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魔神

第199章 可怜的身世

第199章 可怜的身世

“做杀手,就不能心慈手软!”,江瑶冷冷的回了一句。

“我很好奇,难道做杀手就没有感情吗?刚才看你杀那些小孩,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秦龙在满是扑鼻血腥味的长廊上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八岁就开始杀人,早就已经麻木了!”,江瑶将一双弯刀收回腰间刀鞘之中,也学着秦龙的样子找了个石墩坐下,用手沾着大雨洗刷手臂上的鲜血,这些鲜血,全是这山庄里被她所杀的人溅到她身上的。

将这山庄中的人灭口,这是他们这一趟的任务,山庄中人数超过了两百个,其中有许多老弱妇孺,秦龙这一趟没有动手,因为他觉得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太过没有人性,虽然他以前杀的人比这山庄里的人多不知道多少倍,但是那些都是他认为该杀的人,他杀那些人不会感到手软,更不会下不了手。

秦龙不愿意动手,江瑶却不会跟钱过不去,结果,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山庄中两百多条人命便葬送在她的手上,她由始至终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包括杀死那些老弱妇孺的时候也同样如此。

这就是秦龙不解的地方,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居然可以为了钱而杀人如麻。

“八岁开始杀人?”,秦龙满脑子疑惑,“你父母呢?难道是他们让你去杀人的?”

秦龙的问题却让江瑶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她一边用雨水清洗着手上的鲜血,一边望着烟雨迷蒙的山庄,似乎想到了什么,良久,她才缓缓开口说道:“我是个孤儿,根本就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子!”

秦龙一怔,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不过转念一想,江瑶这种冷漠的性格,或许也正是因为她孤儿的身份有关,如果她心里有那么一丝情感,或许她刚才就不会对山庄里的小孩赶尽杀绝。

“我自小就被首领收养,他给我吃的、喝的和穿的东西,还传我功法,教我杀人的方法,从我懂事开始,就一直在接受杀人技巧的训练,八岁的时候我亲手杀了一起训练了三年之久的同伴,十二岁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接受任务,十五岁的时候,死在我刀下的人已经超过了两百个,到现在,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一万、两万、还是三万,甚至更多……”,她轻声的诉说着,满脸的惆怅,似乎是想将心中的东西给说出来,而这些,或许她以前从来没有跟其他人说起过。

“我是个杀手,天生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在我眼中,他和他们是一样的!”,江瑶指着地面上已经开始变得冰冷的男孩的尸体以及那两个无头中年男子的尸体说道。

秦龙听完之后默不作声,他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从小到大都有家人宠爱着,除了小的时候因为修炼进境太慢而被其他家族的人取笑为‘废材’之外,可以说秦龙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让秦龙很难想象江瑶小的时候过得是什么样一种生活,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每天都在为了杀人而训练杀人技巧,八岁的时候杀了一个相识三年的同伴,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杀了超过两百人,这根本是常人所无法想象和理解的生活,若在凡人界,这个年龄的孩子还只是在学习以及父母的呵护之下,享受着快乐的童年。

但这快乐的童年,显然跟江瑶无缘!

江瑶似乎在回忆着以前的生活,秦龙听完并没有马上说话,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问道:“或许我不该问那么多,不过,你说的那个首领,是不是纯粹只是将你当成他杀人的工具而已?”

听到秦龙的话,江瑶明显一怔,似乎秦龙说中了什么,她沉默了,老半天都没有说话。

“其实……”,江瑶看了看秦龙一眼。

“什么?”

“没什么!”,江瑶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龙也没有追问,换了个话题问道:“你当杀手是为了什么?”

江瑶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生活的全部,除了杀人,我什么都不会!”

