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88章 被盯上了

第八十八章 被盯上了

“嘿嘿,主人教训的是,胡媚失语。”收到海蓝瞥来的眼刀子,小狐狸狗腿的蹭了蹭海蓝的脖子,卖乖的讨好。

“好了,没有人注意我们了,该去找间不太起眼的店,将弄来的那堆垃圾转手了。一下子花了这么多灵石,要不是在城外反劫的灵石,我们恐怕又要变成穷光蛋了。”叹了口气,海蓝发现所剩的灵石远远不够花销。

要是有看上眼的材质,为了炼制本命法宝,海蓝就是再贵也得卖下来。心里已经有些灵感,海蓝打算炼制攻击性极强的七巧花雨为本命法宝。外型就像是一朵不起眼的梅花,但只要祭练成功,小小的花朵会化成漫天的花雨,将敌人瞬间绞杀。每一片花都足以致命,让人防不胜防。

前世的时候,海蓝在一个化神期的老祖手中看过这七巧花雨的威力。化神期的修为使用,同时对战数个同阶的修士,都可以柔韧有余,可见这七巧花雨的威力有多恐怖。海蓝没指望能跟化神期的老祖比拼,但用力挫同阶修为的修士便心满意足。

以一敌众,想想都让海蓝兴奋不已,要不是材料准备的远远不足,海蓝真想马上动手开始炼制。

金丹期的修为,有了本命法宝的辅助,实力必将大大的提高。手中的灵蛇鞭等阶太差了,要是遇上同样修为的金丹修士,要想讨的好,占尽先机甚至斩杀对方远远不足。倒是城外得到的中品宝器的青龙鞭,跟上品宝器长绫还勉强够用。

想到这,海蓝决定尽快找个时间,将看上眼的法宝全部祭练了。除了花娘的手中得来的法宝,还有孙志华储物袋中的极品宝剑也不能放过。好的法宝贵精不贵多,但没有衬手的法宝,只能以多取胜,争取出其不意,特别是不着痕迹能偷袭对方的法宝,更是得随时准备好。

又转了几圈,很快海蓝顺利的一个一个稍稍僻静的小巷子,找到了一个专门收购来历不明的各类法宝灵植等等,杂七杂八的小店。一进店里,海蓝敏锐的便发现了有人神识扫来。

金丹后期的老怪?

一眼就看清了对方的修为,海蓝脸上一惊,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店居然也是卧虎藏龙。唯一的掌柜,居然会是金丹后期的老怪物。看了一眼对方的寿元似乎将尽,海蓝的戒心这才稍稍松懈了少许。

这种寿元将尽,进阶无望的老怪会驻店赚取灵石,留着准备给族中后辈的老怪。海蓝以前遇到过不少,只要结交得宜,对方一般都不敢贸然的得罪,免得哪天他不在了,给后辈留下无限的后患。

“小友有何需求?”对方显然没的看穿海蓝的真实修为,淡淡的抬了抬眼皮子,不咸不淡的询问。声音微哑,给人一种苍老的感觉。满头的华发,虽然脸色还算红润,但却少了几分的生机,让人感觉阴沉。

“见过前辈,晚辈想出售些东西换取灵石,或者炼器的矿石也行。不知前辈这里收不收取?”

做戏做全套,海蓝可没有傻的自爆修为,装模作样恭敬的冲老者执了个晚辈礼。反正,对方的修为也确实比她高了一小阶,唤声前辈并不算太亏。

“哦,拿来我看看。”五指成爪一抓,海蓝手中的储物袋立刻自动飞到老者的手中。神识扫视了一眼袋中之物,老者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惊诧。显然,也是没有想到海蓝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修,手中居然有这么多的藏品。乱七八糟掺杂东西不少,但都等阶不高。

老者心里盘算了一下,点点头,给出准备的数目。又睨了一眼海蓝的修为,年纪轻轻就有了筑基后期的修为。这种天才弟子,不管到哪都是瞩目的存在,轻易不能得罪。想了想,老者不敢压价大方的道,只字不提这些这东西的来历。

“可以,全部加起来最多可以换取三千二百块中品灵石。”

三千二百块中品灵石?

