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209 眼力

209.眼力

自己的节奏给高开善拦截住,此时,心豪情却给激发出来,热血高亢,有进无退。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一拳姐一拳步步紧逼,步步抢占先机。

金武个子不高,才一米七多,力量也不见长。跟黑牛、大块无法在力气上相较。但金武能够一直跟在杨冲锋身边开车,那是有着绝对武力值的。这一次设伏,对高开善也是有着充分的估测。

之前,抓捕何霸之时,黑牛曾跟何霸碰对面地硬碰过,虽说之后何霸给枪击伤了双腿,但枪之前与黑牛硬碰过二十来次,以此来估测高开善的实力,才将金武也调过来,以确保黑牛的安全。

硬碰硬地跟黑牛、大块拼杀,金武未必占优,但生死搏杀之际谁能够战到最后还得看地形和机缘。另外,金武还有一隐秘的绝活,那就是用枪。

金武最初给挑选出来就是枪法精准,特别是短枪。按武校教官们的评估,金武的枪法租客在国内排到前五。这个前五是包括军选手和黑势力的,这种评判虽说不一定准确,但也足体现了金武在枪法上的强悍。

跟杨冲锋之前,技击和力量等算不得太突出,之后跟在杨冲锋身边得到指点有得到系统训练,综合素质有了飞跃性的提升。这些年一直跟在杨冲锋身边没有换人,那是因为还找不出比他更出色的人选来。

大块一直是力量型的拳手,从最初跟在黑牛身边就如同坦克一般的存在,到如今,武力值比起当初要精强不知多少,但对黑牛的那份心一直都没有变。此时,见到黑牛已经将所有战力都爆棚出来,也知道高开善实力之强或许比最初的预计要高出一些。

大块根本不考虑自己会不会受伤,会不会给高开善打倒,有如蛮牛一般地往前直压而前。金武的落点在另一侧,这都是预先设想过的,此时,金武虽带了枪但没有拿出来。黑牛全神贯注跟高开善对手,大块见黑牛危险大跨步前冲救援,金武没有机会也往前冲。他们三个人对高开善的围堵之势已成,而三个人如果单对单跟高开善拼,确实不是对手,但三个人抵住一招半式又都有自保之力,另外两人会全力合击高开善也不敢当真对谁下死手而让背后的人得手。

黑牛本来是正面抵敌高开善的,大块冲过来后,却将黑牛这一角色给顶替了。大块的战法跟黑牛完全一样,都是不要命地拼,在这种只求伤敌的打法本来对高开善是最有力的,但大块身边有黑牛和金武,从表面上看,金武是最弱的一环却又是最灵活、最难捕捉的一环。高开善每一招都不得不留力应对黑牛和金武的进击。

如此,双方交手虽激烈但却陷入僵持。特别是黑牛和大块两人都是不要命的往前冲,彼此之间的交错很多。高开善发觉三个人在战斗有彼此的配合与默契,分明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战阵,想要冲出去都不会很轻松时,才想到要撤离。但三个人对他的围攻并没有停下,而透露出来的杀意都毫不掩饰。

对这种激烈搏杀,高开善是有更强的抗力,不过,黑牛、大块和金武有年龄和身体上的优势,而经受的训练又转移针对这种搏杀的。消耗虽大,高开善也丝毫占不到便宜。

金武虽说难以捕捉、灵活多变,但要硬碰硬却相对抗力显得小一些。高开善见楼下的人已经冲到过道,如果对方的人进来,会将这里团团围住,需要脱身难度更大了。没有更好的机会,也没有时间再纠缠,更不能让自己受到明显的外伤,否则,下楼动作不能利索在对方的全力追击之下,还可能有狙击手在远处守候,下楼之后对方布下多少人手都很难判定。

三个人选从哪一方突破

两边的窗破了都能够出去,远处的狙击手会守在哪一方从门也能够出去,只是黑牛守在前,过道里也有不少人,而这边肯定也有狙击手存在,才能将自己带来的三个人枪击了。大块进来的那窗面对大街,对面街的房子矮两层楼,一直到几百米外才有高楼,这给对方在远处布下狙击手有着更好的条件。

