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29章 将计就计

第一百二十九章 将计就计

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孙柔柔这种不择手段的女人。

孙柔柔会装,霍东辰混迹商场多年,又是大家族的继承人心计自然不比任何人差。不点破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扫视了一眼玉简内的信息,仿佛什么也不曾发觉。戏要演,就看谁更高一筹。

看着玉简内寥寥无几的一些简单的信息,霍东辰眼底掠过一抹幽光。这里面的信息可真是够清汤淡水的,没有几句是有用的,真当他是傻子吗?堂堂修真界排名在前的飞仙宗,连这点的小事都查不到。面上不显,霍东辰淡淡的扫视了接待他的弟子一眼状似不经意的道。

“就这些消息,没有其他的?”

做戏做全套,霍东辰急着找海蓝的消息多年。眼下好不容易有了少许的眉目,不可能没有半点的表示,若是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孙柔柔必定会起疑,人还没找到,霍东辰不得不虚以委蛇,应付应付。

“回师叔祖,这个任务发布的太久,一时了无音迅,所以接这个任务的人也渐渐少了。”想了想,孙卓远挑了个谨慎的答案回道。眼尖见嫡系的大小姐并没有不悦的样子,孙卓远这才放心的垂下头。

孙卓远是孙家的旁系弟子,必须得看着嫡系的眼色行事。要是稍让孙柔柔对他有任何的不满,这个难得的肥差恐怕就没有他什么事了。甚至,回去还有可能会遭到族长的责骂,没办法谁让孙柔柔有个不可撼动的爷爷撑腰,别说是旁系弟子,就是嫡系的不少小姐公子都要看孙柔柔的脸色行事。

“嗯,这是赏你的。”懒得再看两人的表情,霍东辰随手丢了一个玉瓶给孙卓远,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霍东辰也不理孙柔柔,一如继往自顾自的漫无目标的逛着。霍东辰不急,但孙柔柔却脸上忍不住显露出不耐。知道她不可能能霍东辰走到一块,更知道霍东辰久等的几人已经出现,并且找到了飞仙宗。对霍东辰彻底的绝了希望,孙柔柔便没有了耐性再跟平日一样满心欢喜的痴缠着。

哪怕霍东辰一天不与她说上一句话,仅一个眼神,甚至能远远的看着他便可心满意足。孙柔柔心变的如此的快,又如此的狠辣。或许说,孙柔柔其实骨子里并没有多深爱霍东辰,只是霸道的习惯在作祟,拉不下被人拒绝的面子才立志誓要将霍东辰追到手,挽回失去的面子。

虽然不满,只是想到爷爷吩咐下来的命令,孙柔柔不得不耐着性子忍着。走走停停,不知不觉时间悄然走了几个钟,孙柔柔虽然不感觉累,却心烦意躁的很。加上霍东辰一路完全只当她是透明人,更让孙柔柔气不打一处来,一双眼睛瞪的似能喷出火来。

“该死的大冰块,真以为自己是个宝。除了天赋不错,长的也耐看,老娘会稀罕你。能看不能吃,真是冥顽不灵,活该被爷爷当作弃子。”咬咬牙,孙柔柔气恼的在心里咒骂连连,看着霍东辰的目光更显的不耐。

霍东辰一直悄悄的将孙柔柔表情看在眼里,捕捉到孙柔柔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气。霍东辰眼底闪过一抹惊诧,不解今天的孙柔柔奇怪的很。以前他也是这样从不理她,但孙柔柔一样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兴致勃勃的死缠站他说东道西。目光闪了闪,加上之前的怀疑,霍东辰眼下百分之百的肯定,孙柔柔还有师尊心里必定有什么古怪。

灵光一闪,霍东辰突然联想到这事可能与海蓝有关。只是,霍东辰还有没有想明白,若是孙柔柔知道了海蓝出现,应该是不惜一切的找出海蓝,然后偷偷截杀。而不是这样紧盯着他,还有那眼中明显的厌恶,霍东辰不傻。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海蓝,而是直白的针对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孙柔柔态度一下子变了。

深邃的眼眸微眯了眯,霍东辰不着痕迹的偷偷的紧盯着孙柔柔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想从其中探出原由。

就在这时,突然一年老者不小心撞了霍东辰一下。霍东辰原本也没多想,误以为是他一时失神没有留意,只是,意外霍东辰发现老者不知何时悄然有在他手中塞了一道传音。看着眨眼间便没有了踪影的老者,霍东辰眯了眯眼,暗忖着不知到底是何故。迅速将手中的传音收好,眼尖看到一脸紧张,想上前去抓住老者的孙柔柔,霍东辰下意识的唤住了孙柔柔。

“别追了,只是人多对方不小心撞上罢了。”

“师兄你太好心了,谁不知道这些散修是不是不安好心故意的。万一在师兄身上下了什么,算了,既然师兄不追究,柔柔不气。师兄都逛了大半天了,不如我们去客栈吃顿饭垫垫肚子。听说福来居弄来了些六阶海妖肉,柔柔相信师兄尝了一定会喜欢的。”

