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周家老爷子离世

周家老爷子离世

京城周家的老宅子突然间人多起来,周老爷子下午从特级病房里转出来,回到家里。 儿子老大周瑾、老二周雷都陪着过来,医护人员将他小心放回房间,两人看着也在帮手。非常担心哪个细节上让老爷子那口微弱的气息就断掉。躺下后,周瑾看着周雷,说,“让玉波他们都回来吧,来迟了见不到最后一面也会遗憾。”

周雷点点头,站起来要出外去做这事。这个电话还是他来打比较适合,其他人说不好也会影响到年轻人的心志。老爷子这病一直拖着,算起来也好几年了,这时候生机断了,也是熬到油尽灯枯。同一辈的老人,如今在国内只有寥寥几个,相比也算寿年长的,只是,这时候老爷子真走了对周家的打击回避想象中的更严酷。

四年前,周家为了将第三代的周玉波撑起来,也是因为有老爷子为后盾,要抢在老爷子走之前孤注一掷地搏到上位。海岸省的千亿项目当初调研、设想、规划、论证等都是经过严密过程,请到国内、国际这些方面专家来做的。而项目的前景、视野、具体运作的步骤都经过充分地演算过。谁知,这个项目从两年前就将周家拖进一种欲罢不能、要实现目标又明显达不到的境地。这已经不是尴尬,而是像溺水的人一直在扑腾,看见岸边就在不远处,这个过程里还有很多可借力打地方,然而真去借力那些东西又想小枝条或浮着的稻草一样,太不着力,无法改变溺水者下沉丢命的命运。特别是近来周玉波在海岸省所做的工作,拉到的资金往里面投入,就是让周家这个溺水者见到水面上这些细微枝条来借力、鼓气溺水者的最后希望。

确实,周家核心在一年前已经意识到面临的危局,但几乎所有的资源都投进这个项目里,周家还有什么其他选择?

生死存亡。

准确地说周家已经走进死局之境,唯有将千亿项目做出来,才能挽救周家死里逃生、绽放出生命之最强。可如今拉来的资金投入项目中如同精卫填海一般看不到一点希望,最难的是所有投入的资源产生的负面影响,都因为老爷子还在而没有爆发出来。如今老爷子的日子显然可算出来,那些陷进千亿项目里的人还会有多少顾忌?

周家核心的人都意识到这些危机,但谁都不去碰这个问题。目前那些资金的吸纳,就如同吸毒的人在不断地吸食,不断地给自己的身体添加压力。

周雷走出房间,见张老、于老一起过来,两位虽说是跟老爷子说同一时代的人,但相比较在党内的影响力要小很多,当初也是跟在老爷子身边,事业上没有多少建树,如今,作为当年的老资历而存在,在周家内部确实有不轻的份量,在京城的影响力就有限了。

周雷见两位到来,忙站住,说,“张老、于老您两位来了。”这时候确实不知说什么,张老说,“老爷子情况怎么样?”周雷神情更黯然,摇摇头。

于老说,“你先前忙,老大在里面吧。”到这时候,大家都明白老爷子不过是弥留之际,能够拖几天,能不能拖到等周家后辈人都集中过来而已。周瑾作为长子,自然要守在床前。周雷嘴巴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对老爷子处在弥留之际,他作为儿子其实也没多少悲切。老爷子病这么多年了,心里早接受这样的结果,老人真走了对老人说来也是一种解脱。病体拖着,靠药物来维系未必不是一种折磨和拖累。但是,对周家而言,老爷子的留与走影响又太大一些。

周三麻子之前给勒令出京城,虽说已经大半年过去,这禁令也失效了,但他还是没有回京城来。在京城圈子里,那次脸面丢得大,回京城来也没有当初那种荣光。但心里对杨冲锋的恨意越加强烈,真正的苦大仇深。当初跟在身边的小四到小九,如今也都给家里圈起来,有几个还没得到自由之身。家族的财团祥华财团如今还是周三麻子执掌,具体业务他不会去理会,但也体会得到财团如今维系之艰难,进而体会得到家里的危机。知道这些,也让周三麻子少了一些狂躁暴戾,但他将这一切都归结在杨冲锋身上,都是因为他针对周家,才使得周家陷入这样的危局。

如果有机会,周三麻子都想直接用自己的命来换杨冲锋一命,也想请黑势力或杀手将杨冲锋给灭杀,所有后果都由他来承担,用自己的一命来换取周家的安全。至于事情是怎么样的,他不会太在意。

忽然接到老爸打来的电话,让他即刻回京,用最快的时间赶回老房子。周三麻子只说他会立即走,没有多问。这样的电话虽说突然,而老爸也不作任何解释,周三麻子也知道肯定是老爷子很危险了。挂了电话,周三麻子突然狂躁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杨冲锋,自己会出京城会要分秒必争地往京城赶路?

