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92章 生命之源

第九十二章 生命之源

木之精灵一般而言都非常的温和,只要能感应到你的善意,想要驯服它只要耗些时间慢慢沟通都不是问题。似乎感应到了海蓝的窥视,木之精灵陡然睁开了眼,水汪汪的淡绿色眼瞳,好奇的四处巡视。

看到了海蓝神识,并没有感应到恶意,小小的木之精灵煽动着透明的小翅膀转着海蓝飞了起来。不知道是嗅到了什么,动了动小鼻翼,一脸好奇的凑了过看似寻找什么。

海蓝脸上一惊,没有想到这只小精灵如此的敏锐,居然这么轻易就发现了她的所在地。更让海蓝震惊的是,这只木之精灵的聪明。不愧是天地诞生的宠儿,明明是神识的状态,可是木之精灵的靠近,居然让海蓝感觉全身舒畅。更让海蓝目瞪口呆的是,下一刻木之精灵居然开口吐露人语。

“人类,你身上藏了什么,真好闻。”

此刻钻到大树底下的只是海蓝的一缕神识,根本没有人形。但是,木之精灵还是敏锐的嗅到了海蓝身上散发出的奇怪的气息,让木之精灵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比在灵树上的气息,更让木之精灵喜爱。眼睛亮了亮,忍不住好奇的开口询问。

“好闻?”看着跟小狗一样,在她神识周围一脸陶醉的嗅个不停的小精灵,海蓝额头上闪过三条黑线。心里也搞不明白,这个小木之精灵在她身上想嗅些什么。

“对,有点像是生命之源,很淡。”肯定的点点头,木之精灵晶亮的眼睛飞快的掠过一抹兴奋,快的让人无法捕捉。不过,一直留意着木之精灵每一个举动的海蓝,还是发现了木之精灵这诡异的精芒。

“生命之源?”找到关键字眼,海蓝不解的喃喃自语。没有想明白,木之精灵所提到的生命之源是什么鬼东东,她身上哪来的生命之源,她怎么从来不知道有这个东西。敛眉思索了片刻依然无果,不过,海蓝灵光一闪,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管它什么生命之源,眼下借着这个能吸引木之精灵的东西将它骗走才是正事。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自己,反正宝物能者居之,事先是他们先发现的又如何,谁叫他们自己不懂的把握机会。发现了木之精灵不是先将它藏好,而是急着在外面打打杀杀,活该服她这个黄雀。

“不错,就是生命之源,人类你把它收在哪里,可以将它送给我吗?要是你肯将生命之源送给我,我可以助你净化灵根,并且将你的修为提升到元婴后期如何?”木之精灵不傻,知道人类都是贪婪的,若没有付出让对方心动的东西。想要从对方身上讨得东西,比登天还难。

虽然有些不舍浪费身上的力量,但为了生命之源,木之精灵不得不大方的给予这个令无数人疯狂的承诺。反正,牺牲少许的力量,能到生命之源值得。目光闪了闪,木之精灵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海蓝心里一惊,没有想到木之精灵能这么大方的就给出令人怦然心动的好处。只是,木之精灵舍得,那么,这就表示生命之源比起木之精灵给出的好处更珍贵。不急于回答,海蓝垂眸也暗暗思量着,她身上哪来的生命之源。

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体身扎根的灵珠空间,海蓝眼睛一亮。难道木之精灵说的生命之源,就是灵珠空间。要真是如此,木之精灵就是拿它的生命来跟她换,海蓝也绝不会将灵珠空间拿来作交换。

开玩笑,她会是一个笨的拿一头牛,跟你换一担米的笨蛋吗?

相比区区的进阶元婴后期,或者净化灵根远远不如灵珠空间来的重要。除了空间里浓郁的灵气,更重要的是里面还种植了无数的天地灵宝。既是小宝的安身之所,同时也是海蓝最后的保命手段。要不是有灵珠空间在,海蓝早就小命不保。就算心动想得到木之灵精,海蓝绝不会将空间拿出去交换。

想也不想,海蓝态度强硬的拒绝:“不换,你给的远远还没有我的东西珍贵。”