海蓝脸上一惊,没想到对方会开出这么高的价。海蓝一早就盘算过,这些最东西都卖出二千品灵石都是高价了。目光闪了闪,看着老者稍稍和善的眼神,心里很快便猜对,对方是有意想要与她交好。

有灵石不赚是傻瓜,海蓝了不推拒,点头应好。

“多谢前辈,去除尾数三千整便可。”以退为进,海蓝聪明的回以一个友善的微笑。大家心照不宣,反正这个价谁也不亏。灵石到手,海蓝头也不回的转身匆匆离开,只是海蓝没有想到的是。她前脚刚出了店门口,后脚立即就跟了几条尾巴。直海蓝进了客云来客栈,才不甘的转身离开。

将好房门,海蓝不放心店里设下的禁制,随后又布下了一道结界,隔离了神识的窥视。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让人盯着,等她出城的时候再下手。”躲在暗处,半响不见出来,脸上有道长长的疤痕,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货的中年男修叮嘱着。

一个落单的女修,身上又揣了不少的灵石,而且据他所探知的消息。对方还是一个外地来的女修,这样的肥羊不下手,放过了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筑基后期的精英弟子又如何,这种用灵丹硬生生提上来的女修。空有一身的修为,实力想必不会高到哪去。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女修身上的东西比一般的修士来的更为富有。

咽了咽口水,中年修士阴暗的眸子不由的掠过一抹浓浓的贪婪,迫不急待的想将这一票干完。

“是,老大放

“是,老大放心,猴子会安排人盯紧了,等她一出门就通知老大路上伏击。”出手就是数千的中品灵石,并且住的又是流星城内数一数二的客栈,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条肥羊。自称猴子的修士,同样也是两眼放光的盯着客云来,狗腿的点头满口答应。

“主人,有人盯上我们了。”胡媚也发现了跟到客云来门口方才停下,两个鬼鬼祟祟的男修。一个是筑基后期,而另外一个修为则是金丹初期,胡媚感应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有些担忧的提醒。

“我知道,只要没有出城门,短时间他们不敢对我们动手,但出了城门就难说了。”闪身进了空间,海蓝利眼微眯,沉声不紧不慢的陈述。眼中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反之,更多的是跃跃欲试。

送上门来的横财,只要对方修为没有超过金丹后期的高手,区区一个金丹初期跟筑基的修士,海蓝还不放在眼里。只要敢来,她就敢让他们有来无回。

“主人是想?”捕捉到海蓝眼中诡异的精芒,胡媚打了个寒颤。

“胡姐姐,你跟姐姐在打什么哑迷?”小宝丢下手中的活,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一脸好奇的在海蓝跟胡媚身上来回的扫视。

“没什么,小宝姐姐给你的种子都种好了,存活的多不多。”与胡媚打了个眼色,这种血腥的事,海蓝决定还是不让单纯的小宝知道太多。勾唇一笑,海蓝捏了捏小宝的包子脸,机灵的将话题扯开。

“对啊,主人找了不少新鲜的灵果,小宝种出来了可得摘些给胡姐姐一起尝尝。”胡媚收到海蓝使来的眼色,也跟着点头附和。想到海蓝弄来的新的果苗,胡媚不由的嘴馋提醒。

“姐姐放心,有小宝在没有种不活的种子,姐姐看那里。那边就是刚种下的种子还有果苗,小宝浇上了灵泉水,好多种子都破土发芽了。小树苗也一下子就抽长了不少,再过多一段时间,便可开花结果,到时姐姐还有胡姐姐又可以有新的灵果尝了。”

任由海蓝轻捏自己的包子脸,小宝洋洋得意的指着新种下的杰作。

“小宝越来越厉害了,好好干,以后空间的灵植可就全交给你来打理了。”顺着小宝所指,果然,海蓝看到了发芽长出小寸高的灵药。毫不吝啬赞许的拍了拍小宝的小肩膀,海蓝鼓励道。

“姐姐放心,小宝一定会努力的。”得到海蓝的赞许,小宝显的很是激动,不住的点头答应着。

海蓝不急着出空间,反正包了一个月的天字房。干脆就留在空间里修练,将看上眼的法宝一一祭炼了一遍,顺便上手演练一番。随后又开始炼丹制符,增取将技术提高,至于眼馋的那块天外陨石,修为不济。就算再眼馋,为了小命着想,海蓝也只能多看几眼,并不敢越阶试着驯服陨石中的太阳精火。

