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89章 地下鼠患

第一百八十九章 地下鼠患

丧尸,除了四阶的丧尸较难缠聪明了些,其他的对海蓝而言。跟普通的蝼蚁没什么差别,弹指间便足以将他们秒杀。唯一让海蓝有些头疼的是从海里涌上来的海怪,以及从山里跑来的怪兽。实力不但远远比丧尸强大,最重要的是那变异过后,庞大的本能足够让异能者们喝上一壶。而修为低阶的修真者跟古武者,一样也奈何不了它们。

当然,除了体型较大的高阶变异怪兽,还有一些体态娇小的。别看着小,但速度还有反应能力却是极快,最爱躲在暗中玩偷袭,并且或多或少都是身体带着剧毒,令人防不胜防。海蓝虽然不惧怕对方偷袭,还有其身体里所蕴含的剧毒,但却有些不耐。海蓝更喜欢的是速战速决,不喜欢这样躲躲闪闪的打法。

好在有神识,海蓝不用费心去一个个找。神识一眼扫去,便可将藏身在暗处的丧尸或者怪兽看了个一清二楚。不管是藏身在楼层中,还是隐秘的地下水道。对海蓝而言,跟透明的没什么差别。

一道阴阳极焰,或者是雷炎,瞬间便可将藏身起来的敌人秒杀,让对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咦,这是什么?”神识不经意的发现了城市中央的地下排水道下,发现了一个庞大的巢穴。当看密密麻麻,眼睛闪烁着诡异红光的鼠群时。饶是海蓝都忍不住看的倒抽一口凉气,神识一眼扫去,这些鼠群少说也该有上亿只。一只只有成年猫类大小,尖尖的利齿让人感觉森寒。

海蓝还真没有想到,这城市阴暗的排水道下面,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个恐怖的隐患。若是这个鼠群从巢穴中完全的窜出,整个苏城面对的将会是一场可怕的灭顶之灾。恐怕不用丧尸,这些变异的鼠群就够将整个苏市的活人全部拆入腹中,吃的一个都不剩。

海蓝还真想不到,这城市的阴暗处,居然藏着如此数量庞大的鼠群。又想到每个城市几乎都存在这样的下水道,那么是不是说,其实每个城市里,其实都存在着这样的鼠患。想到这个可能,海蓝忍不住背后冒了一身的冷汗。要是这个猜想无误,这是不是说明,上海,还有另外两个城市下,看似安全其实早在置身在危险之中。

就在海蓝沉思间,霍东辰以及小龟几人似乎也发现了排水道下面恐怖的鼠群,脸上皆露出了一抹凝重。

“你们都发现了,这些鼠群不但数目庞大,好像还有一只四阶的鼠王。东辰,你觉得我们该用什么办法将它们一网打尽,绝不让它们逃出半只。鼠类繁殖性超强,只要一只母鼠逃出,便可用不长的时间再次繁殖出一窝数目可观的鼠群。”

神识看着在下水道中来来往往四处觅食,灰不溜秋的一只只大老鼠,海蓝看的一阵头毛发麻,感觉恶心极了。下水道可以说是整个城市最脏的地方,各种生活污水,还有垃圾都往下丢。即使是站在地上,海蓝都能嗅到地上散发出来浓浓的腐臭味。

令人作呕,可是却在每个城市必须存在着,这样脏乱又无人管到的地方。能滋生出如此数目庞大见不得不的鼠群,想来也是无可厚非。因为这个环境,确实再适合不过老鼠生存。

“在地底下本来最好的办法是用土墙术将这些鼠群围困,然后再实施绞灭。只是,这些鼠群天生会打洞,变异后更是这方面的能手,土属性的法术难不道它们。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布下阵法困住,然后海蓝你用阴阳极焰将它们一网打尽。这样一来,不但不会伤害到城市的结构,并且是最安全也最有效的办法。”

霍东辰不愧是杀手组织的头头,涉及无数产业的龙头老大,一眼扫去。心里很快便有了准确的主意,眼尖看到也赶到这里的智法元君等人。看大家凝重的神色,不用猜,霍东辰一眼就看了出他们也是发现地下的鼠害。忙打了个眼色,示意大家不可轻举妄动,惊扰了这些鼠群,将它们吓的四散跑开。

要是让它们从地底下钻出,这个城市可就危险了。

“主人,霍小主的这个办法好,我们赶紧布下阵法或者结界。将各个下水道封死,免得让这些恶心的臭虫跑出来害人。”

胡媚身为女人中的一员,又看臭美,看到地底下密密麻麻灰黑的鼠群。看的鸡皮疙瘩都快忍不住掉了一地,一听霍东辰的建言,胡媚立马就催促着海蓝赶紧实施。

要不是怕惊扰到这些鼠群坏事,胡媚真想一道狐火甩去,将这些恶心的鼠群给一祸端了。

“丁长老?”

