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魔神

第1023章 心力交瘁

第1023章 心力交瘁

江华强拿出枪了,难道他真的被唐文东说中了心思?他真的是白伟蓝的人?

可是,可能吗?当初江华强跟着幕百里一起打天下的时候‘天坤’的道上还没有‘白伟蓝’这个人,总不可能是白伟蓝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幕百里会成为‘天坤市’第一大社团的社长,所以一大早就派江华强过来混迹在幕百里的身边吧?

如果是的话,那白伟蓝这个人心机未免太重了,而他也未免太有远见了吧?

“哼~”,面对江华强手中黑黝黝的枪口,唐文东猛地起身,瞬间从身上掏出了枪,反过来###了江华强,两人分居幕百里左右,同为幕百里手下‘双煞’之一,同样目露凶光的看着对方,形成了对峙之势。

话说,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只是,这一次的情况显然和以前不同,这一次江华强的做法显然得不到幕百里的支持,他是站在唐文东这一边的。

所以,眼看着江华强和唐文东形成了对峙之势,幕百里冷面看向江华强,说道:“阿强,把枪放下!”

闻言,江华强却无动于衷,他确实很想杀了唐文东,因为他被唐文东给污蔑了,他对幕百里忠心耿耿,但唐文东居然说他是个叛徒,这样的话让他受不了。

“我叫你把枪放下!”,见江华强没有动作,幕百里又是一声冷喝。

江华强眼中充满了对唐文东的杀意,他恨不得将唐文东碎尸万段,可是,幕百里都下了命令,江华强虽然心有不甘,但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缓缓放下了手里的枪。

“是就不怕承认,哼!”,唐文东冷冷一笑,也收回了枪,“怎么说我们也共事这么多年,如果你是白伟蓝的人,我一定给你个痛快!”

“文东,你闭嘴!”,幕百里冷着脸对着唐文东一声冷喝。

唐文东闻言,莞尔一笑,闭上嘴后坐下,他的心情可比江华强轻松得多!

“老板,我对社团忠心耿耿,你千万不要相信唐文东的话!”,江华强略显焦急的看着幕百里。

幕百里缓缓抬头看了看满脸焦急模样的江湖强,江华强跟了他这么多年,对社团和对他怎么样,幕百里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可是,偏偏幕百里就是个生性多疑的人,秦龙这么一闹,加上秦龙又是江华强介绍进来的,再有唐文东在一旁煽风点火,所以,幕百里心里就难免对会江华强的忠心感到怀疑了。

“我之前之所以没有开枪杀了秦龙,不是因为我下不了手,而是因为我当时在担心不知道该如何向常洪海交代,老板你也知道,常洪海曾经救过我,秦龙和他的关系不浅,他把秦龙介绍来了我这里,而我却把秦龙给杀了,我……”,江华强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这也是他拿枪对着秦龙时的真实心情。

幕百里把江华强的话都给听了进去,但是他却没有表态,而是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你先回去吧,让我好好冷静一下!”

“老板……”,江华强还想说什么,可是,幕百里却已经低下了头,他的情绪看来并不是很高。

“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说!”,幕百里打断了江华强的话。

江华强无奈,只能默默的看了满脸愁容的幕百里一眼,又看了看满脸得意的唐文东一眼后转身离开了别墅。

“老板,你相信阿强的话吗?”,江华强一走,唐文东第一时间问道。

“你又想说什么?”,幕百里冷声问道。

“阿强说他是因为担心不知道该如何向常洪海交代,所以才没有对秦龙开枪,我觉得这话不可信!”,唐文东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常洪海确实救过阿强的命,秦龙又是常洪海介绍来的,阿强会这么想,无可厚非!”,幕百里沉思着,显然也是在思考着江华强所说的话,一夜之间,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一下子差了好多,毕竟他几乎失去了秦龙和江华强,甚至是现在,他都没有办法确定这两个人对他的忠心。

左臂右膀被削掉了一个,幕百里如何能够不心力交瘁!