还以为木之精灵单纯,几句话下来,海蓝发现木之精灵其实鬼精的很。以小博大,还真是好算计。

“为什么,是条件不够吗?要不,我再牺牲一点,给一半的力量给你,助你一举突破凝神期。”感觉到海蓝态度的转变,木之精灵不由的有些急了。咬咬牙,最后下血本的张口就是同意给海蓝身上一半的力量。以木之精灵对人类修士的了解,给出了这样的条件,对方肯定会心动的当场答应下来。

只可惜,木之精灵再次失望了,海蓝说到灵珠空间的事,早已没有想要驯服的心情。真要不行的,就算伤天和,也不介意直接用强硬的手段得到木之精灵,想要交换别说门,连窗户都没有。

“没得商量,生命之源我是不可能拿来跟你交换的。”不再看木之精灵一眼,海蓝果断的抽回了神识,准备硬抢。

只要等那群笨蛋打的两败具伤,她再来收拾残局,小小的木之精灵便跑不了。

只是海蓝没有想到的是,她收回神识的瞬间。木之精灵居然没有死心,不管不顾的追了出去,眼中的狂热更为明显了几分。

“咦,不好,木之精跑了。”

“追。”

打的不可开交,你死我活的两路人马,感应到木之精灵的气息从灵树中窜出。煽动着翅膀飞跑了,不由的有些急了,没有了木之精灵,他们还争个屁股。不计前嫌,默契的停战纷纷使出吃奶的劲追了上去。

“见鬼,这小家伙还真是不死心,居然自己追上来了。”海蓝也发现了木之精灵,遁着她留下的气息追来。而且身后来有二十余个修士者,誓在必得的也跟着一起追来。与胡媚相视一眼,海蓝神识看到兴奋的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直冲她扑来的木之精灵,控制不住的嘴角直抽。

“主人,那是什么?”胡媚也看到了冲她们飞来,长的有些怪异绿莹莹如宝石的小家伙。好奇的瞪大眼睛,不解的询问。

“别走,条件随你开,人类,你将生命之源送给我好不好。”木之精灵发挥着死缠烂打,厚脸皮的精神继续讨求。

生命之源对木系的精灵而言,简直是致命的诱惑,让木之精灵不惜一切的想要得到。特别是靠近海蓝的瞬间,木之精灵嗅到了浓浓的生命之源,从海蓝身上散发出来。更是让木之精灵眼睛都瞪直了,火热的眼睛灼灼的注视着海蓝,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生怕下一刻,海蓝又跑了。

“在那,木之精在那里,该死,哪来的女修哪截我们的胡。这位道友,木之精是我们先发现的,还请道友将木之精交还给我们,免得伤和气。”

身后的两路人马很快就追上来,眼尖看到木之精灵在海蓝跟前停下。众人皆脸色大变,没有想到这周围还有别人,更别有想到木之精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一个看似散修的女修士抢先占了先机。没管木之精灵冲海蓝讨好巴结的样子,抢先开口的是一个元婴初期的老怪。

阴戾的目光冷冷的紧盯着海蓝,语带威胁的厉喝。

“不错,木之精是我们先发现的,道友最好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说话的是个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青年女修,元婴中期的修为。虽然看着还年轻,但骨龄已有五百余岁,双眼紧盯着木之精灵,眼中不时的闪露出贪婪的精芒。

显然因为修为被困太久,迫不急等的想要得到木之精灵,助她一举突破元婴后期,或者更高一阶的凝神期。

“咦,师父,她、她她是姚前辈发出赏悬要找的那个凶手。”未容海蓝回答,突然女修身后的一个年轻的弟子发现了海蓝的身份。两眼冒光的惊呼出声,而随着这声惊呼,在场的其他修士也纷纷眼热的将目光投注到海蓝身上。

“是她,她就是十万上品灵石赏悬的女修。”其他人也很快就认出了海蓝,想到那十万的上品灵石,大家不由的抽气连连。望着海蓝的目光更为火热,仿佛饿久的人看一到了一块肥肉,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吞了。

十万上品灵石,负责领头的两个元婴老怪,还有身后的筑基金丹弟子,也全部心跳加速。

“想到大家费尽心思,满大陆找寻的人居然躲在这里。真是嗑睡碰到枕头,得来全然不费功夫,双喜临门。年道友我们摈弃前嫌一起合作怎么样,事成了我们再分谁得这个女修跟木之精怎么样?”敛去眼中的贪婪,郑佩心和善的笑笑,一脸友好的提议。

