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vip抓人

权路巅峰 抓人 易看

进入海岸省没有什么动静,省里也没有几个人得知,杨冲锋等人是包了一家酒店的一层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包了之后,对这一层楼进行封锁,走廊第一间房的门总是开着的,里面有三个人,孔武有力,虽然是便装但房间里面有随手可拿到手的武器。三个人是特警,秘密到酒店来执行任务,出入都要有证件。入住之后,陆陆续续到来到人渐渐增多,而有两间房,转移是用来审讯准备的。

既要对千亿项目运作中的贪腐进行挖掘,而时间又短,必然会采取一些强硬的措施。杨冲锋对审帐不内行,可这样的专业人员完全可抽调到身边。杨冲锋点出两笔资金,看起来没有多大问题,可点出来后,钱逸群看到相应的帐目也脸阴着,自然能够体会到其中的问题。

查阅原始账册,有专业的审帐人员,这些假账就能够直接破获。牵涉到一个海岸省的厅级要员,这个人是千亿项目里的一个二级主管,手里经过多钱不少。这种人也是杨冲锋在江北省时布置的人手所能够接触到的最高级别的领导,再往上,那些人就没有可能接触到,听闻一些传言也不能当真。

露出这样一个主管领导,钱逸群见证据似乎不足,有些犹豫。杨冲锋跟中ji委副记请示,说,“记,我们到海岸省来做工作,如果要将证据收集足够再抓人,还有多少可突破的机会?危机的存在,如果让这些人意识到京城的决心,肯定会将危机直接引爆来掩饰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这些人会不会有什么顾忌?”

钱逸群也感叹,说,“确实是这样,他们为求自保,当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那就抓人,先抓来再说其他的。抓了人后,连夜突审,总能够挖出一些东西来。”

“记,另外得跟京城通报这一情况,免得万一走漏消息,其他人狗急跳墙,形势就不好掌控了。”杨冲锋说。

千亿项目运作中涉及到多少贪腐人员,这些人想必相互之间虽说不会形成一个透明的络,但之间必然有联系。目前,海岸省又如此敏感,稍有动静,肯定会惊扰到这些人的。

不要杨冲锋亲自出面去抓人,也不会动用他的人做这些事,但杨冲锋却让他的人爱背后关注着其他人的动向,稍有迹象,便会有信息传到杨冲锋这里,可立即动手。

向扬在省里会配合京城进行工作,停在海岸省的能量是很大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海岸省推动千亿项目这样的超级大项目。这种风险过大的项目,对于省里其他人说来是不愿意见到的。一旦推动成功,不仅是周玉波得到绝对的优势资源,周家一系的人都会因为这个项目的成功而得到好处,相对其他人说来就是不利的。向扬之前要压制其他所有声音,力挺这个项目运转,如今,要压制那些试图搅乱海岸省的人,也必然会将他的最大控制力施展出来。

要无声无息地抓捕一个厅级干部,显然不那么容易。杨冲锋和钱逸群都不用担心,副记带来的人去办这样的事情,显然是很专业的,是同行里的精英。三个人在酒店里继续研究下一个目标,有专家帮忙,要剖析任何一笔账、一个人的工作情况,显然都是较容易做到的。只是,千亿项目前后四五年,涉及到的人少说有几千人,而重要的人员都有几百。从这几百人里找到一个个能够找到突破口的人与帐目,难度还是不小。

不过,现在他们要的不是证据,只要分析出可能出问题了,或说从数据上显示确实出问题了,对牵涉到的经济进行估测,数额稍大,这边就会列为突破口进行突击。

这种工作方法确实显得武断,容易出问题。可海岸省这边的危机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慢慢地做工作,搜寻到足够的证据再动手。

不到两个小时,有人过来汇报,说那个主管给带回酒店。副记问了一句,“情况怎么样?”那人说,“应该没有多少惊动,但时间不会长,到晚上肯定会有人联系他,联系不上,必然有所疑惑。”

“有没有把握立即审出东西?”

“这个人不好对付,回来的路上摸了些情况,嘴巴严,精明。”

对付这些人,中ji委的人就是专家,而每一年他们只要出京,都是跟各地一些有大案的人打交道。能够做出大案的人,必然是自己能力较强或者背后势力较强的人,这些人看问题往往也能够看到本质,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旦暴露,就没有多少机会,索性死咬住不开口,让人无计可施,对他说来或许还有一点机会。再说,只要不将上司或同伴招供出来,即使是自己不能幸免,自己的家人和子孙都会得到适当的照顾,香火之情还在。而招供的结果,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之外,也将所有的关系都破坏殆尽,连后路都没有了。

另外,如果自己表现得不坚决,同伴或牵涉到的大领导,就有可能买凶灭口,同样是死了一条,而这种情况下,买凶杀人不单是杀自己,还会连根拔除,免得留下祸患。这些人会有怎么样的手段,各人心里都是有数的。

“走,看看去。”杨冲锋对钱逸群说,钱逸群对这没有什么兴致,可杨冲锋说了,也想知道他有什么用意。一般说来,他们这些人是不会直接跟犯罪嫌疑人接触的,有具体办案人员来做这些事。副记见杨冲锋这样说,也站起来往审讯的房间走。

