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66章 岁月痕迹

第一百六十六章 岁月痕迹

“这是真的?天啊,太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也是异能中的一种吗?这是隔空取物,还是凭空捏造,又或者这是空间系的异能,能够开劈储物空间事先存放物品。不过能存放这么多东西的空间,还真是闻所未闻。”

“储物空间?”

大家看着海蓝凭空变出一堆的东西,又收走了三楼所有的藏物。激动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一双双发亮的眸子火热的盯着海蓝,似要将海蓝盯出一个洞来似的。而于露也被海蓝显露的一手给震惊到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海蓝除了拥有鬼神般的瞬移手段,还能拥有传说中难得一见的空间。

而这么大的储物空间,更是闻所未闻,据新闻报出的消息。空间系又开僻了储物空间的异能者,能开僻开五米大小的空间已是极限,更大的几乎没有听过。当然,也不排除没有,眼下海蓝的出来便很快的诠释了这个可能。不是没有,而是大家不知道而已。神色复杂的盯着海蓝,于露对海蓝露的这一手更是羡慕妒忌恨。

凭什么这么完美的空间系异能出现在姓丁的身上,而她只是差劲的力量型异能者。而且,还仅仅只是二级异能,离传说中的S级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想想就让于露窝火的想吐血。

好东西全让这个姓丁的占了就算了,凭什么连实力都比不上。

妒恨的目光愤愤的瞪了一眼海蓝,要是于露的眼神能杀人,此刻海蓝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于露眼刀子秒杀。

而左纪生还有刘琴也被海蓝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没有想到海蓝连藏都不藏。就直接当着大家的面,弄了这么多的物品出来。当然,两人也不傻,知道海蓝这么做,其实完成就是因为他们两人。除了让大家有足够的食物,最重要的是,海蓝这是想提醒大家,他们是海蓝保护的人。

感动的望着海蓝,想到他们这些天所做的种种,将心比心,左纪生夫妻俩不由的羞了脸。

一把年纪还有丁总反过来关心他们,设身处事的为他们着想。要是还一再的给丁总添麻烦,干脆直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免得累人累已。哽咽的张了张口,左纪生羞愧的道:“丁总,对不起,我们给是给丁总添了不少的麻烦。不过丁总放心,以后我们一定不会再鲁莽行事。藏宝轩现在人已经不少,不管以后再遇到是相熟的,还是陌生人都绝不会再冒冒失失的领人进来。”

左纪生还算醒目的快,知道眼下他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有什么资格想救更多的人。成为大家的救世主,说白了,现在他一家子都是靠着海蓝在救助。不然,可能早救老命都玩完了,哪还有机会杞人忧天。

看着是他在救人,其实说到底还是要靠海蓝帮忙。不然,难不成接人进藏宝轩里,没吃没喝,大家呆在一起啃这些生硬的古董不成。就是啃古董,名义这些东西的正主也不是他,他不过是店里的代理人罢了。

“那就好,事关自己的全安,左叔并不是为了我。好了,话就说到这里,左叔、刘姨大家保重。”不管左纪生是不是真的记入心里,不过只要有这个心,她的责任也尽到海蓝便可心安理得。点点头,冲霍东辰跟胡媚打了个眼色,时间紧促,海蓝不再耽搁浪费时间。

还得再去送个护身符给包小爱,若是可以,还得劳包小爱顺手再快递向块护身符给邓秋香跟方芳。至于夜杰跟刘奕玮,海蓝相信两人都不是简单的人,有背后的势力还有家族在,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特别是夜杰,这些年已经成为了A市的黑帮大佬,手下能人无数。

据海蓝所知,似乎夜杰本人就是实力不错的异能者,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自保能力,应该是不成问题。

身形一晃,海蓝还有霍东辰三人如来时一样,如鬼魅般化作一缕轻烟。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下,再次凭空消失。而于露第一次清楚的看到霍东辰显露的一手,倒抽一口凉气,更是眼珠子都瞪直了。难以置信的惊呼:“空间系异能者,三人都是空间系异能者,这、这怎么可能?空间系不是所有异能者中最少的吗?怎么可能三人都是空间系。”

看着大家震惊的样子,左纪生跟刘琴都知道原因。海蓝还有霍东辰哪是什么异能者,而是货真价实的修真者,可是未来的准仙人,区区异能者就是拍马屁都赶不上。眼尖捕捉到于露投来探究的目光,左纪生跟刘琴都低下了头,没有将这事吐血半句。

离开了藏宝轩,海蓝很顺利便用神识找到了身处于家中,脸色惨白还隐隐咳不已的包小爱。已经四十有几的包小爱早已没有了年纪时候的活泼样,可能是常年操持家务,养带两个儿女,眉宇间已经长出了几道明显的皱纹。加上身体不适,整个人更是让人感觉苍老。

