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14章 遇血鲨王

第一百一十四章 遇血鲨王

“炼妖瓶。”看着海蓝手中翠色的瓶子,胡媚瞬间就感应到了危险。眼睛一亮,话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至于管家还有小二也是脸上一惊,随之是浓浓的欣喜。虽然不知道这瓶子是否跟龙锐还有剑宏说的那么厉害,但既然海蓝这时候选择拿出来,应该是八九不离十。想明白了这些,大家注视着炼妖瓶的目光不由的更为灼热的几分。迫不急待的想看看这小小的瓶子,如何能收伏毒辣的海魔女。

只见海蓝口中念念有词,随着大量灵力的注入,小小的瓶子陡然光芒大亮。一道白光闪过,炼妖瓶如同活过来了一般,自动飞出了结界袭向海蓝魔女。令大人惊愕的是,海魔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被炼妖瓶收进了瓶子里。

看着飞回海蓝手中的炼妖瓶,大家无不抽气不已,一双双眼珠子都瞪直了。惊愕,震惊,不敢相信布满了大家的脸庞。就海蓝都被炼妖瓶可怕的力量吓了一跳,没有想这么轻易的,就将海魔女收进了炼妖瓶中。手中的炼妖瓶轻晃了晃,海蓝立马就猜到这是瓶中的海魔女在撞击炼妖瓶,试图想从炼妖瓶中逃出。

目光闪了闪,海蓝也怕海魔女将宝贵的炼妖瓶给撞坏了,连忙掐诀镇压瓶内的海魔女。海蓝流畅的控制着炼妖瓶,既然磨去海魔女的锐气,又不让炼妖瓶真的将海魔女给炼成了一滩血水。直到神识看到奄奄一息困在炼妖瓶中,再无半点反击能力的海魔女,海蓝这才松了口气。

转而将海魔女收入仙灵封印书中,此刻海魔女正值虚弱之际,仙灵封印书给海魔女洗脑打上印记倒也简单快速不少。

处理好这些,目光对上大家呆愣的目光,海蓝露齿一笑,轻声笑着道:“怎么了,吓到大家了。炼妖瓶是天地奇物,天生就是妖修的克星,收伏区区一个海魔女并不算什么难事。要不是我的修为不够,就是飞升成仙人的妖修都没问题。”

能成为通天教主手中的法宝,用膝盖想也知道炼妖瓶不是一般的凡物。

区区一个海魔女?

海蓝的话让胡媚等控制不住的嘴角直抽,这岂是区区一个海魔女,她可是大乘期的高阶妖修。大家的实力,对上了这凶恶无比的海魔女只有被宰的份。连大乘中期的海魔女都没有还击之力,被死死的困在了小小的瓶子里。更让人震惊的是,最后又被封印在了仙灵封印书中,以后生生世世成为仙灵封印书主人的奴使,想想就让人不敢置信。

明明不可议,可是事实却就摆在眼前。

古怪的瞄了一眼海蓝手中的炼妖瓶,饶是神经粗的小二都是的直缩脖子。在心里大呼这瓶子太可怕了,连大乘期的海魔女都顶不住,若换成是他们岂不是眨眼间就被炼成了一滩血水,死的不能再死。

“好了,时间在这里耽搁了不少,该准备继续出发了。”打断了大家继续浮想下去,海蓝将姚仙祖还有虫二几个召回了仙灵封印书中,又将朱俊送进了空间里。随身带着神兽出现在大家眼中,万一被哪个眼尖的老怪物看出了朱俊的原形,那可绝不是说笑的,随时等着被人算计了去。

如非必要,在没有绝对实力之际,朱俊还是被雪藏进空间里才是上上之策。

闪身出了结界,四周还是一片黑暗,不时游过一条条发光着亮光奇特的各类海底生物。由于都没有什么危险,海蓝便没有管它,冲身后的胡媚跟管家打了个眼色,示意二人跟上。花了二天的时间,总算顺利的潜进了深海的区域。只是再小心翼翼也避不开高阶妖修的神识,不过几息的功夫,海蓝就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她们游来。

海蓝祭出了手中的炼妖瓶,暗暗准备将来袭的敌人一举灭杀,意外的发现这股气息有些熟悉。便收起了炼妖瓶,眼尖看到那硕大的海蛇,灵光一闪海蓝便认出了这条巨蛇是龙锐的护卫。松了口气,海蓝不卑不亢的执了个晚辈礼表示恭敬。“见过前辈。”

“丁道友客气了,数年未见,见到丁道友安然无恙这下主子就可放心了。不用我天天出巡,四处寻找丁道友的踪迹。对了,这是一点小礼,是王赐给丁道友的谢礼,感谢当天丁道友对主子的爱护,还请收下。”

认真的打量了海蓝一眼,见海蓝不但无恙,并且还幸运的突破了凝神中期。海蛇不由的暗暗点了点头,主动以平辈道友相称,态度也算和善。想到了什么,海蛇忙取出了一个储物戒指递给海蓝,浅笑着透露出龙锐对海蓝的关切。