酒店是封闭式的走廊,开着灯,只有走廊两端有日光透进来,外面根本不可能的之里面在做什么。审讯的那间房窗帘关着,没有光透进来,即使有人疑惑酒店里有明天,或者得到信息知道杨冲锋等人在这一家酒店里,也无法确知里面的情况。

推门进房间里,里面有专用于审讯所用的灯,光线很强,直接刺激嫌疑人,让他心神无法安定,审问才有心智失守而给予突破,找到突破口。杨冲锋等人进来,那个主管精神气还很高,虽知道自己给带来不会轻易脱身,但不肯落下那种气度与威势。心里的气势不散,对审讯就能够做到滴水不漏。

杨冲锋见这个主管这样子,知道他贼心不死,以为还能够ying挺过去,心里在笑,多坚强的人,多坚实的心智,还能跟敌国的特工人员心智坚强?那是经受反复特训的,但这些特工或间谍只要落入手里,杨冲锋又有办法让他在一个小时之内将所有情报都吐露出来。面前这个主管,不过是给酒色掏空了的,虽然有所谓的气势,不过是一捅就破的假象。

杨冲锋说,“记,你们的人来问,还是我来问?”副记知道杨冲锋的来历,钱逸群也知道有特训军人的经历,受过专业训练的,不过,特种兵对敌进行讯问手段之惨烈一般不会让外人得知的。杨冲锋平时从没有用过那些专业手法,不过,今天情况特殊,唯有进口从这个高管口里得到内情,下一步的工作才会主动。

钱逸群摇了摇头,不参言,副记有些犹豫。这次到海岸省来做这一工作,确实太特殊,事情牵涉也太重大。要不然,哪会要调整为副记亲自来坐镇?必要时期一些手段也是难免。只要将善后工作做好,对外面说来都没有什么的。

将中ji委的人叫走,让他们离开这间房间,钱逸群和副记也离开。这样,没有人见到杨冲锋在房间里做什么,等之后得到相应的情报后,这一段将会是空白,对京城说来,或许会知道有这样一回事,杨冲锋敢做出来,自然不会担心上面因为今天的事而留下什么非法审讯印象。

做大事往往会便宜行事,这时候,要多就是结果而没有人去看过程。

等钱逸群他们出房间,杨冲锋看着那个正厅级别的主管,见他眼里有惊疑之色,微笑着说,“不管你现在怎么想,到这里后我想你自己心里也明白。海岸省的情况你也明白,周家或周玉波在危急的时候还有什么选择?最直接的就是将你们放弃,只有放弃你们,让你们来顶罪才会让他们解脱。你还有什么侥幸?”

见主管没有为自己的话所动,杨冲锋笑了,继续说,“是啊,将事情说出来是有些难,牵涉面太大,会不会给人坑死还两说,硬抗说不定外面会有人前来营救,抗过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是不是?这想法确实很美,不过,你或许没有像到为什么我会一个人留下来问你,没想到这样做会不会违背操作规程,对不对?实话对你说吧,我自己虽不算好人,但我不会损害多数人的利益来满足自己的私欲,这是底线。但凡越过这种底线的人,我心里没有将这种人看成是有什么人权的。你不要想怎么熬过去,就凭你想熬过我的讯问,可能吗?”

杨冲锋说的平静,“不论是用刑、还是用其他的办法,你都没有足够好的心理素质,不可能抗得过去。我之所以这样说,确实是想更便利得到想要的到底东西,想你很顺利的配合我们做工作。虽然这是一种奢想,但给你一次机会总还是要给的,对不对?”

杨冲锋说得越平静,对那人的压力就越大。主管盯着杨冲锋,似乎看到恶魔一般,浑身渐渐地有些颤抖起来,说,“你怎么能这样,你有证据吗,你不怕屈打成招办出冤案……我……”

“冤案?海岸省多少人将半辈子的心血透进来建设,结果怎么样,你自己做过什么不知道?你在家里藏了多少钱、多少存折你以为不找不到?看看这些照片吧。”杨冲锋说着将手机里的照片翻给主管看,主管盯着手机,里面照片呈现的都是他藏钱的地方,这是一所用别人名字买下的房产,平时基本没有人住,而他偶尔到那里去都是凡夫在街道绕,免得有人跟踪察觉,甚至还化妆,就是为保住隐秘。没想到自己这里才给抓进来,那边就给人抄了老底?他还掌握多少东西?

“你说,就这些钱初步清点,将近一个亿,还有你平时花费的不算。你贪占这些心里没有什么感觉吧。所以,我对你下手同样不会有任何愧疚之心。”杨冲锋将手机拿回来,说,“三分钟,你自己考虑。我想,过两小时后,你家人肯定会遭到袭击。当然,如果在这之前你配合我们,或许可救他们,即使他们也牵涉到案子里来,用你一个人死来保住他们不死,算起来也是合算的。如果你要硬拖着他们死,同样,两小时后我们所要的东西都会得到,会从你嘴里得到,我说过,我不会对你和你家里人发善心,他们的死活,全看你。当然,你也可以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