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武警插手

武警插手

动用武警后,省里肯定会给惊动,市里的矛盾对立会越加尖锐、不可调和。霸河高科逼着市委向省里要人,是不是太过火了才让何森选择这样的你死我活做法市委书记请求武警支援,同样对他权威的动摇,不到最后关头水愿意这样选择其中名堂多啊。

他真不知道何森的决心和高开善、何霸等人的决心有多大,这时候,要他来抉择他确实担不起这些。知道孔俊看着自己,谢进璋索性装成没有反应过来,痴痴地望着走得坚定的何森。

办公室里人不多,何森、魏征路、书记秘书、孔俊、谢进璋,其他人都出去了。孔俊此时才后悔,之前说开书记办公会为什么魏征路可能留下来而何亮亮没留下来何亮亮跟着秘书长到外面去做“群众”的工作,以为办公室里有孔俊和谢进璋肯定能够掌控大局,让何森孤掌难鸣必然会按照他们事先预定的路走,更何况有了李雷书记的工作精神作为市里的压力,何森确实没有别的路好走。

见谢进璋给吓住,孔俊这时不敢退缩,真将武警调来,高开善、何霸等人不会放过他。“何书记,且慢。”孔俊说,快步要走到何森面前去,似乎想将电话抢到手里。魏征路很巧合地挡在孔俊的面前,孔俊个头不大,肚子却不小,速度再快也没有什么个人实力。而以前显得萎缩的魏征路此时站得挺直,有着威风凛凛的感觉,两人对峙,孔俊即使想忽略魏征路都不能。

“何书记,请求武警过来说什么样的性质,市里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后果,一定要谨慎再谨慎。我和谢市长都反对。”孔俊叫起来,绕不开魏征路心里虽急也不急着先骂魏征路。

给魏征路挡住后,孔俊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对何森有什么反应,急着要跟何森面对面来说,才会有压力。便指着魏征路吼,“魏征路你是什么意思,眼里还有没有领导这是书记办公会,你快滚。”

魏征路却像没有听到一般,脸上坚毅的神情没有一丝改变,孔俊手推他,魏征路也纹丝不动。

谢进璋站得稍远一些,看到何森已经将电话听筒拿起来,也看到他的脸神跟平时不一样。心里“咚”地一声,像是一个大鼓在心里给突然敲响,震得他浑身都乏力。对何森在市里的存在,谢进璋的看法跟高开善、孔俊等人又稍有不同,对这个一把手心里多少有些敬畏。一个人能够在华英市坚持三年,一个人能够跟华英市这么多的人斗,虽说局面不能有所改善但他却坚持下来,该有多强的心志勇力这样的人一旦做出决定后,这件事就难以改变。再说,看魏征路的表现也不同,是不是他们得到省里的指示精神

单凭何森一个人的意志不可能有这样大的决心,何森也不是莽撞的人,省厅既然将李梦三抓捕,那是不是一件找到更多的铁证,要对霸河高科下手

华英市很多人认为霸河高科是不可能给摧毁的存在,关系和人脉太强,直接牵扯到京城。这样的存在在华英市确实无人可撼动,但省里就没有别人谢进璋在这个问题上却没有更足的信念,看着何森,觉得眼前的局面更加诡秘难测。

何森拨了电话,孔俊虽看不到却能够感觉得到,当下更急,两手在魏征路身上推,要将他推开免得挡路。口里说着“滚开”,再也不顾彼此的脸面。魏征路只是站着不动,任由孔俊在骂也由着他推,孔俊却无法将魏征路推开。

何森的秘书之前在办公室里做会议笔录,这时候见领导们有这样的变化,办公室里完全变成另一局面,不知要怎么办,浑身颤抖起来,手根本无法再写字。这样的场面说出去未必会有人相信,但秘书身处在其中,承受不了这样激烈的对抗。

何森拿起电话沉稳而坚定,接通电话之后,简短地说了市委的请求,随即放下电话。

这时,魏征路将路让开,孔俊浑身也没有了力气,只是死死地盯着何森看,见何森坚毅凝重的脸和洞察一切的眼像看穿他一样。那一瞬间,孔俊觉得自己似乎变成透明的,所有的私心都给看穿了。只是,想到武警到来后,霸河高科会有怎么样的反应,或许不会跟武警直接对抗,但他在办公室里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将这样的事情拦阻,会受到高开善等人多大的怒火顿时,一股歇斯底里的冲动涌上来,指着何森吼,“何森你这是什么意思独断专行跟你说,所有的后果和责任你自己一个人背吧。我警告你,这是在华英市,不要以为市委书记就能够决策什么,你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现在跟武警那边再打电话说明,让武警不要过来还来得及”

