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42章 冤家路窄

第四十二章 冤家路窄

“砖头料,难怪我说怎么表现这么差。”冲老板点点头,海蓝将目标转到另一堆毛料上。果然不出所料,很快海蓝就找到了一块灵气不错的毛料。搬出来让左纪生帮忙看好,随即又继续埋头苦干,寻找能出彩的毛料。

“呀。”

在左纪生跟毛料老板惊愕的目光下,不知不觉间,海蓝顺利的找到了大大小小二十余块的毛料。最后海蓝也累了,一屁股坐了一块四四方方,有点像凳子的毛料上。谁知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灵气直冲海蓝体内,海蓝被吓的跳了起来。

好浓的灵气,灼热的目光发亮的盯着眼前这块天然的方石。咽了咽口水,压下心里的惊诧,海蓝怕是错觉,试着将手伸了过去。霎那间,一股浓郁的灵气再次遁着海蓝的手,涌入体内让海蓝舒服的想尖叫。

我的妈呀,这块毛料里藏的是什么宝贝,所蕴含的灵气居然比血玉镯还浓。

“丁总,怎么了,这块毛料有什么不对啊。”听到海蓝的尖叫,左纪生也吓了一大跳。从毛料堆里将视线移到海蓝身上,见海蓝并没有什么事,只是眼神有些古怪的傻盯着一块方形的毛料。抿了抿唇,左纪生有些不放心的询问。

毛料老板还有周围的赌客,也纷纷投去好奇的目光。

“没事,只是不小心被毛料刮到手了。老板麻烦你帮我把这块毛料一并算算多少钱,我要把它给解了。看看这该死的毛料里都藏了什么宝贝,胆大包天的敢刮我的手。”怕过于引人注目,海蓝微窘的笑了笑,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扫了一眼她挑出来的毛料,心里算了算,海蓝觉得应该差不多了。加上她刚才挑了料子,六亿只多不少,说不定还有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意味不明的扫视了一眼脚下的毛料,海蓝有些期待的暗忖。

手状似不经意的按在毛料上,海蓝不动声色的将毛料里的灵气快速的吸入体内。很快,海蓝又有了饱撑感,留下少许的灵气以免伤了玉料的品质。海蓝收回了手,脸上控制不住的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果真是块手料,才刚进阶六层没多久,她居然又有了进阶的预感。

要是能多找几块这种高品的翡翠,说不定她很快就可以突破后期,准备筑基。垂眸眼底闪过一抹精芒,海蓝有些贪心的想着。

这是哪家的败家千金,仅仅因为这块毛料刮了手,不问价就直接说要买了。再看了一眼挑出来摆了一地,大大小小近二十余块毛料。这才多久的功夫,就挑了这么一堆。周围的赌客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海蓝,皆不由自主的直摇头。唯独毛料老板,听到海蓝的话,脸上的笑都快扬到耳根子后,不住的点头说好。

冲工人打眼色,手脚利索的将毛料搬上称,称好重量。手中的计算机按的飞快,没一会就精准的算出了准确的价格。“你好丁小姐,一共是四千六百二十一万,零头就算了。算个整数就四千六百二十万就行,丁小姐你是要转账还是用支票。”

“丁总?”听到是四千六百多万的天价,左纪生脸色微变,也没想到海蓝挑出的这一块大小不一的毛料这么值钱。想到海蓝那随意的挑拣毛料的方法,左纪生实在有些不太相信,这一堆看着并不怎么出彩的毛料,真的能解出大涨的料子。

万一没赌涨,反而将这四千多万打了水漂,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老板好歹我也是跟你做大生意。这零头二十万你也就一并抹了,四千六百万我直接打电话去转账如何?”海蓝心里清楚的很,她挑出的这二十几块毛料。全部都是能出绿的好料,想亏都难,不过爱占便宜是女人的天性。海蓝砍起价来倒也生猛,张口就去了二十万的。

那句零头的话,听的毛料老板一阵肉疼。咬咬牙,看着海蓝挑出的一堆毛料,最后还是忍痛答应了海蓝,砍去了二十万,要个整数四千六百万。

“行,只要丁小姐以后记得多多还老李我这帮衬帮衬。这是我的名片,还请丁小姐收好,下次有好的毛料过来,我打个电话通知丁小姐过来瞅瞅。对了,丁小姐,这些毛料你是想现场解了,还是搬回公司再做他用。”

能做毛料这行的人,没有几个是笨人,看着海蓝买毛料的爽快劲。一看就知道是不差钱的主,加上今天摊位上还没人解出绿,带涨些人气。他好借势将毛料的价格提上去,美人如玉,欧定国忍不住想着,或许眼前这个漂亮出众的小美女,或者能帮帮运也不一定。

电话收到了转账的短信,欧定国冲海蓝点点头,眼巴巴的询问海蓝的意思。

“当然要解了,不然我买回这些毛料当摆设不成。欧老板麻烦你先让师傅帮我把这个割手的毛料先解了,看看这玩意里面都有些什么。”有过一次经验,加上这次来的目地就是为了快速捞钱。现场解石,马上就能把毛料套现海蓝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老板主动开了口,海蓝自然是乐意不过了。

露齿一笑,海蓝指着四四方方的毛料,爽快的道。

“好嘞,我马上安排师傅帮手解了这块毛料,阿德你过来,帮丁小姐把这块毛料解了。”欧定国看到周围的看客目光随着解石的喊声围了过来,脸上笑开了花。好像是看到了大把的钱冲他招手,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逢。

“大家快过来看,这边有人要解石咯。”

“还真的是,咦,那不是藏宝轩的左老板吗?店里出了事,跑来这里赌石,该不是想放手一拼,看看能不能赌出一块五亿天价的料子还债吧。”

“还真的是,不是说钱亏光了,怎么还能下血本买了这么多毛料。看着这些毛料也不像是砖头料,少说也该有上千万。”

藏宝轩在上海可是个老店,一般有些家底的人都知道。加上最近闹的凶,该知道的人多多少少都到风。因为左纪生有个不成器的儿子,就算关系再好的人,也不会轻易的将五亿的巨款借让。至于买下藏宝轩就更用说了,没几个人愿意跟朱冬祥扯上关系。万一被盯上了,说不定下一定被害的就是他们。

这年头的人都习惯各扫门前雪,人情冷暖。

看着左纪生身旁的一堆毛料,大家有同情的,也有看戏的。七嘴八舌小声的讨论着,也好奇想看看左纪生花了大价钱,能不能有翻身的机会。想到最近左纪生的霉运,大多数人还是不太看好。

无巧不成书,不是冤家不聚头。巧的是左纪生的死对头朱冬祥今天也正好来赌石场玩赌石,听到有人喊左纪生的名字。朱冬祥顿时也来的兴致,闻风而来,嚣张的走到左纪生的跟前,落井下石的扫视了一眼左纪生脚下的一堆毛料,挑衅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