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00章 诛仙阵

第一百章 诛仙阵

“笑话,放你们一条生路,你当本仙子是白痴吗?纳命来,乖乖的还可以少受点罪,否则别怪本仙子心狠手辣。眼神灼热,嘴角带着一抹怪异的邪笑,女鬼手指陡然长出了尖尖的利爪。语带威胁若有似无的瞄了眼小二,不以为然的冷哼。

好不容易来了只生物,到了嘴边的鸭子,岂有白白让她逃走的道理。

“欺人太甚,既然前辈没有打算放我们生路,那么,我们只好奋力一拼。想拿我们打牙祭,就看前辈有没有这个本事。”眼见着不能善了,海蓝变脸就跟翻书一样,眨眼间收起了虚伪的卖乖。眼神冷厉的注视着女鬼,浓浓的杀机尽现。

“土包出来,大家一起上,宰了她。”逼急了海蓝,不管胜败先拼一把再说。实在不行,就让土包跟管家好好挡一挡,争取点逃跑的机会。她就不信,大乘期又如何,她还真就怕了不成。把心一横,海蓝发狠的率先将手中潜藏了多时的太阳精火出其不意的袭向女鬼,不求一招就要了女鬼的老命,能让这女鬼受点伤也值。

“大胆,居然敢偷袭,不好,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原本女鬼压根没将海蓝的攻击放在眼里,毕竟实力在眼前。元婴后期圆满的修为,再逆天也不可能连越三阶。要是天敌的地狱犬还有化神中期的修士一同攻击,也许女鬼会稍稍紧张些。

只是,当太阳精火沾到身上的瞬间,女鬼脸色大变。这才惊觉她错的离谱,蚂蚁咬象,有时同样也是能致命的,因为蚂蚁口中的剧毒。

手臂上传来一股灼热感,是女鬼变成了鬼修为再也没有的感觉。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瞪了海蓝一眼,女鬼焦急的想将沾在手譬上的火焰扑灭。可是,女鬼吐血的发现,这火简直是鬼修的克星,她早步入大乘不知多少年,居然愣是耐何不了这小小的一缕火焰,眼睁睁的看着手臂被烧成了虚无。

眼见着金色的火焰开始蔓延,女鬼眼底掠过一抹恐慌。咬咬牙,当机立断的将整条手臂截断,长的再像真人也不是人。断了手臂没有半点的血渍流出,注入了大量的鬼力,很快下一秒断去的截肢再次完好的长出。

这时管家还有土包没再给女鬼喘息的机会,纷纷一跃而上,争相攻击。而小二更是勇猛,看到海蓝偷袭成功,不甘于手的扑上去张口就咬住了女鬼的二条腿。疯狂的吸食女鬼的灵魂之力,几息的功夫,女鬼的红润的脸色瞬间了一抹惨白。

“啊,你们这该死的蝼蚁,居然想要本仙子的命,不可饶恕。”感觉到力量的流逝,女鬼气的当场发飙,身上的威压随着女鬼的大喝瞬间化作一波气流推倒身上的小二。而海蓝还有管家等,也被这股威压震飞,狠狠的连吐几口淤血。

“主人小心。”还未来得及回神,管家很快便发现女鬼伸出利爪擒向海蓝的脖子。管家脸色大变,与土包不顾一切的再次扑向女鬼。

倒在地上久响动弹不得的小二,眼尖看到这危险的一幕,同样也挣扎着起身。张开了血盆大口,不怕死的再次扑向女鬼。

“找死,一群蝼蚁也妄想反天,不自量力。好,既然你们急着想送死,好,那本仙子现在就成全你们。”一而再的被几个实力低下的蝼蚁攻击,甚至因此受了不小的伤。女鬼脸色有些挂不住的大吼一声,挥手一道森冷的阴风带着恐怖的力量扫向管家跟土包。随即甩手一道白绫卷向小二,准确无误的将小二的二个头颅缠了个正着。

“主人。”小二被白绫缠的吐血不止,挥动着爪子拼命挣扎,想将勒在脖子上的白绫割。只是这白绫可不是一条白布这么简单,而是女鬼的本命法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海蓝不忍小二因她丧命于女鬼手中。毫不犹豫的祭出了蕴养在丹田中的打神鞭,啪搭一声,海蓝疯狂的注入灵力,将手中的打神鞭狠狠的鞭向了女鬼。

