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魔神

第328章 地牢

第328章 地牢

面对雷天河的盛情邀请,秦龙依然迟疑着,本来嘛,去哪里对秦龙来说倒是无所谓,问题是他总觉得这雷天河邀请他似乎有什么企图。

“怎么样?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个人想要都可以有的!”,雷天河还在秦龙耳边做着思想工作。

秦龙看了看雷天河一眼,心想,自己也确实没有去处,‘奔放之森’倒是挺适合生活的,那里环境清幽,绝对是养老的最佳去处,但秦龙的心态注定了他无法在那样的地方生活,那样的生活太单调了,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在遇到雷天河之前,秦龙确实也没想好要去的地方,他只是纯粹想着先在灵界各处走一走,顺便了解一下灵界的情况,毕竟以后他的家人都是要飞升上来的。

这个时候雷霆涧最强者雷天河出现了,并且对秦龙许下了承诺,秦龙多少有点动心,俗话说得好嘛,大树底下好乘凉,来到灵界之后,秦龙更加深刻的感受到了实力和势力的重要性。

没有实力,便只能挨打,没有势力,同样只会挨打,如果不是实力不济,他当初便不会被姬长空的人抓去挖仙石,如果不是实力不济,褚鹏率领五万大军前来的时候他便可以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根本无需畏首畏尾。

踌躇了一下,秦龙又看了看雷天河,见他满脸真诚,狠心下了决定,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就先谢过雷洞主了,以后一定进行尽力替雷洞主办事!”

屈居人下是为下下策,但此时势单力薄的秦龙没得选择,这只会是暂时的,当某天秦龙拥有了绝对的实力后,他便可以自立为王,只是这个时间相信不会短。

“好好好,哈哈哈!”,雷天河大笑起来,显得很开心。

之后,雷天河带上秦龙,向‘雷霆涧’飞去。

“雷洞主,我们这是回‘雷霆涧’吗?”,秦龙问道。

“没错!”

“那宇文大哥呢?”

“你是说宇文晨泽吧?”

“嗯!”

“他不是本洞主欣赏的人,本洞主身边只需要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他,只是个没落的皇孙贵族罢了!”

“…………”

秦龙闻言顿时一阵无语,这雷天河为人还真是有够现实,不是说令狐瑞静将他和宇文晨泽都推荐给了雷天河吗?雷天河却只招揽自己,将宇文晨泽弃之不顾。

很显然,正如雷天河自己所说,他就是冲着秦龙懂得阵法来的,至于宇文晨泽,‘耀辉国度’七皇子的身份在雷天河眼中一文不值。

秦龙心中有点犯愁,究竟答应加入雷霆涧是好还是坏呢?

这雷天河的为人实在让秦龙心中有点忐忑和怀疑啊!

忐忑归忐忑,既然已经答应了雷天河,因为不熟悉雷天河的脾性,所以秦龙不敢说‘不’,天晓得会不会一不小心说错话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于是,秦龙就这样被雷天河给带回了雷霆涧!

雷霆涧是灵界九块大陆中唯一一块被海洋所环绕的大陆,其中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岛屿,或许称之为‘群岛’更合适。

因为雷霆涧大陆充斥着‘水’属性灵气,所以这里的水资源相当丰富,河流、山川、湖泊、寒潭之类屡见不鲜。

一路飞行,雷天河带着秦龙降落在‘雷霆涧’一座巨大的岛屿上。

这座岛四面都是小岛屿,随处可见骑着灵兽在天上飞舞的士兵小队,当然,也少不了热闹非凡的城池。

径直来到岛屿上一座宏伟的建筑群前,秦龙立马被眼前建筑群中央耸立着的一个东西给小小的震慑了一下。

那是一个类似‘塔’一样的东西,拔地而起,足足有数十米高,一层又一层,呈四方形,最顶端的位置上则是插着一杆巨大的紫色大旗,上面用相当醒目的颜色写着一个大大的‘雷’字。

“洞主!”,雷天河带着秦龙穿过建筑群中宽敞的大道,来到那‘塔’的下方,站在足有十米高的大门前,秦龙再一次抬头望去,更加感受到这座像‘塔’一样的建筑是如此的宏伟壮观,细细数来,足足有九层,每一层的高度都超过了五米,四面宽度都超过了五十米,俨然是一庞然大物!

