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10章 神兽朱雀

第一百一十章 神兽朱雀

“大胆。这只虎狮有六阶初期的实力,海蓝也不敢轻敌,厉喝一声。闪身避开了虎狮正面攻击,另一边则控制着七巧花雨凝成一道飙风卷向虎狮。只是,让海蓝错愕的是,锐利几乎可以瞬间将一头高阶妖兽绞成肉碎的飙风,对上这头六阶的虎狮愣是无法伤及分毫。

目光沉了沉,海蓝立刻就猜到肯定是炼制这头虎狮的器材不凡,无比的坚硬连七巧花雨也破不开这头虎狮的身体防御。想到这个可能,海蓝不由的有些头痛的拧了拧眉。果断的收起七巧花雨,海蓝转而祭出了在上古战场上意外得来的古怪的金砖。注入灵力,将手中的金砖往头上一抛,小小的金砖顿时间化成了小山似的砖块。

“疾。”大喝一声,金砖来势汹汹冲虎狮当头砸了下去。

金砖看似平凡,但又不凡,其没有别的用力,但就是为了砸人。其重量不下于一座大山,砸下去绝不是说笑的。虎狮也感应到了危险,目露惊惧之色的想要躲开。只是海蓝的速度更快,不管虎狮躲向哪里,头顶上的金砖都会精准的尾随而至。加上空间限制,虎狮就如同困兽,根本逃无可逃。

最后躲进了死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头顶上的金砖狠狠的砸了下来。

轰隆隆的,整个山洞承受不住金砖恐怖的重量颤抖起来,不过很快防御阵法加固颤动的山洞这才平静下来。

感应不到虎狮的气息,海蓝脸上一喜,暗忖着这虎狮该不会是被金砖砸成了肉饼吧。意念一动,硕大的金砖缩小回到了海蓝的掌中,眼尖看到深深的陷入地里,两眼无神的虎狮海蓝脸上大喜。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毁损了虎狮身上的阵法,取出镶嵌在虎狮眼中的两颗眼珠子。

如此一来,除非海蓝重新炼制,否则这关机兽便算是废了。

对海蓝而言,这虎狮即使是废了也是宝贝,其身上的材料还在。只海蓝愿意可以重新融炉祭炼,再次认主,要是幸运她还可以炼制出一具分身。就算不炼制分身,能得一具傀儡机关兽也不错。顺利将虎狮的身体收入了储物镯中,海蓝看到自动打开的石门神色自若的阔步走进。

“欢迎进入下一关,小丫不错,这么快便战败了老夫的虎狮。”

跨过了石门,海蓝再次听到老者的声音。这不过是对方留下的一道传音,海蓝没有回话,继续往更深处迈进。渐渐的,前面的路被淡淡的雾霾所笼罩,海蓝发现这些雾可不是普通的雾气,而是隔绝神识的毒瘴气。好在海蓝事先服下了解毒丹,倒也不怕这些瘴气。

只是,却不能再探出神识去探看周围,如此一来,不能提前预知前面的危险。安全就少了几分保障,越是如此,海蓝便越是小谨慎,唯恐走错一步。

突然间,海蓝感觉雾中似乎有了些许异样,好像其中藏了有生命的东西在朝来争相涌来。待走近看清雾中潜藏的是何物时,海蓝脸色瞬间陡变。“该死,居然是吸血虫群,哼,想玩偷袭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看着疯狂的啃噬着护身罩,想冲破护身罩近身吞噬她的身肉的吸血虫群,密密麻麻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太恶心了,海蓝看的鸡皮疙瘩都忍不住掉了一地,忍无可忍,海蓝直接凝出一道太阳精火将护身罩燃起了一层熊熊大火。将这些不知死活扑上来的吸血虫烧的连渣都不剩,火光不断的蔓延,空气中大片的雾气渐渐也烧毁了大半不止。

