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危机四起

危机四起

往事不堪回首。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几个月前,还能用周家的人脉、声望、家世做文章,拉一些人到项目来。特别是之前那次在京城召开经济方面的讨论会,给周玉波一次小gao潮的感觉。那次最失落的就是没有将香港顾家拉到海岸省,参与建设,跟顾家谋求合作前前后后谋划了多少次,而那一次直接跟顾雪琪见面了,还是没能拉住顾家,哪怕是象征性地参与,都能够让海岸省的千亿项目得到极大的缓解。

建设到如今,这个项目还差多少资金就能够顺利挺过来,说法不一。在国内对海岸省的千亿项目的议论也更多,经过上次在经济论坛上发表的论文之后,有越来越多的质疑声音冒出来,对千亿项目的评价也出现不同的看法,甚至将周家做这样项目的出发点都有很强的质疑之声。

质疑的声音出现后,周玉波开始还不当回事,但随着这样的声音冒出来,就有更多人以讨论经济发展为籍口,对海岸省千亿项目当成实例来进行剖析。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场,对这个项目剖析、解析,让越来越多的意图都呈现出来,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对千亿项目发生质疑。海岸省也曾组织人进行解释、辩驳,公布一系列的数据,但说服力却很弱。

周家、周玉波都曾让人在被后做一些工作,也查那些针对海岸省千亿项目的对立论调的来历,种种迹象表明,这背后肯定有人对周家下手,但具体的却又看不到更清楚的目标。杨冲锋之前针对过周家,也是周家调查投入资源最多的人,但却是找不到直接的证据说明有杨冲锋在背后搞鬼。

江北省和杨冲锋都在谋划钱教授到江北省之行的相关工作,要进行的准备,要克服的困难,牵涉面非常广也非常深,几乎可断言,钱教授江北省之行的前后一个月内,江北省很可能会引发省里权力格局的变化,这种变化要投入多少精力,周玉波是有经历的。

黄家在江北省那边几乎没有见到其他的资源投放,杨冲锋一个人在那边打拼,而他跟省里各方面都有旧怨,要破开这样的局面要多少投入、有多艰难,周玉波也不会替杨冲锋担心,对他这样做只希望陷入那种众人包围、纠缠难分,才会对海岸省的压力减少一点。如果说黄家或杨冲锋都看不到周玉波在海岸省举步维艰,周玉波也不相信,更不敢奢望对方会在这一带局势下观望而不动手。

杨冲锋肯在江北省那里做出动静,自陷到权力漩涡去,要在江北省开拓出另一种局面,周玉波是乐得其见的。之前,或许不把杨冲锋看在眼里,但如今周家已经到强弩之末,连鲁缟都无法穿透,更不用说杨冲锋这样敢打敢拼、看起来鲁莽实际上精细计算的人,一旦查收海岸省这边的局面,会立即给他捕捉到绝对的良机。

杨冲锋目前可动用多少资源,周玉波也曾估算过。这些资源每一家都不算什么,即使是柳河酒业集团在酒业行业里排到全国前五,在周玉波看来更多的是一些无形资产,真正能够调集出来的资源不会太多。纵然估算宽松一些,杨冲锋可调集到两三百亿也达上限了。

两三百亿即使周玉波平时也难以调集,但周家的资源跟这不在一层次上,周玉波也不会跟杨冲锋这样简单地比较。当然,跟杨冲锋比较多话,最大的优势就是周家早十年前就将周玉波作为第三代核心来进行培养,在他周围慢慢形成了感召力,只要他学要,周家的资源至少可调集一半以上。杨冲锋如今也是黄家第三代的核心,不过是三年前才开始确立,黄家这三年来几乎都没有给予充分多少资源倾斜,是不是黄家上层还无法统一,外人也难以精准判断。

杨冲锋三年来低调,对黄家说来是一种策略,积累、消化、平衡派系里的矛盾和利益,杨冲锋自己也有必要这样缓三年,积蓄实力。如今,黄家实力确实不差,但要说直接找上周家等对立阵营,显然也是不理智的,黄家决策层也不会做这样的事。选择江北省动一动,调用的资源会小很多,而使得杨冲锋在这过程里,将这些资源逐渐掌控,才是黄家和杨冲锋目前最当紧要做好的事。

看到这些,而杨冲锋确实也是这样做,周玉波才判断杨冲锋和黄家人没有直接对海岸省那边直接下手,背后有些小动作,间接地掌控一些小公司到这边来探情况,对周玉波说来都不算什么,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在办公室将目前的情况再次梳理一遍,近一个月来,几乎再也没有人肯到海岸省来参与这边的项目建设。一些投资意向,也找了借口进行推延,意图自然很明显。周玉波十天前还特意地往香港走一趟,拜见顾家,这次,再也没有利用顾家的意思。只想能够得到一个象征性的承诺,或者将这边一些资源折价跟顾家兑换,只是,到香港停留三天,都没有见到顾家核心人物。

