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风华

第308章 嗜血修罗

第三百零八 嗜血修罗

面对着那毫无愤怒表情说自己不是好人的女子,阅人无数的吴志明内心早已被击溃,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心态,似乎走上这条路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这一刻,不用别人点明,吴志明也已经相信了海颜这纤弱女子混黑道的身份。

心里感叹,小小年纪竟然有着这样气势,心里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却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儿身上有着一种普通人无法企及的气势,那一举一动,均是有着摄人的威力。

“怎么样吴老大,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今天是你自己了断,还是我们帮你?”声音清清淡淡,柔柔弱弱,可那出口的话,却是要直接要了一个人的命。

被叫做老林的老者怒了,吴志明虽然因为太过溺爱那个因为他而残废的儿子,做了很多让他不如意的事情,但他都理解,毕竟他也是做父亲的,而且总的算起来,这个老大也算是英明的,更何况,他的命都是这个男人给救下的。

“小丫头,少在这里狐假虎威,有本事就让易老大来跟我们谈。”话说的很明显,他们不要跟海颜谈,他们要跟易俊杰谈。

易俊杰听着这话,看了看海颜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便出声笑道:“林长老,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刚才我也已经说过了,今天我们全权听她的。”知道海颜不宜暴露身份,所以易俊杰如此说道。

其实这个回答早已经了然于胸了,只是因为林长老还抱着一丝期望,希望能够救下吴志明这个老大一名,他倒是无所谓了,半截身子都在土里的人了,而吴志明,这个曾经救了他又给了他如今这一切的男人,他是尊重和敬佩的,尽管他们年龄上有差距,而他似乎可以做他的父亲了,但这年龄并不能抹掉他心底对吴志明的敬佩。

海颜抬腕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而这群人,特别是吴志明,其实内心已经放弃了挣扎,所以便幽幽出生道:“吴老大,该是你选择的时间了。”

“放了他们,我任你处置。”脑子里回想着那天在周家的事情,心里想着,如果没有那一次的事情,他们三联会是不是依旧可以称霸着台湾黑道?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大家都说他是三联会的好老大,可是他现在却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他因为大家的夸赞,慢慢变得飘飘欲仙,一些想法也太多自大了一些,这夜颜帮之所以能够称霸全球,成为首屈一指的国际大帮,那么人家就不可能没有能力掀翻你一个台湾帮派,尽管你这个帮派在台湾已经传承百年,但那又如何,混这条道的人都知道,强者为尊,如果人家有能力,就算你是个百年老帮,就算有着很多人知道那又如何,道上的事情风云莫测,前一秒你有可能还光鲜亮丽的参加各类高级聚会,但下一秒你就有可能身首异处……

“你这老大做得倒是仁善。”听着这话,海颜淡淡的说道。

“志明,咱们不能放弃,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不能放弃啊,这可是你当初告诉我的话。”也就是这句话,救了他的命,所以林长老一直谨记于心,这些年来,他才能够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帮派也因为有他这个智囊,发展愈发壮大。

“没可能了林叔。”周志明听着这话,心里有些自嘲,当初他一直都坚信这句话,可是现在他们是真的没有退路了,夜颜帮绝对已经堵死了这个酒店的各个出口,而这里的秘密监控摄像头,也已经被夜颜帮的人所掌握,而酒店的管理者老冯强,也已经被那边给收买,他们手中所为的王牌筹码,早已经被人家所知晓,人家现在根本就不怕他们的那所为把柄,在夜颜帮人的暗中,他们就如那地上垂死挣扎的蚂蚁,弱小不堪。

“怎么不可能,志明,以前那个自信,运筹帷幄的你哪里去了?为什么现在你会成这个样子?”林长老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现在不明明还不到最后关头吗?

听着这话,吴志明摇了摇头,悄悄的对着林长老声音暗哑,满是颓废的道:“冯强已经背叛,厅内各类加密摄像头都被他泄漏了,我们没筹码了。”

没想到听到的竟然是这样话,吴志明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某一方,双眸充血似的,难看得不得了,周围一些三联会高层也发现了林长老的面色,见他死死的等着一个方向,这些高层们心里突然感觉咯噔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妙了,他们的心里的不安开始强烈扩散。

“老子毙了你。”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却见到林长老那火爆的声音一吼,动作快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手枪,对着人群中的冯强就一枪打了出去。

没有消音器的手枪,瞬间在偌大的餐厅内造成了轰动,砰的一声,也让隔着稍远的三联会帮众醒过神来,一个个看着那成为枪下亡魂,双眸瞪得老大,死不瞑目的人,身体都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生怕自己会成为下一个枪下亡魂。

没想到林长老在这个时候竟然会拔枪杀人,本来现在就是帮会遭遇大难的时候,一些高层不明了,但想着平日里林长老在帮会内的很威信,所以众人表面上还是十分平静,其中一个高层出声问道:“林长老,您这是?”

“冯强背叛了三联会,这个宴会大厅原本就是专门为我们三联会聚餐所造,里面有着各类精密的摄像头跟录像器,这个东西也只有老大跟冯强知道,我虽然也知道,但却根本不知道摄像头的具体位置跟密码,冯强这个该死的叛徒,老子一枪崩了他算是便宜的了。”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两个跟着冯强的手下不相信了,他们跟着冯强这些年,也自认为非常了解冯强的为人了,这个男人平日里对待下属或者其他人都是温温和和的,对三联会更是忠肝义胆,还记得又一次他们被俘,不管对方在冯强身上使出何种刑法跟手段,这个铁骨铮铮的男儿都没有一点退缩,反而是咬紧牙关硬生生的给挺了过来,最终被帮会救出到时候,他已经去了半条命,三联会不也是看着他有这样的忠义,才提拔他成为酒店管理者,涉及帮会内务的吗?

