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36章 凝神后期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凝神后期

可能就是海蓝跟霍东辰都没有想到,这孙老怪的为人处事这么差劲,临死求救的同门道友。因为平日并不友好,所以根本没有几个肯冒险来救人。到了事发点,也是匆匆的过了眼,便转离开,回师门汇报了事。

所以说不管一个人的修为有多高,平日亦不可太过目中无人,让大家集体厌恶。

海蓝与霍东辰相视了一眼,脸上皆露出了惊讶与不解。想不明白她们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连一个人都没有追上来。虽然不解,但也没有多去深想,眼下还是赶紧找个落脚处,让大家好好休养休养。顺便再探探风,看看飞仙宗里到底有什么新的消息传出,打算如何来对付大家。

数天之后,海蓝确定了后面没有人追上来。便直接让海魔女在附近的山脉开了一个简单的洞府,用于暂时休息。

“丁长老想不到我们初次见面,又是让长老辛苦来救我们出苦海。对了丁长老,这些年我们还有霍师叔到处找您,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丁长老是不是被传送到沧海大陆那边?”大家的安置弄妥当后,上清真人第一个憋不住话,上前激动又好奇的询问。

“不错,我跟胡媚是被传送到了沧海大陆,在沧海大陆我们同样在找你们。实在找不到,我们这才想到来西之大陆找你们。之前遇到了剑宗的木阳真人他们,也询问过他们的意思,似乎准备都定居在西之大陆,不准备再回地球。你们的意思呢,是也想留在这里吗?”

话说开了,反正也还算半个自己人,海蓝便直接将心里的疑问道出。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是智法真人等人都没有打算要回地球,那么接下来大家又该再各分东西,各走各的路。

回去?

海蓝突如其来的话让大家一愣,都这么多年了,大家之前也曾找到。只是因为一直找不到回去的路径,又找不到海蓝的消息,渐渐的大家便将这事抛诸脑后。专心致至的修练,争取修为再进一阶。面面相窥一眼,大家彼此用眼神询问各自的意思。

故土难离,特别是想到对他们而言跟家一样的道宗,心里更是堵的很。西之大陆是好,是难得的修练之地,相较灵气贫瘠的地球简直可以媲美天堂。可是让他们永远的离在这个陌生的天堂,心里顿时一阵紧窒。舍不得,难舍得,更何况大家都突破了金丹期,可以说是完成了之前梦寐以求的梦想。

道宗向来以除魔卫道为已任,对长生虽然渴望,但却并不过于贪求。

思索了片刻,智法真人身为一派掌教,对道宗责任重大。当机立断,率先站出来表明立场:“丁长老,晚辈想回去,弟子身为道宗的一派掌门,丢下道宗多年已是失职。若能找到回去的路,还请丁长老带上弟子一起。”

有了智法真人的开头,大家也纷纷想起,他们也是道宗的长老管事。道宗的荣辱兴衰也有他们的一份责任,不能只想着自己快活,却将道宗的未来置之不理。虽然有些不舍西之大陆优越的修练环境,但人不能忘本,要不是道宗的栽培,也没有他们的今天。大家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开口道:“丁长老我们也回去。”

反正突破了金丹期,大家都有几百年的寿元,能做到这步也算是得偿所愿。至于再进一阶,踏入元婴之境,若是命中注定没有这个缘份,大家也不想过多的强求。不过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当回到地球时,才发现山重水复凝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

天无绝人之路,在他们离开的这些年里,地球早就发生了番天覆地的巨变。

“好,既然大家都有心决定要回去,那么我们一起去找回去的路。我相信既然我们能来,那么必定有回去的办法。”捕捉到大家眼中的坚定,海蓝满意的点点头。看的来出,其实大家都对力量渴望,但同样的智法真人他们也有自己着重的责任。没有自私的只考虑自己,丢下整个宗门不顾。

眼尖看到不吭声,目光若有所思定定的注视着她的霍东辰,海蓝呼吸一窒。心虚的别开眼,不敢与霍东辰的眼睛直视。她蛮着霍东辰不少的事,只是有些事是不能开口告诉第二个人。

霍东辰不忍看海蓝无措的表情,轻叹了口声,反过来安抚道:“海蓝不用觉得尴尬,有些事我能明白。这些不告诉我也是应该的,之前你能做诉我那些事,已经是对我的一种信任。我们虽是男女朋友,不过就是夫妻之间有时也会有各自的秘密,若是哪天你愿意告诉我再说也无防。我不会介意,也不会生气,真的。”

智法真人还有上乾真人几个倒是心思通透,明白这是在说私事。识趣的与海魔女离开,空出一个私人空间,让海蓝与霍东辰慢慢细说。见大家离开了,海蓝挥手布下了一个简单的结界,抬头重新与霍东辰直视。

