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vip高开善被抓的消息泄露

高开善被抓的消息泄露

快进县城,天还没黑,让刘潇然等人都松一口气。

今天在九曲县这边遇到的事情,领导虽没说什么但终究让领导大丢脸面。刘潇然家不是在九曲县,但他在怀才市政府办工作好几年,对九曲县这边的主要领导有所了解,特别是县政府办有熟人,进县城这边手机信号正常后,倒是要先了解一下上坎乡的几个领导姓名,领导回去肯定要给这件事有所交待,甚至可能成为全省的一个干部整治的突破口,不好好落实到具体的人肯定不成。

刘潇然如今的身份怀才市行政系统里的人都知道,私下要打听某些人自然会引起怀疑,但也能够快速得到结果。找到一个电话,是九曲县县政府办一个副主任的,之前曾为县里的汇报材料跟刘潇然一起吃过饭。发一个短信给副主任,立即就收到回信,也没有问要了解上坎乡领导的原因,说几句客气话请刘潇然稍等。

还没到宾馆,就受到上坎乡领导班子所有名册,刘潇然表示了感谢,顺带说一句今后到省里有什么事会尽量帮忙,对方立即发来一堆感谢的话,表示今后会请领导帮忙的。对于县里的领导说来,只要在省里有这样一个门路,那就是非常稀缺的资源。副主任帮刘潇然这样一次,在县里领导那也会有更好的资源回报。

刘潇然没有跟杨冲锋汇报自己所得到的信息,等出了怀才市,再找那个副主任温情今天上坎乡发生什么事情,组织部的人是谁到上坎乡工作,那么今天的事情就会有眉目了。到时接口说说在省里的朋友的遭遇,也不会让县里的人疑惑到杨冲锋等人过来。

天色虽不晚,但要离开怀才市已经不可能,在九曲县吃过晚餐,继续赶路回怀才市市里,第二天还要往另外的市去。在车里讨论到从省城修铁路到平通市,一直连进上江市,估计明天会往边走走,实地看看上江市如果规划成整个大西部一个重要的货运中转站有多少可能性。但具体怎么走,还要听钱教授的,要以他的意思为准。

宾馆房间没有退,进房间后杨冲锋活动几下让浑身的疲倦驱散。才做了准备活动,张滔鹏的电话过来了。杨冲锋见是省长的,先问好后说了这边的行程和收获。

张滔鹏表示了辛苦,要杨冲锋转达意思给钱教授和随行干部。之后说,“冲锋,原以为先将高开善隐秘审问,今天下午还是泄露情况了。”

“嗯,省长,事情都有两面性,高开善给抓捕不是也让一些人死心”“确实是这样,只是也有人不安、在担心啊。”“担心不担心我们不要理会他们,都听省委的,省委自有分寸。”

张滔鹏如今在省里的气场上扬不少,但遇上具体的事情,却显示出底气不足。杨冲锋知道他的意思,最担心的还是京城那边的压力,如果周家发话,省里会有什么态度到时候他当真不好取舍。此时跟杨冲锋通气,也是先做好铺垫,同时彼此有共进退的意思。

杨冲锋自然也担心周家发话,以前省里每次对华英市发难,周家都会间接地表示过问,使得华英市的问题搁浅,也使得江北省这边在没有人敢对华英市多说什么。?之前省里动用武警和军分区的人对华英市黑恶势力进行雷霆一击,抓捕了汇报、蔡琴等首恶人员,京城周家一直没有表示。或许是周老爷子已经不能问事,而周家其他人也不肯将高开善的这些事再去惊扰老爷子,或许是周家如今不行直接跟黄家树敌,宁愿将华英市与高开善都牺牲掉。

杨冲锋也无法判断周家的根本所在,如今,周家给海岸省千亿项目所困,焦头烂额的,如果主动惹了黄家这边,即使杨冲锋对他们有所动作,在京城大佬面前也有官司可打。对华英市和高开善冷然沉默,也许就是一种态度的表示。抓高开善固然是要将湖北高考的首恶抓捕到位,免得潜在危险存在。对高开善这样的武力值过高的人,应该这样先解决掉才安全。

