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189 这女人再好也不能用2

189.这女人再好也不能用2

难道对方会以为自己能够保住谁还是能够安排谁的位子?在县里能够安排这样一个局,肯定不是县里的小人物,但混到一定位子后的人,能够不懂这些?

确实想不通,陈雨苏觉得目前唯有守住阵脚,看对方怎么出招,真给对方录制了过程,只有找领导说清楚,想必领导会有安排。

下床来,又觉得这房间跟宾馆的房间有一些不同,只不过他对平江县的宾馆不熟悉。小心地将门开了,想看看外面的情况。但外面没有灯,陈雨苏用手机将外面照着看,找到开关将等弄亮,也是大吃一惊。等看清是在县委书记办公室里,陈雨苏突然醒悟过来。先前自己睡的大床,是办公室的休息室,只是谁叫个人休息室弄得如此夸张?

不过,之前刘志敬会有什么做法确实难说准,既然是在办公室里,陈雨苏惊疑不定的心思反冷静下来。先前的盘算估计是想复杂了,在办公室的休息间,即使有人进来也不敢公然对自己做什么的。如果有人胆敢在办公室里就做手脚,市里、自己老领导都不会绕过他们,这样的结果不是谁能够承受得起的。

心里定下来后,对之前的梦境细细回顾,记得很清楚,同时回到大床前能够闻到一股气息,这种气息的存在主要是因为休息室里的窗都关着,没有空气对流才留下来。这种气息和梦境里的记忆都说明自己确实有实际的亲密,**却没有痕迹,说明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昨晚上确实是有人将自己从办公桌那弄到休息间,弄到大床去。而且肯定有女人,是女人在弄自己,到底是谁?

县委里目前漂亮的女人不少,陈雨苏估计这些女人都是刘志敬安排的,也就是刘志敬留下的女人,会是她们其中的一个?刘志敬已经给抓捕,陈雨苏不担心刘志敬还能对他做出什么,也不担心女人会利用这种是来威胁自己而救出刘志敬。

既然是在工作上让刘志敬将她们安排进县委的,这些人必然对体制里的一些事实有理解的。知道哪些事是可能做到的,哪些事不该做。刘志敬的死罪明显地摆在那里,要说哪一个女人还会帮刘志敬伸冤活动,才叫怪事。之前,刘志敬对这些女人是做弄到手的,背后有多少不甘愿、有多少仇恨,如今,只要刘志敬不说,想必这些女人也不会说。

但谁会主动这样对自己?肯定是想通过这样来改变自己的处境。自然不可能去问,等天亮之后,让人将休息间的设施先弄走。做到自己办公桌后,洗漱过了,人也完全清醒过来。回想昨晚睡梦里那个时间段不短,自己有印象是发射了两回,证明这个女人耐心不小,付出也多,一两天必然会有所反应的。

之前,在平通市曾经有过出轨的经历,但后来自己警醒了,再好的机会都不肯做这种事情。即使有工作上的应酬,也会谨守着自己的底线,是因为拍自己做错一步,使得牵累了领导。如今,领导将自己派到平江县来,就是要将这里的乱局给收拾好,让平江县的旷野完全掌控在县里,即使要跟商家合作开发、销售等,都要让县里完全占据主动。着擦丝毫领导的意图,自己因为这些事情给人掐住命脉,陈雨苏有决心将这种事到领导那去说清楚。

领导固然能够信赖自己,委以重任,但昨晚那种情况下,自己给人摆了一道,跟领导说情况相信领导会处理好的。对金武的情况虽了解不全面,但陈雨苏也知道金武在背后还有些人手可用,解决自己面对的难题是完全可做到的。

有这样的底气后,也不担心昨晚那女人会玩出什么花招。静心下来将面对的工作头绪清理出来,虽说大局初定,那只是没有乱,要做到工作还非常庞杂。仅仅是县里的人事工作就不得了,另外就是全县个乡镇的矿业。这些矿业之前都归属在霸河高科,如今要收归乡镇归口到县里来,对矿业怎么处置自然还要听市里的,这几天,县里要应对处理好的是,要找人来接替执法队对矿山的保护。

矿山只要没有了专职保护的人手,盗矿会在短时里疯狂起来。军分区在县里最多还有一天时间会撤走,昨天跟陈林讨论过怎么来守护住分散在各村的矿业。霸河高科执法队之前权势高居在一切势力之上,村里没有谁敢动矿业的主意。谁动会要谁的命,县里不可能这样来管理,得找一批人来护矿。乡镇派出所的人可分到各矿山去执勤,但力度有多大,警员有多少,这些人员可不可靠等等,都要做全面的考虑。

