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还乡何须衣锦

还乡何须衣锦

对刘潇然态度改变最大的自然是怀才市的领导,之前,刘潇然在领导眼里就是一个嘴里跑火车、眼里看世界,难着调的一个人,要不是因为材料写得不错,领导都难以容忍的角色,一下子给最热门的副省长调任为身边秘书,今后市里到领导那里汇报工作,得要刘潇然先联络安排。

前后反差虽大,不过,在体制里的都是人精,很现实。怀才市的领导们态度转变非常自然,也将刘潇然看成是怀才市的大人才。对他之前的种种,如今都成为一种传奇。

这天,周善琨到杨冲锋办公室来,对周善琨是怎么样的存在,刘潇然已经了解了。领导身边一些人,从李成那里都有介绍和强调,刘潇然自己也特别注意这些人物关系。在领导身边后,不可能对每一个人的态度都是一样的,精力有限、时间也不能都用来应酬别人,刘潇然唯有有选择地对待周围的人,才有可能挤出时间强自己的学习。

如此,对到来的身边的人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都是有针对性、有选择性的。也记起他第一次到省府来李成对他和张浩热情的态度,只因为他预计到今天的状况,才给自己更好的态度。对李成这样做,刘潇然也是理解的,心里对李成很感激,毕竟这一周李成能够在方方面面跟自己诚实交底,对自己的帮助非常大,避开很多弯路,迅速地适应在领导身边开展工作。

“周厅长周哥来了,老板在里面等呢。”刘潇然压着声音说,李成从没有将杨冲锋称为老板,刘潇然在下面经常听秘书们叫自家领导为老板,引进省城来也不特殊,其他的秘书在领导面前也多是这样称呼的。

周善琨笑着,见刘潇然完全融进自己的新角色里,也感觉到领导看人眼光之准。对刘潇然能够这么快适应这些,也非常高兴,又多一个同盟者,而且是不弱的人,这样对接下来的工作更有利。在刘潇然面前他不会端架子,而是用兄长的心态来对刘潇然进行关爱。

笑着在他肩上拍了拍,说,“老板心情怎么样”周善琨故意这样说,也是要加深跟刘潇然之间的情谊。今后他要下去任职,汇报工作同样要刘潇然来协调,自然不会在刘潇然面前摆谱,人抬人的事情自然会做好。

“周哥来了,老板肯定心情好”刘潇然知道自己的角色,不敢跟周善琨平起平坐。

周善琨笑笑,又说,“潇然,哪天哥哥跟你一起到怀才市走一趟,把你的调动手续办了带会省里来。”“谢谢周哥。”刘潇然的手续一时间也不急着办,周善琨这样提,有陪着刘潇然回市里去,是加重刘潇然的身份份量。

周善琨进办公室去,刘潇然跟着进来弄茶,弄好了,刘潇然准备告退。杨冲锋说,“潇然,你也坐下。让善琨过来是要他到怀才市走一趟,你对怀才市更熟悉,你也去一趟吧。顺便将工作关系办好了。”

“是。”刘潇然心里也惊一下,之前,周善琨才提到这事,是不是先得知情况了迟早要回怀才市走这一遭,或者,请张浩帮忙办理送到省里来,怀才市那边的领导也会热心来做的。如今,能够回怀才市一趟,对刘潇然说来心中更美。

自己工作改变之后,之前的种种都将变成传奇,受到怀才市尊重之外,也会在种种待遇上有着跟之前完全不同。老婆打过两次电话,问他她的工作岗位调整上的意见,亲戚也有人打电话要他帮忙等。回怀才市走一趟确实有必要的,将这些事情处理好,处理得更适合目前自己角色才好。有些话要当面跟亲戚们说,才不会伤了脸面。

周善琨到怀才市去患有比较重要的工作要做,钱教授肯定要往怀才市经过,怀才市怎么样准备、怎么样汇报,杨冲锋不想让他们弄出假东西来糊弄省里,这样对省里接下来做怀才市的规划、投入都会脱离客观。毕竟杨冲锋不可能像关注华英市那样,对怀才市、上江市都关注到。

让周善琨带着刘潇然到怀才市去,也有让刘潇然发挥他对怀才市熟悉的优势。交待了工作,讨论过要注意哪些事情,又跟刘潇然交待几句,让他们第二天出发。李成还没有正式离开,秘书工作虽渐渐转移到刘潇然身上,他还能够顶代。

周善琨有车,除了刘潇然之外还带了另一个人,叫乔麦,乍一听以为是荞麦。年纪不大,刘潇然估计他比自己要小。乔麦这个名字顺口,但称呼上却不好乱叫,比如“小乔”让人听来会误解为三国周瑜的老婆,成了戏称。跟在周善琨身边,是作为未来秘书培养的。乔麦得知刘潇然的身份,很表达了敬仰之意。

