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21章 龙母杀到

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母杀到

“是前辈。”被大家怪异的眼神注视着,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她最钟意的心上人。杨三妹心里虽怒,但却不敢真实的表露出来,低头垂眸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破天荒隐忍的主动离去,留下一道令人深思的背影。

不但郑柳东惊诧,就是熟知柳三妹心性的赵宇顺跟齐力都脸面露惊讶之色。谁也没有想到,柳三妹居然还有出人意料的一面。

不过这都不是海蓝所要挂心的,不管这黯然离开的柳三妹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海蓝都不会惧怕,修仙家族娇贵的小姐又如何,只要柳三妹敢找来,海蓝绝不会手软再这么简单的放过她。修真者的手段,并不是一定要惊天动地的打斗才能灭杀对手。神不知鬼不觉的除去敌人的手段,更是多不胜数。

嘴角微扬,海蓝眼底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幽光。

“前辈对不起,因为晚辈的原因让前辈受累了。不过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会让人盯着柳三妹,不让她再有机会打扰到前辈。”捕捉到海蓝眼中的异样,即使这事原本不关他的事。但为求心安,郑柳东还是站出来主动的开口保证。

郑柳东太了解柳三妹的,今天被丁前辈这样当众羞辱,必将怀恨在心。甚至,可能会暗中找人对付丁前辈,郑柳东也算是一个难得的君子。事出有因,起初的原因确实有他一份,不等海蓝开口再言其他,郑柳东主动将责任揽下。

“哼,你到还算是一个男人,不错。放心吧,今天的事本座不会迁怒到你身上。冤有头债有主,只要柳三妹自己识趣,本座不会拿她怎么样。但,要是她再敢来犯,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仅仅只是教训三二句。”淡淡的瞥了郑柳东一眼,瞅见郑柳东眼中的认真,海蓝一愣。

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无趣的大少爷,原来骨子里也有男人的一面。

锐利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赵宇顺,当与她的视线对上。赵宇顺心虚的低下头,一言不发,让海蓝看着更为不喜。心机男,为达不目不择手段,真不愧是大家族培养了来的人才,果真是手段高。

一通闹剧无伤大雅,虽然海蓝恼赵宇顺的不择手段,但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海蓝也不便追根究底,指责赵宇顺卑鄙,或者其他。移开目光,不再看赵宇顺丑陋的面孔,海蓝深吸了口气,开始将目光移到百宝阁中的奇珍异宝。还真别说,能大胆的取名百宝阁,这绝不是吹嘘出来的。

铺中灵丹妙药不少,各类奇珍异宝更是比比皆是。好东西是不少,但前提要你能出的起价,海蓝也算是大款中的大款。压根没怎么看价牌,目光巡视了一眼,很快就发现了二楼铺中摆放了一件霞光四射的火红的彩衣。让人眼睛一亮,只要是女人都情不自禁的被它所吸引。

而海蓝自然也不例外,看到这件绝美的羽衣,海蓝两眼直冒精光。压根没有想到这间百宝阁的镇店之宝,居然会是这件极品的灵衣。以六阶火焰鸟的羽毛,加上无数的嚣材辅助炼制而成。又在羽衣上刻画了大大小小的阵法,穿上这件绝美的羽衣,不但可以随意变幻,并且还能自动护身。

最棒的是,这件羽衣可自动抵挡化神期修士的三次全力一击。

海蓝丢下赵宇顺三人,与胡媚迫不急待的冲上了二楼,目光灼灼的膜拜着这件光芒四射的羽衣,几乎眼睛都瞪直了。

二楼的管家对每个进入百宝阁内的女修,看到这件绝美的羽衣痴迷的表情见怪不怪。只是这件羽衣是不错,但能买的起它的女修却是凤毛麟角。羽衣虽好,但那骇人的天价却早已让无数的修士望而生畏。

张管事也算是海丰城的顺风耳,对海丰城的一些大小事几乎都有些耳闻。对能引得路城主另眼相看的海蓝,自然也是耳熟成详。知道眼前的两个美艳的女修是凝神期的前辈,出手向来大手令人瞠目结舌。张管事忍不住生出一股好奇,猜测着这件火之羽衣今天能否顺利出售。

主动上前执了个晚辈礼,张管事恭敬的道:“前辈有礼,晚辈乃百宝阁的张管事,不知有什么能帮到前辈。”

被张管事打断,海蓝幽幽的回过神,收回了紧盯着羽衣的双眼。回头瞥了一眼年过半百,留着长长雪胡的一身仙风道骨的老者。海蓝脸燥的轻咳了一声,掩饰心里的别扭。懊恼的在心里低咒:“真是丢人,居然被一件灵衣给迷了眼,又不是没见过好东西。”

“张管事客气了,可以帮本座介绍介绍这件灵衣吗?”尴尬过后,海蓝恢复自然,浅笑着一派自然的询问。

灵衣?