凡事量力而为,太贪心往往只会得不偿失。

眼下海蓝唯一担心的是霍东辰还有智法真人等,突然闯入这个陌生的世界,就好像她初到地球。总会感到惶恐不安,特别是实力低微,面对修真界种种的危险。稍有差池便会小命不保,希望他们能步步为营,凡事别太过大意,保住小命争取有天能找到办法返回地球。

修真界虽然,是修练最佳的地方,但海蓝还是想念地球上的种种。

胡媚也像是受了刺激,也闭关苦修,一主一仆都是天生的修练狂人。只有安于现状的小宝,才天天优哉游哉的浇浇灵植,偶尔跑去灵泉中泡泡澡,日子好不快哉。修为高低对小宝而言并没有什么追求,反正空间里没有什么天敌,就算不修练,修为也会自己慢慢的增长。

不知不觉,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过去,其间海蓝又跑了几次玉轩阁。可惜没有半点关于霍东辰还有木阳真人等人的消息传回,让海蓝不由的有些泄,暗忖着难不成他们真的跑去了西之大陆。要真的是这样,那可就有的等了,等她修为提升到凝神期,少说也要数百年甚至千年的时间。

而那几个暗中盯梢的人倒真是有耐性,没有死心天天盯着,让海蓝感觉非常的不耐。

正式出了关,海蓝决定将练手用不上的灵丹还有灵符出售去一些,换回灵石,看能不能找到炼制七巧花雨所需的数百种材料。

海蓝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勇猛的杀到流云宗门下的铺子。里面不但收灵丹跟灵符,只要修真者能用的上的东西不管好坏都可能买卖。而且种类齐全,让海蓝暗喜于心,在心里感叹,不愧是大门宗派,果然就不是小打小闹的小商人能比的上。

“这位前辈,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到您?”负责招待海蓝的是一个貌美的女修,实力在练气后期。

不知是不是海蓝的错觉,海蓝发现这个女修眼神有些怪,不时的偷偷的打量着她。似乎想试探些什么,海蓝眉微蹙了蹙,心跳停了一拍,不由的猜测着,难道她杀了流云宗周通的事,被流云宗发现了,派人来四处找她。

修真界寻人的本事千奇百怪,海蓝不得不防,想到这里。海蓝警惕的扫视了一眼铺子里的其他修士,果真,海蓝发现不少的修士眼神有些古怪的打量了她一眼。不过很快就若无其事的移开,但海蓝还是捕捉到了不妥的地方。垂眸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缕幽光,海蓝决定静观其变。

没有主动将事挑明,免得弄巧成拙,不打自招。

招。

海蓝确信当时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想到之前出售的东西。眼神一暗,难道是那里出了错,那些东西有什么东西让流云宗的人发现了。思及此,海蓝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低眉垂眸,海蓝在心里暗道,看来流星城不能多呆了,以防万一还是尽快的离开,免得被人来个瓮中捉鳖。

流星城可是流云宗的地盘,要是对方想用强的,不顾规矩,谁也不能站出来指责流云宗什么,除非他不想活了。

“我要出售一些灵符跟灵丹,要是价格可以,顺便还想再购一些炼器的矿石跟其他材料。”不露痕迹的收起心里翻腾的思绪,海蓝装作什么也没发现,若无其事的道出此行的目地。

“好的,不知前辈可否方便让晚辈看看出售的东西?”看着海蓝没有半点心虚,并且神色自若的道出自己的需求。杨秋儿不由的怀疑,是不是她多想了,眼前的筑基前辈不是陈长老要找的人。

也是,若是对方知道了陈长老派人四处找她,躲的来不及,又岂会笨的自找死路跑到流云宗的地盘上。只是,杨秋儿不知道的是,海蓝天天躲在空间里修练,两耳不闻窗外。根本就不知道流云宗的大动作,在流星城还有附近的城镇四处寻找她的踪迹。

不然,海蓝哪胆子敢一头撞到流云宗的地盘,并且还胆大包天的想在流云宗的铺子里购买东西。

收回打量了目光,杨秋儿接过海蓝递来的储物袋,扫视了一眼储物袋中的东西。发现里面的东西真不少,虽然等阶并不算高,不过只是二阶的灵符跟常见的各类灵丹。但胜在品质都不错,而且数量也多,粗细的算算也值不少的灵石。