“打神鞭,怎么可能,以你的修为怎么可以得到伪仙器?”打神鞭一出现,女鬼就发现了不对劲。脸色一变,女鬼难以置信的惊呼出声。感应到扑面而来的恐怖力量,女鬼饶是拥有大乘期的修为也不敢跟伪仙器硬拼。收起手中的白绫,身形一晃,飞快的躲过了打神鞭的攻击。

只是,女鬼还是低估了伪仙器的力量,不是轻易便能躲开的。

打神鞭的力量何其的恐怖,即使海蓝手中的只是一件仿制品。但也不是女鬼吃的消的,打神鞭幻化出的一道气劲,如同长了眼睛,不管女鬼躲到哪里。都能随着海蓝的心意追击女鬼,直到袭中女鬼这股力量才会消失。

土包跟管家跟海蓝心意相通,以防女鬼逃远了,纷纷出击拦劫。女鬼稍稍一停顿,瞬间就被打神鞭击中,惨叫一声。女鬼清楚的感应到了随着鞭子的落下,体内的修为还有无尽的寿元在减少。

只是少了一百年的寿元跟修为,女鬼惊恐的稍稍松了松。还好,不是跟上古时期那么厉害,一鞭便能夺去了万年的修为跟寿元。否则,这一鞭袭来她可能瞬间就会被打回了原形,甚至是当场就魂飞魄散。灵光一闪,扫视了持鞭的海蓝一眼,女鬼这才猛然想起这贱丫头不过只是元婴期的修为,哪能跟上古大能相比,可以真正的发挥出打神鞭的威力。

区区一百年的损失,女鬼还不用看在眼里。她一时间被打神鞭给吓住了,没有细想到这点。

定下心神,女鬼看着像两只跟屁虫一样,不知死活的追着她的土包跟管家。女鬼眼中闪过一抹狠戾,素手一挥,手中的白绫再次袭向管家跟土包。“不过化神期的小辈,也敢在本仙子面子耀武扬威,都给本仙子去死。”

“想伤我的人,那要看我点不点头。”收起打神鞭,快速的往嘴角塞了一瓶的灵丹,海蓝再次凝出一缕太阳精火,不顾一切的甩向女鬼。

“该死,又是这古怪的火。”以身试过太阳精火的可怕,女鬼不敢硬接,飞快的收回了白绫躲开。

与死神刚刚擦肩而过,但土包跟管家却没有心情去理会。反正他们还有仙灵封印书在,主人不死他们便死不了。知道这女鬼要伤他们的主人,自然是发疯的攻击,虽然差了一阶的修为。但胜在有海蓝跟小二在一旁分了女鬼的心神。一心二用都不容易,更何况是一心多用,加上海蓝又有克制着女鬼的太阳精火。而小二同样也不差,张口一吸便可将女鬼的魂力吸进肚子,让女鬼疲于奔命。

女鬼的魂力吸的越多,小二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扫之前的颓废。兴奋的不时搞偷袭,将女鬼气的牙痒痒。

只是,即使如此,还是没有伤及到女鬼的根本。继续缠斗下去,海蓝反倒吃不消,因然修为太差,用的都是杀招。丹田中的灵力就像是泄洪的潮水,蜂涌消失,即便有大把的灵丹补充,依然还是入不敷出。小小的巴掌脸煞白如纸,手中的太阳精火渐渐的变成了淡金。

威力自然也是大大的缩减,女鬼似乎也察觉到了海蓝的异样。脸上大喜,开始主要攻击海蓝,面对大乘期的攻击,海蓝的防御变的苍白无力。几次不幸被击中,狠狠的摔出去,吐血不止。原本煞白的脸,更是变的透明起来,嘴角挂着血丝活像是久病快倒下的重症者。

以元婴后期想对付大乘期的女鬼果然是托大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海蓝看到同样也挂彩不少的同伴,不敢再有一丝的耽搁跟女鬼死磕,忙传音通知大家准备逃。由修为最高的土包跟管家垫后,海蓝丢出一缕烟雾弹的太阳精火,携同小二火烧屁股的逃离。

“想逃,没那么容易,给我把命留下来。”女鬼看到海蓝跟小二逃离的背景,冷哼一声。手中的白绫如蛇脱了手,直追海蓝而去。

“休要伤我等主人。”土包看到追去的白绫,脸色一变,以身挡在了前面。手中的巨斧冲白绫劈了下去,白绫如有灵性的躲开。先去了追捕的先机,女鬼怒瞪着坏了她好事的土包,意念一动,白绫瞬间将土包牢牢的缠死。就像是巨蟒绞杀猎物,一圈一圈的将土包缠紧。

