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199章 将计就计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将计就计

直到又过去了几天,玉蜂仙子总算是有了行动,只是玉蜂仙子的举作却让海蓝跟霍东辰更是莫名其妙。在霍东辰跟海蓝烤着妖兽正香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惊慌失措的呼救声。神识看的被一头四阶白熊追的狼狈逃窜,身上被抓伤了多处,边跑着边往她跟霍东辰这里跑来的玉蜂仙子。

海蓝与霍东辰面面相窥一眼,眼底不着痕迹的掠过一抹精芒。

玉蜂仙子这是抽的什么疯,堂堂的大乘中期大能者,居然装也一个金丹中期的女修。将自己搞的这么狼狈,有必要演这样的戏来下套吗?不过,海蓝得承认这玉蜂仙子真有一手,这柔弱历练半路遇害的把戏,演的真可谓是活灵活现。

要不是事先一早就知道了玉蜂仙子的身份,都有可能被骗了去。有阴谋,海蓝跟霍东辰都知道不对劲,只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清这玉蜂仙子到底演的是哪一出。是一时技痒,想混到她跟霍东辰身边好借机暗中下手,还是想从她跟霍东辰身上探出什么秘密。

不管是什么,能让一个大乘期的老怪物做到这个份上,都值得让人留神。

“救命,两位前辈还请施以援手,救晚辈一命。”身上被白熊抓破了几处,露出几道狰狞的血痕。就连脸上,也不小心被树枝刮破,头发显的有些凌乱,楚楚可怜的样子,要是一般的男人瞧见了恐怕都会心软的施以援手。

看着玉蜂仙子大尺度,不计形象的演出。可怜兮兮十足落难女修的惨样,演的十足的像,让海蓝跟霍东辰看的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海蓝不露声色的冲霍东辰眨了眨眼睛,示意霍东辰先别急着将玉蜂仙子的把戏拆穿,来个将计就计。试试玉蜂仙子,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膏药。

玉蜂仙子似模似样的惨叫了一声,为了讨得霍东辰的心软,甚至不惜让追上来的白熊再次将手臂抓伤。那长长的抓痕,不但将衣服给撕了一个大洞,连皮带肉的被白熊给扯下了一大块肉,露出血淋淋的白骨。让人看着有些触目惊心,只是让玉蜂仙子失望的是。

她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并没有在霍东辰眼中捕捉到一丝的怜香惜玉。甚至是一个正眼相看,至于赶来出手相救就更不用说了。

玉蜂仙子眼底闪过一抹失落,不过很快又掩去。这样的男人才更有挑战性,若是霍东辰这么轻易的就为她心动,或许玉蜂仙子就没这么上心了。在暗中观察了几天,玉蜂仙子早已看出了这个男人骨子里是个非常冷情的人。除非是被他记到了心上,否则绝不会轻易的多看别人一眼。

眨了眨眼睛,玉蜂仙子一边狼狈的躲闪,眼眶微红好不可怜。另一边,不露痕迹的跑向海蓝跟霍东辰,引着身后紧追不舍的白熊也跟着过来。让海蓝跟霍东辰想不动手也不行,因为白熊会认定她跟海蓝以及霍东辰是一伙的,一并攻击。

果然没有让玉蜂仙子失望,白熊居然不知死活的想攻击海蓝。霍东辰立马就脸色微变,祭出本命飞剑,眼都不带眨一下,果断的将白熊给一剑斩杀。白熊硕大的头颅滚落到地上,身体在站着,张牙舞爪的想扑向海蓝。血淋淋的伤口处,喷出大量的血雨,白熊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憋屈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眼珠子瞪的老大,显然是死不暝目。

“海蓝,你没事吧。”

霍东辰依旧不看玉蜂仙子一眼,目光专注的打量着海蓝一眼,确定没有伤着海蓝。方才用手中的剑,将白熊丹田处的内丹挖出,清理干净了再将内丹将给海蓝。那眼中无言的专注,还有浓浓的深情,让玉蜂仙子妒忌的想杀人。