秦龙跟在雷天河身后进入‘塔’内,内力灯火通明,通道宽敞明亮,随处可见守备森严的士兵在站岗。

“这里叫做‘通天塔’,是本统领居住的地方,寻常人是不得进入的!”,雷天河笑着像秦龙介绍道。

言下之意,他似乎想让秦龙知道,他器重秦龙,所以秦龙才会有此特权可以进入‘通天塔’!

秦龙笑而不答,这种拉拢人的手段他自己也很擅长,毕竟在来灵界之前秦龙也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一路恭敬地呐喊声中,雷天河一边向秦龙介绍着‘通天塔’中的事情,一边告诉秦龙他往后将负责做什么,一边领着秦龙来到了‘通天塔’的顶楼。

宽敞的大殿除了雷天河和秦龙,便是静静侍候在旁的美丽女仆。

“从今天起,你便在‘雷霆涧’住下,稍后我会让人安排房子和下人给你!”

“多谢洞主大人!”,到目前为止,雷天河对自己还是很客气。

“以后好好替本洞主办事,该给你的好处一个都不会少的!”

“是!”

“来人!”,说罢,雷天河叫来了一个手下,并让那手下将秦龙带到住处。

雷霆涧地广人多,雷天河要给秦龙安排一个住处实在太容易不过!

“洞主大人,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去吧,有什么需要的话,跟下人说便是!”

“是!”

说罢,秦龙离开了‘通天塔’,他完全没有留意到的是,雷天河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嘴角弯起了一抹不为人知的笑意,那笑意似乎和之前的和熙笑容有所不同。

“大人!”

就在秦龙前脚刚走出通天塔不久,一个穿着紫黑色劲装的手下找上了雷天河!

“他还是不肯说!”,那手下冷着脸说道。

“嘴巴还真硬!”,雷天河脸上泛起冷冷笑意,面对秦龙时那种十足的亲和力荡然无存。

“走!”

‘通天塔’塔高九层,每一层都是机关重重,戒备森严,寻常人根本就无法在此进出。

而在‘通天塔’的最下方还有一层地下室,那是雷天河专门建造出来的地牢,里面关押着不少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体无完肤,一个个面黄肌瘦,灰头土脸。

他们被关在独立的牢房中,终日不见天日,早已分不清谁跟谁,只有每日响彻在地牢中的哀号声说明其中绝大部分的人还活着,并且还在苟延残喘,至于那些躺在乌黑的地面上的,要么是已经对这种非人的生活感到麻木,要么便是对生命和未来感到了绝望,放弃了抵抗,放弃了身为一个人应该有的尊严。

“洞主大人!”

“洞主大人!”

“…………”

负手身后,雷天河带着一干手下进入地下室。

这地下室是他专门建造,被他关在这里面的人都是一些对他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人,地牢用阵法与外界隔绝,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叫喊声,所以无论被关在这里的人如何的叫唤,外面的人都听不到,可谓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一路从宽敞的地牢通道走过,通道两边用阵法加持过的牢房内,那些已经被雷天河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但凡有力气活动的都在看到雷天河到来时扑到了牢房大门前,冲着从他们牢房大门外走过的雷天河一阵嚷嚷,有的甚至还将手伸出了门上窗户的外面,试图对雷天河进行攻击。

这不像是个牢房,更像是疯人院,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我要杀了你!”

“…………”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绝于耳,然而,任凭那些人如何的激动,如何的手舞足蹈,加持在牢房上的阵法依然让他们无所作为。

雷天河直接无视这些人,昂首阔步来到地牢最深处,那里耸立着一个行刑台,是他专门用来对犯人行刑用的,此刻,只有一个人站在行刑台上,仔细一看,那人不是被绑着,而是手和脚都被用长剑给直接钉在行刑台上,地面上满是鲜红的血迹,他无力的低着头,披头散发,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从他的的脸颊上可以看出,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至于那些被长剑贯穿的手脚,早已止住了血,或许也是因为他的血已经流干了。

“说不说?”

雷天河到来之时,正好有两个他的手下在对着那个仿佛已经断了气的人用刑,特制的钢鞭每一次挥舞,都会将他身上的一块皮连带着整块肉给撕扯下来,那种剧痛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但是,面对如此惨无人道的**,那个人却一声不吭!

“洞主大人!”

雷天河的到来让那些正在动刑的人停了下来,他走上前,抓起那人的头发,无情的将那人的脑袋抬了起来。

“没想到你的嘴这么硬啊,周凌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