虽然眼前的女修看着修为还只是金丹期,但郑佩心却感觉到了危险。再细想,这女修能面对化神期的前辈追杀,并且还能在化神老祖的眼皮底子逃脱。五年多的时间里,无数的修士疯狂的寻找,依旧无果,可想而知这个女修手段应该不少。

郑佩心可不想阴沟里翻船,更不想到嘴边的肥肉飞了。精明的郑佩心很快便想到了拉拢年奎一起联手合作,确保能一举成功。至于抓住了这个女修还有木之精后,该如何分配,那就是实力说话。嘴角兴奋的往上扬了扬,郑佩心不愧活了一把年纪的老妖婆,心里的算盘倒是打的极好。

在场除了她修为最高,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而年奎虽然也是元婴的修为,但终究还是低了那么一小阶。

“郑道友说的是,这丫头古怪的很,我们先联手将她拿下,分配的事稍后再说也不迟,免得她得了木之精跑了。”年奎并不傻,郑佩心眼中的算计看的一清二楚。只是,年奎也有自己的打算,修为是比郑佩心这个老妖婆低了那么一小阶,但他有师门太长老赐下的灵宝。

最后鹿死谁手,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喂,你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拿我们当是木头人可以任你们宰割。”冷眼看着郑佩心跟年奎两个老怪物,你来我往相互算计,海蓝不屑的冷哼。

“狂妄,小小年纪就自视甚高,不将前辈放在眼里。误以为区区金丹期便可无法无天,怪不得会惹上化神期的姚前辈追杀。”郑佩心训起人来可是没有半点的心虚,也许是活的久了,脸皮也厚了。

自己算计别人,还想让别人尊敬,简直是脑残到极点。

就连其身后的弟子还有旁边站着的年奎,听到郑佩心一本正经的训斥,都忍不住想翻白眼。而木之精灵,还有胡媚听到郑佩心经典的话一出,同样也是看白痴的眼神望着郑佩心。

“人类,我帮你杀了她,你将生命之源送给我好不好。”木之精灵捕捉到海蓝眼中的杀机,忍不住眼睛又是一亮。无所不用其极的,陡然爆出了这样一句突兀的话。别话海蓝错愕了片刻,就是郑佩心还有身后的众多修士,也被木之精灵的话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有想到,温柔的木之精灵也有杀腥的一面。

而那句生命之源,又是让他们心里一惊,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不解这生命之源为何物,不过,不管是什么,能让木之精如此的看中,想必也是天宝级的奇物。想到这个可能,望着海蓝的目光又由的更为贪婪起来。

“你确定你能杀她?”挑了挑眉,海蓝没有正面回答,好奇的打量起与众不同的木之精灵。

“当然,不过只是一个元婴中期的修为,杀她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木之精灵眼中不自觉的露出了一缕狂傲,得意洋洋的自夸,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

“主人,你确定这个是传说中有木之精灵,怎么一点也不像。”压低着声音,胡媚一脸不解的询问。

善良的木之精灵,要不是外表是绿色的,不然胡媚真怀疑是不是冒认的,而是火爆的火之精灵。

“算了,还是不烦你费心,我们自己就能搞定他们。”耸了耸肩,海蓝表示她也不清楚,怎么眼前的这只自己跟来的木之精灵,怎么别记忆中所介绍的木之精灵有差异。捕捉到木之精灵眼中的异彩,海蓝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免得这小家伙借着这个借口跟她讨好灵珠空间。

“够了,小丫头,你未免太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年道友,我们大家起一联手拿下她,要是不能生擒,那么带回一具尸体想必姚前辈也会满意。”被人当面戏谑,听惯了阿谀奉承的郑佩心立马脸上就挂不住。眼中的杀意再也掩藏不住,恶狠狠的瞪着海蓝,森冷的眼刀子似要将海蓝千刀万剐了一般。

“好,大家一起动手。”年奎同样也起了杀心,一声厉喝,祭出手中的法宝继郑佩心之后狠狠的袭向海蓝。

“大胆,敢伤主人我要你们的命。”眼尖捕捉到两人散发出的杀气,胡媚不由的大怒。瞬间变成了狰狞的兽体,铜铃大的眼睛杀气沸腾,凶恶的冲郑佩心等人咆哮一声,挥动着身后恐怖的四条巨尾。