想到此行的目地,玉蜂仙子飞快的敛起眼中的妒忌,快的让人无法捕捉。挤出一抹小白花式无害又带着感激的笑容,玉蜂仙子上前不顾身上的伤口,盈盈的冲海蓝跟霍东辰行了个礼。“李玉儿见过两位前辈,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李玉儿愿意做牛做马的报答两位前辈的恩情。”

“不必了,我们并没有要想出手救你,只是你将这白熊引来这里,我们不得不出手杀了这只白熊而已。好了,既然白熊也死了,我们要用餐了,要是没有什么事,麻烦你离开便是对我们最好的感恩。”

戏要演全套,海蓝心里憋着笑,脸上不显。沉着脸,完全以上位者的姿态,不怒自威的扫视了玉蜂仙子一眼,不急不徐淡漠的下着驱客令。

至于霍东辰则面无表情的站在海蓝身旁,看着玉蜂仙子的目光不带一丝的感情,更别说是惊艳或者是怜惜。捕捉到玉蜂仙子脸上一闪而逝的僵硬,霍东辰抿了抿唇,目光紧盯着玉蜂仙子身上每一个细微的举动。以防玉蜂仙子趁机下阴招,看着玉蜂仙子面对海蓝的不给面子的话。

脸色僵了一下,便瞬间敛去,仿若毫不在乎的样子。霍东辰目光沉了沉,对玉蜂仙子打的主意更是不解。不管怎么说,玉蜂仙子可是一名大乘中期的大能者,从来都是享受着高高在上的地位,几乎没有几个人敢对她不敬。可是,她居然忍了,越是这样,霍东辰心里越是觉得隐隐不安。

断定玉蜂仙子此举,必定是有什么大阴谋。只是,霍东辰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玉蜂仙子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图谋,目的不过仅仅只是为了得到他。让他厌恶了海蓝,而从心属于她。

“前辈这怎么可以,不管前辈承不承认,你们都是玉儿的恩人。以后玉儿愿意追随左右,伺奉好两位恩人。烤兽肉这样的粗活就交给玉儿,玉儿的手艺不错,相信两位恩人一定会喜欢的。”

服下了一粒培元丹,玉蜂仙子为了取得海蓝跟霍东辰的信任真可谓是不余其力。面对海蓝的冷漠,忍气吞声当没有听到,像个小媳妇一样,委曲求全的上前想接过霍东辰手中的活。烤制已经有七、八成熟的妖兽肉,却没想被霍东辰一个技术的侧身躲过。想也不想,便无情的拒绝。

“不用。”简单的二个字,连解释也没有,冷的让玉蜂仙子全身一僵。捕捉到霍东辰眼中明显的防备,玉蜂仙子心像是被一把刀狠狠的刺中,从来不知道。男人一句简单的话,能伤人这么重。

“东辰,赶紧烤吧,我饿了。”

海蓝可不管玉蜂仙子脸上的失落还是难过,一心认定了这是玉蜂仙子在演戏。并没有往深处多想,更没有想到,不过是几天在暗中跟踪,玉蜂仙子会一眼就看上了霍东辰。甚至不惜丢下上位者高高在上的本性,心甘情愿的扮演一个柔弱的小女人,只为了让霍东辰对她生出怜惜之情,从而将她记在心上。

然后再慢慢的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影子深深的印在霍东辰的心里。最后,将海蓝的位置取而代之。

这份心计,还有这份耐性,绝对是出乎人意料。就连在暗中观察的无相老祖,看到师尊的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样子,也是惊愕异常。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柔柔软软,像个受气包的小女人,会是在百炼宗雷厉风声,说一不二的玉蜂仙子。