至于周家会不会出来说话,杨冲锋也在等结果。当初策划抓捕高开善的局虽做得隐秘,何森、周善琨和魏征远等依然做了报告上交贾书理、张滔鹏等主要领导。承担具体操作时华英市市局,至于黑牛等人完全放在资料之外,如今市局那边些抓捕过程材料,也不会将细节完全公布出来。行动之前,张滔鹏就提出抓捕高开善之后,进行隐秘审讯,先将案子办成铁案,等周家得到消息后,即使要救下高开善这边有铁证后,周家也不敢将他们反咬一嘴。

如今,抓捕到高开善才一天,消息就瞒不住,说明问题是在华英市。至于抓捕高开善的真实过程,不知会不会传出去。华英市跟省里有联系的人也不仅仅是高开善一个,高开善被抓住,确实难以做到完全保密。魏征远的禁口令未必就有用,之前市局是完全控制在何亮亮手里。市局才经过整顿,人心也不会完全给收住。

这样的信息传过来,在省里圈子里或许得知的人不多,但不少于高开善有关联的省里领导会有人知道不少,这些人里自然有人跟京城有联系的,消息传到周家那边也是预料得到的。好在刘明新一直都没有打电话来,说明这个问题还不够严重,至少,周家没有直接施压。

不过,想来也好理解。周家不可能不知道钱逸群就在杨冲锋身边,如果他们对江北省说什么,杨冲锋会忍住不跟钱逸群说之后只要钱逸群到华英市走一趟,对周家可就不妙了。钱逸群一直对周家印象就不好,要不怎么会对海岸省的千亿项目置之不理周玉波不知费了多少脸面请他,钱逸群却一直都不肯就千亿项目说任何话。这样的态度周家哪会不知他对这个项目的看法再让钱逸群抓住什么,回京城在大佬面前提几句,周家也无法承受的。

跟张滔鹏那边也不好明说,说透了有些话就没意思,也不和规则。聊几句,便挂了。

段杏在得知自己陪书记到京城的通知,心里很是高兴,虽说明知自己从省委组织部长的位子上要直接跳到省委副书记位子可能性太小,但京城来的通知却让他心思灵动起来,免不了瞎猜。见到刘明新后,刘明新只是说了行程而不说去京城的事务,看不出多少倾向。这让段杏有更多的猜测,这种隐隐的期待一直到京城、到中组部见过领导后才息下来。

刘明新给留在京城,段杏工作任务不多,也不想先回江北省去。到京城有时间多走动走动也是一个机会,总不能事到临头再走关系。在京城经营关系不容易,只是,到段杏这样一句是省委常委的级别,年龄上虽不存在优势,但只要抓住机会还是可能将前景走好的。

刘明新在京城也不是很忙,但对江北省的人事调整,不是他一句话就可定下,推荐之后,京城这边的较力会更激烈一些,他留在京城也是较力的一方面。总的说来,中组部对省里的人事调整,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尊重刘明新这个一把手。

段杏对华英市、高开善远比一些人更知道内情,所以在华英市的认识问题上之前一直都不插手,市里推荐的人一路绿灯进行任命。说起来,省委组织部这边在华英市组织人事工作上也有不少问题可揪,省里对华英市黑恶势力进行打击,段杏的态度非常明确权力支持,也是要将他这些污点给清除掉。

在组织人事上,如果省委组织部对华英市根本考察与监督工作真做到位,哪会让黑恶势力猖獗到这样的程度在平江县,几乎所有的党政主要领导都是霸河高科的重要成员,市里大多数领导干部也是霸河高科的主要成员,这样的局面即使维护下去也会牵扯到他这个组织部长。不过,在省里下决心之前,谁有肯对华英市说什么不是

好在在人事工作上完全可推给李雷,实际上确实也是李雷在华英市人事上进行掌控,才导致这样结果的。段杏所担负的责任可推卸大部分,如今在江北省跟华英市没有牵扯到人还有几个段杏倒不为自己担心什么。

得知高开善在华英市抓捕了、还身受不少的伤,据说是抓捕中警员开枪所致。段杏对高开善伸手高绝之类自然不信,高开善身边有保镖却是跟实际状况较符合。也不会符合这些细节,主要是高开善给抓捕后会在省里引发怎么样的动静

段杏觉得判断不了,想来书记刘明新也会得到这方面的信息,或者华英市方面、省厅都会做专题汇报的。不过,他在京城跟在书记身边,这样的信息得到后还是要跟刘明新说说,也可看一看领导的意思,对自己今后的工作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