杨秋儿若有似无的扫视了海蓝一眼,多少有些猜出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练手里炼制出来的。筑基后期的修为,能炼制出上品的灵丹还有二阶上品的灵符,也绝是天才型的前辈。加上海蓝的年纪摆在眼前,让杨秋儿的态度不由的更恭敬了几分,暗暗猜测着,或许眼前的女修是其他两大派的精英弟子也说不定。

“怎么样,东西这里收吗?”半响不见杨秋儿开口,眼神再次探究的偷偷看她,海蓝压下心里的急燥,面无表情的沉声道。

“当然收,前辈炼制的灵丹还有灵符品质都非常的高,请容晚辈仔细算算,将具体的数目算出来。”杨秋儿语带探究,聪明的一语带过,眼神着悄悄的留意着海蓝的表情。见海蓝不否则,也没有急着回答,只是泰然的点头答应。杨秋儿立马就确定了心里的猜测,这些东西果真是眼前的前辈自己所炼制。

修为高,又有了手精湛的炼丹手段,并且连灵符都制的极出采。筑基后期的修为,二十来岁的年纪,饶是杨秋儿见惯了宗门内的无数天才弟子,还是忍不住有些妒忌起海蓝的天赋。

人比人气死人,杨秋儿好歹也是三灵根的天赋,即使不如双灵根更的出采但也不差。加上家族还有宗门内的培养,二十的年纪突破了练气后期,便被视为家族难得的天才。而杨秋儿也一直沾沾自喜,自信三十之前她必能突破筑基。可是眼一跟这个初次见面的前辈一比,杨秋儿一下子就被踩到了谷底。

她想着三十之前突破筑基,可是眼前的前辈指不定三十就可能突破金丹。想到这个可能,杨秋儿更是心里酸的像是吃了一缸的酸醋,心里憋屈的紧。

在万宝斋呆了会片,海蓝很快便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几乎只要是筑基修为的女修,都会被万宝斋的弟子扫视一遍,不单止只是她一个特例。看到这个现象,海蓝紧绷的神经冲算松了松,不管流云宗的人针对的是谁,又或者他们想找的是谁。海蓝仍不敢太过放松,毕竟,她杀了流云宗的周通是事实。

眼下还是赶紧把交易完成,离开流星城以绝后患才是真理。微抿着双唇,海蓝静静的等待着杨秋儿尽快将算好灵石。

“前辈可以了,灵丹可换取二千六百块中品灵石,而灵符则能换取一千三百块下品灵石。折合一起,一共是三千九百块中品灵石。”杨秋儿收回了神识,将折算后的价格告知海蓝,眼神询问海蓝的意思,对这个价格是否满意。

三千九百块中品灵石。

海蓝心里算了算,对这个价格非常的满意。果然灵丹还有灵符值钱,东西在海蓝眼中看来并不算多,远远比在那天出售的一堆劫来的垃圾不是一个比例。可是换成了灵石,却远远比那些下品的灵器灵丹,以及下品的灵草价值更为可观。

这还只是收购价,若海蓝不差时间,拿去黑市上拍卖。价值恐怕更高,赚翻倍的灵石都有可能。不过海蓝不贪心,能拿这些练手的东西换回三千多的中品灵石心满意足了。反正,丹药海蓝想要随时可以再练,反正空间里的灵株多的是,跟一本万利没什么差别。

“好,就这个价成交,麻烦带我看看店里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出售。”不急着讨要灵石,海蓝打了个眼色,示意杨秋儿带为引路介绍。

“可以,前辈随晚辈上二楼。”海蓝一早就言明了所需,杨秋儿点点头,将储物袋交给一楼的执事,随即才引领着海蓝上了二楼。

上了二楼海蓝才发现一楼所摆放的东西不过只是普通货,二楼以上的才是珍品。很快海蓝就找到了数十种所需的材料,一口气将这些东西卖下。只是,让海蓝肉疼的是,刚卖灵丹跟灵卖灵丹跟灵符所得的灵石,一下子就花去了一大半。

不愧是珍品的材料,果然价值贵的让人想吐血,灵石不好取看来有时间还是自己亲自去找才划算。不然,还差的那些材料,要是全部都这样大手大脚的购,空间里的那点灵石恐怕远远不够花销。

