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上瘾重生亿万千金

第219章 再遇熟人

第一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再遇熟人

不用猜,铁定是飞凤仙子的元婴被海魔女给一口吞下了。本来就到了突破关键时刻,有了飞凤仙子的元婴做为后劲的补给,海魔女倾刻间便感应到了突破了屏障,脸上大喜。传音告诉了海蓝结果,便匆匆的再次闪身进了仙灵封印书中,准备再次闭关突破,争取一举冲进渡劫期。

眼睛刺痛的厉害,海蓝快速的取了些生命之源清洗眼睛里的沙子。霍东辰眼睛也同样受了伤,也一起清洗了一下眼睛,那火辣辣的感觉虽然好了许多,不但海蓝感觉还是有些麻痛。想来这沙子应该还有其他未知的毒素,安全起见,海蓝与霍东辰又吞服了一粒解毒丹。

片刻后,除了眼睛仍有些红肿,已经不感觉到疼痛,想来应该是毒素清理的差不多。松了口气,海蓝重新将目光移到飞凤仙子的尸首上。

海蓝可不敢轻易动飞凤仙子的尸体,因为一般而言,合欢宗的人都会在自己身体上下一些迷惑人的药。直接一道灵活将飞凤仙子的尸体处理了,才将掉落在海底的储物戒拾起。抹去戒指上残存的印记,扫视了一眼戒指里的东西,海蓝眼睛一亮。没有想到飞凤仙子也是百花酿的爱好者,戒子里居然存了十数坛的极品百花酿。

至于灵石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丹药也不少,各类的法宝也多不胜数。想到了什么,海蓝看着手里之前飞凤仙子用来对付她跟霍东辰的宝盒,眼里不由的闪过一道亮光。多宝盒,这可真是一件不错的好宝贝,这金沙除了能困住人。就连伪仙器都可以困住,可想而知威力有多惊人。

要不是她身上的阴阳极焰逆天,恐怖想逃出生天就难了。

想到了什么,海蓝忙将多宝盒上的属于飞凤仙子的抹除,重新滴上她的心头血祭炼认主。很快控制多宝盒的法诀便出现在海蓝的识海里,眼睛一亮,海蓝连忙默念法诀将那数十丈厚的金沙源源不断的收回了多宝盒里。

盒子其实不大,也就巴掌多少,可是里面装的金沙却是令人不敢想象的。这多么的金沙收回多宝盒里,仍感觉不到什么重量,盒里的金沙还是跟原来差不多。让海蓝看的惊喜不已,瞬间便明白这多宝盒里的金沙应该是取之不尽的。

将多宝盒收好,海蓝素手一招,插在海底下的五柄仙剑立即光芒大亮,欢快的钻回海蓝的丹田里蕴养。

“不好,好像有不少的老怪物发现我们了,正往这里真赶来。我们是先离开,还是应战。”神识敏锐的感应到数股危险的气息传来,霍东辰拧眉提醒。

“让他们来吧,反正事情已了,就拿他们练练手,试试这新得来的多宝盒威力。”眼底闪过一抹奸笑,自己送上门,那就怨不得她心狠手辣。

“多宝盒?”霍东辰捕捉到海蓝眼中的若有似无的杀气,立马就明白海蓝所说的应该就是之前飞凤仙子拿来对付他跟海蓝的宝盒。金沙诡异的很,居然连仙剑都可以困住,虽然可能是因为他们修为还不够,未能真正的发挥出仙剑的威力。不过,这已经足够让霍东辰震惊。

“对,这多宝盒可是个好东西,活活的将这些老怪物压死在沙堆里都不成问题。飞凤仙子这老妖婆可真有一手,这样的好宝贝都能得到,可惜就是遇到我。不然,一般人遇上了准会被飞凤仙子给磨死。”