土包承受不住的七窍不断的溢出了大量的血丝,口中的血更是像不要钱似的,争相喷洒而出。更恐怖的是,随着白绫不断的加大力度,土包全身的骨头被缠的咯咯作响,五脏六腑碎裂。当白绫松开,土包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感应到土包还有一口气,没有人怀疑受了这么重的伤,土包是不是活不成了。

“土包?”看着倒下的土包,管家也气红了眼。好歹共事多年,即便不死但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些日子恐怕难恢复过来。管家不知道海蓝逃出了女鬼的地盘没有,不管有多难,一定要拖住女鬼,不让女鬼追上去。

大喝一声,管家控制着飞剑不顾一切的袭向女鬼,不求能为土包报仇。就算耗尽身上的最后一滴灵力,也必要护主人平安逃出生天。

“哼,白痴,凭你也配想拦住本仙子,自找死路。好,那本仙子就成全你。”看着来势汹汹当着击来的巨剑,女鬼脸色陡然一变,回头阴冷的眸子如毒蛇般紧盯着管家。眼中浓浓的煞气令人胆寒,素手一挥,手中的白绫如游龙出洞,凶猛的冲管家的丹田处袭去。

就在这惊险的一瞬间,令女鬼抓狂的一幕发生了。管家包括倒在地上的土包,突然化作了一缕轻烟消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出现,气的女鬼差点吐血,不死的追出了万米也没有嗅到半丝两人的气息。更让女鬼暴跳如雷的是,海蓝跟小二的气息也消失了。任凭女鬼费尽心机,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该死,土包伤的太重了,管家你们赶紧回仙灵封印中休养,别的都别管。”躲进了空间内,海蓝第一件事就是将垫后的管家跟土包召回。当亲自看到奄奄一息,几乎气绝的土包,海蓝眉头要了几个死结。没想到短短的一会功夫,管家跟土包会伤的如此重。不给管家说话的机会,海蓝意念一动,瞬间将土包跟管家收进了仙灵封印书中。

“老妖婆敢伤了我的人,等着,冲有一天老娘定要亲自找回场子,定要她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重重的咳了几声,海蓝愤慨的大吼。

“主人,小二也要帮主人吸干女鬼的精气。”感应到海蓝心中滔天的杀气,小二挣扎着抬起头,不怕死的帮腔。

“主人?”绿灵跟小宝看着脸色白的跟纸一样的海蓝,脸上纷纷露出了浓浓的担忧。

“别担心,我没事,小二这些灵丹给你,服下好好的修养。主人进去修练养伤,争取早日有机会杀出去将女鬼宰了。”拍了拍小宝的脸蛋,海蓝挤出一抹浅笑,摇了摇头。人储物镯中掏了一堆的灵丹丢给小二,叮嘱了几句便闪身从原地消失。

布下结界,海蓝盘腿坐下,神识扫视了一眼丹田处。看着黯淡无光,显得有些干瘪的元婴,海蓝眉头打了几道死结。貌似灵力耗损太大了,都有些伤及了根本。飞快的取出了一瓶还魂丹,海蓝倒了一料服下,闭目开始慢慢的将灵丹的药力化力,争取早日将身上的伤修复。

心如盘石,日复一日运转着万灵诀,干瘪的元婴随着大量灵气的注入,渐渐恢复生机。而受损的筋脉,还有神识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元。

而大陆的另一边,霍东辰这几天总觉得心神不宁,直觉猜到准是出事了。想到一直没有音讯的海蓝,霍东辰眼中布满了阴郁。暗暗祈祷着,希望不用是海蓝出事。

“等我,宝贝一定要等我去找你,放心,不会让你等很久,最久不超过五十年。五十年内,我一定能突破凝神期找你。”目光沉了沉,霍东辰垂眸在心里暗暗的低喃。

此刻霍东辰的修为已然突破到了金丹期大圆满,离元婴只差了临门的一脚。短短的十年不到,就从筑基初阶一举冲到了金丹后期大圆满,这恐怖的速度让无数的修士惊骇。其中包括霍东辰的师门,原本霍东辰不过只是真传弟子,现在变成了真正的嫡传弟子。门内最好的资源送到眼前,供霍东辰随意使用。