捕捉到霍东辰眼中的认真,并不像是在说假。知道霍东辰一惯的为人,海蓝知道霍东辰不但是个说一不二,并且还是个死心眼的人。本该是她的不是,可是却成了他来安慰她,抿唇思索了片刻。海蓝发现能得霍东辰这个知心恋人,是她几辈子修为的福份。感情是互相的,她不能一次次的让他冷了心。

再三思索,海蓝决定再赌一把,除了空间的事。海蓝将她这些年所得的伪仙器,还有通天教主的传承一并告知了霍东辰。当把这些话说完,海蓝感觉沉在心里的大石头移开了,整人感觉豁然开朗。

更令海蓝没有想到的是,打开了心菲将心里的事吐露,心境居然再次有了新的突破。这意外之喜让海蓝眼睛一亮,没有想到这突破来的如此突然。这也就证明,她这么做是正确的。

霍东辰听完海蓝的讲述,知道海蓝是如何历险意外的得到一件件无数人抢破脑袋的伪仙器。霍东辰被震撼的半响回不过神来,不敢相信海蓝身上发生的一件件让人疯狂的经历。通天圣人的传承,习得威力惊人的阴阳乾大法,还得到了上古曾名动四方的法宝炼妖瓶。又得仙灵封印书还有传说中的打神鞭,一件件都让霍东辰无比的惊骇。

待稍稍回神,又感应到海蓝的不同,当看清楚原因时。霍东辰被打击的想晕倒,不过说是告诉他这些几乎疯狂的壮举,却意外的突破心境。这逆天的气运,简直是不让人活了。

霍东辰真想告诉无知的世人,什么才叫真正的惊世之才。与其相比,他简直就是可有可无的庸才,可是想到他这个庸才却得幸能拥有这个上天的宠儿,霍东辰又觉得莫名的骄傲。

“宝贝,我以你为骄傲,放心。既然你能任信我,将这些秘密告诉我,就算要我的命,我也绝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第三个人。你刚突破心境,好好在这里静修稳固,我们会在外面守着。”

心境突破只在一瞬间,必须得好好感悟才能更好的抓住这一瞬间的玄妙。打断海蓝到嘴边的话,霍东辰体贴的为海蓝道。冲海蓝点点头,转身出了洞室,在洞外与海魔女一起为海蓝护法。

知道这是霍东辰的好意,海蓝嘴角抽弯扬起一抹欢欣的浅笑。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面对她道出的一

个个诱人的法宝,还有无上的传承,除了感觉不可思议外。眼中由始至终没有半点的贪婪,有的仅仅只是震撼还有惊愕。

直到最后,发现了她突破心境,也没有多想其他。一心只想着助她稳固好心境,而不是趁机偷袭或者做其他不轨的举动。

盘腿坐定,海蓝将这些杂乱的思绪抛诸脑后,闭上眼睛专心的回忆着前一刻心境突破那一刻玄妙的感觉。修真无岁月,眨眼间待海蓝重新睁开眼睛,已是过了半年。这半年里,海蓝收获不小,不但心境突破了。并且一股作气,一举突破到了凝神后期。

神识看着越发凝成成熟的元婴,海蓝心情大好。站起身动了动僵硬的关节,感觉整个人全身舒畅。想到了什么,海蓝挥手将结界彻去,刚走出洞府便看到等待已久的霍东辰。更让海蓝惊喜没有想到的是,这半年里霍东辰同样也没有闲着。在海蓝修练的同时,也在发奋图强的刻苦修练。

加上海蓝给的一大堆天才地宝,霍东辰不负所望,已经冲到了元婴后期大圆满。随时可准备突破凝神期,瞅见霍东辰眼中的震惊,海蓝忍不住露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只是突破凝神后期,你也不错,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后期圆满,相信很快也可以冲阶凝神期了。”

凝神后期?

听到海蓝随意的话,智法真人等皆震惊的倒抽一口凉气。这才多久,原本不是才凝神中期,一下子就突破到了后期。这恐怖的进阶速度,简直是把人往死时打击。谁不知修为越往后,进阶就越难,花费的时间也越多。

到了海蓝这个进阶,想突破一个小阶少说也要数十年,甚至百年才有可能。可是,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半年,仅仅半年的时间,不但突破了心境。而且还借势一举突破修为,这恐怖的进阶速度简直是闻所未闻。

“丁长老,你、你进阶了?”未等霍东辰开口,感应海蓝气息异样的上清真人眼睛一亮,震惊的追问。凝神后期,离化神期仅一步之差,丁长老这才多大,这样的修练速度,不让人活了。想想他们,好歹也是单灵根的天赋,可是一把年纪了,也不过才金丹期,离突破元婴还有一大步要走。

想到这个里,大家就忍不住羞愧的想找个洞钻进去,羞于见人。

“没什么,只是进阶一个小阶,以大家的天赋,好好努力相信进阶元婴只是时间问题。若是大家遇到了什么修练上的问题,可以来问我。”看到大家被打击的无地自容的样子,海蓝好笑的摇了摇头,大方的开口承诺。

