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斗唐杰

110.斗唐杰

刘志敬也不管这女人怎么卖sao,虽说之前就在她家弄过一回,算不得有太深的记忆。只是那一回却是在她家里,就特殊些,对这个女人也就有点印象。今天,在办公室弄素素后还觉得有些欠缺,要找一个放得开的女人来闹一闹才过瘾。

此时见到这个女人,确实放得开,虽说第二次就像多年在一起有默契似的。只是不知平日里这女人是不是也如此。刘志敬也不想去探究明白,在平江县里有哪一个给他看着的女人得不到?今天弄过后,或许不会再见到她。

女人技术老到,自然是一种受用。对男人说来,青春羞怯的女子有一番滋味,而这种老到的女人又有另一种风情。刘志敬斜躺的沙发上,看着女人很卖力地把玩着,就看着自己那东西和她的脸。女人说,“书记,有什么工作安排人家都听您的呢。”

“任务已经明确,怎么完成好那是你的工作方法和能力。”刘志敬说,觉得这女人有另一种味道。

“就怕我业务生疏,平时工作做少了。”女人说,女人媚目流转,娇chuan婉转,当真有着风情。

对女人刘志敬见多了,这一个转眼或许就忘记了。

唐杰见吴洋进房间对杜勇等人批评,觉得很爽,吴洋要狠批他们三个也是有原因的。唐杰也收到消息,杜勇三个人在平江县边界出给人排斥,想抓人但后来不得不将人放了等过程,虽不知具体的细节。唐杰也觉得省厅的人到下面来如此脸,回到省城也会给同行笑话。吴洋是领队,当然也很丢脸,想在省里抬起头可不容易了。

只是,等唐杰回到房间,还有些得意地抽起一支烟,突然觉得不对劲。吴洋这次固然丢脸不小,但按照吴洋的性格会这样一见面就批人?不对,分明是吴洋故意将他支走才好了解他们在平江县那边的情况。

这些情况唐杰也了解,只是不知道细节。没有细节,他也许不到杜勇他们会有什么话跟吴洋说。对接下来的行动中,会有哪些?

唐杰来华英市之前,领导找过他谈话,给他的任务是要将杜勇等人的所有行动情况都弄清楚,汇报上去。对案子的走向问题,领导觉得应该从华英市的大局着眼,将这个案子弄复杂,对这边的社会稳定、经济建设、舆论导向都不利。

破案寻求真相固然重要,但我们工作的目的是什么?目的是让绝大多数的人能够安居乐业,能够幸福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能够感觉到社会的安宁。而不是一定要将一些负面因素翻出来给社会大众看,媒体、宣传等口子的工作,不都是这样做的?谁不知道一派平和的社会现状背后有阴暗?但每天并不是如实地揭穿给人们看,这并不等于掩盖真相,而是让人们看到更好的一面,看到社会的主流。

再说,谁不是想看到社会的灿烂的一面?

对于一件案子,真相是必须要找到的,但也要看这个案子对社会的影响力。唐杰觉得领导的观点是客观而现实的,也是他们工作的真理。

但很显然,杜勇等人私下往平江县去,有什么意图是不难想到的。不外乎就是想给个人立功而不计社会影响,对这种无视大局只想凸显个人的人,唐杰对此事很不屑为伍的。当然,领导在下来之前所说的,除了理论上的观点之外,有没有带着对市局这边的保护之意,唐杰也能够判断。

下面的工作难度大,市局做了很多工作没有给市委少数人认可,斗争的结果才选择请省厅的人下来接手这个案子的侦破。背后有什么,对生态的人而言,自然不难想象。这种地方的斗争、地方的立场,省厅有必要介入?

如果,如果吴洋是将他支走,那表示什么?