抢在海蓝手出之前,狠狠的鞭向冲海蓝击去的法宝。

“倚老卖老,哼,还真以为我们怕了不成。正好,就拿你们的血来祭姐的本命法宝七巧花雨。”勾唇露出一抹邪恶无比的浅笑,海蓝冷哼一声,看着不知死活扑来金丹期以下的修士。脑子一转,心里突然有了主意,自从本命法宝祭炼成功海蓝还没有好好试试它的威力。

虽然还只是初阶的灵器,但海蓝相信好好养着,总有天等阶会慢慢提高。而最快的捷径,就是让七巧花雨吸食灵血,助它开出更多更艳的夺命血花。

海蓝嘴角诡异的邪笑,把木之精灵吓的打了个冷颤。直觉感到了危险,飞快的闪到一旁,生怕海蓝将心里的怒火迁罪到它身上。

“怎么可能,居然是四阶的九尾灵狐,不是三阶狐妖吗?”眼睁睁的看着,原本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眨眼睛就变成了凶悍的妖兽。郑佩心脸色大变,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一直感觉不对劲。眉头打了几个死结,满脸惊骇的低呼出声,而惊喜似乎远远还不止一个。

“元、元婴中期,怎么可能。”呆呆的看着被漫天粉色的花瓣包裹,笑的极为恐怖的海蓝。年奎元君震惊的倒抽一口冷气,一双眼珠子都差瞪的从眼眶里跳出。张了张嘴,手打了个哆嗦,手中的飞剑差点掉到地上。

“什么,元婴中期?”

听到年奎的脱口而出的大叫,郑佩心还有一众修士,皆是吓了一大跳。呆呆的看着笑的越发灿烂迷人的海蓝,如同见了鬼一样,满眼的不敢置信。

这才多久,多少的年纪。

之前不是说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金丹中期的修为就够吓人。五年的时间,短短五年的时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冲阶了元婴期,而且还是元婴中期。这对郑佩心而言更是如同打脸无异,因为她花了近五百年才顺利的进阶元婴中期。

妖孽,怪物,变态,每个人神色复杂的盯着海蓝,心中更是五味陈杂,不愿相信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

特别是郑佩心,前一刻还敢在海蓝面前以前辈自居,更是一张老脸烧红的厉害。修真界向来是达者先成,没有年纪的尊卑。只要修为比出于对方,便是前辈。哪怕你几百岁,满头的华发也得在修为比你低的后起之秀面前恭敬的以晚辈自称。

“知道的真晚,好了,你们既然认出我们,那就上路吧。”看着众人惊恐的目光,海蓝虚荣心无限的放大,对自个恐怖的进阶速度颇为自满。嘴角微扬,海蓝不再废话,意念一动,围绕在身边的漫天花雨顿时飘向郑佩心等人。

看似无害,仿佛就像是花落时的美景,但却蕴含着无限的杀机。每一个花瓣都是一片锐利的刀子,除了能要人命,并且还有迷惑住对方的功用。

“不好,这法宝有些古怪,大家小心。”修士的直觉,年奎还有郑佩心看着袭来的花瓣雨,脸色大变。慌忙打出护身结界,想将身后的弟子护在其中。

“主人,胡媚也来露一手。”论迷惑敌人,胡媚身为九尾灵狐才是真正的行家。特别是长出了四尾后,更是威力大增,看到海蓝的花瓣雨,不由的心痒想掺上一脚。巨尾轻轻一挥,一道馨香的划过。

年奎还有郑佩心等人只觉眼前一晃,眼前的景色陆然大变样。不知何时,他们已经置身于一片梅花林中,朵朵梅花飘落,一片粉色让人感觉很是唯美。只是,被陷入花海中的众人,没有人有心思去欣赏。

“该死,我们陷入幻阵中了,年道友我们赶紧设法将这诡异的幻阵给破了,我总觉得心里很是不安。”郑佩心话还没说完,原本无害飘落的花雨陡然爆发出骇人的杀机。不股飙风袭来,卷起无数的花朵,来势汹汹的向来他扑来。

“啊,不。”

而修为低,不幸被卷入飙中的修士,立马就传来函杀猎似的惨叫声,以眼肉可见的速度。全身的血肉被一点一点的割去,最后被削的只剩白森森的骨架抛出。更诡异的是,那些原本粉色的花朵如同是活了一般,由浅粉慢慢的染上了一抹腥红。

