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周家面临风暴

周家面临风暴

周老爷子的追悼会很庄重而隆重,京城大佬悉数到场,也让所有人看到周家强势的一面。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杨冲锋等人早回江北省去,刘明新这两天不在江北省而是到京城周家。刘明新出现在周家也没什么特殊,各省的大佬都有出面,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比如,杨冲锋如果不是黄家女婿、不是黄家第三代旗手,纵然是江北省的省委副书记未必有资格出现在周家、给周老爷子上香祭拜。其他各省情况亦然,张韬鹏就没有去,有了杨冲锋和刘明新都去周家,他便不凑热闹。

找到杨冲锋,两人到千色白花找一间包间坐。张韬鹏意气索然,坐在那里看得出情绪很重,杨冲锋也能够理解,却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跟他说,不去看一个死人、不借死人表达自己的存在也没什么关系。上了酒,给张韬鹏满上,杨冲锋说,“省长,来喝一个,我敬你。”

“喝。”张韬鹏也不在意他说话里的词句,喝一口就似乎将自己的情绪都溶进酒里,神色舒展一些。“这酒不错。”

这酒自然不差,柳河酒业集团最顶级的酒,品质上与几大传承悠久的国内名酒并不存在什么差距。口感之美、至醇,杨冲锋不说,只是笑笑。

给张韬鹏杯里加满,说,“好喝酒多喝一点。”

张韬鹏真将酒杯拿起来,先闻闻,喝一小口,在嘴里再品咂一番。倒是不再评说,对于品酒、评酒,张韬鹏并不在行。

在酒上说不出新话题,而两人喝酒总得有下酒的话语,张韬鹏说,“冲锋,你说说江北省会不会受到海岸省的影响我担心啊。”

杨冲锋目标张韬鹏担心什么,海岸省的危机一旦爆发出来,波及面会有多大,即使不直接跟江北省这边有牵连,但江北省不少申请立项的都有可能给京城那边迟滞,如此一来,这边的建设必然会有影响、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将整个建设规划都搁浅。再有,危机爆发后也会让更多的资本对建设投入的疑虑,原有的一些资金可能会给压缩、冻结,等形势好转。这个“等”就有可能将项目一个个葬送掉。

但中央的意思不会说出来,更不会说一哥对海岸省那边的想法。杨冲锋给一哥召见的事,目前还没传到江北省来,但等刘明新回来后肯定会知道,他估计也不会穿,但张韬鹏在京城也不是没有消息来源,过几天自然会听说这些,也就会想到一哥对江北省或海岸省的态度。

“省长,我们将自己的工作做踏实,那些有钱人自己会有判断,他们对那里有钱赚比谁都敏感,要不然也不会赚到这样多的钱。”“这倒是对的,积累,更多的人都是靠自己的眼光、分析、判断、决心,都是人精啊。”张韬鹏也明白,有些事情直接讨论说出来可能会犯忌,杨冲锋也未必会说,即使彼此处在对等合作的关系,毕竟不是在同一阵营里。

“周玉波在海岸省的困难显然会因为周老爷子的离世更增加一层,周玉波有多大的承受力,我也很期待,想看看他的底线在哪里。”杨冲锋说得轻松,对张韬鹏这边,始终要表露出自己的坦诚,今后在工作上的合作关系才会牢固,张韬鹏肯选择自己进行联合,更多的是想自保、想在离职后有一个更理想的去处。从最初的接触到如今,杨冲锋跟他的个性都比较亲善,这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的真诚表现。

“压力会有多大”张韬鹏说,这是他很关心的,直接涉及到自己的态度,也涉及到刘明新的态度。刘明新在江北省虽说没有表露多少对周家的关系,可张韬鹏也能够感觉到其中一些微妙,特别是在华英市高开善那边的处理上。至今,高开善的审理还没有明确的进展,即使因为当初的伤还没有医治好,但要没有刘明新的意志在里面,这种事情早就审理完成了。张韬鹏和杨冲锋联合的意志在江北省谁不积极地表现

“压力肯定大,我估计,随着周老爷子的离世,之前一些不敢脱离周家压制的人会有所动作,至少要试探一下,那些观望的人也会重新作出选择。周瑾、周雷确实继承了周老爷子的性格却还没有周老爷子的手段。有些人肯定会借机试探以下,周家在海岸省的危局又有几个人看不到不过,周玉波确实有能耐。了不得的一个人,让人佩服。”

“要说让人佩服,冲锋,我还没有见谁比你更出彩。”

“省长,我在江北省这边即使有一点成就,也是在省长支持下才做出来,没有老哥的提携我又能做出什么。这一点,我很庆幸有省长这样一位可敬可佩的老哥啊。”

张韬鹏自然开心,说,“不理会那些了,就像你说的,将自己的工作做好,一切都是坦途。”