智法元君还有各派的长老后面赶面,并不没有听到霍东辰消灭鼠群的计划。不过却都发现了这窝数目庞大的鼠群,每个人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浓浓的担忧。生怕眼见着马上就成功拿下这苏城,却突然被这些鼠群给打乱。

“大家别担心,我们已经有了应对的主意。好了大家分散各自去忙,免得被对方察觉到了什么。这里就交给我们处理,不会有事的。”摆了摆手,海蓝怕停留的人数太多,引起那些四阶鼠王的注意。

跟四阶的丧尸交手过,海蓝自然也知道步入了四阶,不管是丧尸还是兽类进化。智商都会大大的增强,老鼠本身就狡猾,拥有四阶的实力,海蓝可不相信对方是个笨蛋。虽然四阶的鼠王在海蓝眼中看来并不足以为惧,但其座下数目不可估计的鼠群,却够让大家不和不重视起来。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解决,不过对海蓝还有对霍东辰的信任。智法元君毫无异议的带领着大家退离,将鼠群的事交给海蓝还有霍东辰等几个处理。

“好了,海蓝我们开始吧,先将各个通道围堵。除了不能让它们发现,最重要的是要要快。之前闹出的动静不小,想必鼠王应该是有些察觉不妥。”霍东辰心思转的很快,见智法元君带人一彻离,便催促动手。

海蓝点点头,敛去身上的气息与大家一同遁入地下水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各大通道堵死,在后再丢下一张阵图,趁着鼠群未反应过来之际,将它们全部困于阵图中。随后海蓝往阵图中丢下一道阴阳极焰,大家齐心合力,配合无比默契。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鼠群全被反应过来,便有大量的鼠群被燃烧起的熊熊大火吞没。

“叽叽叽。”

鼠王似乎发现了不对劲,跳了起来,感觉到空气中的热意,还有诡异的扑来的大火。鼠王眼底闪过一抹恐惧,狗急跳墙的四处乱撞,想趁机逃脱。只是,海蓝的阵图哪是这个容易就能逃脱的。就连高阶的修真者遇上了,都得等着被困的份,鼠王跟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根本是在做无用之功。

眼睁睁的看着族子族孙不断的倒下,惨尖叫不绝于耳。鼠王绝望了,避无可避,最后连自己也被这突然冒出来诡异的大火吞没。至死,恐怖鼠王也不会想到,它会死的这么憋屈,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就直接魂飞魄散。

“呼,总算是解释了,熏死我了。这下水道可真不是一般的臭,都快比上臭虫妖的腐臭味了。”解决了鼠群,胡媚迫不急待的返回了地面,即使身上已经被结界隔开。胡媚仍觉得身上有些脏臭,施展了几道洁净术,才重新露出笑脸。

“臭美。”收回了阵图,海蓝也松了口气。看着表情有些夸张的胡媚,海蓝没好气的瞪了一眼。

“主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身为高贵又美丽的狐族,胡媚可不觉得爱美有错。嘿嘿的笑了笑,眯眼反驳。

大家并没有估计错误,南市也存在鼠患,而且已经在外有些蔓延。好在跑出来的不多,解决的倒也还算是干净利落。

确定了这个严重的问题,海蓝又细心的安排最小二跟小龟两人搭档,杀回上海。将上海还有两个临市地下的鼠患全部用围困的方法解决。小二还真没有说错,仅仅一天的时间,不但顺利的拿下了苏城,就连临市的另一座城市也顺利的拿下。

这个惊人的神速,让参加这次战争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把。能一天的时间里拿下一个城市的成绩就够惊人了,可是,一天之内拿下两个城市绝对是令人不敢想象。

当然大家心里也都明白,能出现这个意外的原因。

不敢居功,当海蓝实现承诺,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大堆各种食物。除了正常的米饭跟蔬菜,还有难得没被感染的新鲜野味跟海鲜,看着活蹦乱跳正常的鲜虾。以前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可是现在却是已经几乎没有。再能亲口品尝,大家激动的红了眼。每个人都兴奋的一起动手烤肉涮锅,再配些酒,一个个吃的面红耳赤。

直到肚子都塞不进东西,才心满意足的止了筷子,大呼够爽。这样的日子,才是人过的生活。

海蓝还有智法元君围成一桌,跟普通一样,一起敝开了肚子吃吃喝喝。唯一不同的是,海蓝拿出的是以前存下的妖兽肉,酒也是上好的灵品。海蓝嘴巴早就养叼了,普通没有灵力的东西,根本难下的了口。反正海蓝也不缺这点东西,自然不会委曲了自己。

至于小二跟小龟,两人可真是活宝一对。一个劲的埋头苦吃,海蓝拿出的一大堆妖兽肉,还有灵酒几乎有一半是进了这两个家伙的肚子里。好在大家都知道两人不是正常人,肚子看着虽然,但其实都个无底洞。想到两人原形那巨硕的体型,就是一头牛吞进肚子也不算什么。