将办公桌上的花瓶一下砸在墙上,那种破碎的炸裂声让他感觉到一股快意,恩仇之间,要直接表露出来才会让自己的心意通达。

也知道这时候不是找人报仇的时机,自己既然决定要这样做,今后总会有机会。心里转而又悲切起来,周三麻子拿起电话给二哥打电话去,老爸那边肯定不会告诉自己实际情况,但二哥应该知道,他也会将实际情况跟自己说,知道这也是一种心性的磨砺。学会承受和能够承受都是一个人必须要做到的,才能够真正对自己、对家族担当起来。

二哥那边处在正在通话中,周三麻子不知是老爸给二哥打电话还是二哥在部署一些事情,要到京城去,留下来的事情总是要人来做。华祥财团周三麻子虽说是总裁,但真正运作的人却是副总,他个人在财团里的权力有限、影响力也有限,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影响到整个财团的运转。华祥财团的总部在京城,平时,周三麻子要接触这边的工作也主要是通过信息的传递,即使当初他在京城时,也没有直接给财团的决策签字审批。

周玉波的事务繁杂,不能直接离开海岸省,但又没有给他任何时间来安排这些。从办公室出来一直用电话给身边的人安排事务,也跟省里主要领导说明事由。老爷子情况危急对周玉波说来理解更深远一些,周家会不会因此而崩溃?

海岸省的千亿项目对周玉波说来目前已经是无法承重的担负,也是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会爆炸开来的最大危机。这样的危机不仅会将周家一同毁灭,还会将海岸省也连带一起,甚至会让国内不少产业、很多集团都造成毁灭性的破坏。如今发展到不是能不能缓过来的问题,这一点,不仅周玉波看得到、周家看得到、海岸省的核心层也看得到。甚至京城高层也对这态度不明,或许也是在估量海岸省这个千亿项目该怎么来导引,将这种恶态引向有利于国内经济发展的势态。

从海岸省到京城有直达高速,途中,周玉波基本上没有得到休息,一直在通电话。周家虽说还没有对外透露老爷子的情况,敏感的人也能够看到其中的一些状况,自然有人猜到周老爷子情况不妙。

杨冲锋在中宇机械集团那,正跟赵跃进在一起,突然接到电话,说几句。杨冲锋没有多说,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只跟赵跃进交待两句话,让他对香港那边的动作稍缓两天,但外围动作要继续。随即,杨冲锋跟艾温冬联系,让他到千色白花去见面。

周家变故,艾温冬作为艾家的核心人物之一,肯定会到京城去,但也是南宫家脱离周家掌控的最佳时机。他不会亲自见南宫无极,给艾温冬一个态度,让他到京城去转达却是有必要的。

周家的具体情况还没有详情,但周玉波、周三麻子和周家核心人物都往京城聚集,会有什么事情不难推断。周家老爷子走后,周家在国内的处境会有什么变化?这个问题看起来跟杨冲锋没有直接的关联,但他却明白,周玉波目前依旧是第三代影响力最强的一个,海岸省那边的危局也会因为周老爷子的离世而变得脆弱,脆弱到哪种程度,如今也难以估算。海岸省一旦危机爆发出来,周家固然毁灭可连带毁灭的患有太多的经济实体、波及面太大。会不会将国内经济发展大势都迟滞起来?真到这种地步后,江北省这边的建设肯定会手袋牵连,这边的建设进程也会受到影响。

有时候,这种敌损一万自损三千的局面未必是最好的。在项目启动之初,杨冲锋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些情况的可能性,只是对海岸省千亿项目的危机预料不足,也没有预料到周玉波和周家会在这两年里疯狂地吸资,而一些人为了得到政治利益,作为交换将大量的资金投进这个明显的黑洞里,或许他们本身并不期望有什么结果,所需的结果已经得到。

在危机爆发之前,让江北省这边有更多的准备,才是目前当紧要做的工作。杨冲锋五一给周家落井下石,也不是他心存多少慈悲。周家在海岸省那边牵扯到的利益和利益背后的人,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群体,这样的群体也不是谁都能够觊觎和吞吃的。再说,海岸省走到如今这一步,最初没有京城大佬的想法在里面?没有他们的一点意志,单凭周家也不会走到如此势大,早给做工作了。到如今,危局显露,京城那些大佬肯定会尽力维系、渐渐化解,对国内的经济建设才不至于引动致命打击。

一路沉思,杨冲锋也头痛不已。最幸运的还是之前跟香港顾家有了接触,跟九瑶有了针对香港罗家的动作配合。

周三麻子走进老宅子时,见二哥神情灰败,脸上似乎有泪痕。心里不由地一痛,自己赶回来还是慢了一步。老房子里,有工作人员在忙,而周家核心成员都聚在这里,周三麻子情绪激荡之下,一下子跪在已经用白布盖了脸的老爷子床下。

周老爷子干枯犹如木材的手露在外,周三麻子将老爷子的手拿住,埋头在那里。工作人员要对老爷子身体进行处理。要给老人洗一下全身,周三麻子跪在那里,工作人员不知要等还是请周三麻子先离开一下。周瑾、周雷等人都到外间,有很多事情要他们处理。张老、于老在房间里,但对周三麻子这个头有反骨的确不会直接说什么,要周玉波将他拖起来,好让人处理老人的容颜。

周玉波走到周三麻子身后,拉住他说,“老三,很多事情要我们处理,先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