特别是与海蓝一比,都比快可以做海蓝奶奶级的人物了。

轻叹了口气,海蓝心里不由有的些感慨,岁月催人老可爱的小包子,被熬成了软塌塌的干面包了。小包生的两个孩子倒是不错,看着挺孝顺,见包小包病了都陪在身边照顾着。更令海蓝意外的是,两个孩子居然都是异能者。女儿是水系二级异能者,儿子实力更强些,是金属性的三级异能者。

由于初次来包小爱家里,海蓝不想让包小爱夫家显然唐突。没有直接就闪身走进包小爱的家里,而是闪身到包小爱家的门外。按了按门铃,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开门。叮咚几声过后,包小爱的女儿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好奇的看这个时候会是谁来家里。

“你们是谁,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外面乱成了一团,打劫杀人的事常有发生,顾念儿虽然才十五岁,但也懂的这时候绝不能随便给陌生人开门。免得有坏人闯进家里祸事,透过猫眼看到是三个陌生的面孔。顾念儿先是紧张了一下,不过又看到海蓝三个都长的极其出色,不像是坏人的样子。顾念儿隔着门,好奇的询问。

不过看着海蓝的样子,顾念儿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念儿,怎么了,外面是谁在按门铃,是你外婆他们吗?”顾念儿的爸爸顾谦对最近的安全也及为挂心,听到有门铃声,忙从厨房里钻出来,追问情况。

“不是爸爸,外面来了三个陌生人。”摇了摇头,顾念儿将她所看到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顾谦。

“陌生人,你别开门先,爸爸先看看是谁。”一听到是陌生人,而且一来还是三个。顾谦顿时紧张起来,忙脱了手套小跑着凑到猫眼看门外的是谁。当看到海蓝三人,顾谦也是一愣,没有想到三个都是如此年轻而且好从的陌生人。

不过顾谦的记忆比顾念儿更好些,又或者他对包小爱时不时念叨的老同学较为熟悉。特是这几天刚取得联系的海蓝,更是记忆如新。看到跟相片中一模一样的海蓝,顾谦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脱口而出的追问道:“你是小爱的同学丁海蓝吗?”

话一出口,顾谦又才惊觉不对劲。虽然对方长的跟小爱照片里的同学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但是算算年纪完全不符合,怎么可能是小爱的同学。而顾念儿被老爸一提醒,也这才想到门外的人,跟自家老妈珍惜的同学照片上看过。眼底闪过一抹了然,暗暗点头,难怪她总觉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我是来看小爱的。”海蓝没有想到对方能一眼就认出来,不由的一愣,也下意识的点头回答。

“你是,可是你?”

正想反口追问,门外的是丁海蓝的女儿或者是妹妹,没有想到对方真的回答称是。这回又轮到顾谦惊讶,算算年纪都有四十岁的女人,怎么可能还长的跟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不但脸上没有半点岁月的痕迹,就连眼神都一样有神。唯一跟年轻女孩不同的是,那身威严的气质,让人顿感压力。

“对,要是小爱没有跟我同名同姓的同学,我想我应该就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那个,我有事找小爱,时间不多,可以麻烦你开个门,让我跟小爱见上一面。”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海蓝怕再磨叽下去把剩下的十分钟都用完了。露出一抹无害的浅笑,不容拒绝的开口道。

那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气势,顿时油然而生。顾谦只是一个高中老师,被海蓝的突如其来的气势一震,当即便说不出拒绝的话,而且如听话的孩子,立马就乖乖的给海蓝开了门,侧身让海蓝进来。等海蓝的利眼一移眼,收起身上的气场,顾谦这才猛然回神,不由的一愣。心中涌起一股汹涌的波澜,望着海蓝的目光,不自沉的露出了浓浓的好奇。

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心底里,顾谦已经有八分相信了眼前年轻漂亮的女孩。可能就是小爱口中所说,非常厉害又充满传奇色彩的同学。

“爸爸?”顾念儿也有些被吓住了,愣愣的注视着海蓝,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看着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姐姐。居然是妈妈的同学,阿姨大妈级的人物。

“念儿,是谁来家里了,是外公跟外婆吗?外面这么乱,不是打电话叮嘱了没事千万别出门,都说了只是小感冒,怎么又来家里了。”重重的咳了几声,包小爱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打开了门,跟普通的妇人一样,包小爱喋喋不休的叨念着。抬头当看到浅笑着注视着她的海蓝,包小爱看的眼珠子一瞪。

倒抽一口凉气,吓的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几个大鸡蛋,傻傻的看着海蓝,难以置信的结巴道:“你、你你是海蓝,天啊,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都过去了二十几年了,你怎么可能还是跟学校一样,一点都没变。你该不会是她的私生女或者妹妹吧。”