到怀才市,市里早知道周善琨两人要来市里督查经济方面的汇报材料准备工作,让张浩接待。周善琨级别不高,刘潇然的级别更低,但怀才市这边除了张浩之外,还有抓经济建设工作的副市长冯书仪也出面接待。冯书仪是常委副市长,在市里的地位不低,也表示了怀才市对两人到来的重视。除了这两个领导,还有经济局的领导。

等两人的车进怀才市里,张浩便联系上,在路边接了。其他人在市政府里没出来,也不可能出来相候。有张浩出来表达市里的意思也够了,张浩从车里下来,往周善琨的车里挤。

一上车,张浩脸上笑得夸张,说,“周厅长好,怀才市总算将你这位财神爷盼来了。”随即转对刘潇然说,“周厅长这次能够驾临怀才市,是潇然的大功劳啊。潇然,才一周不见,气质才干就改变很大,干部的培养既要讲究自身的努力,也要有更适合我们干部的锻炼环境啊。”

“老领导好。”刘潇然等他说过这句后,急忙抢着说,也是将自己的态度表达出来。要站起来,只是车里空间小不便于站,他的姿态却做到位了。

如今刘潇然级别没有上去,但张浩哪会再将他看成手下怀才市也不会这样没开眼,才让张浩在路上等着。之前,对刘潇然重视不够,如今将姿态摆好,要留下更宽的转圜余地。忙说,“潇然,快坐快坐,你和周厅长都是省里的钦差大臣,市里主要本来要到边界接等的,又怕有人乱说,才特别交待我过来接两位。你这样子让市里主要领导知道,还不打我屁股”说着呵呵地笑,在刘潇然身边坐下。

这个意思表达出来后,接下来就融洽了。

周善琨乐意见到怀才市这样的姿态,笑呵呵地问起刘潇然之前的一些工作、学习、朋友、家里状况,张浩也都一一地捡好听的说。

怀才市不大,进市区后不到二十分钟就进市政府。

刘潇然故地重回,又是衣锦还乡,而怀才市的态度也通过张浩表明了。看着车两边的街景,心里的感受很多。进了市政府还回不过神来,车停下,张浩坐在车门边,先下了车。说,“潇然秘书、周厅长,请。”站在车边虽没有将手放到车门上框给两人拦着,眼睛却看着,提示两人小心免得叩着额头。

刘潇然之前见过秘书给领导这样做的,他跟在杨冲锋身边也习惯做这个动作,只是,见张浩有这样的意指后,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如今在怀才市确实不同了。

没有必要作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来,也不必事事小心谨慎,自己有了地位之后,有些事情该怎么做还得做起来,才不至于让人看轻。这一次跟随周善琨到怀才市,也是有所谋图,要达到一定的预期目标。这个目标主要靠周善琨来推动,自己也该发挥一些作用才对。

领导身边的人,如果在怀才市都处理不好关系,那今后怎么面对全省各市地领导这一周,在省里也跟几位市里主要领导接触过,刘潇然也是有体会、有感觉的。下到怀才市来或许跟其他市有些不同,但又有些共同点。

刘潇然在这一周里有很多感触,自然也会有不少的感悟,这时候见张浩这位老领导有这样的态度,不仅仅是针对周善琨,对自己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在这样的变迁面前,那瞬间想到很多、体会更深。

下车时,刘潇然特意地说了声:老领导,太客气了。不等张浩有所反应,转而对周善琨做邀请与等候。这次下来,主要是周善琨唱戏,他只是陪着顺带办一办私事。至于老板有没有借这样的机会让他经受一些感悟,却要慢慢琢磨。

自己到怀才市的心态端正了,才能让自己有更好的心态来迎接随后而到的变化吧。按照刘潇然的猜想,在老板身边见过不少工作部署,能够看到不用多久在整个江北省都将有一场大变革。这样的变革不是市县肯不肯配合,而是在配合时谁更主动、谁更能够体会到省里的工作风向。作为老板身边的人,刘潇然当然要做得更好,才能将工作做到位做到更主动。

周善琨下车,市里冯书仪迎上来,跟在冯书仪身后的是市里经济工作的干部。冯书仪先跟周善琨握手,表示了欢迎之意,也将书记、市长的意思带到。简单两句客套后,随即面对着刘潇然,说,“刘秘书欢迎你回娘家看看,到省里后没有忘记娘家,书记、市长都叮嘱我要我为他们代向你问好,也祝贺你到省里发挥自己所长,一展抱负。”