不过海蓝还是低估了这些吸血虫的韧性,死伤大半,居然还是半点不退。不死不休的往前冲,海蓝服了半瓶的灵丹,补充大量流失的灵力。又坚持了十分钟左右,总算将这些不识趣的吸血虫清理殆尽。空气中残存着浓重的烧焦味,海蓝一道洁净术将这些令人作呕的异味除去。

重新打开神开,将四周扫视了一遍,意外的发现前面被一条近十米宽的地下河截断。河水非常的平静,仿佛看不到在流淌,可是海蓝看着这平静无波的河水却莫名的感应到了心悸。直觉,海蓝认定了这河水中必定有古怪,或许里面也藏了什么凶兽在其中。只是,即使知道这河中有危险。

为了到达河对面,完成所有的考验,海蓝必须过去。箭已在弦上,没有回头的可能,只能硬着头继续下去。

“到底会有什么?”尝试着探入神识,想看清河中的古怪,只是海蓝气恼的发现神识再次被阻隔。根本无法穿透进河里,利眼微眯,越是如此海蓝就更是谨慎起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靠近河边。

想到了什么,海蓝取了颗下品灵石丢了过去。仅一瞬间,令海蓝毛骨悚然的一幕陡然发生,只见一道光芒闪过。丢去的灵石被击成了粉末落到了河中,可是由始至终,河水仍然是一片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

眉头拧的都可以打出几道死结,海蓝心悸的惴测着这河里到底藏了什么。如此惊人的速度,攻击又如此的骇人,是妖兽偷袭还是这其中布下了什么攻击阵法。仔仔细细的扫视了几遍,海蓝肯定,河里并没有阵法的痕迹。那么就说明,这河里藏了什么厉害的凶兽。

紧抿着唇,思考再三,海蓝知道空站在河边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眼下,除了硬闯过去便没有其他选择,咬咬牙,海蓝往身上一连拍了几张护身符,连之前用血榕妖藤炼制的护身法宝都用上了。

“管他的,是死是活都要拼一拼。”咬咬牙,海蓝决定豁出去,甩手先往河中丢下了数个雷珠,将河里伺机而动的怪物先炸出来再说。她就不信,它就一直躲在水下当缩头乌龟玩偷袭,而不敢冲出来大大方方的正面撕杀。

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平静的河水掀起了数丈高的浪花。就在这时,河底下突然传来了一道道尖锐的吼声,海蓝面色微变,没有想到河底下不但藏了未知的凶恶,而且似乎还不止一只。眼尖当看清从河底浮出的凶兽是何物时,海蓝饶是一早就有心里准备,还是被吓的倒抽一口凉气。

“这、这是传说中的水晶兽?”

震惊的低呼出声,看着身体透明露出一只只晶亮拳头大的眼瞳,海蓝只觉的一阵头皮发麻。怪不得怎么找也看不出这河中的异样,水晶兽一入河水里便会自动隐形,别说用神识,就是亲自探入河中也无法发现。

这位前辈还真是牛人,不但收集到了传说中的水晶兽,并且还弄了这么大的一群。水晶兽形似鳄鱼,成年后身长有五米,与一般的凶兽而言身体算是娇小。但其攻击力可一点也不弱,张口便可喷出水箭攻击。并且还善长音波攻,叫声形似婴儿,能令对手瞬间失去神智。藏身于水中,几乎很难伤到它们。

不过海蓝知道这水晶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惧怕神识类的攻击。

未容海蓝多想,这些嗜杀的水晶兽们已经按捺不住,发出一道道婴儿般的啼哭声。并且同时冲海蓝射来漫天的水箭,不由分明的袭向海蓝。

“大胆。”海蓝厉喝一声,飞快的祭出了血琵琶,抱于怀中那带着杀机的琵琶音倾刻间化作无形的音攻化去了袭来的水箭。并且在悄然的没入了水晶兽的大脑中,攻击其神智,眨眼间的功夫,这些水晶兽便悲催了,沉回了水底疯狂的翻滚起来,再也无心攻击海蓝。