“但是,这不就说明阿强对老板你不够忠心吗?就算他不是白伟蓝的人,但难保有朝一日他知道常洪海的事情后不会将枪口对着我们!”,唐文东补充说道。

“…………”,幕百里闻言沉默了起来,或许,是唐文东的话让他觉得有道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到时候我们就会防不胜防!”,唐文东见幕百里沉默了起来,知道他的话已经触动了幕百里,继续火烧焦油。

“那你想我怎么做?”,幕百里闻言,半响抬起头看向唐文东,冷声问道:“阿强现在什么都没做,难道你想让我现在就杀了阿强吗?”

唐文东被幕百里这么一问,倒也找不到了反驳的理由,无言以对!

“阿强向来都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常洪海对他有恩,他知恩图报……”,顿了顿,幕百里接着说道:“常洪海的事情只有我们知道,阿强他应该还不知道,万一哪天被他知道了的话,他如果想杀我,到时再杀他也不迟!”

“我是担心他会突然来那么一下,让我们没有防备!”,唐文东说道。

“那你就找人暗中盯着他,别给他任何机会!”,幕百里说道。

“我会的!”

“好了,我有点儿累,你先回去吧!”

“是!”

唐文东起身,看向二楼,问道:“秦龙怎么办?”

“这是我家,还轮不到他乱来!”,言下之意,就是秦龙实际上已经被幕百里给‘软禁’!

“那我先走了!”,说罢,唐文东转身离开,来到门口,正好撞见了刚刚外出购物回来的雷亚馨。

“文东,要走了啊?”

“是啊,嫂子,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两人擦身而过,很寻常的一声招呼,只不过,没有人察觉到二人眼神之间的交汇,那才是重点所在。

“你们几个,把东西拿到楼上去!”,雷亚馨见幕百里坐在沙发上发呆,命陪同她一起外出购物的手下把买来的东西弄上楼后来到幕百里的身边坐下。

“你怎么了?老爷!”

闻言,情绪比较低落的幕百里缓缓抬起头,露出了略显苦涩的笑容,说道:“逛完街了?”

虽然是老牛吃嫩草,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幕百里对比他小二十多岁的雷亚馨还是很好的,几乎是有求必应啊,雷亚馨嫁给幕百里之后就变成了少奶奶,每天过着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并且幕百里每个月还给了她不少的零花钱,让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出入有名车和保镖接送,这样的生活,是多少女人恨都恨不来的。

“嗯,出什么事了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雷亚馨好奇问道,这个时候的她总会显得特别温柔,这或许也是她能够捕获幕百里心的手段之一。

“确实出了点儿事情!”,幕百里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什么事啊?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分忧解愁!”,雷亚馨露出亲切的笑容说道。

幕百里此时可谓是心烦意乱,正愁找不到地方宣泄,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倾诉,毕竟,心事这种东西是不方便跟手下说的,倒是家人是最适合谈心的对象,可是慕诗芸刚刚才顶撞了他,所以他不能找慕诗芸。

雷亚馨这个时候适时出现,无疑让幕百里找到了宣泄口,他正需要有一个人可以听他倾诉,那样他的心情会好很多,于是幕百里便将秦龙从白伟蓝那里回来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雷亚馨这个从来不过问社团事情的老婆。

“什么?诗芸坏了秦龙的孩子?”,闻言,雷亚馨吓了一跳。

“这……怎么会呢?诗芸之前不是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吗?怎么会突然就怀上秦龙的孩子呢?”,对于秦龙,雷亚馨可一点儿都不陌生。

“她一个多月前,也就是秦龙刚刚加入社团的时候就瞒着我和秦龙好上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那个时候就有了的!”,想到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幕百里心情更加的低落。

“确定吗?会不会是诗芸搞错了?”,雷亚馨疑惑问道。

“搞错?”,幕百里一愣怔。

“是啊,会不会是她不想让你杀秦龙,所以才编出这样的谎言来欺骗你?”,雷亚馨说道。

“不可能,诗芸从小到大都没有对我撒过谎,我知道她的脾性,况且,怀孕这种事情,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拿来开玩笑,那可是影响她清誉的事情!”,幕百里显然并不苟同雷亚馨的猜测。

“…………”,雷亚馨听完之后沉默了起来,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是在怀疑慕诗芸怀孕的真实性。

半响,她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老爷你又不想杀了秦龙让诗芸伤心,又担心秦龙是‘白龙社’的人,不如就让秦龙脱离‘白龙社’,那不就可以了吗?”

作者很辛苦,今天更新至此,您的支持与理解将是作者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