顾雪琪倒是露一次面,却不谈生意上的事,顾雪琪见面吃饭后,当即往美国度假了。周玉波回来之前跟周家交流过,对目前的状况唯一可做的就是先捂住。

京城那边也焦急,决定开一次会,周家决策层都坐一起商讨目前该怎么调整。周家之前一直都统一,周玉波、周三麻子掌控第三代的主要资源和财力,而上面家主周瑾、周二叔周雷、张老、于老等核心层都没出现过权力争斗和利益角力,也因为周家上面的人力往一处使,在京城各家里才一直能够占优。

像这次在海岸省做这样一个超级大大项目,周家高层何尝不知识倾尽全部资源的一搏但决定之后,执行过程中没有人提出异议、没有质疑的声音,知道近一个月来,还是从周家第三层次的人里开始有了质疑声,这些质疑声也是受到国内针对海岸省千亿项目的质疑而产生的。周玉波知道,他在海岸省收到这样大的牵制后,其他人看着周家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自然会提出另外的想法。

聚集讨论周家的前途命运,周玉波自然是最主要的发言人,但如今要说服周家继续往海岸省投入资源,竭尽所能,会有多少说服力周玉波细细地想过,找到的理由确实经不起辩驳,连自己都没有了信心又怎么能够说服其他人只是,没有出路也不可能再有另外的选择。

下飞机,上车才见老三在车里。周玉波也不觉得意外,为上次跟杨冲锋冲突的事周三麻子因为调用现役军人在圈子里争斗,让宋翔宇的人给捉住,引起高层的不满,周家不得已将周三麻子送出京城,但这次这样的会,周三麻子却要出现的。周三麻子是周家目前祥华财团的名义执行人,即使没有多少话语权,听一听的资格还是有的。周家也要周三麻子这种混人在场,才能将阵营里其他人的一些心思给压住。

“二哥。”周三麻子对周玉波从小就敬仰有加,甚至比对周瑾的话更听从,“项目的事我听说了,要不,我将这边的一些业务分拆出去,能够换取不少资金”

“先不急,你那边要稳住,资金链一时不会出现问题吧。”周玉波对祥华财团也很担心,祥华财团是周家的根本,这次千亿项目将祥华财团挤榨得干净,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爆发出来的冲击力后果不堪设想。

“我记着二哥的交待,将业务慢慢地压缩,虽然紧一些,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周三麻子语气肯定,“二哥,上次不是说过江北省华英市那边可调用一些资源过来吗干嘛不用,老爷子之前即使有过交待,我们就算暂借有什么不可以”

“华英市的事情不要提,那边的情况我也准备跟你说说,如今,我们是这样的情况了,那边还是随他吧。我会跟爸爸也说说,黄家那位对华英市那边很用心,我们参与进去会让他找到借口了。”

“杨冲锋老子弄死他。”周三麻子说,提到杨冲锋就来气,在京城哪曾受过这样的气

“老三,不可意气用事。”周玉波说,声音虽不高,但不容置疑。

“二哥,怕他个啊,老子闲着,纠缠他非要弄倒他才叫爽气”

“这时候你要把心思放到祥华财团上,其他的事过后再说,我不是要拦你,男人忍一口气十年八年都不算什么。南宫老大如今也在海岸省,他的大江集团在江北省,还担心没有机会折腾不过,这段时间等一等”

“我听二哥的。”周三麻子说,对上杨冲锋他也只能在京城闹一闹,离开京城未必就好施展。“华英市那边不能跟他较一较劲”

华英市那边的存在,对周家大多数人都不甚了解,但周玉波却知道比较全面,甚至目前的情况也熟悉。知道杨冲锋因为李昌德之死,在省里闹腾,逼着华英市那边也给省里施压。只是在周玉波看来,华英市不过是杨冲锋动起来的一个契机,一个借口,有了这样的借口在省里怎么闹都容易让更多人接受。

如今哪还有什么侠义、正义之类的,特别在体制里这些东西更不可能。黄家第三代核心在江北省蛰伏三年游击到达极限,谁还相信京城黄家定第三代人会一直低调做人机会和时机成熟之后,特别是周家这边的危机渐渐显露,正式他们闹起来给周家落井下石的绝佳机会,哪可能不抓住