可是现在,他们竟然就这么贸贸然的认定了冯强背叛了帮会,就这么毫无求证的直接给了他一枪,毫不犹豫断送了他的命,这样算什么?

其中一个性子直一些,想着平日里冯强为他们兄弟所做的事情,对他们兄弟的恩德,也不管是不是这话会得罪对方,是不是会让他们断了性命,想通了这些,索性猛地一拍桌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林长老就怒声厚道:“林长老你这般贸贸然就认定了强哥背叛,这算什么意思?强哥为了三联会所付出的,在座的大伙儿相信都是看到的,一路上强哥可是靠着自己的努力,靠着那一身伤痕,靠着那时刻在失望边缘打滚的功劳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上,他会背叛三联会,我杨春第一个不相信。”

另外一个男子见着自己这直性子的兄弟竟然敢公然顶撞这个帮会内除了老大外最权威的长老,顿时为其捏了一把汗,不过想着家里那幸福的妻子跟可爱的儿子,想着如果不是冯强的帮忙,恐怕他的妻子跟儿子早已经没了的时候,心里也一下子鼓起了勇气,跟杨春站在了一起,同样道:“强哥一直教我们要对帮会忠心,否则不管追到哪里都会让我们没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背叛帮会,林长老,还望你查清楚,强哥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林长老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人会出面帮冯强说话,这人都死了,自然就算查到了什么也不可能还他公道的,更何况,都到了这个时候,吴志明这个一帮老大不可能骗他吧,虽然听着这两个人的话心里有些犹豫,但他还是坚持相信了吴志明。

而吴志明听着杨春两人的话,心里也开始不确定起来,慢慢的抬头看向不远处坐着,悠闲惬意的海颜,心底就是冒出了一些不好的想法。

再猛然对上了那双戏谑,似笑非笑的眸子时,心里的预感突然强烈的不好起来,看着不远处地上瞪圆了眼睛,仿佛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就这么被一颗枪子儿要了命的冯强,心口凉了起来,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暗暗悔恨,自己为什么刚才没有多想想,其实现在想来,一些地方还是有些蹊跷的,冯强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半个亲人,进入三联会自然是无牵无挂,谁又能够逼迫得了他背叛帮会呢,这些年来,他为了帮会所付出的,曾经多次被敌人折磨得失去了半条命,可是他却一直紧咬牙关,不透露半点帮派的事情,好几次都是帮派突袭一些帮派的事情,因为他的忠诚,紧咬牙关被敌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得意让他们顺利攻下那些帮派,扩展底盘。

一幕一幕浮上心头,这一刻,吴志明充满了悔恨,其实刚才那一枪,他隔着林长老是最近的,如果真的不怀疑冯强,那么只要他出手,是肯定能够救下他的,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让林长老一枪给毙了冯强;现在想来,其实就算冯强真的背叛了帮派,那么他那多次的付出,这一次,他也完全可以不要他的命的,可是,一切都晚了,冯强这一枪,完全造成了帮内各人心里的隔阂,对于他和林长老,他们也肯定有了一丝戒备,大家也绝对没有了那心思再同仇敌该,毕竟,冯强对于帮派的付出,每个人的都知道。

冯强的作风,帮派内谁人不知,而且加上他平日里的性子很好,对谁都温和有礼,时常请大家一起吃饭,跟大家的关系也可以算是比较好的兄弟,而今天,他们却直接要了这个在帮派内最得人心的手下的性命,这样,如果大家还能够完全信任他们,才真的是有鬼了。

抬眼恶狠狠的瞪着海颜,可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真的错了,错的离谱,而这个女人,他也不敢再有半分小看她了,这样的胆识跟手段,连他这种混迹道上多年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她,真的是好计谋好手段,心狠手辣丝毫不属于黑道大佬,这样的女子,如果让她成长起来,绝对是黑道之王。

“怎么,吴老大可还有话说?”海颜戏谑的看着吴志明,这个男人,恐怕心里恨不能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吧,那表面上的故作平静,只是为了掩饰心底的滔天怒火。

“我——无话可说。”吴志明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从包里套出一把枪,慢慢对准了头部。

林长老看着吴志明的动作,一下子红了眼眶,刚想要阻止,却没想到,枪声乍响,什么都已经晚了……

吴志明的身体慢慢无力的跌落在地上,林长老看得红了眼,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了吴志明,看着他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便连忙慢慢俯下身去,想要听个明白。

过了好一会儿,林长老才颤抖着身体点了点头,慢慢抬头,看着那已经没了生气的吴志明,悔恨的闭上了眼。

三联会的人没料到老大吴志明说自杀便自杀了,每个人都看得心惊胆颤,一些人更想要偷偷逃跑,可是却没走几步便被夜颜帮的人直接就地枪杀了,没有任何让他们反驳的余地,夜颜帮这样的作风,直接让三联会的帮众惊惧了,一个个看着海颜,都仿佛看到了地狱而来的杀生,虽然那么美,可是却心狠手辣,丝毫没有作为女子的温柔,反而如一个嗜血修罗……刚才他们还觉得亮眼的美丽笑容,此刻,他们看着却遍体生寒,仿佛看到了嗜血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女子的手中的枪对准了他们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