话一说话,包小爱不等海蓝开口解释,立马又神神叨叨否认:“不可能的,前天我们才通了电话,她压根就没生。妹妹更加不可能,海蓝的老爸老妈早就做古了,怎么可能再生出跟她一模一样的妹妹来。等等,我的妈啊,你该不会是真的是她吧。天啊,天啊,难道邓秋香真的说对的,你真的是什么狐狸精之类的妖怪变身的吧。”

想到以前在学校里开玩笑的话,思绪跳跃的包小爱,忍不住又翻了出来。目光灼灼的打量着海蓝,除了气质变的更成熟了,包小爱可以断定,眼前的人真的跟海蓝长的分毫不差。

“喂,小包子,你这话说的是越来越过份了。居然敢说姐是狐狸精,小心我抽你。亏我还记挂着你,你居然一见面就指着我的鼻头说我是狐狸精,真是让人伤心。行了,不逗了,是我,这么久没见,想不到曾经可爱的小包子,也变成了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了。这两个是你的孩子,长的不错,模样挺周正的。这个就是你爱人吧,看起来不错,是个贤夫。”

瞅了一眼顾谦身上还在穿着的卡通图案的围裙,海蓝轻笑着,伸手不客气的捏了一把脸色仍有些苍白的包小爱。也许是因为激动的原因,现在的包小爱反倒没有前一刻看的有气无力。发亮的眼睛,仿佛又回到了读书时那一起疯闹的年纪。

“真的是你,哪里,你就别取笑我了。贤妻良母哪有你们来的快活,他是你的男朋友吗,长的真帅,跟你很配。对了,这是我老公顾谦,顾谦她是我的大学同学丁海蓝。虽然有些不也相信,但应该错不了。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海蓝不是凡人,没有想到居然这么本事,同样年纪相差不多。这丫还是青春少女,我们都成了大妈大叔了。要是邓秋香还有方芳知道了海蓝的事,准会吓的跳起来。”

虽然震惊,但包小爱还是很快就接受了事实,因为从前在学校。海蓝就表露了不少神奇的手段,一个宿舍的都知道,甚至连那神奇的药水都让大家喝过。眨眼就变成了小白妞,能让自己保持容颜不变,在包小爱眼里看来,也是理所当然。

整个人你是打了鸡血一样,说了一长串的话,包小爱愣是连咳都没咳一句。暧昧的冲海蓝眨了眨眼睛,包小爱又招手让两个儿女过来叫人。眼神悄悄的又瞄了一眼另一个眼生的女人,看着胡媚浑然天成的妩媚,还有跟海蓝有些相信慑的眼神,让包小爱看的眼睛又是一亮。

“念儿,语儿你们都过来叫人,这是老妈的同学,你们就叫丁姨吧。”

“丁姨。”

顾念儿跟顾语相视一眼,收起眼中的震惊,纷纷乖巧的上前喊了句。不过,看着海蓝的目光,还是充满了震惊与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阿姨,还跟自家老妈是大学同学,简直比电视上的那些不老神话的明星更牛。

不过想到老妈那不靠谱的什么狐狸精变身,兄妹俩还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乖,这是阿姨给你们的见面礼,你们记着一定要随身带着,任何时候都不能取下来。关键时刻,也许能救你们一命。小包子我的时间不多,这两块玉坠是给你们的,同样也是戴在身上,有三次救命的机会。别问我为什么,你们戴着就是,不会害你们。对了,另外再麻烦你,将这六块玉坠分别每人三块寄给方芳跟邓秋香,让她们一定也要戴好,别弄丢了。”

拍了拍顾念儿的脸颊,海蓝原本是打算只给包小爱一人。不过看着包小爱家人都不错,想了想,海蓝决定每人赠一块。对包小爱的了解,要是全家都出事,剩她一人,必定会接受不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大方一回,反正对她而言也并不算什么。干脆就人手不落空,又想到方芳两人,也不好厚此薄,知道两人都只生了一个孩子,便每人送三块。

“行,我不问,反正你可是个富婆,我们就当劫富济贫。语儿你们都收下戴好,你们丁姨本事大着呢,不会忽悠我们的。放心好了,这些事我会帮你办好,快递给方芳她们。外面似乎都乱成一团了,几乎家家都有病人,虽然知道你的本事。但出门在外,也小心点,千万别大意。那些人都疯了,当场杀人放火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接过海蓝递来的水头喜人的玉坠,包小爱眼睛一亮,立马就看出了这些玉绝对都是难得一见的好玉。

一早就知道海蓝是藏宝轩的老板,早在上大一的时候便身家过亿,绝对的大款。见海蓝说的认真不似说笑,又想到现在混乱的世道。包小爱也不跟海蓝客气什么,爽快的将东西收下。想到电视播放的一条条令人揪心的新闻,包小爱想到海蓝大胆的敢跑出来找来,不由的有些担心的提醒。

------题外话------

二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