随后跟上来的海丰城三少,纷纷遁着海蓝的目光移去。一眼看到被摆放在铺中央,被重重结界守护的极品灵衣时,大家皆又是一惊。没有想到海蓝的目光这么高,还在楼下就一眼看中了这件曾名动整个海丰城的极品灵衣。

三人目光闪了闪,他们倒是想主动买下这件灵衣送给海蓝,希望能借此讨得佳人欢心。只是,想到这件极品灵衣骇人的价格,大家当即如一盆冷水泼下,纷纷歇了这份心思。别说是他们,就是家主来了,也不一定舍得买这件极品灵衣赠人。

看着面不改色听着张管事介绍的海蓝,三人心中又是一动,对海蓝的身份更好奇了几分。

“少多少,张管事你说这件火之羽衣出售多少灵石?”问及价格,海蓝听到张管事不轻不重的报价,失控的倒抽一口凉气。怕是她听错了,海蓝不敢置信的再次追问。

“回丁前辈,这件火之羽衣是一位化神老祖,器宗的狂人老祖的杰作。由于采用了不少的稀有材料,又耗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打造而成,所以,所以价格比一般灵器要高些。不过,这件火之羽衣的功用却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自动的接下化神老祖的三击。一万极品灵石,这是狂人前辈一口定下的价格,由于是代售所以不能讲价。”

被海蓝直愣愣的目光盯着,张管事顿时整个人感觉倍感压力。偷偷的抹去额头上溢出的冷汗,张管事深深的吸了几口凉气,才有力气继续回答海蓝的疑问。

心里暗暗震惊,不愧是凝神期的前辈,明明没有释放出自身的威压。可是,仅一个利眼,却还是让身为金丹后期的他吃不消,有种泰山压顶的错觉,几乎差点喘不上气来。再多来几次,张管事忍不住想,会不会直接老命休已。

一万极品灵石?

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饶是海蓝跟胡媚身上早已不缺灵石,但听到张管事报出的这个骇人的天价,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惊愕的望着阵法中光彩夺目的羽衣,震惊的嘴巴都可以塞下几个大鸡蛋。

天啊,一万极品灵石,听着是不多,但这要换算成下品的灵石那该有多少。一块中品灵石就可以换取一百块下品灵灵,而一块上品灵石就可以换取一千块下品灵石。那么,一块极品灵石则可兑换一万块下品灵石。一万块极品灵石,折合起来便是一千万下品灵石。

突然之间,海蓝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件如此绝美的极品灵衣看的人不少,却半天没有人敢上前去问价。更别说是买下它,一万的极品灵石,这可是极品灵石。市面上就是元婴修士都不常见到极品灵石的影子,更别说是一万块这么多。谁有极品灵石不是小心翼翼的护着,收着拿来供自己修为或者用于他用。

这狂人老祖开价可真够绝的,要极品灵石,还分文不讲也不怕这件羽衣空摆着没人要。白白的糟蹋了极品灵衣,变成一件客无用处的摆件,只供欣赏。

嘴角抽了抽,海蓝想到空间里堆的跟小山似的灵石,又看了看这件美的惊心动魄的极品灵衣。暗暗在心里衡量,值不值得买下,要知道这羽衣虽然。但却怀壁其罪,若她当众拿出一万块极品灵石买下这件羽衣,恐怖会被无数有心人盯上。不仅仅只为这件羽衣,更多的是大家会毫不犹豫的怀疑,她身上是不是藏有更多的极品灵石。

虽然说海蓝现在的修为也称的上是一个高阶修士,但西之大陆海蓝却清楚的很。别说是凝神期的修士,就是化神期以上的老怪都不止百个,至于大乘期以上的,想必更不会比沧海大陆少。

与其为了一件羽衣冒险,海蓝想了想,最终还是聪明的选择了放弃。不想成为众矢之失,眼尖看到神色不明的盯着她的赵宇顺等人,还有铺中的其他修士。海蓝心头一震,更加确定这个决定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反正土包的炼器术不差,而她懂的上古阵法更是如数家珍。只要聚集了材料,想炼制出更完美,更寸心如意的灵衣并不是什么难事。之前她收集的好东西不少,或许,她该找时间叮嘱土包帮她炼制几件不错的灵衣。

女人吗,不管是成了修真者还是普通的女人,衣柜里永远是少了一件衬心如意的靓衣。

趴在海蓝掌中的龙锐,看着大家看的瞪直眼的羽衣一眼,无趣的翻了个白眼。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搞了半天,也就不过一只好看的衣服。别说是父王的鳞羽化成的皇袍,就是娘亲送给他的鲛衣都比不上。

不过看着海蓝喜爱的样子,龙锐忍不住想,或许下次人机会再相聚,他该跟父王讨好一件好看又实力的灵衣送给丁姐姐。眯了眯眼,龙锐好心情的暗忖。

“前辈?”看着神色不明的海蓝,张管事轻声的喊了句。

“啊,不好意思走神了,一万的极品灵石太贵了。若是换成中品灵石,再稍稍把价格降一降,或许还有考虑的机会。算了,张管事除了这件镇店之宝,铺中还有没有其他不错的好东西供挑选。”敛起心中复杂的思绪,海蓝投去一个无奈的浅笑,歉意的退而求次道。

