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31章 会师成功

第一百三十一章 会师成功

不成器,顽石一块,有心想雕琢也雕不出什么好样,还不如早早放弃免得将来后悔不及。敛起眉眼,孙老怪心里悄然过滤着可能的人选。

孙柔柔压根不知孙老怪心中所想,不知道她之前的那番举动。已经彻底的失了孙老怪的心,成了一枚可有可无的弃子。要是孙柔柔知道她对霍东辰所做的事,会让她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弃子,恐怕悔的肠子都青了。

出了飞仙宗,霍东辰并没有急着在寻仙宗内探查消息。而是一路继续飞驰,跑到更远些的临城宜安城,付了足足五千块中品灵石。霍东辰顺利的得到了关于智法真人等人的消息,确定了他们确实被关在了玉女宗。并且成了冰肌仙子的鼎炉,于由刚抓去不久,也许还未来得及采补。

冰肌仙子堂堂的大乘修士,鼎炉从来不缺。特别是刚进阶大乘期不久,不少想讨好冰肌仙子的门派还有大家族不惜血本的送了不少的做为鼎炉的男修过去。修为高低不一,像智法真人五人金丹期的更是不少。这还不是霍东辰最恼的地方,最让霍东辰怒不可支的是。送他们去玉女宗当礼物的人,居然就是孙老怪那老不死。

根本不是孙柔柔所说,是他们在历练的时候不幸被抓。见过无耻的人,但霍东辰还真没见过孙氏一族无耻到极点。颠倒是非黑白可以做到睁眼说瞎话都不打草稿的。要是霍东辰一早知道这事是孙老怪物的。

气极的霍东辰恐怕会忍不下去,当场就对孙柔柔痛下杀手,直接灭杀了孙柔柔这个没有口耻的贱人。

也怨他当初怎么识人不清,被孙老怪一派仁慈的样子骗了去。拜了他为师,自个天天被孙柔柔这个花痴缠就算了。还累得智法真人他们也受他牵连,居然被人送去当毫无尊严,甚至还可能丧命的鼎炉。

别说身为男人,就是女修被抓去,脾性硬的都无法忍受。愤恨的咬咬牙,霍东辰心中羞愤交加,暗恨自个有眼无珠,被一个人面兽心的老怪物给唬弄了。猛然想到了什么,霍东辰目光一沉。不行,他不能再自暴自弃,眼下还有一线希望。要是现在去救人,或许智法真人他们还有救。

即便被采补,只要不是太狠,一、二次也不至于当场就送了命。

想明白了这点,霍东辰眼睛一亮,整个像是重新注入了活力。孤身一人或许有些难处,对了,还有海蓝宝贝。虽然有些丢人,但霍东辰相信海蓝不是一个弱女子,甚至在实力方面可能比他强不少。不然,也不可能穿过凶险无比的茫茫深海,跑到西之大陆来找他。

再想到传音符所讲述的,能从十大险地之一的聚妖之地逃出生天,甚至还能在孙老怪物手下活命。不管承不承认,海蓝都比他强多了,要是有海蓝暗中相助,或许救出智法真人他们应该不是不可能。

只是,眼下霍东辰不知道该如何联系,甚至不知道海蓝身处何方。另外还有一点,霍东辰更怕那老怪物是不是在他周围安插了眼线。想利用他引蛇出洞,借机抓住海蓝。猛然想到孙柔柔说的话,就更让霍东辰不得不起疑。

修练之人皆现实无比,孙柔柔已经对他没有那份心,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似故意将这事透露给他。不管从哪里看,霍东辰都觉得这事透露着古怪。

事出异常必有妖,看来这里头的鬼把戏还不少。

“这么多年未见,不知道海蓝的修为到底突破到哪个层次。不过,最少应该也是凝神期了。”低头垂眸,霍东辰若有所思的低喃。

“如何,外面有人盯着他吗?”

空间里,海蓝让海魔女探出神识去巡视一遍,倒不是海蓝不信任管家。而是管家的修为相较于海魔女而言,差的可不是一丝半缕。特别是对手还是大乘期的老怪物,管家的神识根本不可能感应到大乘期老怪的神识是否在暗中窥视。海蓝可不想在老怪物的监视之下从空间里出来,暴露了空间的存在。

“主人,不妥,虽然四周没有神识在窥视。但霍主子身上早先一步被人种下了魂种,霍主子的一举一动都会自动传到对方眼里。恐怕要是主人一出现,对方便立刻瞬间到来。”

激活了魔族的血脉,海魔女不但实力大涨,就连神识感应也比同阶更为敏锐。白瞳一眼扫去,几乎是瞬息间就发现了霍东辰身上的异样。看清不动声色潜伏在霍东辰身上的魂种,海魔女当即将所发现的一幕告知。

“魂种?原来如此,怪不得那老怪物如此放松,肯如此轻易的就放他离开飞仙宗,原来是留了这个后手。若不能除去魂种,不管他在哪里都会轻易的被他找到。并且,身边所发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看的一清二楚,真是够阴险的。海魔女,你有把握可以在那老怪物赶到之前,就将他身上的魂种除去吗?”

