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19章 翘家龙鱼

第一百一十九章 翘家龙鱼

“回前辈,这黑面果二百块下品灵石一颗,虽然价格比一般的中品灵果贵了些。但胜在味道好,而且还可以养颜,不知前辈想要多少。若购买的多,晚辈可以便宜些算给前辈。”摊主倒也眼尖,看出胡媚是有心要买,热情的解释道。

“二百块下品灵石一颗?也不算太贵,这些都给我包了。”胡媚自己手中也有不少的灵石,花起来自然也不会手软。点点头,爽快的手指一指,将摊上的黑面果一口气全要了。

“全部?好的前辈,晚辈这就将黑面果包起来,前辈买的多,晚辈一颗就算一百八十块灵石。除去零头,算个整数刚好三千块下品灵石。对了前辈,这是我们海丰城特有的红灯果,等阶不高,酸酸的但却醒神,前辈不防也尝尝看喜不喜欢。”

摊主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将摊上的黑面果收进了储物袋中,并且结算好灵石数目。眼尖看到边上的小小一串的红色果子,摊主灵光一闪,笑眯眯的劝说道。

“灯笼果,有意思。”放下手中的酒杯,海蓝也好奇的看了一眼摊主所介绍的果子,不由的眼睛一亮。品阶虽然不高,但样子颇为醒目,一串串红通通的果子,确实有些形似小灯笼。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海蓝也忍不住好奇摘了颗浅尝。

尝到嘴中极酸让海蓝情不自禁的蹙起眉头,但这股酸味过去后,又感觉回味无穷。

“酸的掉牙,中看不中用,还是黑面果好吃。”将手中的灯笼果丢回了摊子上,胡媚一脸嫌恶的直摇头。回头看到酸的眉头都挤成一团的海蓝,不由的咯咯笑开。

“嘿嘿,两位前辈这果子虽然,胜在醒神。本地的许多修士修练久了,都会忍不住尝上一些提提神。”生怕海蓝跟胡媚恼羞成怒,误以为他这是在戏弄,练摊的摊主忙细心的解释。

“行了,这酒来上二坛,多少灵石。”打断摊主的解释,海蓝指着二坛未开封的灵酒询问。尝了别人的东西,要是不卖点海蓝会觉得的些别扭。加上这酒确实也还算过的去,两上二坛子偶尔浅尝也不错。

“一共八百下品灵石。”顺着海蓝的目光瞥去,摊主脸上一喜,立刻就报出了灵酒的价格。

“行了,这里面有八百下品灵石接着。”素手一挥,海蓝将两坛灵酒直接收进了储物镯中。随即又丢了一个青色的储物袋给摊主,冲胡媚打了个眼色,头也不回的继续东瞄西瞅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新鲜玩意。

“咦,主人,你有没有觉得那缺里的小鱼有点像那条小龙鱼龙锐?”一个不经意的眼神,胡媚瞅到街边的鱼摊上透明的水缺里有一条看着眼熟的小鱼。对方似乎也发现了胡媚的注视,兴奋的撞着鱼缸,嘴巴不停的张着似乎在说些什么。

“龙锐?”遁着胡媚所指,海蓝也发现了缺里的小红鱼,愣了一下。眼尖看到小红鱼一张一闭的嘴巴,虽然听不到对方说些什么,但小红鱼焦急的眼神,应该是认识她们。利眼微眯了眯,脑海中闪过一抹惊诧,难道这小鱼真的是龙锐。

只是,龙锐不是被罚禁闭,怎么会被修真者抓来售卖?

抿了抿唇,海蓝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带着疑惑,海蓝走过去认真的注视了一眼小红鱼,不露声色的传音道:“小家伙你认识我?”

小红鱼张了张口似想说话,只是说了半天也吐不出一字半句。不由急的在原地直打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小红鱼冲着海蓝不住的点头。

说不出话,也不能传音?