说着,冯书仪双手伸出来,将刘潇然的手握住,很有力很热情地握着,像多年未见面对老朋友一样。刘潇然没有轻了几两肉,但热情却高,跟冯书仪握着手,笑着说,“冯市长,感谢感谢。在市里你是我领导、一直关心我、教导我,在您的教导下才有一点一滴的积累。没有领导们的关心和爱护,任何一个干部都不可能成长、成熟起来。我之前是市长的部下,今后,冯市长您依然是我的老领导,还要请冯市长一如从前地关心我、爱护我、督促我啊。”

冯市长对刘潇然这种姿态当然开心,笑得更好,刘潇然虽说在市政府办秘书科,但写过不少经济建设方面的文章、刊发出来,冯书仪作为市里抓经济方面的冯市长,要说有些关联,是刘潇然的领导确实也是存在这层关系的。笑着看张浩,说,“潇然秘书在领导身边才几天,格局又有提高,张秘书长,我们都要加紧学习,不然差距会越拉越大”

“那是、那是,省里的格局我们在市里很难领会的。”

也不会在外面多停留,市政府这边准备有会议室,一群人直接往会议室走。有冯书仪陪着周善琨和刘潇然走,张浩却是稍落在后半步。不少市政府的干部得知刘潇然回来,都从窗户里看着,各自的目光都不尽相同。

会议室布置得喜气,准备得很充分。刘潇然之前也曾帮过市政府办做过准备工作,知道不同的领导,准备时有不同的规格,看着会议室的规格不低,刘潇然知道那是周善琨和老板的面子,也是怀才市这边对老板的态度。

坐下后,市政府办的一些才分开不到十天的同事,刘潇然见他们在会议室里做服务,倒是很客气。当然,对同事给自己的服务不会推表示足够的谢意也就做到该做的了。刘潇然也不会过于矫情,吃着水果,一些女干部自然要跟刘潇然说几句笑话,来活跃气氛。周善琨笑着不搭话,冯书仪、张浩也随女干部们乱说,只要控制好分寸。

书记和市长一起走进来,周善琨站起来,刘潇然也站起来。这两位领导到后,招呼时刘潇然反而少了些跟同事见面那种融洽、谦虚,在书记和市长面前,代表的是省里杨冲锋的意思,自然不能随意。

书记和市长也知道这一点,客套几句后,转入正题。跟周善琨和刘潇然汇报市里的情况,张浩带着市政府办其他人都出去。到外面不免有人议论刘潇然如何如何,张浩冷哼一句,那些人也体会到十天不见,如今的刘潇然即使在书记、市长面前都有平等的地位了,谁还用老眼光来看待他,那不是自找不自在

参加第一个会,刘潇然不再参与更多的具体工作。而是回家去处理一些私事,张浩自告奋勇代表市里陪着他回家去办事。

回来才半天,跟之前的领导、同事打交道,刘潇然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变化。这样的变化虽说是必然的,在心里还是有着一次次地冲击。人们的尊敬背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他也没有必要去得知。各种想法也是肯定的,过一段时间,都会适应这样的变化。

市里的工作很重要,周善琨跟市里领导讨论这些工作更适合,有刘潇然这个对怀才市底细非常了解的人到来,市里也体会到领导让他这么短时间就回来做工作的意图,不敢在工作上打马虎眼。省里的格局市里领导是体会到的,人事权上,李雷副书记等江北省地方势力占据绝对强势,但在经济方面的工作、话语权却是杨冲锋副省长更高一层,胡晋南虽说是常务副省长,可他在经济方面的工作说不上话。

周善琨到来跟怀才市沟通,省里早有这方面的意图传下来,市里唯有全力配合一个途径。对怀才市说来,要将自己的短处完全解开了给省里领导们看,确实有些残酷、让他们难堪。真要将自家底子都展示给省里得知,也担心落后的现实会影响到省里对怀才市的评价,进而影响市里一大批人的仕途升迁。

只是,周善琨以前在省办公厅里跟下面做工作很多,对各地的底细都知道,后来离开,到经济厅抓经济工作。怀才市这样的落后市,不时到他面前诉苦,想要得到一些政策扶持,如今这样知根知底的领导到市里来,又申明了省里的态度。怀才市这边确实没有再糊弄的立场和机会。

市里这边周善琨表示会在电话里不时跟他沟通,刘潇然一心一意回家里办事。

家在下面县里的一个小镇上,从小镇读书考大学、大二时,当初在镇上当副镇长的叔叔让他帮忙写一份迎检材料,几经艰难修改,让目空一切的刘潇然受到不小打击。感觉到自己虽然是大学生,对社会上的东西了解太少,对国内的诸多情况都是一片空白。有了这样的心思后,回到大学开始关注课本之外的东西,之后在大学里练习写东西。

如今,叔叔还在镇里,不过是退在权力边缘。当年自己大学毕业,也是叔叔找门路才使得自己能够进县政府办,两年后给市里领导看上,给调到市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