虽说来之前对这些已经开始思谋、规划,而到平江县后更是开始着手布局,前两天工作虽乱,也准备了不少工作。昨天将具体事务丢给陈林去头痛,自己至少要将方案做出来,再跟陈林的计划整合起来,形成有自己意志在里面,又让县政府那边能够接受、执行到位的工作方案来,才是更有利于目前的平江县。

对县里的话事权,陈雨苏并不想都揽到自己手里,这样不是最好的局面。只有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平江县的局面稳定下来,才符合领导的工作意图。陈雨苏甚至觉得陈林只要不将私心完全凸显出来,将他那一套人马完全用上,自己都可不干预。也不担心自己会给架空,何森、周善琨等人在市里肯定会全力支持自己,陈林在这时段自己屁股都难以擦干净的情况下,他敢有任何臆想?自己委以他重责,那是组织对他的考验,是市里给他机会,陈林的这两天的表现看,也理解这一切。这让陈雨苏觉得轻松不少,而平江县实际情况比预计要好,关键也是出在陈林身上。

静心将近期的工作清理出脉络,陈雨苏感觉到睡一觉虽还不能完全补足精力跟体力,但思路也确实清醒很多。将自己用将近两小时些出来的近期工作再看一遍,觉得没有什么疏漏,才站起来。

跟在领导身边后,从金武那里得到一套锻炼身体的活动套路,这些年来一直坚持着,只是到平江县后工作太忙才中断。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想活动一下,这套活动做完最多半小时。时间完全足够,只是陈雨苏做了不到五分钟,心就乱了。

索性停下来,将办公室门开了,见外面站着一个女人。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其他人都会尽可能少到这边来,除非有工作要请示才会过来。

见办公室外有一个女人,陈雨苏心里一下子警惕起来,不知道外面的女人会不会是昨晚那个。从某种角度说,是昨晚那个的可能性最大。不由地好好看了这女人一眼。

非常好的身材,只是清晨的光线还不够足,看人也有些朦胧。陈雨苏此时没有戴上眼镜,更看不太清楚。女人的脸是鹅卵形的,身材凸凹有致,即使站在前面不动也让他感觉到发散出来的魅力与性感。

鹅卵形的脸背着光依然让陈雨苏感觉到明艳亮丽,可见这脸会有多么动人心魄,让人迷醉。只是,陈雨苏很警惕,甚至可以直感到面前这个女人可能就是昨晚扶自己进到休息间的女人。这时候她站在办公室外确实很突兀,又让陈雨苏觉得是很自然的事。

此时出现就是给自己暗示的,心里虽有着恨意但看着面前的女人,里又恨不起来。单纯从女人的性感与魅力说来,算得上是极品了,至少,陈雨苏没有见过几个超过面前这女人的。领导身边有女士自然不能跟面前这人比,她们高高在上,即使陈雨苏是领导的秘书,完全是自己人,陈雨苏在心里完全是仰视的存在。

在他的圈子里,确实没见过有超过面前女人美色的,让陈雨苏实在憎恨不起。心里也明白,如果真是面前女人做的事情,那这样的女人心机不一般,在县委里肯定跟刘志敬有很多往来,接下来在县里还会有不少人给清算到的,这女人会不会是一个危险的存在?即使不危险,那自己也不能跟她有任何瓜葛。

牵扯不清的事绝对不能有,昨晚即使不是梦,发生过的事自己是完全无知的前提下,会演变成什么样都有办法补救,如果自己主动会对此这次错误的让步,会让领导失望的。昨晚的事情,等看看迹象之后,陈雨苏觉得要跟领导直接汇报,至于怎么处理也要听领导的。

“书记……”见领导出现了,莉莉也惊惶不已,昨晚弄完后自己回想全过程,明白领导都是在睡梦状态,这一点是完全能够肯定的,至于领导醒过来后,会不会起疑、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心里也担心。新书记在县里表现算是温和,但那只是目前县里的状况要求他这样做,领导们到这样的位子上后,必然会有的修养,是不能从表面看一个人的心性。

陈雨苏没有出声,就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莉莉心里慌乱起来,觉得自己这时候过来会不会让领导以为是来邀功的?邀功到还好,如果让领导认为是在要挟新领导那才叫找死。只是,面对了之后,要将自己来意说清楚才能化解开。

“书……记,我是县委办莉莉,书记的办公室打扫是我的职责,没……没有影响到您的工作吧……”

从女人的语调可以听出她灵魂里的害怕,陈雨苏也可确定面前的女人就是昨晚的那个,她有这样的态度,那就当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今后在观察要不要调离县委吧。现在,反而不好转移将她调开,让人琢磨出味道来。

没有说话,往办公室外走,到走廊活动下自己的身体,心里也暗自感叹,这样的女人当真有些可惜。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