唐杰心中一滞。

夹着烟的手忽然间有些僵硬,到华英市来到小组有六个人,唐杰自己明白,在华英市这边有任何迹象可直接跟省里领导汇报,也可找刘宗敏这个副组长汇报。刘宗敏在省厅里没有吴洋这样位子显耀,但他在后勤那边,这次给调派下来又是工作的副组长,也是有着根基和来历的。

此时,还不能立即将这边的情况跟刘宗敏汇报。唐杰觉得吴洋等人既然要刻意回避他,那有必要再去看看他们的情况,或许看不到什么,但总可观察出一些,证实自己的推想。

唐杰给支走,杜勇将他们三个人在平江县边境所看到的具体情况说给吴洋得知,特别说了关卡执法的粗暴和周边人群的反应,从这些反应可获取的信息。

吴洋本来对杜勇他们遇到的情况就觉得不对劲,听到杜勇所说,脸色更加凝重。在省厅,对下面一些市县有些黑恶势力猖獗的情况是有所闻的,一般情况说来,省厅也不会直接下来进行工作。毕竟系统里各有自己的工作范围,工作职权,得知一些情况后进行督查,督促下面将工作做到位,对省厅而言才是正途。

华英市和平江县的问题吴洋不是不知,此时,听杜勇三人说道的情况,显然比预想的要严重得多。黑恶势力已经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而群众对此习以为常,背后肯定会有更多的恶性案例。

“厅长,从这些情况推断,平江县早给黑恶势力完全把持,而且,形成一整套管理模式。关卡所谓执法人员对过往人们的东西,随意地取走丢掉,放在其他地方有谁能够想象?他们将一县的人思想都控制得住,会有多少手段、多少**威才能够做到这一点?”杜勇说。

“当时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们确实忍不住,将凶手铐了,但受害人和周围的群众都要我们先放了人,显然不是怕我们抓错好人,也不可能为我们担心,而是怕背后对那一家人报复。”

“当时,我们要是不放人,估计关卡的人会冲过来抢人,这一点我们不太担心。但那家人会给报复,出事的夫妇跪在地下自认是自己错了。而打人者还耀武扬威地向我们示威。厅长,背后的势力之强,必须要连根拔起才会还一方安宁。”小曹说。

吴洋没有表态,当然听得出他们所说的情况非常严重。沉思着,分析着,推算着,这样的情况下不单单是李昌德被杀案了,市里对李昌德的被杀案的争议,甚至李昌德被杀的背景是什么,是不是都牵连到平江县的本土势力?

对这个案子,吴洋在来之前有过分析的。也觉得平江县的矿业和矿业背景下衍生的势力,对外来者李昌德将有什么立场。李昌德在平江县这些事件里,到底做了哪些事,会引发杀身之祸端?吴洋之前有自己的看法,如今,更深切地体会到平江县势力背后的强劲,也知道案子大致的侦破方向和面对的阻力。

杜勇三人所说的信息确实不多,可给吴洋看到的东西却不少,对今后案子的侦破该怎么做,他心中感觉到非常沉重。李昌德被杀案背后,如果涉及到的是平江县的黑恶势力,阻力会有多大,会不会无功而返?省里得知平江县的真实状况后,会不会下决心将这些黑恶势力连根拔起?当然,黑恶势力的形成,绝对不是三五天就成气候的,有着更远的历史和更复杂的背景。一直会牵涉到哪一级,这时还真不好说。

面对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做?心中汇报显然太早,手里没有多少证据,也就没有什么说服力。省里领导要下决心,必须要有足够的依据,让省里看到这边血淋淋的实例和罪恶后,或许才会下这样的决心来清扫华英市和平江县的恶势力。

这件事肯定要做,吴洋不可能眼看着这些罪恶而无视他们的存在。但省厅查案组本身就有两种立场,自然会有两种工作方式,对华英市和平江县也有两种态度。今后要怎么样推动这一工作,还得细致进行讨论。

收住心思,吴洋看着杜勇三人,说,“你们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做的工作还是先针对案子,从案子延伸开。但具体做工作时,杜勇你辛苦些,老陈和小曹多做些具体的事。但要记住一点,那就是自身的安全。只有自己安全了,才能更有力地打击罪犯,记住了?”

“请厅长放心。”吴洋没有将刘宗敏和唐杰牵扯在里面,但杜勇、小曹和老陈却知道各人的立场。在省里讨论案子时,各人的态度和发言,都能够判断出彼此之间有什么态度。

唐杰走到房间外却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响动,宾馆房间的隔音效果比较好。站在外面确实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稍迟疑,唐杰还是敲门。如果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在刘宗敏那也汇报不出什么来,自然少了很多能力的表现,领导也不会满意。

房间门开了,唐杰见里面几个人都脸阴沉着,小曹看着他似乎有些敌意。吴洋只是看他一眼,没有多说,在等他解释或反应有什么事。杜勇的情绪显得稳定,而老陈没有什么异样。这些人的表现确实看不出任何不对劲,偏偏是如此,让唐杰更警觉了。这么一会他们就达成了默契?

