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34章 圣宝破邪

第三十四章 圣宝破邪

电话那头的莫亚,收到袁飞传去的最新消息,拧眉若有所思的道。前面十八年的人生没有一点的错处,平淡如水,完全就是一个小公主变身成灰姑娘的经过,没有一点出采的地方。可是,从医院清醒过来,整个人可以说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没有一丁点的相似之处。

活生生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连样子气质都改变了。要不是亲眼见证,并且还偷偷的取了DNA验证,没有搞错对象。莫亚说实在的,还不太敢相信是南辕北辙的人,会是同一个人。难道,就是华夏常说的浴火从重,从死亡的阴影中活过来,性格大变。

这样的例子世上有不少,只是,少有人能变的跟海蓝的一样。不但性子变了,身上多了一种连莫亚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惊人的气运,变态可以堪比东辰的恢复能力。足以媲美顶级杀手的手法,总之一切的一切,都让莫亚不得不怀疑。

“那个军师,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依我看来。大嫂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应该错不了。只是,是不是跟我们一样,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军师,在华夏还有许多未知的力量,比如苗蛊,道士还有风水师,其中有真本事的高手也有不少。”

点点头,袁飞看着地上吱吱冒着白烟的空地,将所思的事告诉了莫亚。

“算了,跟你说也是浪费口舌,你盯好丁小姐,不能再出任何差池。不然,就是我开口,恐怕也保不了你。好了,boss还没清醒过来,就不跟你说这么多,我还要趁着这段时间将M国野狼的首领早到。等boss伤好了将对方擒下,在boss没有回来之前,你记得一定不能要看紧了丁小姐,特别是周围那些不安好心的男人。”

听了袁飞的建言,莫亚沉默了片刻,这袁飞所说的这些特殊人物。莫亚也曾了解过一些,目光沉了沉,轻叹了一声,一语揭过。

皇帝不急太监急,东辰那家伙喜欢就好,管她是什么人。凭东辰的本事,莫亚自信,也相信没人伤得了。许多事八字还没一撇,走一步算一步。不过,袁飞这小子,大嫂倒是叫的挺顺口的,要是东辰听到了说不定又能高兴半天。

反正掏了三件好东西,又出了这样的事,海蓝收了心。没再回古玩街扫荡,而是打车找了间不错的酒店,包了一个月开始闭关准备将铜镜里的女鬼拿下。安全起见,在收服女鬼之前,海蓝先将另外两个法宝认了主。分别滴入了三滴心头血,只见二道白光闪过。

滴在小鼎以及玉笔上的血,全部顺利吸收没入了法宝中。紧接着,小鼎光芒大现,黑乎乎的小鼎,难看的锈锈快速的消退。现出了原本夺目的宝身尽现,小小的鼎瞬间变大,足足有半米高。一左一右双龙盘身,隐隐约约似能听到龙鸣。在水晶灯下,漆黑的鼎身反射出夺目的光彩。

海蓝上手轻触,关于双龙鼎的信息从手心传到了海蓝的识海。这鼎海蓝还真的猜对了,就是秦朝始皇的炼丹大师的宝贝。采用黑铁精跟天外陨石,经过了九九八十一天才锻造精炼而成。名曰神龙鼎,是件难得的下品法宝。

鼎里有个十坪大小的储物空间,让海蓝小小的激动了一把。十坪?虽然太小了些,连曾经海蓝最看不上眼的储物袋里的空间都不比上,但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哪还有嫌弃的机会,有就不错了。

喜滋滋的将鼎收入丹田中蕴养,等待进阶筑基后使用。目光移到飘浮在半空的玉笔,褪去了黯淡的假象,玉笔同样光芒四射。通体散发出碧绿的光泽,稀疏的笔毛也摇身一变,展现在原有的光彩。凭空一抓,玉笔感应到海蓝召唤,欢快的飞回到海蓝的手中。随后,关于玉笔的信息也传入了海蓝的大脑。

若说神龙鼎是个意外的惊喜,那么,这个小小的玉笔就可以用惊吓还形容。这看着并不算起眼的玉笔,居然是道家的圣物,是专来用来制符用。制出的灵符对鬼怪,僵尸一类的异类,有天生的克制作用。可以说,这玉笔天生就是件制邪的宝物。

虽然仅仅是件下品的法宝,却能成为道家的圣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破邪?这真是件意外的惊喜,克制鬼怪,这算不是算是机缘,上天特意送你来助主人的一臂之力。”轻抚了抚手中温润的名为破邪的玉笔,海蓝想到铜镜中的阴人,喜笑颜开的低喃。

这可真算是磕睡遇上了枕头,有了这玉笔,海蓝百分之百的相信,一定能顺利的收服铜镜里的阴人。机赐良机,若是有了这制邪的宝贝,都搞不定小小的阴人,那她直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握着破邪海蓝兴奋的演练了几次,不用黄纸也不用朱砂,直接运灵力凭空制符。这小小的玉笔果然没有让海蓝失望,第一次使用就契合非常高,落下最后一笔,一道初阶的火箭符便制成。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海蓝眼疾手快的凭空一抓,一张黄符纸便被海蓝抓在了手中。

“成了,不过就是品阶差了些,仅仅只是初阶的灵符。而且损耗的灵力也不少,才一张灵符,就花了丹田里四分之一的灵力。果然,修为太差了,连初阶的灵符都显的吃力。要是有黄纸,跟上好的朱砂,制符可能少些灵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将灵符收好,海蓝若有所思的低喃。眼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海蓝不再犹豫,打坐尽快的恢复,准备过了十二点,就开始与阴人斗法,拿下铜镜里的阴人。

迟则生变,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临时出什么意外错过了,那可就亏大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上的月亮不知何时悄然爬上了正空。本该是静止不动的死物,在这里却突然剧烈的动了起来,黑夜中,令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道红芒闪过,铜镜静止下来,漆夜的大厅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红衣飘飘,身材曼妙的少妇。看到闭目静坐周围笼罩着一层薄薄灵力的海蓝,少妇还是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好浓的灵气。”

当看清海蓝绝美的容貌时,少妇妩媚的脸,立即染上了一抹凶光。

若细看就可以轻易的捕捉到少妇眼中的贪婪,显然,她也感觉了海蓝身上散发出的灵气。若能吃下海蓝,那么,她的功力就能瞬间大涨,说不定以后就是白天也可以出现了。纤纤玉指快速的长出长长的利爪,不露声色直冲海蓝飞身而去,意图一举将海蓝掐死。

“大胆妖孽,尔敢?”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闭目打坐的海蓝突然睁开了眼睛。一道锐利的光芒一闪而逝,察觉到少妇的意图,海蓝身上当即爆发出一股嗜血的威压。随着一声厉喝,海蓝顺手一道灵力往少妇的胸口打了过去。

------题外话------

求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