周老爷子的葬礼之后,周家核心人物都聚集在老房子,几天的折腾对周瑾、周雷、张老、于老这些年岁大的,还是消耗过多有些不堪承受的萎靡。周玉波经历还行,也是经历旺盛之人才会在工作上有过人的进展。看到父亲一辈人都神态萎靡,周玉波承受的压力很大,虽然不在江北省但江北省那边的消息还是源源不断地传来,而这些都是不利的消息。

回家之前,也预料到随着老爷子的离世,这种局面是必然的,然而,出现的情况还是比预计到要更糟糕。这才几天,在海岸省的项目里有不少资金找借口不肯到位,拙劣的借口根本就没有掩饰。资金如果全部停下来,链接一断,海岸省的危局会在一天内爆发,真正爆发之后,那才叫回天乏力。

但目前,还有多少资源可动用对海岸省所出的局势,大家都能够体会到也能够看到这些,场外的资金不可能再引进来。唯有可动用的就是周家自身的资源。

之前,周家虽将资源往海岸省倾斜,但最多所调用的还是人脉和通过这些人脉关系能够融进的资源。自家的根本还没有太多的损耗。如今,要救海岸省的危机,要让外人对海岸省项目还维系着一丝希望,目前唯一可选择的就是将周家根本上的资源抽调投入进去。

周玉波至今还不知道一哥在自己家里召见杨冲锋是说了些什么话,当时只有钱逸群在里面,如此推测也可知道是对杨冲锋有利的局势。

周家核心的人都知道一哥召见杨冲锋的事,对这事也各有自己的看法。如今,处理好老爷子的后事,得一起来面对目前的危机。

“玉波,你说说情况。”周瑾说,虽然精力透支,但大家都知道这些事情没有定下来,回房间休息也不能踏实。

周玉波将海岸省这两三天的情况说了,“如今的这边变动可能只是一个前期的试探,接下来会有多大的风暴还不好断定。我们这边要是没有应对之策,试探的动作会变得更大。这完全是肯定的,回京城之前,虽有一些预计和应对安排,但程度上还是超出了,背后有没有人在推手还没有确切的迹象。”

“情况危急,其他的话就不多说了,半个月,或许就一周时间,我们在海岸省那边撑不住,周家所有上市资产都会成为泡影。这样的结果我想不用解释,荣辱与共,局势明朗。”周雷说,他不是家主但对周玉波和大哥周瑾是全力支持毫无二心。至于周家这一系其他人会不会在这危急之际会不会思考自己的利益,为求自保而舍弃其他

其他人对当初决策在海岸省做千亿项目之初都是支持的,当年对这个项目的预测非常乐观,周家的资源进入那是绝对有巨大回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投入越来越多,能够挪动的资源都投进去但建设的预期却远远看不到终点。这两年来,是不是对周家所有上市资本都还算出来,往海岸省汇聚也成为周家难以抉择的一个难题。

见其他人都不说话,自然是在面临着抉择,周雷说,“玉波,你用一周的时间将我名下的所有上市股份都处理掉,都用来救急。”声音沉稳,不是那种孤注一掷的意态。

“二叔。”周玉波说,周雷名下有百分之十八的股份,如果放在周家较好时段出手,直接可得几十亿套现,但如今出手或许一半都难得到,而这些用来维系海岸省的危机,发挥出来的价值又会缩水。但如今还有周家选择的余地周家目前最好的资源就是这些上市公司,出手之后,以后要想拿回来,可能要花三四倍甚至十倍的成本。

如此,挤兑之后,周家的资源会大为缩水。这些情况周家其他人自然能够看到,这也是那些人都在犹豫不肯表态的原因。周雷一下子将自己的所有都拿出来,如果海岸省那边支撑住,自然有相应的回报,但要支撑不起所有家当都将折没,变成一穷二白,完全的穷光蛋。

没有人附议表态,除了呼吸声任何人都不再发音。周瑾心里也在恼怒,家族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在为自己的小算盘而计较,就没有想过海岸省那边支撑不住,周家上市公司会有怎么样的命运也是要给人完全吞噬掉,绝对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如今,将上市公司的股份抛出去,虽说吃亏一些,风险也大,但挺过这一关后,完全可从海岸省那边慢慢地回收之前的投入。或许十年或许更长一些的时间,总是能够将周家恢复到如今的强盛。

“二叔,你还是留一点吧,我会将我名下的股份抛掉,支持一段时间。”周玉波说,脸上带着笑,就如同在谈一件赚钱的大事。

两人这样说后,对其他人自然也有冲击,周三麻子说,“二哥,我的股份、我几家公司都会变卖,十天之内处理好,将钱交给你。”

“你们跟我老头子争什么玉波,先一步步来吧。”周雷说。

“我看还是统一处理,有序地处理,这样才不会给人更多可乘之机。周家处在这样风口浪尖,谁也无法独善其身。”周瑾说。其他人听周瑾说出这话,也知道确实是实情,周家在海岸省那边的危机完全引爆后而倒下,个人即便暂时得到保存,也会在今后面临的挤压中完全失去所有,这个生存铁律本身就如此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