就在海蓝说话间,已经就二个老怪物赶到,看到海蓝跟霍东辰顿时两眼直放光。生怕迟了就被人抢了先机,二话不说便想动手拿下海蓝跟霍东辰。

“粒米之光也想绽放光华,想要我们的命,没那么容易。”察觉到对方的意图,海蓝不屑的冷哼一声。打开手中的宝盒,无视二个瞬间变脸的老怪物。海蓝在心里默念法诀,用力将盒子里轻轻一吹,倾刻间,漫天的滚滚金沙铺天盖地的砸向二个老怪物。

“不,该死怎么会是飞凤仙子的多宝盒。”

当看到海蓝祭出的多宝盒时,两个老怪物便知道情况不妙。压根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修居然连飞凤仙子都收拾了,甚至将飞凤仙子的成名法宝也弄到了手。眼睁睁的看漫天沙尘压来,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几个呼吸两个老怪便被死死的埋在了沙尘底下,动弹不动。

“白痴。”

好笑的看着被压下了沙层底下的两个老怪物,海蓝鄙夷的讥讽道。神识感到又有几道危险的气息往这里赶来,海蓝与霍东辰相视一眼,也不敢放松警惕。当机立断,海蓝再次诀出一道法诀,沙层开始慢慢的下陷,堪比一座大山的重理。刹那间便将拼命挣扎的二个老怪物,压成了肉饼连丹田里的元婴都没能逃出。

海蓝对这个结果颇为满意,迅速的将金沙再次收回了宝盒中,免得被后面赶来的老怪物发现苗头。立马转身逃了,手落的将尸体处理,又将掉落在地上的法宝还有储物戒,以及其他款式的储物法宝收好。

霍东辰也亲身试过多宝盒的厉害,看到海蓝如此轻易的就解决了两个大乘初期的老怪,倒也没有什么惊诧。只是令霍东辰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到来的四个老怪,居然还是熟脸。之前在百花城主府里见,有三个是百炼宗的长老,另外一个应该是自己跑来劫财的。

看到霍东辰手里焕然一新的断肠剑,四人皆两眼直放光。又想到海蓝竞拍时那不差灵石的语气,大家眼中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浓浓的贪婪。恨得不立刻扑上去,将海蓝跟霍东辰给灭杀了,然后再好好的分脏。

不过几个老怪物都知道海蓝跟霍东辰不是好惹的主,虽然仅仅只是化神期跟凝神期的修为。等等不对,这个凝神期的男修气息不对劲,是化神初期。

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四人倒抽一口凉气,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事实。怎么可能呢?才多久的功夫,就是打了鸡血也不可能一下子突然的这么快,从凝神初期一下子就突破到了化神期。

难道,这两个全身上下透露着古怪的后辈遇到了什么奇遇,所以才得幸一举突破到了化神期。是极品的灵药还是得了什么难以想象的机缘,不管是什么,都让四个老怪物怦然心动,迫不急等的想拿下海蓝跟霍东辰,想拷问出进阶的原因。

“张老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居然抢在大家前头找到了这只肥羊。小丫头乖乖将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另外再告诉我们,你们进阶的原因。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们可以饶你们一条小命。”

脸上难掩喜色,率先开口的是一个长的一脸和气的老者,满头的华发,却精神奕奕的样子让有感觉有几分仙风道骨。只是说出的话,却让海蓝跟霍东辰反感极了。

真拿别人当傻子,将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岂还有命可活。更别说那断肠剑订下的是魂契,要是被抢走了断肠剑,霍东辰哪还有命。撇了撇嘴角,海蓝冷笑着不屑的道:“前辈,废话就别拿出来说,浪费大家的口舌也浪费时间。大家都不是傻子,相信这种白痴的话。要打就打,若是输了是我们自己实力不济,怨不得人。”