但在吴洋面前,唐杰没有理由这样直接找进来而不解释的,说,“吴厅,周科长换了房间,我是不是也换下来?平时讨论工作也方便些。”

这房间是三人床,不可能再加床进来,更不可能跟谁挤在一起睡。但他这样提,确实也有理由,下来工作的警员虽没有要求相互监督者,但心里真有那种意思。在警队里也有这样的默契,单独在一边出现什么泄密事件谁来担责任?

相对而言,吴洋最特殊,刘宗敏虽说是副组长也不好单独住的。吴洋说,“这样也行,我跟刘处说下,让他到这层楼来住,也好带着队伍。你就跟他住一间,这样可行?”虽说是商量的口吻,但领导的商量其实就是指令,唐杰在几个人面前不好推托。

“我晚上有点打鼾,也不知会不会影响刘处的休息。”唐杰说,这也是埋下一个因头,今后或许可用上,来调整人员住房情况。

吴洋却不听,站起来只是有意地看了看杜勇等人,似乎在责备,但又不想在唐杰面前太过分的样子。

唐杰见吴洋立即走了,搞得很干脆,自然是不行让自己纠合在其中的意思。就在推想,他们之前在做什么。

看向小曹,见他脸上有些红,似乎是给骂或者是在争辩而引起的。见唐杰看他,当即回看过来,有着较浓的敌意。

唐杰自然不在意小曹的敌意,但他要从小曹这里获得更多的信息,才好有合理而恰当的推论。吴洋走后,唐杰没有理由留在房间里,但不甘心就走,说,“杜科,之前房间不好?”

“老陈的意思,他比较挑呢。”杜勇说,老陈却不看唐杰,走到自己床边,注意力有些集中似乎要找出什么脏污来好找宾馆麻烦。调房间的理由说给唐杰得知,也没什么,唐杰也容易从不敢那打听得到。再说,之前的房间真有监控设施,宾馆这边也会将情由报上去。

杜勇没有说为什么他也搬走,不跟他在一房间住,唐杰自然也不好追问。

回到房间,唐杰知道杜勇等人肯定是有什么默契的。如此,也不难想到接下来会有什么斗争与较量。对这些,唐杰多少有些不屑。到华英市来是带着领导意图而来的,破案是工作,但对案子侦破怎么推动是更重要的工作。

想想,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刘宗敏说住宿的情况,刘宗敏愿不愿意跟自己住一起?吴洋要是不说,他来说真不合适。正烦恼之前在吴洋面前提到调房间的事,唐杰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他们进入华英市后,警员的手机在没有领导允许的情况下,只能在几个警员之间打电话联络,无法跟外界联通的。除非不用自己的手机。

看到是刘宗敏来电话,唐杰忙接听了,刘宗敏要唐杰立即到市局去,有市局的车在宾馆外接他。唐杰当即出房间,到外面见一台警车,随即上车。里面有一个女警,见到唐杰后,笑着说,“唐主任好。”

唐杰笑着应了,才到市里也不敢有任何心思,女警虽说靓丽,他也只有表现得深沉些。跟女警进市局的办公室,见刘宗敏和市局负责联系省厅工作的华英市市局副局长何亮亮。只有两人在里面,何亮亮见唐杰到来,站起来说,“唐主任,辛苦辛苦。是我们距离工作没做好,牵累省厅的领导了。”

“何厅长客气。”唐杰笑着说,有刘宗敏在,没有他多少事。刘宗敏留在市局听何亮亮说案子,怎么会将他叫过来,确实不知有什么情由。便跟刘宗敏招呼一声,尊一尊领导。刘宗敏只是笑笑。

“唐主任,之前跟刘处长交流案情,说到这个案子的复杂性其实是在市里,我和刘处长有相似的看法。处长提到唐主任在工作上有着丰富的经验,政治思想、工作纪律都是响当当的。我跟刘处长说到今后在案子推进中,还要多让唐主任费心。”何亮亮说。

唐杰知道这些话都不是这时应该说的,但何亮亮作为市局的领导,又是联系他们工作的领导,即使这样说了,谁又能够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