咽了咽口中的唾沫,众人看的心里直发毛。只是事情才刚刚才开始,吞噬了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远远无法满足七巧花雨的胃口。风再次吹起,漫天的花雨突然冷厉的袭向众人。元婴期的郑佩心还有年奎还好,身上的法宝还有护身罩都非常坚实,一时间花雨还无法突破层层的保护。

但是,其他修为较低,或者身上没有什么好的法宝的弟子。面对着灵器杀气腾腾的攻击,顿时慌了神,七手八脚无措的攻击,只是很快便发现这不过是途劳无功,很快被再次被漫天的花雨吞噬的只剩一具具恐怖的骨架。

看着拼力抵抗的两个元婴老怪,还有四个金丹中后期的修士,胡媚不屑的冷哼一声。凑热闹的张口一道扑天盖地的狐火喷了进去,一时间,饶是有元婴中期修为的老妖婆郑佩心都疲于奔命,而其他几个更是差点慌了手脚。

“该死的小贱人,想要我们的命,没那么容易。”感觉到了危机的迫近,郑佩心不由的急上了火。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咒骂一句,陡然祭出一柄红色的阵旗,注入灵力往头上一抛。小小的阵旗在郑佩心的控制下,瞬间没入了地下。

“琅邪破魔旗?”看到郑佩心祭的阵旗,旁边的年奎一眼就认出阵旗的来历。倒抽一口凉气,震惊的脱口而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大地剧烈的颤抖起来,幻阵再也支撑不住的瞬间破灭。海蓝的本命法宝受损,难受的吐了一大口淤血,原本红润的脸不觉间染上了一抹苍白。嘴角还挂着血丝,显得有些狼狈。

琅邪破魔旗这是什么鬼东西?如此的厉害。

听到年奎元君的惊呼,海蓝眉头紧蹙,心里暗暗揣测。

“主人,你受伤了。”虽然灭杀了几个金丹期的修士,但胡媚却没有半点的喜悦。看到海蓝嘴角上的血丝,胡媚眼中的杀气直逼郑佩心而去。可惜同阶的实力,胡媚的凝成的这点杀气实在不够看。郑佩心一个甩手,便将胡媚的攻击化解,脸上露出一抹挑衅的浅笑。

“那旗子不错,是专用来破幻阵的宝贝。人类,要不要我帮忙出手杀了他们?”主动上前解惑,木之精灵还真是不死心,再次满怀期待的开口询问。

“闭嘴,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眼刀子瞪了趁火打劫的木之精灵一眼,海蓝快速的倒了几粒灵丹塞进嘴里。将火烧似的胸口平息,森冷的目光瞥向伤了她本命法宝的女修,海蓝眼中的狠戾更明显了几分。

很好,看来她还是小瞧了他们,没想到这老妖婆的身上还藏破幻阵的宝贝阵旗。不过,要是以为有一柄阵旗,她就奈何不了他们就错了。敢伤了她,好,那她就好好的跟这两个老怪玩玩,让他们知道得罪她的下场有多凄惨。还想杀了她领十万上品灵石的赏悬,如意算盘到是打的不错,只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命去花。

与胡媚默契的相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捕捉到了浓烈的杀气。

不过只是同阶的修士,海蓝还没舍得用太阳精火,或者是用杀伤力强的三寸钉来对付。正好,空间还有大把的灵符没来得及用出去,反正都只是三阶的灵符,就算用光的海蓝也不心疼。

胡媚负责对付年奎元君,海蓝则专门对付郑佩心,一主一仆配合的无比契合。海蓝眼皮都不眨一下,一打一打的三阶灵阶疯狂的甩向郑佩心。虽然不能真正要了郑佩心的老命,但将郑佩心这个老妖婆轰的满身的狼狈,抱头鼠窜,海蓝觉得这些灵符用的还是挺值得。

反正制这些灵符,对海蓝现在而言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小事。

至于另一边,发狠的胡媚与年奎元君对上,更是单方面的狠虐。把年奎元君累的跟狗一样,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木之精灵看的是津津有味,不时的加入虐杀的阵营。操控着周围的妖藤还有巨树偷袭一、二,偶尔偷袭成功,兴奋的哈哈大笑。把年奎元君气的想杀人,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实力不济,哪有他反击的时候。才多久的功夫,年奎元君全身伤痕累累,吐血不止。五脏六腑,几乎都被胡媚的巨尾鞭的碎裂。