看着小红鱼焦躁的样子,海蓝眉头皱的更紧了。与胡媚相视一眼,对眼前熟眼的小红鱼更好奇了几分。不管真假,是还是不是,海蓝都要清楚再说。只是街上人来人往多有不便,眼尖看到不着痕迹瞥来的摊主,未名再生波折,海蓝决定先将这小家伙买下再细问情况。

“晚辈苏子木是小摊的摊主,前辈可是看上了这条小鲤鱼?”感应到海蓝扫视来的目光,刚完成了一单生意的青年修士立即屁颠屁颠的小跑过来。脸上扬起招牌式的笑容,态度不失恭敬的询问。

“这条漂亮的小鱼多少灵石?”灼灼的目光注视着小红鱼,海蓝也懒的去跟眼前不过金丹初期的修士绕弯,直截了当的道。

“这条小鱼是晚辈历练时意外在靠近中层海域边缘得来的,虽然看不出什么修为,但胜在长的可爱。不少女修都喜欢养这种色彩艳丽的小鱼当宠物,要是前辈喜欢,晚辈可以优惠些给前辈,一千块中品灵石。”

这小鲤鱼是摊主子木真人自己在历练中捉来的,看着好看,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只以为是有些灵性的鲤鱼,倒并没有怀疑这小鱼儿身上藏着天大的秘密。利眼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海蓝跟胡媚身上的衣着,看着品阶不凡的宝衣,子木真人眼睛闪过一道精芒。嘴角情不自禁的往上扬了扬,狮子大开口的随意报了个价。

一千块中品灵石?

周围耳尖的修真者们听到子木真人的开价,偷偷的倒抽一口凉气。瞄了瞄脸不改色的海蓝跟胡媚,大家不由的冲子木真人投去一个羡慕的眼神。

二条大肥鱼,这下子木真人又可以发笔小横财了。

海蓝当然也没有错过大家投来古怪的目光,不急着开口,只是不轻不重戏谑的扫了一眼想拿她当肥羊来宰的小贩。若说眼前的小红鱼真的是龙锐,一千块中品灵石还真算不上什么。但是,眼前的修士并不清楚这小鱼的来历,认为这小红鱼只是宠物鱼。

稍长点眼睛的修士,都绝不会花这么一大笔的灵品买下。眼珠子一转,捕捉到对方眼中的探究,海蓝立即便明白过来。这老板突然开出这么一个高阶,其实也是一种试探,看看是不是他晃了眼,没有发现这小鱼其实也是了不得的高阶海妖的后代。而不是普通有些灵智的观赏鱼,海蓝敢保证,若是她轻易的便答应买下,这狡猾的摊主必定反口不卖,或者是继续压高阶。

想明白了这点,海蓝不由的高看了眼前看似平凡其实鬼精的苏子木。只可惜,这苏子木是精明,但海蓝也不傻让苏子木试出了瞄头。

嘴角微弯,海蓝似笑非笑的睨了苏子木一眼,以上位者的姿态冷漠的厉声道:“大胆,你这是在愚弄本座吗?不过只是一条普通的观赏红鱼,海中多的是这种小鱼,要不是看着合眼缘,本座连问都懒的问。哼,你倒好,居然想拿本座当肥羊来宰,当真以为在城内本座就不敢拿你这鱼目混珠的小辈不敢怎么样?”

挑了挑眉,海蓝眼中闪过一抹若有似无的杀气。

强者的威压直逼苏子木而去,说变脸就变脸,让苏子木差点承受不住的倒地。好在海蓝很快就收起了身上的威压,才没让苏子木丢人的当众跪地。但海蓝身上恐怖的威压,却深深的震慑住了苏子木,惨白着一张脸,眼神再也不敢过于放肆的打量着海蓝。

压低着头,苏子木脑子倒是转的快,知道惹怒了海蓝,忙瑟瑟的赔礼道:“前辈恕罪,晚辈知错。晚辈鬼迷心窍一时迷了心眼,并非有意得罪,这小鱼就当是晚辈的赔罪礼,还请前辈笑纳。”