其实孙柔柔压根就不是担心霍东辰会不会被人暗算,而是担忧对方是故意的,借机传了什么信息给霍东辰。见对方来去匆匆,想拦也拦不住,加上霍东辰面色如常,也不像是发觉了什么的样子。想了想,孙柔柔放心下来,不再紧缠着这点。

反正她只是盯明梢,暗里还有爷爷神识看着。师兄也不过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若真有什么古怪,必定也逃不出爷爷的法眼。到时,若是两人真的会面,到时爷爷还可以直接来个瓮中捉鳖。

感觉脚有些微酸,孙柔柔敛起了心里的不悦,挤出一抹虚应的浅笑主动提议道。

“既然你累了,那你自己去吃吧。我还想再走走,慢走不送。”无视孙柔柔虚假的笑容,霍东辰面不改色的当场拒绝。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霍东辰还必再去一趟,看看是不是有新的消息传回。

孙柔柔看着面无表情板着一张死人脸的霍东辰,心里没由来的涌起一股怒火。只是想到孙老怪的再三叮嘱,怕坏了事,孙柔柔不得不压下心里的怒火。想到了什么,孙柔柔很快想明白霍东辰此举的意图,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讨好的道。

“师兄别气,既然师兄不想柔柔跟着,柔柔不去就是了。”

“那样最好。”懒得管孙柔柔心里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心急着想去查探消息的霍东辰根本不想管。点了点头,便转身没入人群中,霍东辰这满不在乎的样子,让孙柔柔气的差的吐血。

这就是她苦追了多年的男人,真不知她这些年眼睛是不是被鬼遮。怎么会甘心跟在这种冷的跟僵尸一样的男人身后,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冷落了那些痴迷于她的各类美男。愤恨的冷哼一声,孙柔柔眼底气恼的闪过一抹狠戾。

“等着,以后会有你后悔的日子。”咬牙切齿的瞪着霍东辰消失的方向,孙柔柔在心里冷喝。

在街让转了几圈,确定了孙柔柔或者暗中没有人盯着。霍东辰这才放心下心,但还是谨慎的不急不徐的转了几圈,随即才迅速了进入了一道暗巷子里。来到一家紧闭的院落,霍东辰熟路的敲了三个门,很快门打开。对上了暗号,这才带着霍东辰进入了内里。

等霍东辰报上了排号后,很快霍东辰便接到了一个记录着信息的玉简。放在额头上探入神识扫了一眼,很快玉简内的信息便源源不断的涌入识海中。理了理,霍东辰很快的便理清了玉简内的信息。只是让霍东辰失望的是,除了内容中提到寻仙城内曾出现过一个姓丁的年轻女修,便再无其他。

神色复杂的收起变成一片空白的玉简,霍东辰知道这行的规矩。将付了之前订好的灵石,转身便匆匆离开。只是霍东辰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离开了没有多久,门帘后突然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这人不是谁。正是之前分道扬镳的孙柔柔,阴戾的目光扫了一眼低着头一脸恭敬的周管事。

点了点头,满意的丢了一个储物袋过去,笑眯眯的道:“这事做的不错,这是赏你的,记住不能将今天的事泄漏出去。要是坏了本小姐的好事,你这小小的寻人组织就别想再要了。”

“谢孙小姐奖赏,孙小姐放心,老夫定必听令行事,不敢有半点的错漏。还望孙小姐能在峰主的面前说说好话,别为难老夫这不易的小本生意。”明明修为比孙柔柔高,但碍于孙柔柔身后的孙老怪。周管事不得不弯腰低头的说好话,生怕惹怒娇蛮无理的孙柔柔。

“哼,放心,只要你事办的好,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被一个元婴后期的老怪物如此毕恭毕敬的对待,孙柔柔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扯高气昂的抬高下巴,一派施舍语气的冷哼道。

眼尖捕捉到周管事那难堪的脸色,孙柔柔脸上的笑容不由的更深了几分。看也不看周管事一眼,抬高着下巴大步出了隐藏着暗巷内的小院。

“主人,你猜的一点也不错,那老怪确实是在霍主子身上留了一手。”之前故意撞了一下霍东辰的老者,正是管家是也。听了胡媚喋喋不休的私下讲叙,管家已经知道了霍东辰的身份,也知道了霍东辰跟自家主人的关系。不用海蓝吩咐什么,管家主动的也拿霍东辰当是半个主人。

暗中偷偷的监视着,看到扭腰花枝招展离去的孙柔柔,管家拧眉若有所思的低喃。怕暗中还有人监视,管家神色自若的离开,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现,也什么都不知道。