“贱人,你以为凭这些垃圾灵符能伤的到我,未免太自不量力。”气急了,郑佩心不由的也发狠,不再狼狈的逃窜,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蹲通体黑亮的金钟罩陡然托在掌心,犀利的目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海蓝,跟里念念有词。随着灵力大量注力,手中小小的金钟罩突然间绽放出刺眼的华光。

在郑佩心的驱动下,飞离了手掌停在半空,身形瞬间放大了百倍不止。远远的看着就像是一座小山,当头冲海蓝盖了过去。

海蓝闪身想躲过袭来的金钟罩,只是让海蓝气恼的是,身后的金钟罩如影随行就像是长了眼一样。海蓝闪身到哪,金钟罩便准确无误的出现在海蓝的头顶上。

“主人?”胡媚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担忧了大喊。

“哈哈,没用的,不管你逃到哪里去,金钟罩都会遁着你的气息找到你。别浪费力气了,乖乖束手就擒,说不定我看在你听话的份上,让你多活几天。”角色调换,这回轮到对方四处奔逃,郑佩心就像是翻身作主的农民,兴奋的大笑。手中掐诀的动作越来越快,誓要将海蓝一举擒住。

“该死,原来如此。”海蓝明白了原因,眼底闪过一缕狠戾。不再有所保留,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三寸长透明的钉子。随着海蓝的意念悄然无声的遁向得意洋洋,大意误以为撑控了全局的郑佩心。

就在金钟罩将海蓝困住的瞬间,三寸钉已然偷袭成功。钻入了郑佩心的丹田处,郑佩心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丹田处的小元婴瞬间被三寸钉绞成了肉碎。

“啊,不,我的元婴。”丹田处传来的剧痛让郑佩心控制不住的尖连叫叫,脸煞白如纸。当神识看到血肉模糊,被毁的不成样子的元婴,郑佩心彻底的慌。想补救早就迟了,元婴破力量便如洪水流逝。

全身冷汗直冒,眨眼间郑佩心便成了一个雨人。更恐怖的是,随着力量的消失,郑佩心原本年轻的脸,迅速的变化,像是脱了水一样,一道道皱纹不断的冒出。一头乌黑的秀发像是变魔法一样,倾刻间雪白一片。更让郑佩心无法接受的,她感觉到了寿元正在拼命的流失。

“不,我不要老死,贱人,你敢毁我元婴,我要你的命。”明白最后的结果,即使不甘,郑佩心明白迟了,元婴一碎就算是大乘期的老祖宗也无法救她。愤恨的瞪着被因在金钟罩中的海蓝,郑佩心想拉着海蓝垫背。

只是,郑佩心很快便发现她根本无法再操控金钟罩,几乎失去了一身的灵力。经脉中所剩不多的灵力,岂能控制上品灵器,师祖赐下的金钟罩。愤恨的郑佩心强行驱使,最终被法宝反噬狠狠的吐了一大口血,体内的灵力流逝的更快了。

“不,我不甘心。”郑佩心嘴角还挂着血,眼神哀怒,看起来很是凄楚。

“哼,不甘心,你下地狱去跟阎王说吧,去死。”不再玩猫捉老鼠恶劣的游戏,心焦主人的胡媚丢下年奎元君,闪身来到郑佩心的跟前。身后的巨尾毫不留情的狠狠的鞭向失去一身修为的郑佩心,轰隆一声,郑佩心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当场毙命。

如同被人遗弃的破布娃娃,狠狠的撞到了百米外的巨大上。砰的一声,血肉糊模的摔落,死的不能再死。但胡媚却没有就这样放过郑佩心意思,拘出郑佩心的灵魂,一道狐火让郑佩心死个彻底,连转世重生的机会一并剥夺。

“不。”郑佩心的魂魄惨叫连连,最后化作点点的星光消散。

郑佩心一死,与金钟罩结下的契约便自动消失,困住海蓝的金钟罩就成了无主之物。海蓝顺势直接将郑佩心残留的神识抹去,打入一道灵力,金钟罩轻易的被海蓝收入储物袋中逃出生天。

