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珊珊奴

珊珊奴

老赵之前虽不杀过人,但消息来源多,这方面的事情听得不少,真真假假之间,让老赵的心气也壮不少,真要将珊珊这个女人杀了,也不会太在意。

不过,这段时间过来,老赵适应了家里有一个这样的挂牵,担心至于,每一天回家到这盒饭给珊珊,然后关牢了门,做到里间看珊珊吃饭。珊珊白天在家,也极少穿衣服的。天气稍冷,会披一件在身上。脚上有铁链子,想穿裤子是不可能的,但套上裙还是能够保暖。

老赵每次回家要做到第一件事,就是将里间的马桶提出来,倒到厕所去,清洗。自己要在里间坐着看珊珊吃饭,吃过饭后还会给她弄一盆水洗身子。有时候,也会将她放到外间来,用桶子提水来冲洗。不过,绝对不会放她出门,不是怕她高声叫喊,而是担心让人见了会好奇过来探看。自己白天不在家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间段,也是自己不可控制的时间段。

要是自己不出车,车友们会到家里来探看的,要另租房子住要花的钱多,很不划算,再说也难找到像这里跟其他人都隔离较远的地方。

人口密集的地方,在家里关着这样一个女人,会更容易泄露迹象的。说不定会将警察给招上门来,那是自己找死路走。如今的条件虽说不好,老赵却已经习惯,即使将马桶整天放在里间,臭气不轻,但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安全更大

今天运气还不差,老赵几乎没有空着车,到下午晚饭时间,一趟的收入更平时差不多了。老赵问一声车友有没有最新消息,车友在吃饭,也有心思跟他聊天,两人说了一阵收入和天气,倒是没有刺激的话题。老赵借口有人叫车挂了电话,担心聊到聚一聚的话题。

随即,老赵买了盒饭,今天还特意地加一个炒菜,算是对家里那个女人的一份关心。老赵对这女人也是越来越有感觉,这种感觉又让他觉得不安,新要是软下来,放开那女人。她会不会跑出去举报自己有时候又觉得女人对他也有很大改变,这种改变让他对她有更多的信任,而这样的信任使得他对整天都禁锢着女人在里面薰臭有些不忍。

很矛盾,甚至有些心焦了。

开车回来,天还没黑。对老赵说来也是难得的早。以往,他都会在晚上十点以后才回家。午夜之后,老赵不肯出车的,在华英市并不安全。夜里出租车经常会给搜掉他们一天的收入。而晚班也会有另一批人跑车,老赵这种白天跑车的也会自觉,不去跟他们争抢生意。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体力也要保养,白天黑夜跑车,人也受不了。

但相比今天,确实很早了。老赵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借口,开车到院子停下,周围在夜色降临之下显得很安静。

回来早,老赵顺手带一瓶酒回来,当然不会带烈酒,万一自己喝醉了,可要防着那女人。一瓶红酒不会让自己喝醉,能够造出一点气氛。

停车后下来,提着东西漫不经心似的,实际上是在观察周围,看是不是有什么异常。这种事情做多次后,也变得熟悉而自然了,外人如果见到老赵这样,不过是一位他说这种做事散漫不经心的性子。

建筑为没有什么不对劲,老赵才到门口开了门。里面的门也是关着的,隔音效果很好。这种隔音不仅让里面的声音传不进去,也会让外面的声音不能往里传。里面的女人在开里间的门之前,很难听到他回来的声音,这样才会更安全。

里间有一台小电视,留在对电的管理不算太紧,女人真要有心自杀,他也不会在乎。死在里面大不了花半天时间将她丢掉,房子都不用另租,才不管是不是有人死在里面。开着电视,不让女人太无聊而胡思乱想,也才安全。

栓好门,将里间的门锁开了,昏暗的灯光时间稍长就适应。老赵见珊珊站在chuang边,上身套一件褂子,裙子还系在腰间。也在看着他,是在猜想他怎么会回来那么早吧。两人见面并不说话,有这样一段时间的相处,之间的关系确实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了。

珊珊回来后在几天时间里便平静下来,知道在这里黑帮的人想找到自己不容易,警方肯定也会以为自己逃走了。如此,在这里安生几年,或许也是对那个死在游泳池里的男人一种赎罪。说自己害死他,自己确实在不知情的前提下给他喝哪种饮料的。要说都跟自己无关,显然也是不对,没有自己或许有另外的女人来做,可偏偏就是自己给他饮料喝,又陪他在游泳池里弄,才直接导致他的死亡。

自己如今没有给杀了,藏在这里偷生,虽说也是受苦,但要是出去。也必须要远远逃走,会过时没有的日子真无法预料。没有了钱,要生存下去,只能做那种生意。跟如今又有多少差别珊珊心里也复杂,既想着能够出去过正常的生活,又知道出去就是逃亡。