机不可失,海蓝没有把握能秒杀这么多的水晶兽,能让它们失神暂时不会攻击她便不错了。嘴角微变,海蓝飞快的纵身一跃,快如闪电的窜到了河对面。其中被几次水箭袭中,好在有护身的宝衣化去了攻击,平安无事的过了一关。

“小丫头你很聪明,一早就知道了水晶兽的弱点,无惊无险的过了这关。不过最后一关可就没有取巧的办法,只能靠你自己的实力才可闯。”

就在海蓝落到河对面后,老者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海蓝眼底掠过一抹幽光,跃跃欲试看看老者所说的最后一关等待他的是什么。头也不回的迈进下一个关口,海蓝下意识的感应到了危险靠近。挥手一道灵力甩手丢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耀眼的火光似天上绽放开的烟花四散开来。

“反应不错人类。”

火光散去,海蓝很快的看到了偷袭的是什么。当看清停在半停中火红色的小麻雀时,海蓝再次被吓了一大跳,惊骇的惊呼出声:“朱雀神兽。”

实力六阶的神兽朱雀,天啊,这前辈从哪里找到了上界才有的朱雀。

“少见多怪,看招。”小朱雀捕捉到海蓝眼中的震惊,大大的满足了心里的虚荣。不过面上却不显,厉声一喝,张口再次冲海蓝喷来杀气腾腾的朱雀神火。似能吞噬一切,随着朱雀神火的出现,空气陡然急剧的上升。

海蓝感应到扑来的朱雀神火恐怖的威力,脸色凝重的抿紧了双唇。不敢妄自尊大的硬接,几个闪身躲过了扑来的朱雀神火,不过海蓝还是低估了小朱雀的攻击。如同长了一双眼睛,这诡异的神火自动会追着海蓝而去。海蓝出现在哪里,神火便会精准的跟上。

“人类,躲是没有用的,还是凭自己的实力硬接吧。”眼底闪过一缕戏谑之色,朱雀饶有兴致的看着左躲右闪的海蓝。仰头嘶鸣一声,煽动着小翅膀,若大的洞府瞬间被漫天的大火所包围,逼的海蓝逃无可逃。

“该死,不愧是朱雀神兽,果然非比寻常。”被朱雀神火所包裹,断去了逃脱的前路,海蓝低咒一句。不敢有半点的轻视,忙运转了灵力抵御着神火的侵袭,好在这朱雀还只是幼生期。否则,即使海蓝体内还有太阳精火护身,恐怕都免不了被朱雀之火吞噬的连渣都不剩。

顾不得抹去额上的汗珠,感应到体内太阳精火的雀跃,眼下海蓝只能祈祷太阳精火能制住这凶猛的朱雀神火。

“疾。”大喝一声,海蓝手中突然钻出一只与朱雀差不多,完全由太阳精火凝成的火凤。雀鸣一声,浑身被火焰所包裹的火凤兴奋不已的扑向了小朱雀。

“咦,这是太阳精火?不错,以你的修为能驯服太阳精火,确实有一番造化。”朱雀好歹也是玩火的祖宗,一眼就看出来了袭来的火凤是何来历。眼睛一亮,朱雀不再只是玩玩的心态,正视起这场原本实力悬殊的比斗。

尖锐的鸣叫一声,朱雀战意沸腾,全身瞬间被一层火红的火焰所包裹。无所畏惧的与袭来的金色火凤扑了上去,火与力量的较量。看似野蛮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却让海蓝大感吃不消。丹田中的灵力就像是不要钱似的,疯狂的输出。红润的脸颊霎时间煞白如纸,额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流下,仿佛要将海蓝体内的水份全部蒸发殆尽。

眼都不带眨一下,海蓝毫不吝啬的将极品灵丹一口就吞下了一整瓶。如此,才感觉快被抽干的身体才有了喘口气的机会。

“这就是神兽的力量?不过只是六阶的实力,却足以媲美七阶妖兽的攻击。不行,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吃不消,得想个办法制住这家伙才行。”