金武这边也是一条街,对面街与这边相隔十几米,对高开善说来,这距离即使对方设下埋伏远不如狙击手的枪跟有威胁性。

金武的正面抗力相对也要弱一些。

意念才起,黑牛大声喝叫,“当心逃走,小武谨守门户。”话还没说完,高开善已经全力以赴地往金武逼压而至,金武确实抵不住高开善的全力一击,不得不往旁边退一步。这一步,让高开善得到逃生之路。

也不顾身后黑牛和大块全力一击,在拳头要打当口,一步闪过往破裂的窗口冲飞而前。谁知到窗口那给弹回来,窗口不知何时罩下一步满倒钩的。一旦给撞实在了,非要给那些钩钩住不可。

“怦”一声枪响,高开善感觉腹部一痛,随即的枪响感觉到两腿都枪,抬头看,见金武手掌里一支精致的手枪,枪口还冒着烟。

金武这边,才是致命的陷阱。

设计的诱捕方案再好,也要有恰好的机会。

高开善实力太强,金武不会让他再逞威风,第一枪响了之后,将手里枪膛子弹都打进高开善身子里。两腿各一枪、腹部一枪,胸部一枪,都没有命要命之处。但让高开善无法发挥他的战力。如果不是窗外带有尖钩刀的罩住去路,高开善或许已经下到街道,这将他弹回或将他衣服勾住,划破皮肤都能够让他的行动变慢,金武有足够的时间拔枪射击。

重新站稳后,高开善脸上看不出多少痛苦,死死地盯着金武。黑牛、大块已经过来站到金武身边,担心高开善困兽犹斗。像他这样练到这种等级的人会有多少爆发力,三个人也没法估计。一些传说是不是当得真,实际上有多少出入,都难以判断。能够让高开善枪主要是给窗外的弹出来,心神稍乱,而金武完全是有充分准备的,让开扑过来的高开善,已经将枪摸出来。要不是高开善心神乱那么一瞬间,能不能击他也难说。

所以金武第一枪对准目标最大的小腹,枪之后,更出乎意外的是金武并没有停手,而是连击毫不犹豫地继续开枪,将高开善两腿击。虽不是爆破性子弹,但这样近击子弹对人体的破坏足够强。创口不大对里面的损坏不小,高开善修炼再好,对如此多而又大的机体破坏还是无法承受的。

血流不多,高开善似乎想等黑牛等人说一句什么话,可这三人哪会说话房间外的人已经冲过来,随时都会进到里面来。他们出面诱捕高开善是计划周详单环节,但扫尾抓捕,总是要警方来完成。哪怕金武经常出现在杨冲锋身边,都不可能参与直接对高开善的抓捕工作。

有些事总是要在程序上走正规路线,才会让人少一些流言,也少一些给人乱说的把柄。

见高开善确实没有飞天之力,受到这样多的枪伤无法外逃,三个人当即在房间门开之前从大块进来的那扇窗往外跳,窗边留着下滑的绳索,飞快之间,三个人都消失在夜色下的华英市街道。

魏征远到这警员冲进房间,见到身上还在淌血的高开善,没说什么。房间里一片狼藉,给砸碎得不像样子,这一个现场会很快给破坏掉,才能将很难等人的痕迹掩盖。跟在身边的两个警员很默契地将手铐、脚镣拿出来给高开善戴了,四周的枪口才收下。

让医护人员进来给高开善处理伤情,这时的高开善才真正萎靡下去。警方会用什么样的报告给省里和外界解释,高开善也能够理解,之前他在华英市没少让人做过,如今,报应在自己身上也没什么不甘心的。

只是,那三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让高开善心里很不服气。

京城周家这些天都不说话,高开善也知道不可能再有人在意他的生死,或许,周家还希望他死得干脆一些,免得将周家牵扯进去。之前的一切都给破坏掉,身后也没有什么再值得留恋,心情倒是那个平静下来。

金旺连夜往怀才市赶去,到怀才市快半夜了,直接进宾馆,见杨冲锋还在房间里。当即对杨冲锋点头示意,刘潇然见是金武突然来到,自己先出到房间外让金武跟老板说事。

杨冲锋得知在华英市那边发生的事,也知道高开善超强的战力,如果不是很难等三人联手,又事先布下周密的陷阱要想将高开善这样的人抓捕确实难以做到。

接下来怎么办,那是在省里所作,之前杨冲锋只是默许华英市那边的做法,如今真将高开善给抓捕了,还要有不少事情推动起来,才能将这件事掩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