天赋重要,但霍东辰的刻苦才是令无数的弟子学习的楷模。不知疲倦,霍东辰自从拜入了门内,几乎都是在修练,从未见他贪玩,或者与一般男修与女弟子勾勾搭搭。谈情说爱,浪费时间精力。

“师兄,你怎么了,前面有什么不对吗?”捕捉到霍东辰眼中的异样,身旁一同历练的同门师妹关切的询问。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可怜,十足的白莲花,别说是正常的男人,就是同性的女人瞅见了都忍不住生出怜香惜玉的心思。

只可惜这个人不包括霍东辰,冷眼看着装模作样关心他的小师妹。霍东辰眼里有的,只剩冰冷。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眼前的师妹除了外表纯白,心却黑的比墨汁还可怕。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能狠辣的什么程度,连同门的师姐妹都可以用借刀杀人的手法除了对方。

更让霍东辰生厌的是,她曾不择手段的用身份压他,想让他听从师命的娶了她。明知他心里早有心上人,却依然故我,霍东辰除非是脑子被驴给踢坏了,才会正眼对这个恶心的毒妇另眼相看,更别说对她有意思,进而娶了她。

别开视线,看也不看对方一眼,冷漠的道:“无事,大家赶紧出发,跟上。要是受不住,大可原路返回。”

话中之意,指的自然是娇柔做作的小师妹孙柔柔。本来这次历练根本没有孙柔柔的名额,可是孙柔柔愣是借着霍东辰的师尊强加了一个名额插进来。自以为近水楼台,总有一天能磨平霍东辰对她的不满,对她另外相看,却不知她越是这样,霍东辰就越是看不上眼孙柔柔。

时间飞逝,足足花去了半个月,海蓝才从修练中清醒过来。令海蓝惊喜的是,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但好了而且心境也变得更平滑了。隐隐的,海蓝感应到了突破的瓶颈,离突破凝神期的门坎越来越近了。

出了关,海蓝见小二也恢复过来,不再有气无力的惨样。满意的点点头,迫不急待的检查起那天所得。一件一件的看完,海蓝眼中的光芒就越亮,嘴角的笑容都快翘到了耳根后。总结灵石无数,多的无数计算,单单就是极品灵石都有上亿块。至于上品以下的灵石,更是可以用灵石山来形容。

至于其他的各类矿石还有法诀玉简同样也是无数,海蓝一时间也理不清。灵药跟灵丹是报废了,但让海蓝惊喜了的,还有不少收集起来的灵种还有一丝生机。用生命之源浇灌,或许还能再种活,只要种活了再重新大量的繁殖便不是问题。

海蓝找出了不少的丹方,全是高阶的丹方,让海蓝看的眼睛都瞪直了。这些可都是上古失传的丹方,随便一个拿出去都可以让无数的炼丹师疯狂。而最棒的是,除了丹法,还有不少炼丹的心得,比起海蓝之前从碧莲元君得到的完美不知多少倍。这是无形的财富,不是灵石可以等价的。

得了别人一生的经验,往往比自己慢慢的琢磨上手更容易些。除此之外,各类凶险的大阵也是海蓝所眼热的。修为不够,有时若能事先布下阵法再偷袭,事半功倍要想拿下对方就简单的多。想到那个可恶的女鬼,海蓝灵光一闪,脑海中突然有了主意。要是她能将这些杀阵钻研透,特别是阵图,要想擒住女鬼就简单许多。

当然,要是能将修为再突破一阶把握就更高一些,控制时更为易容。元婴后期操控大型的凶阵还是勉强了些,再想到那些有助冲阶的上古丹方,海蓝脸上闪过一抹喜色。当务之急,就是突破凝神期,诚如狐王所说没有凝神期以上的修为,最好别贸然闯上古战场,而这次的事就是最好的教训。

翻了翻丹方,海蓝很快就找到了许多有助益于突破凝神期的上古丹方。大多灵药已经绝迹,不过海蓝还是顺利的找到了一种叫血心丹的丹方,以血莲为主,数百种灵药为辅。血莲空间里培植了不少,而其余的辅助灵药空间里几乎都有。有几种没有的灵药也可以用其他灵药代替。

