我也听说过,没想到会是这样。”张老说。

“实在不行,还是要保持对顾家的余地,不能逼迫。”于老说,“这一次京城之行,对我们说来已经有非常可观的收获,人心知足,有时也会有意料不到的回报。”

“我记住了,请于老放心。”周玉波说。

周玉波这次回京城,利用这次经济讨论会议,使尽浑身数解,得到了丰厚的回馈。三十个亿的资金投资,即使是意向,要过一些时间才能慢慢到位,但对海岸省的千亿项目说来,完全是一剂强心针。度过难关后,周家第三代核心还有谁能够一争雄强?奠定今后十年的根基后,接下来周家会有更好的发展。到那时,周家今后即使不能登顶,但也会在顶层占一席之地。

如此一来,周家往后的几代人,也会得到更多的资源,积淀更雄厚的根基。

第二天,杨冲锋浑然没事地出现在酒店大堂。依旧在等着顾雪琪的出现,前两天基本找到一些规律,杨冲锋也许在顾雪琪这里得到一些暗示,即使还不是承诺,今后见面有更多的话题,说不定会有合作的可能。昨天,周善琨将江北省的情况说得清楚,顾雪琪没有说什么,但她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今天探一探确实很有必要。

看时间差不多,却没见顾雪琪出现。杨冲锋也有些担心,今天没找到机会,今后要跟顾雪琪再接触,相对说来会更难的。

酒店一侧有一个游泳池,池边林荫幽静。杨冲锋曾看过一次,这时不见顾雪琪出现,心里一动,便往那边走去。其实也就是转过楼角,那片幽静所在也就看到了。这一转角,给人完全的另一种场景的呈现,让人有别样的感受。

果然见顾雪琪站在那里,似乎是在回避这可能的搅扰,可能是贪恋这里的幽静。或许是这次到京城来,没有找到动心的项目又要回避一些人,才躲在这里吧。

杨冲锋不忙着去跟顾雪琪招呼,站在那里静等着,但却是看着她。顾雪琪便感应到了,转头见杨冲锋站在那里。杨冲锋见她看到自己,说,“顾小姐,还是惊扰到你了,对不起啊。”

“不算惊扰我,可不敢接受你的道歉。”这里是公共场所,顾雪琪当然不会认为只能是她才该站在这里,其他人过来就是侵犯她的领地。

“我在大堂等顾小姐,见时间差不多了,还不见出现。想来会在这里,就过来了。”杨冲锋直说其事,没有丝毫要隐瞒的。

“哦,杨省长有什么事吗?”顾雪琪说,语气平和,听不出任何情绪。

“是这样,昨天我们周厅长将江北省的情况进行了介绍,我还没听到顾小姐的意见。今后三五年里,江北省也该做一番事情,我想听一听顾小姐的建议。更想找机会更顾小姐在一些项目上有所合作,不知顾小姐有没有考虑过这些?”

顾雪琪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杨冲锋,表情上看不出什么。

“江北省目前的投资环境不算好,但商机却也有,就看投资的人怎么来看待江北省的那些困难,怎么来看待江北省人做事的决心。顾小姐,有没有细致来博一把?要不,先到江北省考察考察?”

杨冲锋说出来,也不在顾忌。顾雪琪既然代表香港顾家,在内地总要寻求投资的机会,她对海岸省千亿项目没有多少兴趣,手里的钱还是要花出来,可选择的地域又有多大?

“杨省长的诚意我当真表示感谢,现在我们能不能先不谈这个问题?”顾雪琪说。

“好。”杨冲锋爽快地应到,“早餐时间不多了,顾小姐,早餐可不能缺,要不对女士的肌肤有影响的。请……”

杨冲锋站在那里,做一个请先行的姿势。顾雪琪说,“谢谢。”说着往前走,转过楼角到往餐厅的过道。

谁知才到过道,见周玉波站在那里,脸上有些焦急之色。见杨冲锋跟在顾雪琪后出现,眼里杀机都冒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