“智法,这些救出来的人明天必须好好安排,整顿,登记名字不能虎头蛇尾。”想到了什么,海蓝忙叮嘱了智法元君一句。

“丁长老放心,我们会安排人将大家安顿好。对了丁长老他们是安排直接在原地休整,还是送去上海或者另外两个城市里安顿。若是以后解救的人员多了,仅仅三个城市安顿,可能远远不足,我们是不是考验顺便也将今天拿下的苏市这两个城市定下。”

智法元君考虑事情想的长远,明白海蓝今天话中的意思,应该是有准备将整个华夏解救出来。那么以华夏庞大的人口而言,哪怕是缩减了倍数,其量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区区的三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想完全吞下这些人口是绝对不可能。

“拿下吧,就地整顿,顺利将本地的异能者整顿出来。让他们一起加入护卫队,能幸存活下来的人,我相信必定也是有一手本事的能人。”对智法元君话中的深意,海蓝自然也能明白,点点头当即拍案定下。

“是,丁长老放心,弟子会尽快着手让人安排。”对这个答案,智法元君并没有任何意外。聪明人做人,一点就透。

见过了智法元君布下的阵法,海蓝知道智法元君布置的手段不错。便没打算独揽,将这个布置阵法的重活交给智法元君,还有道宗的另外五个金丹真人完成。当然,海蓝也没小气,将布置阵法所需的极品灵石交给智法元君,顺手又送了些不错的灵丹,算是给智法元君的体力补偿。

这点小事,原则上根本不需再问她意见,因为之前她不在的时候,智法元君便安排的很好。突然有此一问,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舍不得自己再割肉。

散了宴,海蓝与霍东辰挥别了大家,暂时在苏市的一间星级酒店落脚。虽然安排的是一间总统套房,但再干净也是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或者是用的床。加上没有人打理一段间,总有会一股子的味道。海蓝可不是傻的委曲自己,加上霍东辰也知道空间的事,干脆就带着胡媚一起进了空间。

在空间的小别墅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虽然累了一天,但海蓝还是精神头十足。等霍东辰进去洗后,海蓝便坐在床边啃了个灵果,去去嘴巴里的酒味。

脑海中细想着今天发生的每一个细小的点滴,特别是想到这些突然杀出来袭击她的丧尸。总让海蓝感觉有些不对劲,虽然丧尸很聪明,但应该不至于会集结到一起攻她一人。海蓝问过霍东辰还有智法元君,发现他们并没有遭到大量的四阶丧尸的袭击。

目光沉了沉,海蓝觉得应该是她忽略了什么。是什么她没有想到,这些丧尸为何独独想杀她,是因为她跟丧尸有仇吗?

有仇?

海蓝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的人选。难道是她,于露,只是可能吗?于露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突破到了五阶,可是驱使这些四阶的丧尸袭击她。虽然觉得不可能思,但莫名的,海蓝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又想到劫走了于露的血魔尊者,若是这两人勾结到一起。

那么一切都说的通,凭血魔尊者的实力,要想培养出一个丧尸,一个高阶丧尸并不难。毕竟,丧尸不需要其他,也没有屏颈,只要有实力的食物便可突破。

又联想到之前智法元君的报告,更是让海蓝确定这个暗中驱使丧尸攻击她的敌人,应该可能就是于露。

丧尸跟鬼修勾结,还真是一对有趣的结合。还以为血魔尊者还能再忍多久才会出现,没想到原来他是想打着这个主意,借刀杀人。还真是好算计,只是,血魔尊者恐怕算盘要打错了。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她,面对强敌毫无还击之力。想借用一个丧尸之手来解决她,还差了点。

冷哼一声,海蓝突然期待起于露会何时出现,亲自来找她麻烦。而不是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的派手下对付她。尸王,海蓝更兴趣的是想看看,当初为了不肯喝血吃人肉,躲在藏宝轩痛苦的吼叫的于露。如今经过血魔尊者之手,会变成什么样,是杀人魔的丧尸女王,还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怎么了,还在想今天发生的事吗?”从浴室中出来,看到蹙眉若有所思的海蓝,霍东辰走过来坐在海蓝身旁询问。

“没有,你猜于露被血魔尊者带走,会不会一起联手来对付我们。又或者,于露其实已经在动手试探我们的实力。”抬头看到光着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松垮垮出来的霍东辰。虽然在一起一段时间,但看到露出性感胸肌,又穿的这么清凉。在这充满暧昧气息的房间里,海蓝心跳无法避免的快了几拍。

飞快的别开视线,海蓝感觉脸一阵发烫。

霍东辰自然也捕捉到了海蓝脸上的异样,对自己的身材能引得海蓝动情,霍东辰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幽光,紧抿了抿唇,霍东辰看着海蓝羞涩的样子,吸呼也忍不住跟着一紧。不过听到海蓝提起的话,霍东辰挑起的邪念立马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