“前辈客气了,这请边,最近百宝阁收到了一瓶万年的美颜圣品琼液,或者前辈看了应该会喜欢。”打量了海蓝如玉的俏颜,张管事误以为海蓝是个爱美的女修。用了极品好的养颜之物,才保留着如花似玉的娇颜。灵光一闪,张管事突然有了主意,忍不住引着海蓝往另一边走去。

“万年琼液,这到是难得的好东西。”听到张管事的介绍,海蓝不由的眼睛一亮。不是为了什么捞子的养颜,而是海蓝清楚的知道,琼液除了有驻颜的功效,还是炼制续命丹重要的一味主药。

难得遇上,痴迷炼丹术的海蓝,自然也不想错过这难得的佳品。就算不炼制续命丹,但偶尔喝上几口驻颜,确保容颜不变也是件不错的选择。

“不错,前辈请看,这玉瓶中装的便是琼液。若是前辈喜欢,晚辈可以算优惠些,十万上品灵石便可购得。只此一瓶,机会难得。”捕捉到海蓝眼中的异彩,张管事心中一喜,立马就猜到海蓝应该也是颇为上眼,不由的更加卖力的介绍。

十万上品灵石还优惠?

听到张管事的介绍,紧随其他不急着离开的郑柳东三人,不由的嘴角控制不住的直抽。想到之前他们还想着讨好丁前辈,等丁前辈看中了什么,他们代为付灵石。可是,当看到海蓝看中的都是些什么时,大家不得不打起了退堂鼓。以他们手中的那点灵石,实在不够看,好在没有丢人早早放话。

而赵宇百更是庆幸不已,还好之前只是说引见介绍,并没有直言说帮着付账。否则今天可真要大出血,丢人的得记账让族中长辈帮忙才行。

“是吗?十万上品灵石,不过本座觉得还是太贵了些,再减些,五万上品灵石如何。若是同意,本座就将这瓶琼液买下。”海蓝可真是不客气,张口就狮子大开口的缩减去了一半的灵石。

这价杀的让张管事心跳都差点停了,不敢相信以海蓝的身份,居然会还这么一个悚人的价格。这可是万年的琼液,可遇不可求,若是拿到黑市上去拍卖,恐怕就是五十万的上品灵石都有可能成交。而他刚才开价仅仅只是十万的上品灵石,已经算是难得的低价了。

深吸了口气,想到眼前的前辈可是连城主都卖她面子,张管事挤出一抹僵硬的公式化浅笑:“前辈别开玩笑了,五万就是千年份的琼液都不一定能买到,更别说是万年份的琼液。要不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就当是百宝阁与前辈结个善缘,八万上品灵石成交如何?”

“好,就八万灵石。”眼睛一亮,海蓝没有想到张管事退步的这么快,一下子自动减去了二万上品灵石。这个价绝对是低价了,海蓝想也不想便笑着答应了下来。不用张管事催促,海蓝主动的从储物镯中划了八万上品灵石到张管事指定的储物戒中。

交易完成,海蓝心满意足的将这瓶令人垂涎的琼液收进储物镯中。

张管事开价厚道,海蓝扫视了一眼,发现这百宝阁中收集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忍不

住手痒的又扫荡了不少的极品灵药跟几坛子鬼头蜂皇浆,至于胡媚难改狐性,居然喜欢美丽却并不中用的珠钗。反正也不差这点灵石,海蓝见胡媚喜欢,倒也没有开口拦着。

百宝阁的事一出,盯着海蓝的人更多了。特别早心狠手辣意图劫不义之财的散修,更是拿海蓝当肥羊肥,眼睛瞪的不舍得眨眼。就怕让海蓝从眼皮子底下跑了,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事。

大家盯着心急,恨不得海蓝立即出城好半路拦截,只可惜有个玩上瘾的龙锐在。缠着海蓝跟胡媚在海丰城内胡逛,死活不乐意这么快就离开返回深海。

不过,很快这份好心情被一道震耳欲聋的大吼打断。

“人类,交出我儿,否则必灭尔等,鸡犬不留。”

如同一道响雷,龙母的声音响彻整个海丰城,无数实力低下的修真者承受不住龙母带着杀气的怒吼吐血倒地,奄奄一息的连头都抬不起来。就连为身城主的路千洪,听到这杀气腾腾的吼声,都吓的脸色大变。

抬头看到那一头头铺天盖地,体形庞大的兽体时,更是吓的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而不自知。

“是娘亲来了。”即使被封印了修为,但龙锐身上血脉还在,所以龙母的威压伤不到龙锐。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龙锐激动的从水缸里跳了起来。

海蓝感应到天空中传来骇人的杀气吓了一大跳,好在有炼妖瓶护体才没有跟大家一样,丢人的趴倒在地。艰难的抬起头,看到海丰城上的高阶海妖时海蓝更是心跳都停了半拍。猛然听到龙锐说娘亲,海蓝这才想到,难不得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还来是龙锐的老妈找来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