万宝斋的东西是贵,但对海蓝而言却是非常的需要。除了器材海蓝又找了不少看的上眼的灵药,都是金丹期以上的灵丹所能用的上的主药。灵果跟灵兽就免了,实在价高的花不起,眼尖看到一件摆置出来压箱底下品灵器级的宝衣,海蓝眼睛又是一亮。怦然心动,海蓝一双眼睛都快瞪直了,恨不得将眼睛粘在上面。

可是,一问价钱海蓝吓的倒抽一口凉气,火热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一万的上品灵石,卖了海蓝都出不起这个价,除非海蓝不怕死,将空间的宝贝极品灵植出售。这个想法想想就好,要是真的拿出来,恐怕这件灵器级的宝衣没有到手,小命就先玩完了。

被元婴期以上的高手盯上,海蓝除非天天躲进空间里,否则就是插翅也难逃。

“土包子,没有灵石也好意思盯着这件宝衣看,也不怕丢人。”就在海蓝愣怔间,一个尖锐的女声打断了海蓝的思绪。遁声瞥去,海蓝看到了一个长相美艳,眼神却略显不善筑基中期的女修。

扫视了一眼对方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宗门出来历练的弟子。除了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修士,看样子可能是这个女修的护卫一类的高手。海蓝不露痕迹的扫视了一眼,震惊的发现,这两个护卫居然都是金丹初中期的修为。

这是哪家的千金,如此气派的请了两个金丹高手护卫,海蓝目光闪了闪,心里暗暗猜测。这样的娇蛮千金,在没有实力的时候,没有什么血仇的情况下,海蓝是绝对不会愿意随意的招惹。以免打了小的,又来了老的,引来不必要的杀身之招。有时候不是脖子硬就行,能屈能伸也是必要的。

只是,海蓝没有算到的是,有些事不是你想躲便成,也要看对方给不给这个机会。特别是这种自以为是,被宠坏傲慢的以为可以将任何人踩在脚底的娇蛮女。海蓝的退让,只会让对方得寸近迟,步步紧逼。

“怎么了,你哑巴了。哼,你怀里的小狐狸似乎不错,多少灵石,本小姐买了。”海蓝不吭声,姚宁宁便误以为海蓝怕了她,不由的更得意了几分。不屑的睨了海蓝一眼,眼尖看到海蓝怀里雪白的小狐狸,见猎心喜,女人都喜欢漂亮的东西,特别是别人手中的心头肉,更是犹为喜爱。

则姚宁宁向来最喜欢的就是抢别人手里的好东西,实力允许的情况下,便会忍不住想将它占为已有。柳眉一挑,姚宁宁也不管海蓝怎么想,不客气霸道的开口讨要。

至于姚宁宁身后的两个金丹期的护卫,也不开口阻止,只是警惕的注视着海蓝。怕海蓝不识趣,怒起伤害姚宁宁。即便是在流云宗的地盘上,只要海蓝敢出手,他们就敢当场将对姚宁宁不敬的人直接抹杀。

怎么是这个女魔头?

杨秋儿看到姚宁宁出现,瞬间脸就煞白了几分,顾不得提醒海蓝什么。悄然的后退几步,生怕姚宁宁迁怒到她身上。同情的望了海蓝一眼,杨秋儿心里也只是同情,却不敢再有其他行动。

至于其他修士,在看到姚宁宁出现就,便避之不及的匆忙逃离。不敢留下来看戏,就怕糟鱼池之殃。

姚宁宁可是化神期老怪的亲闺女,得之不易。修为越高就越难有后代,姚宁宁从小可是被化神期的姚老怪含在嘴里怕碎了,捧在手心怕摔了,要什么给什么简直是无法无天,就是流云宗也不敢轻易得罪。而他们这些实力低微的散修,或者宗门内可有可无的低阶弟子,要是招惹了死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不卖,多少灵石都不卖。”

原本海蓝还想着忍忍就算了,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只是对方张口就想讨要海蓝视为伙伴的胡媚,饶是泥也有三分火气,再忍她就不是丁海蓝。锐利的眸子冷冷的注视着一脸傲慢,好似在施舍她一般的陌生女修。一字一句,海蓝毫不犹豫的回拒。

不卖?