看到这,海蓝不由的心下大喜,迫不及待的采集灵药准备炼制血心丹,争取尽快的突破凝神期好专心的研究上古大阵。

在小宝跟绿灵的帮助下,海蓝花了数天的时间,总算是将灵药处理好准备可以开始炼丹。以往常一样,海蓝先上手炼制一些普通而又熟手的灵丹,比辟谷丹跟补灵丹。经过了三天的沉甸,海蓝感觉心境差不多了,稍稍打坐便祭炉正式的炼制血心丹。

“起。”大喝一起,丹炉沉重的盖子打开,海蓝大喝一声。甩手一道丹火打入丹炉底子,先热炉,去除炉中的杂质随后感觉差不多了,海蓝顺着丹方所记载的步骤。精准的放入了所面的灵药,配合着时间灵药放制的顺序,以及法诀的使用。

七天后,炉中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药香,海蓝脸上一喜。一时没有控制好丹火,轰隆一声巨大,丹炉陡然炸开。海蓝先是吓了一跳,回神后连忙打开护身结界,将扑天盖地的大火挡在了外面。

片刻后,火慢慢的灭了,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海蓝心有余悸的缩了缩脖子,没有想到这上古的灵丹威力如此恐怖,要不是事先丹房布下有禁制。这么大的动静,恐怕丹房都要被炸没有。

“好在准备了十份,重新开炉再试试。”挥手将眼前的凌乱抹去,海蓝若有所思的低喃了几句。总结上一次失败的原因,海蓝稍稍打坐恢复丹田中的灵力,再次开始重新炼制血心丹。这次海蓝主要的控制好情绪,避免在炼制灵丹中掺杂了多余的感情,无悲无喜的打入丹火,再次祭炉去除杂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海蓝从生手最后变成了老手。一连的废了几炉,慢慢的摸出了一些头绪,最终总算是成了一炉。品质稍稍的差了些,是五阶下品的血心丹,无独有偶。能成功海蓝已经很开心,这可是上古的丹方,而且又是五阶灵丹。能成功本身就是一种突破,慢慢来,海蓝相信品阶熟练了会提升上去的。

数月眨眼过去,海蓝十分的灵药全部花去,还算没有太过失望。之后的几次,海蓝又再次的炼制出了一炉中灵的血心丹。品质上去了,灵丹的药效也大大的提高,海蓝看的喜笑颜开。感觉,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有了这二炉的血心丹,突破凝神期把握更大些。

再不济的,就用小还丹等灵果加把劲,本身就到了突破的门坎,心境也算是足了。海蓝相信突破凝神期,虽然没有试过,但应该不会太难才是。

出了关,稍做休整,海蓝得空悄悄的扫视了一眼外面。发现女鬼仍没有放弃,在四处的搜寻她们的踪迹。似乎是感应到了海蓝的神识,利眼扫视了过来,吓的海蓝急忙收起神识,并且将空间紧闭。

“不愧是大乘的鬼修,果然够敏锐,这么快就感应了我的神识。”目光沉了沉,海蓝心跳不由的快了几拍。暗暗庆幸,好在有空间保命,不然十条命也不够女鬼宰杀。

感觉心绪有些不稳以防万一,海蓝决定不急着立马就突破修为,而是准备好好的钻研阵法。将神识还有心境再突破少许,多些把握争取一次就成功。反正灵丹已经准备好,也不差这点时间。

打开识海蓝的传承记忆,很快海蓝便找到一个专门用于困杀敌人的大阵。九宫绝杀阵,运五行八卦之力,封闭生门,只要灵力不绝困入阵中的人几乎没有走出阵中的机会。除非对方的实力高出太多,以蛮力闯了大阵才可破阵而出。海蓝想了想女鬼的修为,高了她三阶,就算突破了凝神期,也是高了海蓝二阶。

想了想,海蓝直接将九宫绝杀阵踢出。

很快,海蓝又找到了一个诛仙阵,以幻阵杀阵还有困阵合并的阵图。品阶极高,若能制成别说是灭杀一个大乘期的女鬼,就是地仙都没有问题。当然,如此杀阵还是条件多多,第一要实力足够方可控制。不然大阵没有制成,半途便会被阵图吸成了人干。另外开赋也极为重要,这诛仙阵算是上古阵中凶名在外的古阵。

刻为极为苛刻,没有一定的悟性,别说是真正的诛仙阵,就是形似都难。

海蓝在阵法上其实懂的并不算透彻,只能说是少许的皮行。有时,连被困在了幻境中都可能不知,刻事诛仙阵对海蓝而言,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但,不得不说,诛仙阵恐怖的威力吸引了海蓝。