半响不见海蓝出声,低着头的苏子木如跳如雷鼓,不安的两腿直发软。心里暗暗低咒,他真是屎糊了眼,居然连前辈都敢糊弄,想赚灵石想疯了。

“哼,聪明反被聪明误,就你这点修为,凡事别过贪心。算了,这次只是小事本座就不计较,本座也不贪你的东西,这三块中品灵石就当买下这条小鱼的灵石,好自为之。”敲打完了脸色像调色板一样不断变化的苏子木,海蓝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想惹来过多的注意,万一让哪个路过的老怪物发现了小红鱼的不对劲,冲出来插上一脚可就麻烦多多。

丢了三块中品灵石给苏子林,海蓝爽手的将小鱼缸里的小红鱼收进了灵兽袋中。等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将小红鱼取出询问其他详细情况。

下意识的接过冲他丢来的灵石,听到海蓝的告戒苏子木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抬起头却发现眼前早没有海蓝跟胡媚的身影。当然,之前摆放在鱼缸里的小红鱼也跟消失了。想到之前海蓝身上散发出的恐怖威压,苏子木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暗暗庆幸这次遇到的前辈还算是脾气好的。

要是遇上脾气暴躁的前辈,恐怕他今天凶多吉少。虽然海丰城卖买自由,但这样不厚道的讹诈却是有违城规。想到了什么,苏子木恭敬朝海蓝消失的方向执了个晚辈礼,认真的道:“多谢前辈,晚辈定当听从前辈指点。”

刚才闹的动静不小,未免引来有心人的注意,海蓝若无其事的继续逛着。偶尔有看上眼的灵果或者灵药采买些收好,逛累了,海蓝便找了间不错的铺子准备将手中看不上眼的东西处理了,换成方便的灵石。

平时随手丢没理不知道,取出来一看海蓝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没有想到这些看不上眼的东西居然堆积了足足十余个储物戒,里面都塞的满满的,就连海丰城最大的收购铺子都有些吃不下。因为在海蓝眼里看来可能跟垃圾差不多,但在其他人眼中看来,这些东西却是难得的宝贝。

除了换取灵石外,不得不再以物换物的方式,才顺利的吃下了海蓝随手丢出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物品。

海蓝跟胡媚都是女修,虽然修为不错,只是一下子换取了一笔数目庞大的灵石。仍免不了被个别人看的眼红,暗暗留意想打两人的主意。掌柜的倒还算好心,像海蓝这样的大客户在海丰城这样的小城并不算多,便忍不住好心的悄悄提醒了海蓝一句,让海蓝小心些。

对这些不成气候的毛贼,海蓝倒并不怎么上心,但因为这是掌柜的好心。海蓝报以一笑,点点头表示明白。

离开了铺子,海蓝果然发现了身后看似不经意,却不时偷偷窥视跟踪的几缕神识。与胡媚相视了一眼,海蓝扬起一抹诡异的邪笑。想打劫她,也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斤两,她能一下子拿也这么多的东西甩卖。用膝盖去想,也该猜到她不是什么软柿子。想从她手中抢劫东西,就要有死的心里准备。

轻哼一声,海蓝也懒的再浪费时间继续逛下去,便匆匆的回到客栈。意外的听到不少什么关于飞仙宗的天才百岁不足突破元婴中期的消息,海蓝惊讶的顿了顿脚步。听着大家讨论的激烈,但却没有去多想。不管是哪个界面,偶尔会出几个绝世天才倒也并不是什么稀有的事。

虽然百岁内突破元婴中期确实有些惊人,但也并非没有,她自己不就是一个。又或许对方其实也她跟一样,说不定是哪个陨落的老怪重生也说不定。想到这个可能,海蓝急于想询问小红鱼的事,便没再多去留心听下去,匆匆的返回了房里。

也许是时间还未到,不然若是海蓝听完了下面的话,便能省去不少绕弯子的时间。好事多磨,也是无巧不成书。

布下结界以防有人偷窥,海蓝从灵兽袋中取出了小鱼缸,看着兴奋的不断有跳出水缺的小红鱼。海蓝感染了小红鱼的欢喜,也跟着露齿一笑。片刻后,海蓝收起了笑容,神识认真的扫视了小红鱼一眼,海蓝很快就发现了小红鱼身上的异样。

禁制?