海蓝直白的拒绝,还有再着敌意冰冷的目光,让退至一旁想当透明人的杨秋儿听的倒抽一口凉气。惊讶的望了一眼海蓝,不敢相信海蓝居然敢拒绝姚宁宁的要求,难道她不怕姚宁宁背后的化神期大能派人找她的麻烦,甚至当场就要她的命吗?

想到这个可能,杨秋儿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又或许眼前的女修背后的后台也不简单,能与姚宁宁的爹亲相提并论。

“好个不卖,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违抗本小姐的命令,说,你是哪一宗哪一派谁的弟子。要是你能说出个一二三,本小姐可以放你一马,要是不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姚宁宁看到海蓝拒绝的如此利落,不由的有些犹豫,怕海蓝跟她一样也是有后台的。毕竟,一个二十来岁就冲进了筑基后期,要是没有点后台哪能有这个本事。

目光沉了沉,恨恨的瞪着海蓝,眼带杀气的厉声质问。

姚宁宁身后的两个金丹护卫,听到海蓝敢拒绝姚宁宁的要求,也纷纷眼带不善的紧盯着海蓝。似只要姚宁宁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动手擒住海蓝,让姚宁宁所为欲为。

“小丫头你别太狂妄了别太狂妄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凭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仗着身后有人就狂的让人生厌。”海蓝看着姚宁宁说话越来越过份,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更何况海蓝向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想也不想,海蓝冷冷的讥讽,上位者看脚底下的蝼蚁,充满了浓浓的鄙夷。

小小的筑基修士?

海蓝的话一出,让姚宁宁身后的两个金丹护卫,还有用神识注意着的流云宗的弟子皆是一震。而杨秋儿更是控制不住的嘴角抽了抽,不敢相信海蓝会突然爆出这么一句话,难道她自己不是筑基修士不成。来不及多想,眼尖看到气的一张脸都扭曲起来,狰狞的可怕的姚宁宁,杨秋儿吓的连连后退,心脏一阵紧窒。

感应到姚宁宁身后的两个金丹护卫直逼而来的威压,杨秋儿受不住的狠狠的吐了一大口血。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可是,下一秒杨秋儿再次震惊,不对,应该是惊骇,面对着两个金丹中后期的前辈。眼前修为明明是筑基后期的女修,愣是没有半点的反应,好像冲她压去的威压是无物。

艰涩的咽了咽口水,脑海中想到唯一的可能,不但杨秋儿一脸的惊骇。包括姚宁宁在内,全部震惊的一双双眼珠子瞪的比牛眼还大,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事实。

三十不到就突破了金丹期,怎么可能?就是苍海大陆的顶级天才,曾经名动整个苍海大陆的,现在是大乘老祖宗的天狼老祖也做不到。突破金丹时已有四十有二的年纪,可是这个年纪能突破金丹,当时也算是震惊了整个苍海大陆,至今未有人能打破。现在最早突破金丹修为的是万剑宗的异灵根的天才,赵飞宇真君,六十三年纪突破金丹初期。

在无数百岁以上,甚至数百岁才得幸突破金丹的真君之中,这个年纪也算是妖孽级的存在,可是,天啊,他们发现了什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修,不声不吭的居然就突破了金丹,想想都让人感觉可怕。要是给她时间成长,那么按照天狼老祖的成就。

别说突破大乘期,就是渡劫破空飞升都极有可能。想到这个可能,大家心跳不由的快了几拍,神识悄然的扫视了一眼海蓝,每个人眼中都露出了浓浓的震惊。

她,到底是哪个大能者座下的嫡传弟子?这次不是怀疑,而是百分之百的肯定,不然没有坚硬的后台,谁能培养的出来这种绝世的变态。

“你、你不是筑基后期的修为,金丹期,你是金丹期真君,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姚宁宁忘记了愤怒,呆呆的望着海蓝,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食指指着海蓝,惊骇不已的声音陡然拔高大声质问。

二十来岁的金丹真君,怎么可能呢?