听到海蓝理所当然的命令霍东辰去烤肉,完全将她无视。玉蜂仙子说心里不愤怒是假,只是为了自己要想的,玉蜂仙子这点忍耐还是有的。在心里暗暗发誓,等她将这个男人拿下后,必定让这个姓丁的贱丫头死的很难看。挤出一抹要哭不哭的目光,玉蜂仙子什么也不辩解,安静的退到一边站着。

警惕的注意着四周,像是在为海蓝还有霍东辰放哨。目光若有似无的瞥向霍东辰,看着霍东辰专注着手上的烤肉,细心的涂上一层一层蜜蜂的样子。玉蜂仙子眼底闪过一抹痴迷,看着理所当然享受的海蓝,玉蜂仙子恨不得现在就取而代之。

“小贱人,敢这样对本仙子,等本仙子将他抢到手,看我怎么收拾你。”敛眉垂眸,玉蜂仙子在心里咒骂。

抽疯的老妖婆,装嫩倒是装的挺像的。在玉蜂仙子偷偷的注意着霍东辰的同时,海蓝在也看戏似的瞄了瞄玉蜂仙子,看着跟个小媳妇样子,装出乖巧样子的玉蜂仙子。海蓝在心里也是笑骂不已,觉得玉蜂仙子真是脑抽,堂堂的一个大乘期老怪物,居然装一个柔弱的金丹期女修。

甚至还不惜弄伤自己,只为了演的更为逼真。看着一逼逆来顺受的玉蜂仙子,海蓝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戏耍玉蜂仙子的主意。

既然玉蜂仙子想演受谑的落难者,那么她就顺了玉蜂仙子的意,岂不更有意思。海蓝非常想试试,玉蜂仙子的底限到底在哪里,能忍到什么程度。嘴角微扬,海蓝脸上闪过一抹狐狸式狡诈的浅笑。

至于霍东辰,不管海蓝想玩什么,当然是无条件的支持。

将肥嫩的烤肉烤制好后,霍东辰像平时一样,取出一柄专门用来切熟食的小刀。将最好的肉切了一大块下来,细心的装入碗碟里递给海蓝,浅笑道:“海蓝好了,尝尝看喜不喜欢,味道会不会太甜了些。”

“好,谢谢,你也吃。”

海蓝像是个没心没肺傻大姐,爽快的接过霍东辰递来的碗,将手洁净后。试了试温度,感觉差不多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眼尖捕捉到玉蜂仙子那妒忌的快要喷火的目光,海蓝愣了一下。再细瞧,发现玉蜂仙子还是那小媳妇的样子,委曲的站在边上,一声不吭。

海蓝挑了挑眉,难道是她出现幻觉了。

不,海蓝沉下脸,很快便将这个念头否则。怎么说她也是化神期的修真者,怎么可能会出现幻觉。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玉蜂仙子,海蓝断定,刚才她并没有看错,玉蜂仙子看着她的目光里,确实包含着浓烈的妒忌。

只是,玉蜂仙子妒忌个毛,她的男人弄东西给她吃,关玉蜂仙子屁事。撇了撇嘴角,海蓝并没有多想,毕竟在海蓝眼中看来,玉蜂仙子都是上万岁的老妖婆了。怎么可能看上霍东辰,更别说是妒忌霍东辰对她好。海蓝甚至想,这玉蜂仙子指不定是被她的老相好给甩了,所以见不得别人好。

心理扭曲的老妖婆,怪不得没人喜欢,都一把年纪了。可以当大把人的祖宗了,还有脸装出一逼无知少女的柔弱样,也是怕吓关着别人。想到了什么,海蓝不客气的指着玉蜂仙子,厉声道:“李玉儿是吧,既然你愿意跟着我们,那也可以。只要你好好办事,本座以后必定不会亏待了你。这样吧,我口渴了,你去十里外的山脚下弄些灵泉水回来,等吃饱了我们要煮些灵茶去去油腻。这点小事,以你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前辈稍等,晚辈这就去给前辈取来。”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听到海蓝傲慢的指使着她去取灵泉水,李玉儿眼底闪过一抹杀气。只是看到旁边定定的看着她的霍东辰,深吸了口凉气,压下心里燃起的熊熊大火,李玉儿笑着点点头。