霍东辰虽然没有说话,但却冲对方投去了讽刺的眼神。像是看死人一样,不带一丝温度,令上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好,有骨气,小丫头既然这么急着送死,那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海蓝与霍东辰挑衅的态度,立马就激怒了四个老怪。相视一眼,眼中杀机顿现,纷纷祭出手中的法宝,不由分明的想用二敌一的方式快速的拿下海蓝跟霍东辰。

“姐还年轻可不想早死,倒是你们,都活了一把年纪,也该活到头了。不如,就让我们先送你们一程。”海蓝毒舌的冷哼一声,看着气的脸色瞬间铁青的几个老怪,海蓝脸上的笑容更是欢实了几分。

“牙尖嘴利,看来是留你不得,看招。”海蓝的话让四人中修为最高的郑青山气的差点爆血管,吃人的目光带着灼人的戾气,狠狠的瞪着笑颜如花的海蓝。恨不得用眼刀子将海蓝千刀万剐似的,只可惜海蓝压根就不鸟他,更别说是被郑青山凶恶的眼神给吓唬住。

“牙尖嘴利,总好过你们牙齿都老的掉光。”笑容不改,海蓝气死人不偿命的反讽了回来。眼尖看到郑青山袭来的千斤坠,海蓝冷喝一声,脸不改色的从储物镯里取出许久没用的金砖。

注用灵力后金砖立刻闪现出一道耀眼的金光,随之小小的金砖飞到了半空,身形火速的爆涨。几个呼吸的时间便爆涨到令人不敢想象的体形,随着海蓝的意念驱动,金砖狠狠的砸向袭来的千斤坠。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一道汹涌的气流震荡开来。包括海蓝在内,都被震飞了百米之外,整个海底也受到了剧烈的震颤。海面上陡然掀起了一道道巨浪,似要吞噬一切,令人无数自海面飞过的修真者看的抽气不已。

一时间整片海域剧烈的摇晃,像是天要塌下来了一般。无数的海底妖兽惊惧的四散奔逃,生怕这道可怕的力量波及到它们。至于那些恰巧在这片海域历练的修士,更是吓的火烧屁股的逃离。高阶修士的比斗,可不是他们能参与,更不是他们可以观战的,稍有不甚随时小命不保,傻子才会留下来看戏。

“混蛋,看来老夫是小看你了,怪不得连玉蜂仙子都栽在你的手上。除了那只七阶的海魔女,自己本来也有一手。好,很好,既然如此看我们也要全力以赴了。尤老怪我们一起动手,务必要尽快拿下这死丫头。”

迟则生变,郑青山知道他们耗不起时间,外面可是有不少的人在找海蓝跟霍东辰的下落。至于目的,当然也跟他们一样,除了想得到断肠剑,更多的就是劫海蓝身上的灵石。对那些不要命的散修,郑青山可不想赌。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能尽早将东西弄到手,抢在大家前头才是正事。至于面子不面子,郑青山也管不了许多。

“好,那我们就一起联手,拿下这个死丫头,让她知道天高地厚。”被唤到名字的另一个样子略显年轻,一副中年人打扮的男人爽快的应声。看着头顶上诡异的金砖,又想到在百花城的那一场经典的大战,自是不敢小看了海蓝。

同时也警防着一直没有露面的海魔女,像玉蜂仙子那样,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蠢事,尤老怪可没傻的去做。如毒蛇般阴冷的眸子灼灼的注视着海蓝,尤老怪厉喝一句。手中突然凭空变成一座八层高的小塔,随着尤老怪的施法,小小的塔身陡然绽放出一道耀眼的华光,让人刺目有睁不开眼睛。

“八宝塔,给我收了她。”

随着尤老怪的一声大喝,小小的宝塔瞬间飞到海蓝的头顶上,变成一座巨大的宝塔。一道吸力袭向海蓝,意图将海蓝收进塔内。不过海蓝也不是吃素的,傻的呆站着任由这古怪的宝塔将她收入塔内。