就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练不可能,饶是姚宁宁自己,火系单灵根的天赋又有化神期爹亲的亲自培养。可是,二十一的年纪,眼下也不过勉强的靠着灵丹还有无数天才地宝的帮忙,突破筑基中期,结丹还遥遥无期。

而她看到了什么,眼前这个不知打哪冒出来,陌生的女修怎么可以小小年纪便抢在她的前头。打破既然有常规,突破了金丹期。重重的摇了摇头,姚宁宁怎么也不敢相信眼睛所见的事实,一抹浓浓的妒忌自眼底一闪而逝,带着阴冷的杀气。

不,她不允许有人比她优秀,更不许有人抢了她天才的名头,特别对方还是一个长的不错的女修。

“为什么不可能,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废物,有这么好的资源,这么好的灵根到底来也不过只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哼,落井观天,愚不可及。”

反正都已经得罪了,那就干脆得罪个彻底。

海蓝打击起人来绝对是不余其力,冷哼一声,扫视了姚宁宁一身奢侈的法衣极品护身法宝。眼中充满了不屑,毫不留情的给予姚宁宁心头一个重击。满意的看着姚宁宁刷的一下煞白如纸的脸,嘴角扬起的笑容不由的更深了几分。

二十一岁突破到筑基中期居然被人嘲笑成了废物?

海蓝的话一出,立马再次引来一连串的抽气声,杨秋儿更是嘴角直抽。要是二十一岁突破筑基中期是废物,那她们这些百岁都没突破筑基的,岂不是连脚下的淤泥都不如。思及此,大家被打击的纷纷低下了头,心中五味陈杂。

“你、贱人你敢这样羞辱本小姐,金丹期又如何,我饶不了你。你们给本小姐上,我杀她的命。”一张脸红的似快要滴出血来,姚宁宁被海蓝不客气的嘲讽,气的差点当场吐血。

向来被大家捧在手心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姚大小姐,哪受得了海蓝如此讽刺。脸狰狞扭曲的可怕,一字一句,杀气沸腾的话几乎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此刻,要是可以,姚宁宁真想扑上去将海蓝千刀万剐,抽筋剥皮才能一泄被人当众羞辱之恨。

“是,大小姐。”

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仆从,姚宁宁嚣张惯了,跟随姚宁宁护卫的两个金丹真君自然也渐渐染上了自大的性子。见有人敢当着他们的面,如此不给面子的羞辱他们的主子,早气的头顶都快冒烟,凶恶的眼神狠狠的瞪着海蓝,恨不得扑上去将海蓝生吞活剥了。

一得令,立马就按捺不住,当即就拔出飞剑冲海蓝不由分的袭了过去。招招致命,没有半点的留情,根本不管海蓝是否是不是真的是哪位大能者的嫡传弟子。

子。

“找死,不过是两条走狗也在敢本座面前狂妄。”抬手祭出新到手的青龙鞭,海蓝决定速战速绝,不知为何。海蓝感觉右眼直跳,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现。而且不是什么好事,再拖下去对她极为不利,尽快的逃出流星城躲起来才是上上策。

手起鞭落,面对着两个金丹真君海蓝脸上没有半点的惧意,下手反而越发狠辣。对敌海蓝可谓是经验老道,面对两个金丹真君的夹击,海蓝愣是没有落半点的下风。在青龙鞭的助势下,甚至隐隐有力压住对方的势头。

而那些用神识偷偷观望的修真者们,当看清海蓝显露出真实的修为,又是震惊的抽气连连,一双双眼珠子瞪的都差点从眼瞪里跳出来。如同青天白日被雷当头劈中,震撼的外焦里嫩,嘴角张的老大,似快可以塞下几个大鸡蛋。

天啊,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小怪物,小小年纪不但突破了金丹期,而且还是金丹中期的修为。

艰涩的咽了咽口水,大家被打击的想找豆腐一头撞死,无地自容。

“金丹中、中期?怎么可能会是金丹中期。”

惊骇的倒抽一口气,姚宁宁看出海蓝的真实修为,更是羡慕妒忌恨,一又气的赤红的眼珠子似快能喷出火来。但眼中的杀气却更深了几分,二十来岁就突破了金丹中期,这种变态的怪物绝不能留。

杀,不惜一切的灭杀,否则,姚宁宁可以想象要是这个变态慢慢成长起来。或者将今天的是告知了背的一师长,她,甚至爹亲都有可能性命难保。爹虽然疼她入骨,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恐怕也无能为力。因为姚宁宁还没有脑残到误以为她爹是苍海大陆至高的存在,除了化神期,各派还有大乘期以上的老祖宗。

打了个冷颤,要是眼前的变态是大乘期老祖宗的嫡弟子,她恐怕就是有百条命也不够死。

------题外话------

求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