只有做贼千日,没有防贼千日的道理。要想彻底的解决麻烦,与霍东辰会面就必须先将魂种这个潜伏的隐患先除去。如今海魔女的修为一点也不弱于孙老怪,甚至还力压孙老怪一眯眯。拔除霍东辰身上的魂种,想来应该不是问题。

只是速度上,海蓝不知道得需要多久。

“卑鄙,那老怪物真是不知羞,连自家徒弟都可以这样阴害。还是主人最好了,那坏蛋还想害主人,魔女姐姐你一定要杀了那老怪坏给主人报仇。”一直没有机会露面,留在空间里修练的地狱犬小二可算是歹到机会表现了。狗腿的凑到海蓝跟前,趁机附和道。

一脸愤慨的表情,在大家眼里看来却意外感觉有些喜感。

“就是,就是。”小宝还有绿灵也急切的不住点头,对作恶多端的孙老怪表示万分的厌恶。

“主人放心,这魂种虽然完全解除可能要费些功夫。不过,如果情急可以先将这魂种禁锢,让对方无法看感应到霍主子的行踪。然后再找个安全的地方,慢慢的将种在霍主人身上的魂种慢慢的解除。”海魔女思索了片刻,心里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先缓缓再找个安全的地方解除,既然不会有太多的危险,并且还能让对方不能再掌握霍东辰的行踪。要是事急,还可以先不管这魂种,救出其他被抓的人再慢慢的解开也可以。总得来说,魂种对被种者的伤害并不算大,魂种最大的功用是用于监视。被禁锢后,伤害更是直接减成了零。

“哦,魂种还可以禁锢?这倒也是个办法,行,等他出了宜安城,海魔女你想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将他身上的魂种禁锢,然后再带他找个安全的地方。后面的事,等我出去再具体相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海蓝脸上一喜,当机立断下令道。

“是主人。”海魔女想也不想就同意海蓝的命令,被仙灵封印书洗脑的彻底。

霍东辰脑子向来转的比一般人快,自然也猜到,在城内不得斗法。但那是对没有实力的散修而言,对孙老怪这种层次的老怪,就算是斗法的时候将一座城给覆灭了。就算孙老怪不出面,飞仙宗的那些老怪也会卖孙老怪的面子主动将事给摆平了。所以若被困这城内,对他根本没有好处,甚至可能被更多可巴结上孙老怪的修真者敌视,平添更多的敌人。

不用任何人提醒,霍东辰确定了想要的消息,便匆匆出了宜安城。越飞越远,等待海蓝主动现身来找他,同时也暗暗留意着背后是否有不轨之人监视。

出了宜安城足足有一天之余,就在霍东辰怀疑他是不是被耍了。那传音符根本不是海蓝本人,而是孙柔柔或者其他人故意作弄。想到被抓去玉女宗的智法真人等,霍东辰心里不由的有些动摇不动,担忧的拧着了眉头,生怕棋差一点,步步皆错,陷入了未知的僵局。

只是,霍东辰心里明白,箭在弦上已没有回头的道理。只能咬牙坚持,赌一把,希望那传音符不假,不是孙柔柔故意整他的恶作剧。

就在霍东辰惊疑不定之际,突然一股恐怖的气息靠近。霍东辰脸色大变,误以为是孙老怪追上来了,想也不想便加快了速度逃离。元婴期的修为想从大乘期的老怪物手中逃出,恐怕说了就是霍东辰本人也不相信。面若死灰,霍东辰不甘就这样轻易放弃,拼命还是想尽力一搏。

几个呼吸的时间,霍东辰发现他的身体被禁锢了一身的灵力,别说瞬移,就是飞行都困难。眼睁睁的感觉着那道可怕的气息追上来,当看清凭空出现怪异的女修时,霍东辰一愣。压根没有想到追来的并不是孙老怪本人,而是一个实力不差于孙老怪的莫生女修。

眼尖看到海魔女头顶上栩栩如生,吐着蛇信怪异至极的蛇发,霍东辰脸色陡变。目光不经意的与海魔女的白瞳对上,即使海魔女收敛了白瞳的力量,怕误伤了霍东辰。可是,仅一个眼神,看着海魔女诡异的白瞳霍东辰还是控制不住,情不自禁的打了个战栗。

直觉的,霍东辰感应到海魔女的白瞳极度可怕。

“别怕,是主人让我来带你离开,我已经将你身上的魂种禁锢。那老怪物想必感应到不必,应该很快就会赶到,走,我先带你离开,后面的事主人会慢慢解释告诉你。”大乘期的瞬间速度不是常人能想像的,海魔女怕迟则生变。也不敢多耽搁坏事,简单的解释了句,便挥手用云团将霍东辰包裹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离。

主人?