果然,听到修练上遇到问题可以问海蓝,大家顿时来了精神。海蓝修为进阶如此快速,除了气运,更多的是心境。大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迫不急待的一口气问了海蓝一大丢藏在心里的疑问,得到海蓝细心的一一详答。理清了这些困住大家的难题,果然大家都感觉心境豁然开朗。

而脑筋转的快的老狐狸智法真人更是当场就突破了困顿他多年的心境,本就是金丹后期的修为。眼下隐隐有突破元婴之势,让上乾真人几个看的羡慕又是妒忌恨。要是没有意外,他们几个中,应该就是智法真人第一个突破元婴期。

海蓝也没有想到智法真人如此生猛,当场就突破,不由的对智法真人高看了几眼。其实道宗的五人都不差,不是单灵根就是变异灵根,只是地球的修练环境太差。耽搁了最佳的修练时期,若他们能在五十之前进阶筑基,如今修为最少也该有凝神期的修为。何至于还在金丹期徘徊,虚度光阴。

难得有缘,几人还算正值,有机会好好指点他们一番也未尝不可。

“多谢丁长老指点,弟子得幸心境得以豁然开朗。”喝水不忘挖井人,智法真人可没有因为突破便高兴的忘了感激海蓝的指点。执手毕恭毕敬的行了个晚辈礼,智法真人认真的道。

“多谢丁长老指点。”其他的四人虽然没有智法真人来的生猛,但同样也受益不小,也纷纷跟着执手道谢。

“大家客气,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对了,东辰,这段时间可探得什么消息,飞仙宗还有玉女宗的事后续如何?”目光对上霍东辰的视线,彼此凝视,打量着彼此。时间并没有在大家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不过海蓝还是可以感应的出来,这半年不见,霍东辰的气息变的更为稳重成熟。

一个简单的眼神都让人感觉到了沉稳可靠,捕捉到霍东辰眼中从不掩藏真挚的感情,海蓝心头没由来的一颤。

眼尖看到大家暧昧的眼神,海蓝脸上忍俊不禁的染上了一抹羞涩。恋爱的甜蜜,清楚的涌入心尖,让人感觉晕眩。所幸大家还算识趣,被霍东辰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去,纷纷收起了打趣的目光,免得惹得海蓝恼羞成怒,倒霉的可是他们。

“查过了,我们离开后冰肌仙子交好的老怪物们,还有飞仙宗的长老们只是看了一眼,便匆匆离开。后来也只是做做样子搜查,也查到跟我们有关,下了追杀的赏悬令便再无其他。那些散修知道了玉女宗被灭宗,又知道了孙思君这个老怪物也一并陨落。虽然心动飞仙宗发布的巨额赏悬,但真正动心的却不多。”

霍东辰通过孙老怪的事,真正的看明白大宗门派虚伪的作派。同门道友不急着救援,却只是发布赏悬令,让亡命之徒的散修来追捕,这可耻的程度让人哭笑不得。

“哦,飞仙宗折损了一个大乘后期的老祖宗居然如些冷漠?”海蓝脸上一惊,万万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挑了挑眉,惊讶的道。

“孙思君平日作风太狂妄,目中无人,从来不将各大峰主看在眼里,甚至结仇的不少。孙思君一倒台了,那些老物怪急着吞并出云峰,还有打击孙氏一族,哪还有什么心思帮忙他找凶手。没有趁机斩草除根就不错了,谁会傻的冒危险为孙思君报仇。不过,孙家倒是有些不安份,似乎记恨我们杀了他们的老祖宗,暗中出血本请魔修来对付我们。”

对大家痛打落水狗的作为,霍东辰极不屑。不过孙家暗中的小动作,倒让霍东辰留了神,魔修向来凶残无情。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孙氏一族肯大出血来邀请魔修对付他们。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老怪动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若是他们躲在暗中行事,大家也不得不防。

修真者找人的手段不小,谁知道这些魔修会不会有什么秘法可以找人。明着来倒不怕,怕就怕他们来阴的。魔修的邪咒霍东辰从来不敢小窥,虽然从没有遇见,但耳闻的一件件魔修所为的惨事不少。

比为,有些嗜血的魔修甚至为了炼制一件魔器,不惜以整个城镇的生命为祭,炼制连成败都不一定邪恶的魔器。可见,魔修的手段有多血腥无情。

邪不胜正,那都是说来骗小孩子的。在修真界只有实力说话,正邪之说傻子才会相信。不过,好在心存善的人较多,修练魔修或者其他别派邪修的修真者并不多。而正道也向来不惜一切打击魔魔还有邪修,这种残忍的事也并不多见。未免出师不捷身先死,没有实力的魔修起初都是地下暗中修练,不敢太过明目张胆惹来无数正道修士追杀。

二更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