“多谢龙王的厚赐,前辈费心了。”思量了片刻,海蓝深知上位者赏罚分明,当天她救了龙锐确实是真。若不收下,反倒驳了龙王的面子,想了想,海蓝欣然的收下了储物戒。面对大乘中期的妖修,即便对方以同辈同称,但海蓝却也不敢妄自尊大的真的与同辈之礼相敬。

后退一步,海蓝很快就猜到眼前的海蛇能这么快就找到她,想必是费了不少的功夫。哪怕是因为龙锐的原因,但海蓝还是感激的道了句谢。

“丁道友不必过于客气,这本是我的职责所在。对了,主子被王罚禁闭修练百年,不能出来与丁道友相见,还请丁道友能见谅。不过主子有吩咐,让海蛇护送丁道友出深海区域。”

嘴然不自觉的微扬,对海蓝的态度海蛇很是满意。人类大多贪婪狂妄无礼,眼前的女修能做到面对王的赏赐依旧面不改色,可见是个可造之材。百岁不足,小小年纪便有了凝神中期的修为,身边又人几位实力还算不错的妖仆。将来只要没有陨落,想必前途不可限量。

思及此,海蛇态度不由的更为和善了几分。

“喔,原来如此,那就麻烦前辈代为引路。”定定的注视了海蛇一眼,捕捉到对方眼中的认真,不似说假,更没有半点的不乐意。有便宜不占是傻瓜,有个熟路的大乘期海蛇引路,想要穿过茫茫海域可就简单了许多。不用天天胆颤心惊,嘴角微弯,海蓝当即应承下来。

只是海蓝不知道的是,以海魔女的凶名,若是她能将海魔女放出来,想要穿过海域其实并不比海蛇困难。大多数的妖修,嗅到海魔女的气息都会主动选择逃离,没有几个不怕死敢跟海魔女硬拼的妖修。

至于胡媚跟管家,当然也不会傻的拒绝送上门的好事。

“请。”海蓝的识实务爽快让海蛇不由的更高看了几眼,点点头,当即主动在前面引路。一般的高阶妖修,嗅到海蛇的气息都不会上前闹事。加上这里又是龙王的地盘,一路下来倒也走的非常的顺畅。

花了十余天,不觉间便穿过了龙王的地盘,来到临近剑鱼王的地头。由于二家的王都是老友,倒也没有遇到挑衅为难海蛇的高阶妖修。至于那些不长智的小海妖们,感应到海蛇身上散发出来恐怖的气息,便自动自觉的跑远了。

穿过了重重的海域,平安无事的又过了半月有余,不知不觉来到了血鲨大王的地盘。平静很快便被打破,血鲨大王包括其管理区域内的妖修皆是嗜血凶残之辈,并且与龙王向来不对盘。即使表面看着平静相安无事,但私下里的争斗却从来没有停止过。神识扫到海蛇的到来,自然很

快就引来了个别争勇好斗妖修的注意。

“丁道友,大家小心,接下来可能会遇上与我们为难的对手。”

海蛇的话刚落,身后立马就传来了一道嚣张无比的话。

“这不是龙王座下的海蛇吗?怎么,今天这么有空跑来我们地盘转悠,是不是想打什么鬼主意。咦,居然还带了人类,哼,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看招。”人未到声先至,未给海蛇开口的机会,对方便杀气腾腾的迎头就是一柄巨斧劈了过来。

“该死,居然遇到了血罗这个不要命的疯子,丁道友大家小心。”看着袭来的巨斧,海蛇脸色微变,低咒一声,连忙提醒着海蓝。与此同时,海蛇反应也不慢,巨尾好比一道坚实的鞭子,狠狠的甩向了袭来的巨斧。

一个照面便将劈来的巨斧给鞭飞出去,下一秒,声音的主人便现身在眼前。一个身材魁梧,眼睛血红的大汉顿时凭空出现,手持二柄巨斧全身上下散发着骇人的戾气,令人望而生畏。眼睛若有似无的扫视了海蓝三人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的贪婪嗜血,更是让人头皮发麻,打心底里的惊惧。

“甜美的肉香,好久没有尝过人类的肉了,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妄想再离开了。桀桀,乖乖留下来,给老子打牙祭。”一抹森冷的异彩一闪而逝,血罗像是看货物似的打量着海蓝,那诡异的血瞳布满了邪气。

海蓝被对方直白的眼睛神着忍俊不禁打了个冷颤,明白对方语中的意思。深吸了口气,定下心神,抿唇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缕嗜血的幽光。

“血罗你别欺人太甚,她们是我要护送的人,要是你敢动她们一根寒行,我定要你死无全尸。”察觉到血罗眼中的意图,海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利眼微眯,语带威胁的冷喝道。

“可笑,是你护送的人又如何,正因为如此,老子更要将她们生吞入腹。哈哈,你以为你这样说老子就会怕你,这里可是老子的地盘,是你自己先闯入。就算是龙王亲自来了老子也不怕,你以为我们血鲨大王是吃素的,废话少说,我们说下见真章。别说区区几个人类,就是你,老子也敢一口吞进肚子里。”