阵图方便使用不说,而且杀伤力极大,这种杀阵要是吃透,绝对要以让无数的强者闻风丧胆,后悔不该招惹了她。

利眼微眯,海蓝下定决心,定要好好的钻研诛仙阵。

找了个空旷的地方,海蓝布下了结界,沉入心细细的,一点一点的在脑海中演练大阵。远处的小宝跟绿灵,知道海蓝这是在修练,乖巧的没有上前去打扰。而小二而乖乖的在不远处静静的守护,即使明白空间里不可能会遇到什么凶险。但能这样远远的守护着,小二也觉得非常的开心。

摇晃着尾巴趴在地上十足的忠犬形象,要是旁边再有一扇门就更贴切了。

“奇怪,明明感应到了那死丫头的气息,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邪门,看来这死丫头身上的保命手段倒是不少,怪不得胆大包天的敢闯入恶魔之渊。”神识再三的扫视,确定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气息,女鬼目光闪了闪,眼底不露声色的闪过一抹冷厉的幽光。

冷笑一声,女鬼确定感应没有错,那么对方肯定是隐身在周围。已经快一年的时间,她倒要看看这死丫头元婴期的修为还能再坚持多久,她就不信。这死丫头永远不现身,不修练天天在这里跟她来耗时间。反正她有的是时间,为了杀了这贱丫头,一报当天的耻辱多久都无防。

打定主意,女鬼就蹲守在四周,连修为边静等。跟海蓝耗上了,就看谁最后憋不住,只是,女鬼不知道的是。海蓝压根就不是使用了什么术法,或者是法宝将自己隐身,而进了空间修为照旧。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跟一众伙伴过的好不快活,要是女鬼知道是这个结果,不知会不会气的吐血。

时间飞逝,眨眼又过去了一年,海蓝非常顺利的突破了凝神期。更让海蓝惊喜的是,绿灵总算恢复了修为,并且再进一小阶,到了成长期中期。小二稍差些,不过在无数灵果的助益下,倒也进步不小。

更令海蓝狂喜的是,她的诛仙阵总算是研究有成,顺利的刻制了一块下品的诛仙阵图。效果大打折扣,灭杀女鬼可能勉强,但稍住女鬼一时半刻应该是不成问题。加上有海蓝现在彻底的驯服了太阳精火,威力翻倍的增长。而且不用海蓝费心驱动,太阳精火的火灵自动会随着海蓝心意行事。以太阳精火为暗招,来个出奇不意斩杀女鬼应该就差不多了。

嘴角微弯,海蓝心里的小算盘打的是啪啪响,想到很快就可以出去灭杀女鬼,海蓝全身一阵舒畅。眼中不时的闪烁着迫不急待的精芒,想亲自上手试试这诛仙阵的威力。只是,为了让诛仙阵发挥出最佳状态,海蓝最后决定让管家来负责操控诛仙阵。

管家不但修为比海蓝高出一阶,最重要的是管家对阵图,以及诛仙阵都极为了解。控制起来,丝毫不弱海蓝这个阵图的正主。

“好了,我们出发,该是我们找回场子的时候了。”一声令下,海蓝带着小二还有管家等一齐出了空间,看到欣可若狂自动追来的女鬼,海蓝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冷笑。

“不知死活,动手。”冲管家打了个眼色,管家眼疾手快的将阵图抛向了女鬼。顿时间,周围的景象大变,遍地的骨海,滚滚的黑色死气变成了漫天火海。地上则成了澎湃的岩浆,咆哮着,似要将女鬼卷入岩浆中一口吞噬。

“这,这是阵图?”女鬼好歹也是上古的高阶修士所化,自然对上古时期的阵图有所了解。看到管家抛出的阵图,女鬼便想转身避开,只是稍迟了一步,被阵图精准的卷入了其中。目光移到海蓝身上,当看清海蓝的修为时,女鬼震惊的倒抽一口凉气,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短短的二年多时间,这死丫头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了凝神期。再扫视了一眼海蓝的骨龄,女鬼眼珠子一突,差点瞪的从眼眶中跳了出来。

“凝神期,不足五十的凝神期,你、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嘴角抽了抽,女鬼眼中写满了不敢相信。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什么,女鬼忙追问道。