这一年来在外面厮混,也对华英市的地下势力有较深刻的认知,知道这些人对人命不在意,只要是对他们有妨碍的,肯定是选择杀了毁尸灭迹。听说过不少这样的事,自己落到这地步,牵扯进这样的案子,当然知道自己是必死的结局。

虽说老赵回来早不同于往日,但珊珊也不说什么,看着老赵。见他手里拿着饭盒还有一瓶红酒,不用细看,珊珊也知道这样的酒是假酒。说假酒也有两种,一种是用酒精对色素和香精,这一类,都是卖给对红酒都不了解,盲目跟风的人;另一种则是葡萄酒,但是国内生产的,却贴了国外的假标签冒充进口红酒,售价是几百倍或上千倍。

自制的葡萄酒成本不高,但进口的酒确实几百元甚至几千几万的,其实都是一样,只不过是贴着的标签不同而已。珊珊之前出入过这些场所,也曾让客人帮他买这种酒,客人走后会有数额不错的返利。

看着红酒,珊珊也不计较酒是真假,平时那些高档场所的酒都是那样子,更不指望老赵能够买到什么好酒。不过,他能够买酒店,也说明今天的情况不同。说,“今天是你生日吗”

“哦,不是。”老赵说。

珊珊见老赵神色有些躲着她,就笑了笑,又说,“今天回来早多了,跑车跑得好吧。”

“今天运气好,早点收车了。”老赵平时回来,也很少跟女人说话,女人总是等他放下饭盒后,把马桶提走就开始吃饭,等洗好码桶将水弄进来饭盒差不多吃掉了。之后,两人会各自做一些事,之后,老赵将珊珊推倒压上去,弄一回,弄爽了倒头便睡。

今天的话多一些,而珊珊先问他是不是生日,再问他是不是跑车顺利,也感觉到女人对他的关心。老赵觉得今天回来对头了,女人关注自己,今后会不会将两人之间的那种敌视都改变了有不少给拐卖的女人,还不就是像这女人一样,时间稍长后,就安心嫁了。

放下东西,老赵折身去将屋角的马桶提出去,进出之间,那门都关的很牢实,不会大意或遗忘,不会让声音有传出去的任何机会。珊珊看着老赵出去,关上门,心里很平静。

过一阵,老赵再次进来,见珊珊没有先吃饭。将那进来的碗、筷和杯子递给她,说,“今天收车早一点,我们喝一杯酒。”

“好,只要你开心就好。开车很辛苦,也枯燥”

“习惯了,要过日子,开车再苦,也比那些做苦力的要强。”老赵随口说,平时跟车友们说这些,大家对自己的职业也有深刻的认识。

“那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珊珊声音很好听,有点软,让老赵浑身发热起来。走到小桌边,看着女人,她那迷人的脸绽放着笑,老赵感觉得到她是喜欢的,说,“先吃饭,你该饿了吧。”

珊珊也坐下来,桌子很小,光线很暗。摆在桌上的饭菜其实很简单,或许是老赵平时自己吃饭也简单,在外面买了炒菜回来也很简单。珊珊见老赵将盒子打开,比平时要多两样菜,知道他是有心了的。

单调的生活,只要有任何一点不同都会让她感觉得到,这一个月来,跟外界的联系就是从电视的新闻上进行了解,另外就是从老赵每天回来后的表情、情绪。老赵很少跟她说外面的事情,哪怕是白天开车遇到的人或事,大多数做完事情就睡了。

今天这个时间点比平时吃饭的时间点要早很多,珊珊说,“还好,今天有酒,我来陪你喝吧。不过,我酒量不好,只能喝一点点。”

“怕喝醉啊。”

“嗯,喝醉了,你就占便宜了呢”

这话对老赵说来毫无意义,在这间房子里,老赵从来都不在意珊珊是不是愿意,只要他高兴了,压上去就弄的,不存在什么趁机占便宜。但说出来给老赵听着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老赵浑身都轻了很多。

吃饭过程也简单,没有多少浪漫、更没有情调,即便有了红酒,或许珊珊和老赵感觉到多出不少情趣来,在外人看来却没有值得称道的。

吃过饭,老赵弄水进来。珊珊便将自己洗了,老赵喝了点酒,没有离开,站在珊珊身旁,看着她将身上的褂子脱下,又将裙子从下往上褪。白xi而细腻的肌肤,特别是xiaofu、xiao腹下那撮黑毛,让他看着心跳加剧起来。

裙子还没完全褪掉,将珊珊的头遮住,老赵伸手将珊珊的腰搂住,另一只手按在xiao腹上。按住了,往下,珊珊说,“不急,等我洗一洗,好不好洗好了让你弄个够”

