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vip转机未现

权路巅峰 转机未现 易看

九瑶很直接,弄一会,九瑶觉得自己越来越兴起,摆动也越来越激烈,等她到来,浑身**着。

杨冲锋才跟赵莹做得天翻地覆,将积累一段时间的那精华都抽走了。如今,要想挤出东西来却不容易,等九瑶第二次潮起,眼闭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呼气,浑身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可感觉到杨冲锋还没有弄好,身子虽没力气,心里却在记挂着这事。如果自己都那个了几次,这难道都没有一回,未免是自己太不中用也太没有女人味。

稍做歇息,等自己有一点体力,才看着杨冲锋,说,“你到底怎么回事?男人真有这么强?还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将人家放在心上?我只听说有百分之七八十大女人在做这事没有得到,甚至有女人一生都没有过,可没听说过男人不射的事情。”

“你当这事手枪,扣了扳机就能够发射啊。”杨冲锋笑着说,九瑶自然不服气,趴到沙发靠椅扶手上,撅着屁股,说,“来吧,总要让你开心一回才行。”

在海岸省住两天,九瑶便走了。没有跟杨冲锋说她会不会在千亿项目或海岸省其他地方投建项目。如今的海岸省依旧敏感,对九瑶说来这样的时段不会考虑,即使有杨冲锋的保证,她们这种人对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清楚。假如杨冲锋跟她要几千万来花用,火线不带眨眼就开了支票。可要对海岸省进行投资见项目,却要经过集团专业人手进行全方面地评估,只有通过了评估的方案,才会在集团里运作起来。即便九瑶自己授意今天的人拿出几个亿来在海岸省投资,那些工作人员也绝对会为这几个亿负责。

这样的操作在国内或许让人想不通,但对九瑶和她的团队而言,对每一笔投资完全负责,这才是规则。是对集团负责,也是对自己从业负责。因为今后不论在本集团还是脱离这里到另外从业,这些经历和工作业绩,都会成为新岗位考察一个认可用不可用的依据。

杨冲锋知道九瑶和她的团队是这种习惯,对她没有给他做任何回应也没什么不满。九瑶能够过来,带着助手,或许是来玩的但肯定也会关注海岸省这边的项目,只要项目有运作的可能性,九瑶也会争取过来帮他,这些事情不用说出来,彼此心里也清楚。

跟顾雪琪不同的是,顾雪琪负责家族的资金,对每一笔资金的投放负有更多的风险与责任,九瑶对自己的集团,一些资金的运作要灵活一些。之前在江北省那边,引进两家的资金参与建设,能够体会到她们的不同。

当初周玉波多次说动顾雪琪,想要她过来参与海岸省的项目建设,甚至不惜用钱来买顾雪琪投资海岸省的名。只是,顾雪琪确实没有看好海岸省的建设项目,连过来考察都不肯。杨冲锋也在盘算,江北省那边引进顾家参与,海岸省这边能不能说服顾雪琪?不过,金银岛海岸省来之后,如果她觉得这边也有参与的可能,到时候再去见顾雪琪,情况就强多了。

九瑶离开海岸省半个月,都还没有动静。杨冲锋也不去追问,彼此之间的关系有种说不清的意思,真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追问九瑶,让她难做,也不好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海岸省的情况到如今也有所动,一些商家见杨冲锋到海岸省快四个月都没有动静,多少有些失望。对海岸省的危机要真正从根子上解决这一的问题,还得将填海工程修建出一个样子来,对深海码头修建等,牵涉到的修建放各种因素,条件和技术是不是成熟等多重原因。

周玉波还在主持着工程建设,外界对海岸省千亿项目的建设进度以及没有多少**在关注了。杨冲锋倒是不急,他准备用三年或五年的时间来做这工作的,才几个月自然不急。

京城对海岸省这边的变化也满意,只要将危机卡住,没有爆发出来,渐渐地向有利的方面转移就好。杨冲锋过了前三个月,对海岸省的工作也理清了脉络,但海岸省诸多要害部门都还落在周家阵营那些人的手里,如今工作的运转渐渐正常,周家那些人所感受到的威胁也在减弱。只不过,即使减弱了,杨冲锋在海岸省主抓工作,他们心里依旧在担心在观望。不知杨冲锋会在多久出手。

回到京城,在家里住几天。杨云峰和赵森都不小了,两小子虎气壮实,如今读还免强。赵森相对要那个些,从小受到赵莹的管制和影响,性格中冷静、决断比杨云峰要显得那个些。杨云峰多一些纨绔之气,不过,在杨冲锋面前不敢有半点习气显露出来,要不然杨冲锋会很不客气将他丢到远远的村里去。