十里外的灵泉,要是李玉儿没有记错,那口灵泉底下藏着一头五阶的巨鳄。李玉儿并不知道海蓝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她是大乘中期的修真者。听到海蓝的话,一心认定了,海蓝是一个心思歹毒的人,想借着去取灵泉水的事,不着痕迹的除了她。目光沉了沉,玉蜂仙子眼底不着痕迹的掠过一抹狠戾。

不屑的在心里冷哼:“想利用那头巨鳄神不知鬼不觉的除了我,没那么容易。”

玉蜂仙子愤恨的想看看,要是她平安无事,将灵泉取回来。这个姓丁的小贱人会是什么表情,想必一定震惊又失忘吧。如此一想,玉蜂仙子心里的愤慨立即好受了许多。执手行了个礼,望了霍东辰一眼,玉蜂仙子爽快的祭出飞行法宝离开。为了演戏更真,玉蜂仙子不惜自掉身价的用上品宝器作为自己的飞行法宝。

“东辰,怎么样,没有想到吧。这老妖婆居然这么忍得,这样都没让她破功。看来,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好好陪她玩玩,看看她能忍多久。”见玉蜂仙子飞远后,海蓝用秘音道。

“你啊,万事还是小心,你这样整蛊她,玉蜂仙子必定会怀恨在心。万一她来阴的,让人防不胜防。”看着笑的得意的海蓝,霍东辰摇了摇头,有些不放心的提醒了句。玉蜂仙子怎么说也是大乘中期的老怪物,听海蓝说起,玉蜂仙子成名多时。为人狠辣,想必手段必定也不少。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玉蜂仙子目地未明之际,谨慎些是必需的。眼睛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躲地暗中偷偷盯着的无相老祖三人,霍东辰眼底闪过一抹阴霾。

“放心吧,我会有方寸,看情况玉蜂仙子暂时内。应该不会自露马脚下什么黑手,就是有些好奇,她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若是仅仅只是为了给无相老祖找回场子,实在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委曲求全。你猜,这玉蜂仙子会是在算计什么,是为了小二,还是在我们身上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小二虽是地狱犬,而且有七阶的实力,必定会引来不少的老怪物眼红。只是,已经签订了霸道的主仆契约,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应该不至于还想打小二的主意。

又想到身上的几件仙器,想了想,海蓝又将这个可能否认。初来咋到,她并没有显露身上有仙器的事,海蓝可不相信这玉蜂仙子还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算出她身上藏着几件极品的仙器。引来玉蜂仙子的垂涎,不惜委曲求全的跑来算计。

这个不是,那也不是,那么玉蜂仙子到底算计些什么?

摇了摇头,海蓝想的都有些头痛,但还是没有想出个理所然来。狠狠的咬了几口肉,海蓝决定先不去费脑子去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要是玉蜂仙子真想算计她。总会有露出狐狸尾巴的一天,要是实在猜不出来,大不了的她就不跟蜂仙子玩猜迷就是,直接让海魔女出来秒杀了玉蜂仙子,一了百了,量玉蜂仙子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不知道,与其让她继续躲在暗中跟着,放在眼皮子底下也好。要是有必要,还是将玉蜂仙子解决了,免得再生波折。你啊,还是别玩的太疯,怎么说她也是大乘期的老怪,手段不可能比我们少。”

捕捉到海蓝眼中的亮光,霍东辰叹了口气,认真的道。

“知道了,反正无聊,就跟玉蜂仙子耍耍,会有分寸的。”心虚的笑了笑,海蓝主动承认,她就是无聊了,想找个消遣的对象。好死不死玉蜂仙子自己撞上来,海蓝怎么好意思不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