眉头紧锁,海蓝在心里焦急的暗忖着。感应到火凤的力量不断的在削弱,海蓝眉头都快可以打出几道死结。

朱雀,朱雀的弱点到底是什么?海蓝想破脑袋出想不出来,这小朱雀能有什么弱点,咬咬牙,实在想不出。看来这次真的只能是硬拼了,甩手一道闪电不着痕迹的劈向了朱雀。

噼里啪啦的一阵轰鸣,一时没有防备海蓝会有这么一手的朱雀被劈了个正着。火红的羽翼吱吱的冒着黑烟,惊愕间又被火凤狠狠的啄中,气的朱雀火冒三丈。凶恶的眸子恶狠狠的瞪着海蓝,一字一句似从牙缝中挤出,森冷的道:“人类,你胆子不小,居然敢偷袭本座。很好,你成功的将本座彻底的惹怒。好,既然你想找死,本座就成全你。”

怒不可支的咆哮一声,朱兽陡然发威,神兽天生的神威直逼海蓝而去。尖锐的利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抓向了火凤,火凤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杀气腾腾的朱雀袭了个正着。整个身体瞬间被扑来的朱雀撕裂,化成了一道道火雨落到了地面。

解决完了火凤,朱雀的怒火却并没有因此而熄灭,看着被反噬吐了一大口淤血的海蓝。朱兽大吼一声,来势汹汹的扑向海蓝,火红的眼眸里布满了浓浓的杀气。

海蓝捕捉到朱雀眼中的狠戾,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眉着蹙紧,没有想到发怒的朱雀实力能恐怖到如此,连火凤都没有反击的机会。目光闪了闪,海蓝不敢有一丝的放松,全身的神经绷成了一条直线。飞快的凝出一颗雷珠,甩手丢向了扑来的朱雀,意图挡住朱雀的攻击。

“哼,没有用的,你的运气不错,可惜就是这实力还太差了。乖乖受死,免受过多痛苦。”以上位者的姿态睨视着海蓝,朱雀冷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火龙扑向海蓝。

“狂妄,就算前辈是神兽,我亦不会轻易的言败。况且,谁胜谁败结局还未定。”猛然想到了什么,海蓝沉下脸,敛去心里的惧意。意念一动,飞快的丢出之前所炼制的诛仙阵图,将朱雀的攻击挡在了结界中。

十指飞快的掐诀,将阵图激活,眨眼间朱雀便被困在了一望无际的溺水之中。水克火,在溺水之境朱雀的神火实力便会大打折扣,海蓝不给朱雀回神冲出阵图的机会。当机立断的激发了溺水袭向朱雀,一条条水龙张牙舞爪的意图将朱雀拖进溺水中吞没。

“这是诛仙阵图?”朱雀不愧是朱雀,一眼就认出了阵图的来历,看着身下诡异的茫茫海面。朱雀看的心脏一阵紧缩,立刻就看出了这是溺水之境。深知溺水的恐怖之处,朱雀眼底控制不住的闪露出一抹惊惧。眼尖看着一条条无惧它的威压,疯狂袭来的水龙,朱雀更是吓了一大跳。

慌忙扑打着翅膀往上飞离,企图躲过水龙的攻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海蓝见朱雀一时被朱仙阵图镇住,一时慌了心神没有留意其他。不由的脸上一喜,当即凝出数道闪电,势如破竹的劈向朱雀。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将失措的朱雀连劈中了二道,痛的朱雀惨叫不已。

“你,人类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诛仙阵图困住本座。要想本座的命,没那么容易。”朱雀凶恶的大吼一声,喷出一道火龙与袭来的闪电狠狠的撞了过去。朱雀的怒火与来势汹汹的闪电相撞,顿时间火光四溅,震耳欲袭的轰鸣声绵绵不绝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