不过,对孩子的要求严和对他们的疼爱是两回事,平时没时间陪儿子,这次回京城的时间不断,将一切都抛开了,转移陪家里人过几天家常生活。这种感觉确实很不错,杨冲锋在京城几天,都有些不想回海岸省去。黄琼洁笑着要他干脆辞去一切职务,或者在京城住或者会柳泽县去住,都是不错的选择。

杨冲锋笑着看黄琼洁,说,如果他真这样做,首先不会答应的一定是岳父。虽然黄家在杨冲锋身上堆砌的资源不算丰厚,但总体说来黄家能够承认他作为家族的核心成员,那是有着一定责任的,要带领这一阵营的人往前发展,不可能半途让开。黄家如今的布局,也是围绕杨冲锋为中心进行展开,如果他真甩手不干了,受到损失最大的当然是黄家。在京城,不知到会有多少人惋惜又有多少人欢庆。

黄琼洁知道这确实是不可能的,杨冲锋能够回京安心住几天,就是很奢望了。看到老爷子和她爸、三叔等也都是这样,身在体制里真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退了可不得了。

休息几天,刘潇然也会江北省一趟,看看家里的情况。如今,跟老板到海岸省,情况复杂,不会将老婆就调到身边,留在江北省也有足够的关照,待遇也好要升官也行。不过,刘潇然不想老婆升官什么的,有一份清闲一些的工作,待遇少好一些旧城。在江北省,这种位子其他人难以找到,只是刘潇然却不难找。不说如今刘潇然跟在杨冲锋身边,今后会有多少发展空间,单凭刘潇然在江北省留下的人脉关系,或者杨冲锋一句话,都能够办到。

这些事情不需要杨冲锋开口,连刘潇然都不需要找人,省委已经有人将这些事安排好。回到江北省没有惊动其他人,连之前很熟的人都不惊动,免得惊动大了反而让老板在京城也不会清净。刘潇然是杨冲锋的秘,秘在哪里也能够预示着领导会在哪里。离开海岸省休养几天,本来没什么,如果让人得知肯定有人会缠上来。

等刘潇然回到京城,杨冲锋才在京城正式露面,跟钱逸群碰头后,又跟中ji委副记碰面,对海岸省的情况进行交流。危机工作小组还没有撤销,对海岸省那边还有一批人没有抓捕,危机工作小组在防范这对方也在监视着对方。最难控制的是对方会不会将之前贪墨的钱财进行转移等,杨冲锋却一点也不担心,中ji委在海岸省损失一个小组。这个仇没有报回来,中ji委的脸面往哪里搁?所有材料他们肯定都完全掌握了,而情况也会严格掌控着,不会有脱离掌控的情况出现。

海岸省有这些时间的迟缓,虽说情况没有太多变化,也看不到是在而有利的转机。但从杨冲锋和京城总理等角度看却知道,海岸省的情况远不是几个月前相比了。关于填海和深海码头的施工技术问题,经过这几个月的攻坚,基本上找到解决途径。这个技术难关得到突破,就解决了千亿项目最无法把握的工期问题。虽说可能还有不定性的特殊情况出现,但施工技术问题解决后,有资金就能够将工程顺利推进,这个的推进能够让人们看到期望所在。

有这样的底蕴和基础,杨冲锋要在海岸省进行铁腕政策,就需要中ji委协助。特别是将周家阵营里那些贪腐的人,将他们贪墨的钱挤榨出来,非中ji委出手才是名正言顺的。

另外,千亿项目的施工推进虽说是周玉波在做总控制,但协助他的人早就换了一批。有这几个月的熟悉,即使将周玉波或周家阵营的人都拿下,那边的工作也不至于了乱套。

周玉波得知杨冲锋出现在京城的消息,心里已经,忙给在京城的二叔通电话,要查处杨冲锋的行踪。得知杨冲锋见过钱逸群和中纪ji副记后,也拿不准他的用意何在。见这两个人似乎是很自然的,因为三个人之前在同一个工作小组里,如今见面不过是叙旧之类的,但又有可能是杨冲锋要动手的信号。

可周玉波又觉得可能是杨冲锋故意将这一的信号放出来,使得他们在海岸省那边自乱阵脚。阵脚乱了后,杨冲锋自然找到更好的机会下手。心里面纸杨冲锋会下手,中ji委也不可能放过,对对于周家说来,怎么样才能将损失控制在最低才是周玉波一力要谋划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