年奎元君发现不对头,转身就想逃离,只可惜还是迟了一步。被木之精灵用灵力化出一条粗壮的妖藤,牢牢的将年奎元君捆成了肉粽子,不得动弹分弹。

“主人,你别事吧。”看到海蓝人金钟罩中出来,胡媚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还是免不得有些担心。

“放心,没事,只是被困了一会。”素手一招,停留在郑佩心丹田的三寸钉又回到了海蓝的手中。干干净净,连一丝血污都没有沾上。意念一动,海蓝将三寸钉收进了空间里,待下次再用。目光移动拼命挣扎的年奎元君身上,此刻,年奎元君的眼中,早已没了前一刻的贪婪嚣张。

感应到海蓝瞥来似笑非笑的目光,吓的打了个寒颤。再想到郑佩心这老妖婆的下场,年奎元君更是脚抖的厉害,脸更白了几分。顾不得再维持什么元君修士的威严,眼巴巴的恳请道。

“丁道友放我一条生路,今天的事年某就当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发生。并且,我同意将身上的储物袋送给丁道友,就当是赔礼。”年奎元君是真的怕了,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语气无比的诚恳。

年奎元君的这话一出,海蓝还有胡媚都不约而同的笑了。没有想到年奎元君,一个堂堂的元婴修士,会说出这样一番幼稚至极的话。放过他,放过他好让他有机会将她的行踪泄漏出去。

放过他,好让他来找人灭杀她,甚至暗中找机会给她致命的一击。海蓝可不认为,像年奎元君这个阴险的小人,能大度的忘记前嫌若无其事的离开。再者,年奎元君开出的条件,没有一个能令人动心,让海蓝放过他的借口。因为,杀了他,海蓝不但能确保行踪不到泄漏,并且同样也可以得到年奎元君身上的所有珍藏。

眼神像是看白痴,海蓝调侃的勾唇一笑,摇了摇头,打碎了年奎元君最后的希望。

“不行,这世上永远只有死人才能更好的守住秘密,所以,只好对不起了。”打出一道灵力,海蓝直接将年奎元君丹田中的元婴碾死,血腥而又残忍。

但这是修真界生存下去的必要手段,在这时心软了,那么死的人分分钟就是你。妇人之仁要不得,哪怕面对的是一个看似无害的小白兔,同样也是致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海蓝从踏足长生路便清楚的明白。

“不。”年奎元君惨叫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天际,惊走无数的鱼虫鸟兽。眼睛死死的盯着海蓝,充满了浓浓的不甘。

“哼,真是蠢的不可救药。”胡媚利落的将年奎元君的身上的储物袋取下后,海蓝随手一道灵力,将年奎元君直接处置。下意识的想闪身进空间,好好清数今天的收获,眼尖看到扑过来的木之精灵,海蓝这才猛然回神,真正的麻烦精还没有解决。

看到木之精灵对付年奎元君时露的这手,海蓝不敢再当木之精灵是无害的小东西。仅仅一条妖藤,不但能轻松的捆住了元婴初期的修士,并且还能拘住对方的灵力,让他无力可使,仿佛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凡人,不然海蓝刚才收拾年奎元君也不可能这么简单。

“好了人类,这些人都处理干净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谈谈条件。好歹我刚才也帮你捆住了这个修士,不求你将所有的生命之源给我,分少少的一眯眯总该没有问题吧。”

几翻交谈,木之精灵算是看出海蓝是个不好说话的人,而且似乎也知道这生命之源的珍贵。好说歹好,费尽心机也不肯松口,无奈之下,木之精灵不得不退一步,不敢全要了。想借着刚才的一份恩情,少少的敲诈一点,确定它所猜测没错。

晶亮的绿瞳火热的注视着海蓝,眼中的哀怨看的海蓝鸡皮疙瘩都忍不住掉了一地。打了个冷颤,猛然抓住了木之精灵的关键字眼,什么叫分一眯眯给它。眼珠子一转,难道她猜错了,这木之精灵想要的东西,根本不是她误以为的空间。不然,谈何可以将空间分割,分一眯眯给它。

“等等,木之精灵,你可具体的告诉,所谓的生命之源是什么吗?”想了想,海蓝决定不再自己傻猜,直截了当的问木之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