老赵却不知道,外面已经有一个探头毫无声息地探进来,将这一切都录制了。

珊珊洗过之后,老赵已经有些等不急了。今天回来早,心情不差,精神气也足,又喝了点小酒,情绪更高。对老赵说来,在珊珊身上没有多少情趣可言的,要日女人,怎么日都随他的意。这么久来确实习惯这样了,抱着在擦身子的珊珊要按到chuang上去,珊珊说,“急什么呀,先准备点水,等下给你玩呢。”说着手推着老赵,让他将用过的水倒了,要他再弄些水进来。

老赵再折回来,也不觉察到外面的门有异常,不说他兴奋之中,就算在小心也不可能发现什么。跟踪过来的人非常专业,虽说没有什么依据表示这个出租车司机有问题,但看着不对劲,才追到这里。

老赵无察觉的情况下,提着清水进里间。探头还留在房门上,无线遥控的,监控这里的人远在外面的车里。

老赵进到里间,见珊珊已经躺到chuang上,吃饭之前他在外面冲过澡,放下水桶往chuang上爬,珊珊将薄被单盖着自己的身子,只有那连在铁链的脚露在外面。老赵也不在意,将薄被单撩开,见珊珊仰躺着,随着被单给撩开后,两脚慢慢地打开。

老赵虽说每一天都会在她身上弄一回,有时情绪来了,白天也会回来弄一回。老赵见她这样主动,心情也急切起来,侧身到她张扬的两腿,两膝盖跪在她臀边,身子俯卧地撑起,不将珊珊压实。

珊珊见男人今天跟平日不同,也热心,伸手去。虽说不是什么花招的姿势,老赵也干得非常起劲、非常卖力。等珊珊高feng到来,他也冲动而满足地完成任务。

稍休息一会,珊珊动了动,见老赵没有要滚下shen子去的意思。说,“你去洗一洗,我帮你,好吧”

珊珊看着老赵,没有羞怯的意思,这时就想让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让男人另外打水进来,就想好了要让他欢喜一场,之前弄得也开心,更乐意了。老赵得知女人是要做这样的事情,自然极为乐意。虽说每天都会在女人身上发泄一番,总觉得这样的女人日不够。平时再看搭车的一些美女,不免会拿珊珊来比较,觉得家里关着的那女人才是真正的好货。

老赵有些激动,在自己清洗时,不少水洒出来。匆忙间洗好,上到chuang上去,珊珊有心,主动很多。让老赵躺下来,用枕头将上半身垫高了。让老赵感觉到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

这些情景,让不远处的一台车里的两人个人看得清楚,只是,里间的灯光太差,画面迷迷糊糊。当然,视角问题,也看不到太多的东西,只不过里面的情景确实让车里的人感到浑身都是火。

车里两人都年轻,二十几岁,看到这种场面自然深受影响,但他们只是看着画面,不断地将镜头拉近,看那女人的表现。两人不做议论,这些画面包括声音都会录制起来作为资料。不远处还有另一个人,在给两人观察环境,好在天渐渐黑了,这一带行人不多,但华英市这段时间的风声特别紧,虽不至于像平江县那样对县外的人和车都监视起来,可只要给黑帮ding人察觉到一点不对劲时,对方会毫不留手地对这样的人进行捕捉,甚至灭杀。

不久,另一个人急步过来,见到警戒的那人两人似乎不认识一般,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一些暗示。那人没有停,到车前不愿,用手机发了一个信号。那车里有一声轻响,车里的人知道上面来人,将车门开一丝,那人到车边很顺畅地上车。

关了车门,车里人才说,“队长。”

那人到车里,先看了下画面,其中一个人将珊珊的画面拉近了,说,“队长,这个女人肯定有问题。”那队长不说话,只是看着画面。女人还在给忙活,看得出女人的技巧不错,熟悉这些活计。画面又转开,将女人的脚链拍出来,脚链另一端给固定在房子一角,使得女人的活动范围受到严格控制。

“队长,你看她的脚链是锁死的,没有切割机来分割,就算用大钳子或大锤来都不好弄开脚链。”

“我估计这脚链是出租车车轮链子,用这样将女人禁锢起来,但女人却没有怨恨的意思,队长,你说能没有问题吗”另一个人说。

队长没有说话,看着画面又比较之前两人说的话,自然能够判断出这女人确实不简单。至少可从一些细节看出,女人不可能是这个司机的老婆之类的。

其他的画面已经录制,不急着去看,队长说,“先说说怎么回事,盯到这边来了。”

“说来也巧,我们在执行任务换班了,我到街边去买饭,准备给他也拿一份。排队时见排在我前面的人买饭时还多炒两个菜,这本来没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