血罗丝毫没将海蛇的威胁放在心上,冷哼一声,血瞳中的嗜杀之意更甚。挥动着手中的巨斧,不由分明的率先冲海蛇袭了过去。招招致命,意图将海蛇一招毙命。

当然海蛇也不是混假的,能成为龙太子的护卫,没有几分硬本事怎么能成。大吼一声,海蛇巨尾再次狠狠的鞭向血罗,双方实力不相上下,没一会便打的不可开交。海底下地动山摇,本就波涛汹涌的海面更是风起云涌,一浪比一浪高的海浪不断的拍打着,无数低价的小妖们受鱼池之殃。

只是危险远远不是仅仅血罗一个,当正海蛇与血罗打的不可开交之际,突然一群凶恶的血鲨群张开了血盆大口冲向海蓝三人。

“哼,找死。”睨了一眼血鲨群张开的森白的利齿,海蓝眯起了双眼冷喝一声。陡然祭出了炼妖瓶,仅一息的功夫,便将这些准备捡便宜的血鲨群全部收进了炼妖瓶中。随着海蓝的意念一动,倾刻间,这些凶残的血鲨群便成了一滩血水,成了炼妖瓶的养料。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让血罗跟海蛇,甚至是躲藏在暗中跃跃欲试的妖修未来的及反应,便剧情陡转诡异的结束。数十头六阶以上的血鲨群,就这样突然被收进了一个古怪的瓶子内。连反应逃命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没有,气息全无。凶多吉少,抽气声在众多海妖的口中吐露,就连向来无惧的血罗都忍不住一阵毛骨悚然,注视着海蓝的目光充满了探究与不敢置信。

目光与海蓝意味不明的目光对上,血罗没胆的打了个哆嗦,脊背一阵发凉。几乎是情不自禁的,生出一抹恐惧之意。而与海蓝相处过一段时日的海蛇,则直接被海蓝突然露的一手给惊呆了。不敢相信海蓝如此的勇猛,瞬间就秒杀了数十头的血鲨群,甚至其中还包括有七阶的血鲨。

灼灼的目光紧盯着海蓝手中的小玉瓶,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海蛇失控的倒抽一口凉气,注视着海蓝目光不由的变的幽深起来。

若是他没有猜错,丁道友手中的瓶子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位人类大能者的法宝,克制妖修的炼妖瓶。想以这个可能,海蛇再次打了个冷颤,不敢相信海蓝真的闯过了重重的考验,得到了这件可怕的法宝。

每个人脸色都各异,唯独只有胡媚跟管家眼中仅有浓浓的崇拜。

“你、你你,人类,你将我们小主藏到哪去了,立刻、马上将小主放出来,否则定要你们死无全尸。”震惊过后,猛然想到了什么,血罗打了个冷战,长满横肉的脸顿时涮的一下惨白一片。连连深吸了几口气,才镇定下来,怒目质问。

若细看,便可瞧见血罗额头上此刻竟在不断的溢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小主?

血罗的话让海蛇又是一惊,想到了一个可能,更是吓的心跳都差点停了几拍。难不成,刚才的血鲨群中,还藏了血鲨王的嫡子。想到这个可能,海蛇不由的全身发软,不敢想象,要是血鲨知道小太子被杀迎接他们的是怎么的滔天怒火。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求死不能,求生无门。

想到血鲨王的手段,更是让海蛇一阵失神。

“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是你们自己找死,干我屁事。想杀我,那就先用你的命来偿。”血罗的话让海蓝心头一震,没有想到她随手灭杀的血鲨群里,居然还藏着血鲨王的宝贝儿子。捕捉到血罗眼中的凶光,海蓝沉下了脸,怕被血鲨王感应到是她杀了他的后代。

当机立断,海蓝决定先下手为强,瞬间将没有留意的血罗收进了炼妖瓶中。冲失神的海蛇打了个眼色,往身上拍了几张敛息符跟增速符,率先闪身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干净利落,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待海蛇反应过来。海蓝已经逃出了万米之外,好在海蛇的实力比海蓝高出了不少,并且又在海域中。几息之后,海蛇便顺利的追了上去,并且紧张的带路,使出吃奶的劲逃离血鲨的地盘。

“我儿。”高阶妖修天生的血脉感应,血鲨王很快就感应到了嫡子陨落的事。一个瞬移,便闪身来到了事发之地,扫视了一眼发现儿子的气息就在这里断绝。血鲨王气红了眼,怒不可支的咆哮一声,整个海域为之颤抖。无数的低阶海妖承受不住血鲨王散发出曲剧的杀气,倾刻间便死绝了大片。

真正的帝王一怒,血流成河,横尸万里。

“是谁,是谁杀了我儿,定要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人类的气息?”

愤怒过后,血鲨王很快就锁定了可能的气息,全力追了上去。找到了数个在场暗潜伏的海妖,搜魂找到了相关的信息,亲眼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一个人类女修收进了一个古怪的玉瓶中。血鲨王更是火冒三丈,如一道雷鸣,怒吼着追了上去。

“不好,血鲨王追上来了,大家快跑,快,千万别回头。”海蛇的修为最高,远在数万里之外便能清楚的感应到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冲他们追了上赤。不由的脸色大变,心焦的大声提醒。

二更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