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78章 药宗覆灭

第七十八章 药宗覆灭

“她会炼丹?”呆呆的望着海蓝,岩松真人灵光一闪,当即就想到了上乾真人的筑基丹从何而来。海蓝的话字字带刺,将药宗往死里打击,将岩松真人打击心绪都变的不稳。煞白着脸,久久无法回神,眼中布满了茫然与难以置信。

“不,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你怎么能炼制出极品解毒丹跟筑基丹,贱人你敢胡说八道,老夫要你的命,去死吧。”

上乾真人露的一手让药心老祖心里的自信瞬间轰然倒塌,赤红着双眼,药心老祖不愿想相信疯狂的摇头否认罢在眼前的事实。

“死?哼,死的应该是你。”利眼微眯,海蓝眼中杀气沸腾,想到胡媚的伤,差点陨落海蓝心中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带着浓浓的戾气,令人听的毛骨悚然。千百年养成了杀气直逼药心老祖而去,即使药心老祖的修为比海蓝高了一小阶,但仍可以让药心老祖变脸。

海蓝等的就是这一刻,故意让药心老祖分神,当然要是能活活将药心老祖气死就更完美了。

在大家惊愕的目光下,海蓝假意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把高阶攻击灵符,实则就是从空间里取出。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海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一把灵符直接大方的丢向药心老祖。

“高阶灵符?”看到海蓝手中的一把灵气十足的符箓,药心老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海蓝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拥有一手骇人的炼丹本事就算了,居然连符箓也懂得。嘴角抽了抽,药心老祖被打击的差点吐血。

这是哪里钻出来的小怪物,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当到海蓝不是一张一张的丢灵符,而是直接就一打灵符全部丢了过来,更是把药心老祖气的想跳脚。

突然间,药心老祖有些后悔不该如此草率便跑来抓人。用膝盖能该一早就想到,一个二十五不到便能轻易的结丹的女修。除了运气跟药宗的灵植,根本的实力必定也不会差到哪去,不然也不可能胆大包天的样上药宗老巢还盗宝。更不可几年的时间里,药宗费尽心力也找不到对方。

只是,眼下药心老祖想反悔早已在他重伤了胡媚之际,便为时之晚。

刹那间,五花八门的各种攻击灵符瞬间被激活,耀眼的光芒绽放开来。五行雷符,火符还有木系的缠绕灵符全部招呼到药心老祖身上。轰隆声不断,其间还夹杂着药心老祖的惨叫。看着漫天的尘中,被伤的鲜血淋淋,触目惊心的药心老祖,大家看的抽气不已,情不自禁的猛打寒颤。

“不!”药心老祖杀猪似的惨叫声不断传到大家的耳光,响彻天际,每个人听的都胆颤心惊。

这种不着边法的攻击,简直是将对手当试验对象来攻击,不余其力。

连金丹中期的老祖都吃不消,要是这些灵符招呼到他们身上,不死也脱层皮。不对,应该是必死无疑。缩了缩脖子,山脚下的一众修士吓的两腿发软,额头上不断的冒出豆大的汗珠。

早知道对手是如此狠辣的怪胎,挥手间便可毫不心疼的丢出一打的灵符,打死他们也绝不敢跟着跑来道宗闹事。

“掌门,丁长老未免也太变态了,会炼制灵丹就够骇人了。居然连制符也远比我们强百倍,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恐怕也做不到这个程度。”上乾道人呆呆的看着药心老祖的怪样,嘴角抽了抽,黑亮的眼眸闪烁着崇拜的精芒。

“不用想到,打击多了就习惯了,才二十三的年纪便突破了金丹期。一出关就灭杀了三阶中期,凶名在外的黑龙与多宝真人。如此恐怖的进阶速度都能实现,区区的一个制符又有什么奇怪。”智法真人的心态倒是极稳定,被海蓝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从第一次见面,智法真人便看出海蓝绝非池中之物,再创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都是一条船上的,海蓝的实力越强,对道宗而言就越有好处。

眼下已经彻底的将药宗的老祖惹怒,智法真人巴不得海蓝赶紧将药心老祖给灭了,以除大患。否则,药心老祖不死,道宗恐怕就完了。

“死丫头你敢重伤老夫,我不会放过你的。”

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药心老祖眼神如刀子犀利的瞪着海蓝。双眼血红而狰狞,在一身恐怖的伤口,以及满身刺眼的血污的衬托下更显的骇人。咬牙挣扎着站起身,像打不死的小强,忍再次祭出一道兜率紫焰。只是形状还有光芒都比原先稍弱了不少,威力自然也大大的减弱。

只是,眼下药心老祖不但灵力消耗过大,更重要的是身上的伤太重。能再聚出兜率紫焰已以勉强,几乎是一下子就将药心老祖所剩不多的灵力掏空。脸色煞白如纸,就连嘴唇也惨白的可怕,为了争一口气,药心老祖愣是咬牙将身体一**传来的不适忍住,不让痛呼声再从嘴口溢出一字半句。

“垂死挣扎,想用异火要我的命,想的倒是美。全盛的时候都伤不了我,这弱的连吹都能吹灭的一缕兜率紫焰更别想伤我分毫。”

海蓝说这话纯粹就是为了激药心老祖,兜率紫焰的威力即使已经被大打折扣,但凭着海蓝现有的实力。仍然不敢与异火硬拼,兜率紫焰连天地灵物都能炼化,可想而知,以未真正脱凡祛骨的凡人之身,不死也将重创,伤及要基。聪明人都会选择避其锋芒,而不是傻的为了面子打肿脸充胖子。

弱的连风都能吹灭?