从华英市的变化上,也能够看到杨冲锋的动作,这也是周玉波关注华英市情况的主要因素。高开善在老爷子心目中的的位置跟他关系不大,同样,在他眼里高开善在华英市的种种做法,完全是自取灭亡之道,老爷子还在世可能让人忌讳,但老爷子一旦离世会有多少人汇集过去翻旧账

这也不能怪别人,体制里的做法本来就如此。

对华英市那些人平时怎么做周玉波没关注,但李昌德是平江县常务副县长给人弄死在市里,而后有弄出一些假像来,能不将杨冲锋这样等机会的人招引过去

但踩华英市要将华英市往死里逼,对周家也是一挑衅和打脸,周家要怎么应对确实也该坐下来说说。周三麻子所说的华英市利益与资源,周玉波从没将它看在眼里。平江县即使有矿山,无序地开掘十多年还能有多少埋在山里再说,接受了华英市的资源,这些资源本来不多,却要将这一帮人收在周家名下,这些人散乱惯了的进到周家体系来也不会受得了那些约束。

周家是强势,但再强势也会有自己的规矩,守不了规矩最终会成为祸害,那才让人后悔不迭。

江北省那边选这时候动手,也是看准了。周家目前陷入最危急的关头,又有李昌德之死为籍口,而在全国的大势上,如何给当前的经济建设找到新的模式,是京城核心最关注的问题,也是京城各家第三代核心谁能够胜出的关键点,杨冲锋要在江北省做出一些动静,想华英市这种存在必然会清扫掉,才能够对全省的建设进行掌控。

周家看准海洋经济和海洋交通优势,站在全球的高度来推动自己的建设理念,杨冲锋一直在内地发展,肯定会在江北省推动他的那一套。对华英市下手也是必然,即使没有李昌德案子也会同样找出另外的籍口在江北省动起来。

看着老三,周玉波心里有些苦笑,之前以为借老三的手让杨冲锋狠狠受到挫败,谁想在京城那次碰撞,让老三还吃一个暗亏。为此,也让周玉波以上到杨冲锋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程度确实不仅仅是为黄家女婿的身份,自己也有些实力的。

出身太低,即使有不错的成就也会让人轻视,这也是周玉波等这些出身豪门大族里的共同性格。对底层来到人,总觉得他们没有任何根基,也不可能做出大的成就,即使做成一些事情,那不过是一种运气或是借助黄家的资源才造就这种局面来给人看的。

老三如今对杨冲锋的印象只怕还是这样,如果让老三对上杨冲锋,估计依然会吃亏的。上次周三麻子吃亏是因为宋翔宇出现,宋翔宇将彼此的争斗完全接过去,杨冲锋基本上就是扮演诱饵的角色,老三哪会感觉到他的险恶用心即使感觉到了,也只可能更看不上杨冲锋。

“老三,江北省那边你不要插手,这一点二哥要你记牢了。”“二哥”周三麻子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警示。“你听二哥的没错,不管怎么样,都要等二哥那边腾出手来”提到海岸省,周三麻子也没脾气,不直接回答周玉波的警示,但也不说气头上的话。

说到华英市,周玉波也估计江北省那边会在短期里动手了,只是,家里该有什么态度和立场按照老爷子的意思,自然要无条件护着华英市,可如今,周家自身的情况如此还能不能保住华英市周玉波也觉得没有决断,要见过老爸后再商定。

还没回到家里,周玉波接到一个电话,随之脸上更黑了,沟通几句将电话挂了。周三麻子听出一些,但不知具体情况,说,“二哥,什么事”

“江北省那边动手了,出动大量武警、连军分区的人也动了”

“操。”周三麻子对出动武警和部队很不满,因为出动武警和部队都是很严重的事件,会引起上面的高度关注,气头人想要插手也相对难多了,甚至不可为,“怎么会连军队都出动了,华英市那边就让他们这样在意、势在必得操”

“具体的情况不明,就在刚才至少有一千以上的武警和军分区的人将华英市那边包抄了。老三,这件事还是回去听老爸的,你”

“二哥放心,华英市那边本来就不管我们家什么事,老爷子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警告了老三,周玉波才琢磨华英市那边,出动武警和军分区的部队,至少要刘明新来做主才行,刘明新怎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周家这段时间对华英市的态度,周玉波是清楚的,那就是不表态。刘明新那里不会表态、华英市那边也不会表态,对外更不会表态。

这种态度虽说保守,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的看法,刘明新怎么会选对华英市下手,他说给逼得没有路走了那是谁逼着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杨冲锋、钱教授还是京城这边

回到家里,周瑾跟几个大佬在说着话,见周玉波到了只是看他一眼,暂时不会说什么。周玉波和周三麻子给老一辈的人问好后,就进自己房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