秦龙听得出江瑶言语中的无奈,他继续问道:“那你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为什么这样问?”,江瑶反问道。

“因为我无法想象你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如果换成是我,我肯定会疯的!”,秦龙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我没得选择,无论我喜不喜欢,这都是我的命!”,江瑶这句话同样说明了她无奈的心情。

“怎么会没得选择呢?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大可结束这样的生活,去过你自己喜欢的生活!”,秦龙说道。

听到秦龙的话,江瑶难得的露出了笑意,只是这笑意中同样充满了诸多的无奈。

“你笑什么?”,秦龙又问道。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她苦笑着又一次摇了摇头,缓了缓语气,缓缓说出了原因,“我们组织有很多人,他们跟我一样都是经过长期训练且精挑细选出来的杀手,首领培养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必要的时候让我们替他办事,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无条件的效忠组织,一旦有人背叛组织,就会遭到其他人的追杀!”

“看来真被我猜中了!”,秦龙笑道。

“猜中什么?”,江瑶疑惑。

“你根本就不喜欢过这样的生活!”

江瑶一怔,没有回答,表示默认。

“所以,就因为你说的那个原因,你虽然不乐意但还是在这样的生活中苦熬,实际上你是厌倦这样的生活的!”

江瑶同样没有回答,因为秦龙说中了她心中的想法,她将双手从雨中收回,拿起衣袖将双手擦干,望着越下越大的雨,神情更加的惆怅。

“不喜欢又能怎么样?我说了,这就是我的命,首领想杀我,我根本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你说的那个首领,是什么人?”,秦龙问道。

江瑶沉思了片刻,说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准确的说,我根本不知道他的长相,他每次出现的时候都会带着面具,不止是我,组织里所有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但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江瑶说道。

“什么?”

“首领的实力不比五方大陆任何一个统领差!”

“不比五方大陆任何一个统领差?”,秦龙露出吃惊神情,他认识唯一一个统领便是火融,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识过火融出手,但他却知道火融强大到什么样的程度,一个杀手组织的首领居然能够跟五方大陆的统领比肩,这样的人,难道又是一个隐世的高手?

秦龙之所以会想到隐世高手,是因为他想到了毛庆方,虚灵界之中,灵武帝便是巅峰,但凡能够达到灵武帝境界的,都是虚灵界中站在金字塔塔尖的存在,人数不多,就秦龙所知的到目前为止有六个,其中五个是五方大陆的统领,第六个则是元极宗的先辈毛庆方。

秦龙不知道虚灵界中究竟有多少像毛庆方一样的隐世高手存在,或许只有毛庆方一个,又或许有很多,或许江瑶背后那杀手组织的首领便是其中之一。

不管如何,如果江瑶所说属实,那她确实没有勇气背叛那个杀手组织。

“跟你说太多了!”,江瑶显然从来没有在一个外人面前说过这些话,想来这些话憋在她心里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她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这段时间和秦龙朝夕相处,两人的关系也算是熟络了不少,被秦龙这么一追问,她倒是把这些积蓄在心中多年的话给说了出来,也算是一种心情的宣泄吧,虽然江瑶嘴上没说,但其实她的心里轻松了不少。

没跟秦龙说什么,江瑶直接飞上了半空,秦龙望着江瑶那孤单的背影,笑了笑后跟了上去。

“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秦龙问道。

“丁北城!”

…………

丁北城,北大陆二流规模的城池之一,因为整座城建在山脉之中,所以也有‘山城’之称。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家!”,望着眼前精致的小院,秦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占地近千平方的小院,价值至少在五千极品灵石以上,一般人可住不起这样的房子。

江瑶也懒得跟秦龙啰嗦,她早已习惯秦龙这种喜欢聊八卦的性格,其实她也怨不得秦龙,以秦龙的性格,让他一整天不说话那简直是折磨,但是江瑶又偏偏沉默寡言,结果,到了江瑶眼中秦龙就成了个长舌妇。

“你这两天先住在这里吧,会有人来给你打理一切的!”,江瑶把秦龙安顿好了之后说道。

“那你呢?”

“我有事情,要离开一两天!”,她拍了拍一直挂在腰间的两颗头颅,那两颗头颅,正是曹姓两兄弟的头颅,她是准备去交差并领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