海蓝在空间看着,虽然不知道这孙老怪让人盯着霍东辰是什么意思。但海蓝多或可以猜到,这孙老怪必定是没有死心,想等着她自动上勾,然后再来上瓮中捉鳖。也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能不能从聚妖之地逃出生天。又或者,这孙老怪只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试试罢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海蓝可以看出来,孙柔柔并没有与传言的一样,死皮懒脸的缠着霍东辰,反倒表现的有些不耐,甚至是厌恶。是做戏,还是时间久了,腻了。不过,看到霍东辰对孙柔柔厌恶的样子,海蓝还是忍不住心情飞扬。

她就知道霍东辰不会让她失望,必定不会被外面招人的野花迷了眼。

“管家小心点,不知道那老怪物是不是暗中盯着。他似乎也发现了异样,只要能醒悟过来,偷偷的打开传音符,神不知鬼不知的离开飞仙宗便可万无一失。”不放心的叮嘱了句,海蓝眼下希望以霍东辰机智不被孙老怪察觉。远离飞仙宗,大家一起远走高飞,找机会回到地球,至于智法真人等。

海蓝只能希望他们各自有福,虽然有些难,但若可以,他们也有心要回地球。找到了办法接大家一起离开倒也不是不行,只是眼下海蓝没有能力一下子救出这么多人。除非,那孙老怪根本就没有留意智法真人等

只是,以海蓝对孙老怪了解,这机率恐怕不多。也许,智法真人几个也早就被孙老怪派人盯梢了。毕竟,智法真人五人都是由霍东辰亲自引荐入门,不将他们视为霍东辰同党,恐怕说了海蓝都不信。

由于有个孙柔柔在旁跟着,管家只能远远的看着霍东辰返回了飞仙宗内。眼下只能等霍东辰打开传音符,听到里面海蓝留下的口信,然后再伺机而动。只要出了飞仙宗的势力,一切都好办。当然,有海魔女在,硬来救人也不是不行,只是危险指数太高。

“师兄,不请柔柔进去坐坐吗?”装出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孙柔柔意有所指的暗示着。

“还是不用了,累了一天,想必师妹也累了,还请回去好好休息,我也累了。”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霍东辰丢下一句话便凭空消息。

“我呸,给脸不要脸,还真拿自己当一回事。不就是一个元婴期的元君吗?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要是本小姐乐意,别说是区区的一个元君,就是化神期的大能者也抢着来提亲。”看着霍东辰不但反回了自己的洞府,并且还布下了结界,禁止她进入。孙柔柔忍无可忍的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怒不可支的厉声道。想到了什么,孙柔柔怕被人瞧出什么瞄端,忙收起脸上的恶像,端庄如大小姐优雅的脚踩花瓣离去。

“草包,这么快就憋不住气了,气来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孙柔柔不会这么快就翻脸。”结界内,看着孙柔柔远去的背影,霍东辰若有所思的暗忖着。想到了什么,霍东辰急急的布下了重重隔绝禁制,以防被人偷窥。

取出小心翼翼收起的传音符,霍东辰注入了灵力将传音符打开。只见传音符绽放出一道光芒,小小的传音符影射出一道影幕,很快霍东辰看到了海蓝的影像。霍东辰眼睛一亮,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这传音符是海蓝让人暗中递给他的。

“宝贝。”千言万语,霍东辰将心里唤了无数次的呢称脱口而出。可惜那只是一个影像,并不能回应霍东辰深情的呼唤。

“东辰是我,好久不见,想不到别后重逢还是困难重重。你一定也有些猜到了吧,我被传送到沧海大陆,所以不管怎么找也找不到关于我的消息。而我在沧海大陆,也同样找不到你们。废话不多说,你到是能招惹桃花,还有你那便宜师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初次见面便想灭口。好在我逃的快,误闯聚妖之地也险险的捡回了条命。你赶紧离开飞仙宗,若是可以,顺便通知智法他们一起离开,我怕那老怪物会对付你们。不用联系我,到时我自会与你联系。”

影像中海蓝面露焦急的叙说着,目光灼灼的注视着霍东辰,似在述说着无尽的思念。

“什么,那老怪要杀你?”霍东辰脸色瞬间大变,怎么也没有想到孙老怪表面说要成全他,不会阻拦他任何事。可是,不但背着他拦截了消息,还趁着他不在门内,意要害海蓝的命。

想到那可能面对的凶险,霍东辰呼吸都忍不住一窒。只是他的修为太差,想杀一个大乘期的老怪物,恐怕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就魂飞魄散了。灵光一闪,想到孙柔柔今天的异样,霍东辰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肯定是那老不死的跟孙柔柔告戒过了什么,让孙柔柔对他死了心。

想到这个可能,霍东辰立即明白,这老怪物必定是准备拿他当弃子。目光沉了沉,霍东辰眼底闪露出一抹浓浓的戾气。

“哼,居然是传音符,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干脆来个将计就计,引蛇出洞。”出云峰的主殿内,孙老怪通过水幕清楚看到了霍东辰洞府内的一举一动。眯了眯眼,阴戾的眼里闪露着跃跃欲试的精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