“你是龙锐对不对?”高阶修士布下的禁制,海蓝虽然能发现少许苗头,但却不够格将小红鱼身上的禁制解开。目光闪了闪,捕捉到小红鱼眼中的激动,海蓝试探着询问。

“主人?”胡媚并没有发现小红鱼身上的异样,但直觉胡媚相信眼前的小红鱼就是之前一直缠着她们,跟剑宏闹腾的厉害的小捣蛋。

“呜呜。”吐了吐水泡,小红鱼试了几次却仍是徒劳无功,根本发不出生声。小家伙急的在水里直打转,想到了什么,小红鱼不住的狂点头,表示海蓝猜的没错,它就是龙锐,倒霉的被自家老爹禁闭的小王子。

“你真的是龙锐?你不是被龙王关了在家禁闭,怎么被人抓来在街上甩卖。还有,你身上的修为还有那道禁制是怎么回事。”得到肯定的答案,海蓝便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一股脑的倒出。

“是我父王设的禁制,不让我出龙宫。”龙锐下意识的张口回答,只是这话只有它自己听的懂。在海蓝耳中听到的,却是一阵古怪的呜呜声,还有一串串上浮的水泡。看到一脸无奈的海蓝跟胡媚,龙锐急的又在水缺里转了几圈。

虽然龙锐也想解释清楚,只是没有了一身的修为,又被设下了禁制。龙锐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别无办法。这次偷溜出来,龙锐后悔的不得了,吃了不少的苦。要不是幸运的再次遇上海蓝,说不定小命都玩完了。

“听不懂。”摇了摇头,海蓝耸耸肩表示没听明白龙锐到底说了些什么。

“主人,小龙锐到底怎么了,怎么修为没有,连话都说不出来。”确定了眼前的小红鱼就是龙锐,胡媚看着龙锐急的团团转的样子。忍不住也关切的追问情况,这样没头没脑的猜哑迷,真是急死人。

“龙锐身上被高阶修士布下了禁制,禁锢了修为。龙锐,是不是龙王设下的禁制?这又趁着没有看管,偷偷溜出龙宫对不对?”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海蓝目光灼灼的注视着龙锐,直言不讳的质问。

龙锐这小捣蛋前科累累,敢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事并不奇怪。只是,没有了修为,还敢出来乱闯就实在太过了。想到今天的相遇,海蓝眉头都不由的打了几道死结。要不是刚好被她遇到,万一是哪个眼尖的老怪物看出了龙锐的真身,十有**都会被抓去炼制成灵丹增进修为。

若真是如此,让龙王知道龙锐折在人类修士的手中,恐怖又要再掀起一翻血雨腥风。不言其他,就这连海边城镇绝对是首当其冲倒大霉。

“禁制,什么龙锐又偷溜出来?”胡媚吓了一跳,没有想到龙锐胆大包天,都被禁锢了一身修为,还敢乱来。

“呜呜。”被海蓝跟胡媚指责的目光盯着,龙锐心虚的低下头。它也没有想到人类这么坏,居然会抓它去卖。不过龙锐又庆幸,还好对方只是抓它甩卖,并不是直接捉了烤着吃,不然它就惨了。哪还等到丁姐姐救它出苦海,更别说找机会返回深海。

“你太大胆了,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哭都来不及。”看着心虚低头不语的龙锐,海蓝好气又好笑的轻斥了句。摇了摇头,表情显得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