“想收我,就凭你这破塔,没那么容易。”咬牙吞下涌上喉咙间的腥甜,捕捉到两个老怪物眼中的杀机,海蓝不服输的厉声冷喝。

飞快的默念法诀,张口将多宝盒中的金沙狠狠的吹向宝塔。只是令海蓝没有想到的是,这八宝塔确实不凡,居然能将多宝盒中的金沙吸入了塔内。源源不绝,让海蓝看的也是脸色一变。没有想到这八宝塔,居然如此能耐,实力丝毫不逞多让。

“咦,这是飞凤仙子的多宝盒,怎么会到了这小丫头的手中。难道,连飞凤仙子也栽在这小丫头手里。”认出海蓝手中中宝盒的来历,尤老怪还有郑青山皆是脸色一变。倒抽一口凉气,看着海蓝的目光,忍俊不禁的露出忌惮之色。

连成名多时,令无数同道谈之色变的飞凤仙子都能拿下,看来这小丫头是真的有两把刷子。一不小心,可能连他们都有可能栽在她的手里。双双打了个眼色,尤老怪加大了八宝塔的力量,企图一举将海蓝收进塔内再慢慢的炼化。

而郑青山也没有闲着,收起了千斤坠,手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小金铃。随着灵力的注入,小小的金铃变身成碗口大小的铃铛。在郑青山的控制下,铃铛响起一连串清脆的铃声,叮叮当当的好不悦耳。

但这铃声可不是为了供人欣赏,而是为了夺命的催魂铃。一道道音波随着铃铛的摇动,不断的散开,悄然的想侵入海蓝的识海,击溃海蓝的心理防线。

“卑鄙,居然来这招,以强敌弱就算了,还想以多欺少。”识海传来一股刺痛,海蓝险些失守,被八宝塔给吸了进来。狠狠的一咬舌尖,伴随着腥甜的鲜血,火辣辣的刺痛让海蓝瞬息间便醒神过来。

恼怒的眼刀子刮了郑青山一眼,海蓝没有想到这老怪物如此不要脸。见眼着多宝盒拿捏不住对方的八宝塔,海蓝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知道留一手必定奈何不了对方,海蓝决定拼了,不再有所保留。怒目咆哮一声,海蓝不再犹豫迅速的召唤出五柄仙剑,直接就合并变身成一柄威力惊人的巨剑。

想用八宝塔困住她,那她就先将这该死的宝塔毁了,看着这个老不死的还想用什么法子对付她。无视郑青山两人震惊的目光,海蓝与巨剑心神合一,狠狠的往头顶上的宝塔斩了下去。

就不信这塔再厉害,还能强的过仙剑组合成而的巨剑。

“不,怎么可能,老夫的八宝塔。”看到海蓝祭出仙剑的时候,尤老怪震惊过后便知道不妙,这次是踢到大铁板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五柄仙剑还能诡异的组合在一起,威力更是大大的提升,直觉的让尤老怪感觉到了危险。

八宝塔是尤老怪的本命法宝,明白海蓝的意图,尤老怪老脸立马变色。想收起八宝塔,只是尤老怪无奈的发现他终究还是迟了一步。那巨剑聚成的恐怖剑罡,毫不犹豫的斩向了八宝塔,几乎是一瞬时。八宝塔就像是切豆腐一样,被斩的四分五裂,碎了一地落在了海底。

而做为主人的尤老怪折了本命法宝,自然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大口大口淤血吐个不止,甚至其中还夹着不许的肉块,触目惊心。全身气血翻腾,五脏六腑受创严重。一张老脸由惨白变成了青黑,就连丹田中的元婴也受到了波及,神色暗淡的露出了浓浓的疲惫。

“高阶仙剑?该死怎么可能。”看着八宝塔的下场,郑青山脸色同样也不好看。眼中露出了浓浓的震惊,而震惊过后,更多的是惊骇不敢置信。眼尖捕捉到海蓝扫来那嗜血的目光,郑青山打了个冷颤,脸上更是控制不住的露出了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