“征路局长,请你将办公室里所有人的手机、通讯设备都收缴集中,等武警到来后再退还。武警到来之前,谁也不能将消息泄露出去。”何森说。

“是,请书记放心。”魏征路声音不高但听得出决然之意,当下先接了何森自己的手机,转而看着秘书、谢进璋,分心注意着孔俊。

武警十几台车早就整装待发,得到电话之后,从市郊驻地过来也只要十几分钟。车到市委外,围观的群众和霸河高科的黑恶势力成员突然见到荷枪实弹、身着迷彩服的武警战士从一台台车上跳下来,队伍不乱,跳下来后立即有人指挥着。有一小队往人群里冲,带枪的士兵们完全不顾围观人群的惊慌,跑步冲进市委大院。

这一队人有十几人,冲进市委后,立即在关键位子给抢占了,站守要点的士兵完全进入备战状态,让市委里的人看到那种杀气腾腾。而余下的士兵往上冲,一直到市委书记办公室,有三个士兵冲进办公室里后,看到何森,跟何森报到立即对何森进行保护。

办公室外也有士兵在守卫,市委里的人当真是惊慌连连,这一天先是霸河高科的人冲进来闹,大家担心和霸河高科的成员会将市委打砸稀烂,甚至将市委的干部胁持、打伤、打死,祸及自己。这时,见武警冲进来,一种临战的状态让人更紧张。

何亮亮见到武警冲进来,感受到的冲击力非常大,完全不清楚武警的人怎么会到市委来干预今天的事情。看着冲进来的士兵,看着士兵有条不紊地抢占所有要点,让他有种做梦的感觉。

而孔俊见到武警战士冲进办公室来,跟何森报到,对何森进行保护,浑身也在发抖。他知道这时跟何森计较肯定压不住他,那自己如何给何霸、高开善等人交差形势如此,孔俊只有身子发抖了,木木地接过魏征路递给他的手机,几乎没有了感觉。

市委大门里,有三个武警战士对冲在里面的人群开始疏导,但凡有人争辩不肯离开,站在两旁的两个士兵黑洞洞的枪口就往前戳。武警战士对霸河高科的黑恶势力是了解的,这种正与邪之间的本能对立,让他们在执行任务时不会有丝毫留守。有三四个人企图反抗,集聚起来要对立不退,武警战士立即将他们进行包围,枪口戳在身上,毫不留情。

不到十分钟,冲进市委里的所有人都给清除。

大门外,士兵们也是有序地将街道主要要点先抢占了,在黑恶势力成员里穿插,那些人虽横蛮可见到荷枪实弹的士兵,哪敢乱动没有得到上面的指令,普通成员看着领头的人,要听他们的指挥。现场领头的人也不敢乱做主张,真跟武警冲突起来会有什么后果确实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

何霸才回到“虹楼”见到蔡琴,还没有得知其他方面的情况,正在说着他到市委见何森的态度,就听到了手下人的汇报,说是有大量武警士兵冲到市委里,将他们的人驱赶走。将大门外的街道也控制起来,问接下来要怎么做。

何霸还没得到更多的消息,蔡琴也觉得很奇怪,但随之想到了可能是何森给逼急了才将武警调来。不过,武警的人这样轻易出动

“何董,让兄弟们先退走吧。”蔡琴说,“我们去见老爷子,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何霸也想到了,他能够走到这一步,不仅仅是高开善的大徒弟,也是有这方面的才干、才思、决断等等综合实力,才会统领霸河高科这么多人。

打电话让霸河高科的人先退让,跟武警直接对立即使暂时不会吃亏,对方也未必会开枪。霸河高科这边也有类似的武装人员,但肯定不能跟武警这样对着做。这一点,高开善之前就反复申明了的,军队在执行任务,荷枪实弹的情况下,人再少都是代表整个军队,一旦受到袭击会引发军方强力反击乃至摧毁。

武警到市委后,市委里外在不足半小时,秩序就恢复了。何森这时将谢进璋、孔俊、纪委书记、市委副书记等先召到市委,召开紧急会议,申言对之前霸河高科性质的定性。孔俊等人虽说不肯承认何森的权威,也不认可对霸河高科性质的定性,但慑于武警中队长在办公室、而军分区也在,表示军分区完全支持市委所做的决定。也没有办法威逼何森、谢进璋、市委副书记等也都表态,申言在对霸河高科定性问题上要慎重。

何森让这些人集中起来不过是一种策略,要让他们跟高开善等人尽量少联系,也跟省里少一些联系,对接下来的工作推进更有利。

李雷让秘书对华英市进行通话,也是持有一点缓冲余地,他没料到何森在就有了决断,而这样的决策是从省里而下的。张滔鹏等人决定动用武警介入后,当即跟刘明新书记作了汇报,得到明确认可后才有抓捕李梦三的行动,继而引发霸河高科行动也都在预料之中。