海蓝经典的话一出,让所有人听的都忍不住嘴角直抽,就连霍东辰都差点笑出声。即使再弱,异火之威也不是一阵风便能吹灭的,不过这话绝对是用来激药心老祖。不单止药心老祖被激的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就连药宗的弟子也被气的火冒三丈。

“牙尖嘴利,就算再弱也能要你的小命,接招。”气不打一处来,怒目大喝,药心老祖被气的心绪有些混乱,憋了一肚子的火。话说间嘴角不断的溢出大量的血丝,让人看的又是一惊。

此刻,药心老祖的身体已经被掏空,完全是拼死一搏,一击不成便是等死。

意随心动,随着药心老祖的一声大喝,小小的一缕兜率紫焰光芒似乎亮了几分。再次化成一只小小的紫雀,发出清脆的鸣音,快若闪电的扑向海蓝。

“来的正好,就怕你的算盘再度落空,想要我命的人不少,但能成功却没几个。”脸上笑容不改,海蓝不急于闪躲,手中再次取了数张五行雷符。大方的全部冲扑来的紫雀丢了过去,这败家的举动,饶是岩松真人看了都忍不住肉疼。

轰隆隆的一连串巨响,电光火石,大地都为之颤抖。

海蓝的此举虽然有些败家,不过,效果却是立竿见影,虽然没有成功的彻底将兜率紫焰给灭杀。但随着灵符猛烈的攻击,本就不大的小紫雀顿时间缩小了一圈,而且身上的羽毛也跟着暗淡下来。隐约间可见紫雀身形晃动,连维持兽形都有些勉强。

见此,海蓝眼中大喜,当即决定趁胜追机,争取一举拿下药心老祖。嘴角微弯,海蓝脸上难掩喜意,手中的灵蛇鞭毫不手软狠狠的鞭向药心老祖。当头鞭去,啪嗒一声,看到这惊险的一险,每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老祖小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察觉情况紧急,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出手的岩松真人突然祭剑斩向灵蛇鞭,企图化解药心老祖足以致命的一击。

岩松真人的飞剑是一柄难得的中品法器,与上品的灵蛇鞭撞上。一招见分晓,飞剑被灵蛇鞭打断,光芒尽失,祛去了灵气变成了一柄暗淡无光的普剑。掉落在地,叮的一声断成了两截。法宝被破,身为主人的岩松真人受到反噬,狠狠的大吐了一口鲜血,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惨白的透明。

“哼,不自量力,既然你有心找死,好,那我就成全你。”对岩松真人,海蓝同样也没有什么好感。海蓝可没有忘记,当天重伤了胡媚的人,岩松真人便是其中一个。眼下恶蛟黑龙跟柳月真人都已经捡拾干净,就剩岩松真人这个祸头,海蓝一直将那天的事记在心上,又岂能放岩松真人一条生路。

眼下,岩松真人自己送上来,那就更怪不得海蓝心狠手辣。

不急于收拾只剩一口气吊着的药心老祖,反正失去了一身灵力,想逃也跑不远。不屑的冷笑一声,海蓝身形一晃,避开了袭来的兜率紫焰,手中的灵蛇鞭如同长了眼睛,精准无误的鞭向岩松真人。

啪的一声,猛烈的破风之力令人听着心跳都禁不住停了下来。

“不。”眼睁睁看着势如破竹的鞭子袭向岩松真人,药心老祖急的赤红了双眼,眼珠子瞪的都差点从眼眶里跳出。只是,苦于无分身乏术,只来的及大喝提醒,却无法将岩松真人从海蓝的鞭子下救出。

这可是药宗最后一个筑基修为的弟子,而且还是筑基大圆满,眼见着就有突破金丹期的种子。就在他的眼皮子底子下被人轻易抹杀,药心老祖感觉整个人都快急疯了。血红的眼睛愤恨的瞪着海蓝,要是眼神可以杀人,此刻海蓝就是死千百次也不足以泄药心老祖的怒火。

“老祖求我……”

死亡的威胁,就算岩松真人平时再大胆无惧,到了这一刻也不由的被无边的恐惧所填满。只是,岩松真人的求救声很快便被惨叫声淹没,最后归于平静。

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岩松真人的身体被灵蛇鞭血腥的分成了两半。血洒了一地,似不要钱的染红了大片的草地,触目惊心。

这残忍的又狠辣的手法,饶是见惯了血腥的散修见了,都忍不住震惊的倒抽一口凉气。惊惧不已的注视着海蓝,眼中被浓浓的恐惧所布满。毫无一般女修的妇人之仁,杀人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更令人惊悚的是,由始至终嘴角还露出淡淡的浅笑。突然之间,大家有些明白过来。一个心思果断的女人,怪不得打破常规,小小年纪便有了金丹期的修为。

不单止她的手段够狠,最重要的是她心智够坚,非常人能媲美。

“掌门?”

