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不朽

第17章 青龙搏天术

第十七章 青龙搏天术

一股股劲风呼啸着,平地甚至都吹起了小型的龙卷风,而屋子里的人早已经散开,留下了数十丈空地给秦穆二人。

也幸亏这里是王家的演武厅才会有如此大的空间。

刘琨手持雷神锤,整个身体拔高了十数尺,全身闪烁着紫色的神雷,每一缕雷光落在地上都炸出一道细小的裂缝。

秦穆的眼睛眯成一道细缝,紧紧盯着面前的刘琨心中暗叹一声不妙。

如果自己完全施展开来自然短时间内便可以战胜刘琨,可是现在因为要保留实力根本施展不开,“哎,如果我已经踏入了藏海境哪有这么多事,有危险直接镇压便是。”秦穆心中暗叹。

他从来没有比现在还要渴望踏入藏海境,如果和一个高出自己实力很多的敌人打成这样他绝对不会多说什么,可是面前的刘琨实力还不如自己,但自己还要装孙子,真是憋屈。

“轰!!!”

刘琨扬手,雷神锤轰地一声炸开化成了漫天的雷光,紧接着这些凝聚成一条巨大的雷龙盘旋在他身边。

只见刘琨龙行虎步,犹如一尊雷电君王一般走向秦穆,空中还传出哧哧的灼烧声。

“砰!”刘琨一脚踩在地上,蜘蛛网般的裂缝在他脚下延伸开来,只见他右手握拳,朝着秦穆狠狠砸下。

轰隆!!

拳势如同火山爆发,江水倒灌,整个演武厅炸开,无数的木石四溅。

雷光翻滚,一只硕大的紫色拳头从空中砸落,这一击如同惊涛拍岸,隆隆声大作,又如同雷龙腾挪,横行天下!

整个战场都被雷光淹没了,根本看不见两人的身影。

周围人见状尽皆大骇,刘琨现在展现出的实力着实让他们难以想象,甚至有不少人根本站立不住瘫坐在地上。

“好厉害,这个刘琨不简单啊。”一个中年文士良久之后感慨道。

周围人一看文士开口全都附和道:“文先生说的对啊,如果换做是我们早已经尸骨无存了,虽然这秦穆还在僵持着,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中年文士只是轻笑着不说话,眼神灼灼地盯着战场,“这秦穆恐怕更不能小觑啊,王蝶衣不可能会和一个无能之人走得这么近。”只是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旁边的人见他不说话也只能讪笑着继续看着比斗,很显然文士的地位比他们高上许多。

“吼!”一声长啸猛地打破了轰隆的雷声。

紧接着一股滔天的血气从战场当中冲出,竟然汇聚成了一个数丈大小的巨人,巨人双手猛的一挥他旁边的雷光便尽数被驱散开了,秦穆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只见他率先一步迈出,像一头人形蛮兽一般横冲出去,雷光只要一碰到他便湮灭了,仅留下了一点点白色的斑点。

忽的秦穆猛地跃起,直接以泰山压顶之势冲向刘琨,如同鲲鹏展翅横击长空一般,空中都传出了隆隆的轰鸣声。

“砰!”

半空中的秦穆一手挥出,弥漫着的整片雷海直接被劈开,露出了刘琨的身影,后者的眼里还闪烁着一丝惊慌失措。

“哼!”秦穆冷哼一声,身躯急速下降,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丈大巨坑,只见他又是一拳轰出,庞大的血气将所有人都吹得东倒西歪。

被血气包裹着的拳头砸出,径直打在了雷神虚影之上,只听得轰隆一声,整个雷神虚影被秦穆直接打爆,成为了紫色的光雨散开,刘琨面色猛地一白,吐出了一口淤血。

秦穆面色不变,如同行走在人间的死神一样面无表情,他的右手直接拍向刘琨,大家只觉有一只黑压压的远古神山压了下来,根本无法反抗。

“啪!”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拍击声,秦穆的手掌直接拍在刘琨的脸上,后者的身子猛地飞出最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甚至还看到了几颗染血的断齿飞溅出来。

不过刘琨终究非凡人,已经踏入了藏海境,再加上秦穆将实力隐藏了近半,只用了一猛犸之力,虽然看上去这一下威力不小,但却并没有给刘琨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打击,,甚至连受伤都不算。

话虽如此但终究还是下了刘琨的面子,一个藏海境的竟然被低阶的人打脸了,刘琨一想到这儿猛地喷出一口老血,将秦穆恨到骨子里了。

“这刘琨竟然是个银枪蜡头,一点都不顶用,还藏海境。”一个男子轻呸一声低声嘲讽道。

周围的人闻言也是暗暗点头,“禁声,如果被他听到了,我们都讨不了好。”有人顾忌刘琨的实力,轻声提醒道。

“刘琨很强,可是对手更强,我都要怀疑秦穆是不是披着人皮的妖兽了,这肉身反正我是没在未踏入藏海境人身上看到过。”也有不少明白人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关键。