霍东辰听的一头雾水,而海魔女略显恭敬的态度更是将霍东辰吓了一大跳。这可是大乘期不可得罪的高阶妖修,别是他一个元婴期的元君,就是大乘期的老怪物们遇上都可平起平坐。虽然不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霍东辰可以肯定,眼前的前辈对他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心底里,霍东辰不断的揣测着,他认识的人中,到底有谁如此本事。居然连大乘期的妖修都收服,脑子转了几遍,霍东辰无奈发现一点头绪也没有。等等,他似乎错漏了什么,灵光一闪,霍东辰猛然想到了刚才听到的一句魂种。

在西之大陆混迹多年,霍东辰可不是白混的。对魂种这事自然也有些耳闻,只是一直没有亲眼所见。霍东辰更没有想到,他身上不知何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布下了魂种。不用费心机多猜,霍东辰立刻有了怀疑的人选。除了飞仙宗阴毒的便宜师父,便没有第二个人。

真是好算计,怪不得他还怀疑怎么一路没有人追来,原来根本不用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在了那便宜师父眼里。姜还是老的辣,古有名言,这话果然是说的不错。他到底还是轻敌,居然没有想到这点。心中百转千折,霍东辰眼底闪过一抹懊恼,居然中了计这么久都毫无所觉。

“该死,大意了,忘记了那死丫头身上古怪不小,还有个大乘期的妖修相护。”追出了百万里仍出半点气息,孙老怪气的直跳脚。自大的以为万无一失,忘记了海蓝身边还有个大乘中期的海魔女护法。

本以为可以等着收网,却没想到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歹到。神识将方圆数百公里尽收眼底,天上地下没有一丝的错漏,让孙老怪气的吐血的是。翻尽了寸土寸地,仍是没有半点的发现,显然,对方早已逃远了。咬牙切齿的咒骂几句,孙老怪气的鼻子都差点歪了。

阴沉的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霍东辰对几个后辈的看重。眼睛一亮,孙老怪心里又有了新的算盘。这次他亲自去守株待兔,加上还有冰肌仙子助一臂之力,他就不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这回还能逃的出他的五指山。

只要将东西到手,他必要她们碎尸万段,让这贱丫头知道戏耍他的下场有多凄惨。孙老怪有预感,这个姓丁的贱丫头身上拥有的,十有八九可能是传说中的伪仙器。想到这个可能,孙老怪心跳不由的快了几拍。眼中那渗人的贪婪之光,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甚为骇人。

不再纠结,生怕迟了一步人就被劫走,孙老怪火烧屁股的赶去玉女宗。兴奋的同时,心里又有些担忧,那冰肌仙女会不会不小心将那几个弟子给玩没了。若是死了,他可就少了威胁的筹码。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他就不该急着将他们给送了人,要是弄巧成拙可就晕了。

“前辈,可否告诉晚辈具体情况,是哪位恩人暗中相救。”

被带离万里之外后,霍东辰任由海魔女引领着,开凿了一个临时洞府布下阵图隐匿。迅速而又果断,仿佛做了无数次,怀着惊疑不定的心情等待了许久。见确定没有强者的气息追来后,霍东辰忍不住好奇的开口追问。

“是我,好久不见,想不到今天我们是在这种情况再遇。你还好吗?”

海魔女没有回答,不知何时闪身出了洞府在外面戒备守着。海蓝突然凭空出现,浅笑着看着面容不改。只是变的更加的成熟稳重,身上的气息不同于以前的外露。现在的霍东辰,也许是因为修为不断提高的原因变得更加深沉了。若修为不济,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能人倍感压力。

神识扫视了一眼,看着已有元婴中期修为的霍东辰,海蓝这才感觉时间如流水。眨眼睛大家都成了修为不高不低的小高手,闯出了各自的名气。

“宝贝你?天啊,你该不会是一路隐身跟着。”呆愣的看着突然凭空现身的海蓝,霍东辰吓了一大跳。怕是眼花错觉,霍东辰不敢确信的拼命的眨了眨眼睛,一连几次眼前笑眯眯注视着他的梦中人依旧还在。

霍东辰呼吸一紧,这才相信了眼前的人确实就是朝思暮想的佳人。眼眶身红,霍东辰激动不已的低喃,不等海蓝回答,霍东辰猛然上前用力的一把将海蓝拥在了怀里。紧紧的抱住海蓝,力度让海蓝感觉胸口一阵生疼。显然霍东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生怕海蓝如人鱼化成了泡沫再次从眼前消失了。

只有这样紧紧的抱着,感受着海蓝身上传来温温的体温,霍东辰这才有真实的感觉。

多久了,久到霍东辰都有些麻木,不敢奢望再见。是的,霍东辰表面坚强,认定一定会找到海蓝。但心里却是害怕的,害怕海蓝不知被传送到哪个时空,害怕此生无缘再次。

心一直压抑着,不敢轻易去想。如今总算再遇,霍东辰心里潜藏的不安再也忍不住尽数暴发。

“宝贝,我想你。”千言万语,只缩减成一句简短的想念。

“我也是。”

海蓝一直没有表示,甚至是抗拒回应,彼此的关系暧昧却并不明朗。霍东辰根本没敢想海蓝会回应什么,海蓝突如其来的回应让霍东辰又是一愣。反应过来,想到一个可能,霍东辰松开海蓝两眼发亮灼灼的注视着海蓝。

------题外话------

二更送上,总算是再遇上面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