戚竹音还有其身后的众多药宗弟子,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一个个吓呆了。不敢相信实力高深的掌门,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就被人夺了性命,而且就在老祖的眼前。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一招毙命。

药宗的弟子虽然修为比其他宗派修为稍高,但比斗的经验却远远不如其他宗派足。不为别的,就药宗的身份,只要一报出大家只有巴结讨好的份,少有人敢打药宗的主意。而且,药宗的弟子大多数时间都专注于炼药,采药。

蝼蚁且有偷生的念头,药宗的弟子自然也不例外,看到连筑期圆满的掌门。还有金丹实力的老祖都难在丁海蓝手中讨到好处,甚至眼见着性命难保,每个人心思各异,纷纷生出退意,没有敢贸然的冲上去助一臂之力。岩松真人这个血淋淋的例子,没有想成为第二个。

至于其他门派或者大家族的弟子,看到眼前的一幕,更是吓的腿软。别说冲上去当炮灰,恨不得背后翅上一对翅膀,逃都来不及。无比的后悔,贪心药宗承诺的那点东西,眼巴巴的跑来助阵。

岩松真人一倒,大家心思各异,唯独只有道宗的人看的脸上乐开了花。个别低阶的弟子,甚至兴奋的大呼长老神威,将药宗杀个片甲不留。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激动的望着海蓝,眼睛亮的都可以当灯泡使,就像是年少的疯狂追星族。

“啊,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你敢灭我药宗最后的期望,我要你死。”看到岩松真人倒下,药心老祖这回可真是气疯了。愤恨的瞪着海蓝,收起兜率紫焰,当即催动丹田中的金丹,准备自爆与海蓝,甚至药宗所有的弟子一起同归于尽。至于其他宗门还有各大家族派来的人,药心老祖也顾不了许多。

特别是剑宗还有佛宗早早就选择了退出,更是让药心老祖心里记恨在心。药宗没有,同样,他也绝不让这些小人好过。

至于自家门派的弟子,倒不是药心老祖狠心不顾他们的安危。而是药心老祖心里看的清明,如果他一死,想必这些跟随来的精英弟子,必定也没有活路可走。与其等着别人来宰割,还不如大家一起死,最起码还着拉些垫背,到了黄泉路也好有个伴。

“不好,药心老祖想自爆。”看到面有异色的药心老祖,剑宗的大长老木阳真人一眼就发现了不妥,脸色大变,惊惧的大吼出声。

自爆?

木阳真人的话一出,把在场所有人吓了一大跳。咒骂声连连响起,大家火烧屁股的转身就逃,纷纷使出吃奶的劲疯猜的奔逃。其中包括药宗的弟子,他们先震惊不敢相信,老祖会不顾他们的死活,选择了自爆。但看到身体不断的膨大的药心老祖,大家想不想相信都难。

心里不由的产生了怨恨,不再看药心老祖一眼,除了个别死忠于药宗的人,剩下的全争先恐后的逃离。而道宗的人似乎也看出了药心老祖的异样,知道药心老祖准备自爆,不由的担心起护山大阵能不能抵挡金丹老祖自爆的威力。

而霍东辰则心焦海蓝与胡媚的安全,根本无心留意自身的安全如何。灼灼的目光紧盯着海蓝与药心老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漏了什么。虽然担心,但眼中却是没有半点的怀疑,百分百的相信海蓝一定能化解眼前的危机。

“一定不会有事。”目光闪了闪,霍东辰在心里低喃。

实力,一切只差了实力,若是他再努力一点,或许便不用再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危险逼近海蓝。而是挺身护在海蓝跟前,化解这场危险。紧抿着性感的双唇,霍东辰暗暗坚定加快速练的脚步,争取有天能护在海蓝左右,做男人应做的事。

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不受任何人的威胁逼害。

“想自爆拉我们给你垫背,想的倒是美,但也要看我给不给你这个机会。给脸不要脸,既然你这么急着想去死,若不成全你未免太过不近人情。那好。我就大方一回,免费送你一程。”

捕捉到药心老祖眼中的疯狂,海蓝不屑的冷哼一声,对药心老祖的天真很是无语。手起鞭落,手中的鞭子如有灵性,直直的冲药心老祖的丹田处袭去。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便可成功,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惨叫一声,呆呆的看着被鞭子击碎的丹田,药心老祖如同泄了气的气球,全身好不容易聚集的力量全部消失。丹田中空空如也,金丹随着力量的消息无踪。

------题外话------

二更送上,要票票~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