秦穆的肉身太强了,说起来其实也不奇怪,又有几人能像他一样拥有如此顶尖的筑灵之法,就算有也有几人能够在这过程中发生异变却仍然活了下来。

人皇拳不愧是人族当中的顶尖秘技,都能算得上是一门神通了,又有多少秘技需要打开人体一百零七处窍穴的,就算是打开七十二处窍穴的秘技在人族也是难得一见的,除了上古时候的秘技外别的根本不可能超过七十二这个界限。

可想而知现在秦穆的起点之高,战胜刘琨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完全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刘琨猛地发出一声咆哮,雷光大作,他现在完全就是一副癫狂的样子,很显然被秦穆打脸让他难以置信,一柄巨大的雷刀悬浮在他的头顶,就要朝着秦穆劈下。

“够了,刘师弟。”一道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却让刘琨猛地打了个寒颤,气势也弱了几分。

一个男子慢慢踱步上前,竟隐隐将刘琨和秦穆的气势压了下来,正是原本在刘琨身旁的那个男子。

只见这人看都没看刘琨一眼,直接朝着秦穆拱手道:“青云宗门下林峰管教不严,还请小兄弟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过多计较。”

说罢还轻瞥了一眼刘琨道:“还不给我过来,丢人。”一副完全没有把两个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刘琨闻言全身猛颤,随即散去秘技,一言不发地站在林峰身边,就像遇到什么大恐怖一样,对后者全是畏惧。

“到底是给你面子还是给青云宗面子。”秦穆暗自嗤笑一声,满腔的不屑,不过他的脸上倒没有表现出来。

“林师兄言重了,我和刘琨兄弟就是比试一番,端不上台面的。”秦穆拱拱手,一副刚才就是意外的样子。

林峰顿时话语一噎,本来还想借着青云门的大势压压秦穆,却被他一句比试给糊弄过去了,自己原本就理亏再怎么计较就是自己落了下乘。

“呵呵,小兄弟如果不介意我们还能交个朋友,我们青云门也很希望能够结实你这样的青年才俊。”说完也不等秦穆回话,对着刘琨冷哼一声便率先走开了。

刘琨见状急忙跟了上去,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了大家才重新把目光看向秦穆,毕竟青云宗这三个字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看着这些人或许赞叹,或许怨毒,也有人怜悯的目光秦穆心里没有丝毫的波动,在别人眼里无敌的青云宗在他眼里就是个渣渣。

这时王蝶衣也适时走了出来,开口道:“相比大家今天也累了,小兰,带着诸位大人去厢房歇息,明天再出发。”最后一句却是对着丫鬟说的。

小兰闻言轻声应下便带着大家先行休息去了,秦穆也对着王蝶衣点了下头算是见礼便紧跟队伍离开了,后者也是应允了,毕竟自己的闺阁有着陌生男子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而秦穆更是巴不得,见王蝶衣没有阻拦,便大踏步离去。

……

“林师兄,这个秦穆太嚣张了,太不把我们青云宗放在眼里了!”远远就听见了刘琨那怨毒的声音,只见他跪在林峰的面前一脸的愤恨。

而后者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眼睛好像透过墙壁望着外漆黑的夜空一般,但这是这个表情却让跪在地上的刘琨越发的心慌。

终于林峰好像回过神来,对着刘琨淡淡道:“我自己有想法。”平淡的声音让人很难猜测出他的真正想法。

刘琨闻言也不再多说,只是心里早已经把秦穆砍成七八段了。

另一处

秦穆盘坐在蒲团上,一道道氤氲的青色光芒在他体内飚射而出,隐隐的甚至还有着轻轻的龙吟声。

但是他现在却将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自身的灵魂海当中,早已心无他物了。

“轰!!”

一道惊天的轰鸣声在秦穆的脑海中响起,他瞬间便是感到一阵眩晕,只觉得意识遁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

巍峨入云的高山,萧瑟的土地,荒凉的气氛,一副太古之前的景象。

“昂!!”一道响彻云霄的龙吟突然传来。

只见得天空的云朵一阵颤抖,向四周逃逸,一条数万丈的巨龙露出了他那雄伟的身躯,遨游天地之间,龙爪挥动间,排开空气,撕裂声不断,鼻息微吐,如同雷鸣一般隆隆传开。

忽然巨龙的身体停住了,慢慢回过身来,暗金色的双瞳紧紧地盯着易远,睥睨天下的霸气散发而出,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苍凉,宛若经历了万世轮回,霸道,孤寂,气息太古沧桑。

秦穆猛地为之一窒,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它看透了,巨龙突然身形一动,化为了一道白芒冲入了秦穆的额头当中。