“你是高阶修为夺舍重生对不对?”除了这个可能,女鬼不相信凭着海蓝一个小娃娃的年纪,能突破至凝神期。就算有无数的天地才宝,心境跟不上根本不可能如此快速的进阶到了凝神期。唯一的,女鬼只能想到这个可能,高阶修士夺舍,本身的境界还在,自然重修可以比一般的修士快倍数不止。

“哼,那又如何,今天我们是来要你的命,回报当初你给我们送的大礼,所以,你可以去死了。”海蓝毫不避及的挑了挑眉,冲管家打了个眼色,将阵图完全激活。海蓝还有管家以及小二退到阵外,戏谑的看着女鬼在阵图中拼命的挣扎,躲开不断的扑去的大火还有卷上来诡异的岩浆。

为了增加游戏的看点,海蓝恶意的在大火中加入了太阳精火,让女鬼更是累的焦头烂额,疲于奔命。海蓝脸上的邪笑就更深了几分,想到了什么,海蓝卑鄙甩手丢进了一打的灵符给女鬼加料。用破邪之力,加上海蓝特殊的灵力制成,即便还只是四阶的灵符,同样能让女鬼惧怕。

“主人,小二也要玩。”眼热的看着海蓝跟管家谑杀女鬼,小二也不由的心痒痒的想掺上一脚。张口一道古怪的旋风卷入了阵图中,女鬼吓了一大跳,差点被这道突然冒出的旋风卷入。

眼见看到一道火龙张口扑来,女鬼一时不觉被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惨叫一声,女鬼红润的脸瞬间暗淡了几分。脸色陡色,女鬼张牙舞爪的咆哮一声,一道凶猛的音波不断的扩散,整个阵图剧烈的颤抖,隐隐有破裂之势。

“不好,这女鬼想强行破阵。”察觉到女鬼的意图,海蓝脸色大变,而管家反应也极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将阵图稳固。同时,也加大了诛仙阵的攻击力度,加上海蓝凝成的火龙跟灵符,多管齐下很快就让女鬼分心乏术,连连重创。

诛仙阵即使还只是下品,以诛仙阵恐怖的威力,同样不是女鬼能轻易吃的消。

面对着一连串强势攻击,女鬼开始变的手忙脚乱起来。海蓝数次驱动着火龙袭中女鬼,女鬼被太阳精火沾身,鬼力大大的锐减。

“该死,你们想用阵图慢慢的消磨本仙子的法力,休想。”女鬼反应过来,似乎猜到了海蓝的意思,脸色大怒。看着张口扑来的火龙,女鬼手中的白绫化作一条白色的长鞭,咬牙切齿的鞭了过去。

只是,这鞭子是由鬼力而凝成,遇上了相克的太阳精火所化的火龙。不但没有被鞭伤,反而引火烧身,霎那间,鞭子被大火所包裹,气的女鬼差点吐血。病急乱医,她怎么忘记了这火来的诡异,对她有绝对的克制作用。只能狼狈的躲开,根本没有反击这之力。

就在女鬼气的咬牙切齿之际,周围的环境再次大变样。漫天的熊熊大火变成的冰天雪地,冷,以女鬼的修为居然感觉到了冷。

女鬼脸色又是一变,警惕的巡视着四周,以防什么意外出现。就在这时,一道诡异的龙卷风突然而至,女鬼慌忙跳开,只是还是低估了这龙卷风恐怖的吸力。立定站好却还是被卷入了其中,顿时间,铺天盖地的冰锥如刀子般不断的穿过女鬼的身体,痛的女鬼惨叫连连。

女鬼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弱,为了修复身上的伤,身上的鬼力如决堤的海蓝大量的流失。脸色慢慢的变得透明,感应到身上的变化,女鬼不由的急了,挣扎着脱身。气势开大,乌黑的秀发倾刻间变成了黑色的黑龙,张口将巨大的龙卷风吞入腹中。女鬼落回了地上,轻咳一声,嘴角吐出了一股黑色的淤血,显然刚才强硬的吞噬龙卷风让女鬼受了不小的伤。

只是,女鬼不知道的是,这冰天雪地中,龙卷风还只是开始。随之而来的是绵绵的风雪,看着软弱无害,但打落在女鬼身上,却像是刀子直刺人心。

“不好,难道这是上界传来的杀阵,诛仙阵?”眼前的面画太过熟悉,女鬼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什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不无可能,对方既然是不知哪位老怪夺舍而生,刻制出诛仙阵图并不算奇事。想到这,女鬼手脚不由的抖了抖,奋力的结出护身结界,将漫天的风雪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