如今,武警出动了。这一惊动可不小,李雷的秘书很快得到华英市这边的消息。李雷这天也在省委,盯着华英市这边事态,要随时给华英市施加压力让何森就范。省厅的人抓捕李梦三对李雷说来没什么,只是,华英市的反应过大让他担心。这样大的反应会刺激省里其他人,也会让他的阵营联盟发生动摇。

利益关系确实是决定很多因素,但在一些问题上,利益链接会断掉。涉及到比较大的政治事件后,个人对各自利益的需求就不同了,之前的联合可能会选择不同的立场。李雷担心华英市霸河高科的过激反应,让省里领导心里有给冒犯的感觉,那么这些领导会联合起来对霸河高科进行打压,哪怕是经常有声音,也不一定会有很好的压制作用。

武警出动更严重了,李雷觉得在中国问题上,要有自己面前的立场。即使霸河高科有些过分,但出动武警将会让江北省都处在风口浪尖,舆论也会让人导向对省里很不利的一面,如此,省里的压力会比释放李梦三更大一些。他这时站出来,跟刘明新提出新方案来,是不是最好的时机

高开善那边还没有传来更多具体的消息,或许,华英市那边也在商讨怎么处理武警出动的局面。华英市市委也没有丝毫消息传来,按说孔俊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来跟他说的,此时却没有,那是出什么问题何森在什么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市里武警却又听任他调动

有些问题确实想不透,等一阵应该有更明确的细节,从这些细节就可能推测出更多的信息。只是,这时不能在办公室里枯等。让自己秘书密切注意华英市那边的动静后,李雷自己一个人往刘明新办公室走去。省委里没有什么异常,或许,发生在华英市的事件对省委绝大多数的人说来,都换没有接到丝毫消息。

敲门进刘明新办公室,见秘书开门出来,说,“李书记来了,好,书记正让我请您呢。”李雷估计刘明新已经知道发生在华英市的事件,想来也是,武警出动后,省委shu记刘明新怎么可能不接到消息

往办公室里走,见张滔鹏、胡晋南等人都在,大多数省委常委都来了。李雷心里一惊,自己是不是猜错了

李雷在江北省有厚实的基础,甚至张滔鹏都无法与之相较,手里掌控的省委常委票数朱少有四票,无论是谁都无法忽略的力量。此时,省委常委聚集,事先居然没有通知他,而是他觉得情况不对要找刘明新书记才过来。严革新见到自己说什么恰好去通知他,李雷觉得这都是狗屁。

张滔鹏、胡晋南等人从省政府那边都过来了,自己还没得到通知,严革新通知领导过来聚齐哪会如此混乱次序自然是刘明新有授意才会如此。要不然,就是这些常委们得知华英市的事,先过来了。那胡晋南怎么不先跟自己招呼

梁为民虽说还没见到里面,但至今也不给自己打电话,他会没有得到通知胡晋南、梁为民都没有跟自己通气,让李雷暴怒的同时也在想,是什么原因让两人直接将自己丢开华英市那边这两人虽说不像自己这样直接参合,之前每一次决定表态时,胡晋南和梁为民还不都跟自己一个态度这一次他们要将华英市抛开,还是要将自己抛开

彼此之间的联盟是因为政治和利益的需要,同样,为了利益和政治的需要,这种结盟关系同样可以分拆。本来,长期结盟的彼此不会轻易分拆的,李雷真想不到胡晋南和梁为民有什么立场和利益点可将自己抛开。难道是刘明新给他们什么承诺不成刘明新给的承诺,也不会让这两人就这样离开自己吧,这两人又不是政治上的新嫩。

那些东西是刘明新能够给的,哪些利益上刘明新无法给出的,个人心里早就明白,不用等这个时候才突然有决策的。

盯着胡晋南看一眼,见他神态内敛,似乎将自己到来都完全过滤掉,让李雷更是七窍生烟。华英市那边闹得过分,他正是因为无法做出抉择,才过来看一看刘明新的态度。这时候,李雷也不可能再就这样的问题试探刘明新的立场与底线。

霸河高科的李梦三是不是给省厅抓捕,对李雷说来没有什么关系。李梦三既然是刚开始信得过的人,即使给抓捕了也未必从他口里得到什么。不会影响到华英市的大局,也就不会牵涉到省里的神经。但华英市冲击市委、在街上堵路弄成、何森不过一切、甚至对自己的警告都不管了,将武警调集维持秩序,省里不可能再装着不知,也无法再捂住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